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5集75經/戰士經第一(莊春江譯)
「比丘們!現在世間中存在這五種戰士,哪五種呢?
比丘們!這裡,某些戰士一看見揚塵後,他消沈、喪氣,不堅硬,不能夠投入戰場,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戰士,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一種戰士。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些戰士能克服揚塵,但,一看見旗幟頂端後,他消沈、喪氣,不堅硬,不能夠投入戰場,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戰士,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二種戰士。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些戰士能克服揚塵,能克服旗幟頂端,但,一聽到騷動後,他消沈、喪氣,不堅硬,不能夠投入戰場,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戰士,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三種戰士。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些戰士能克服揚塵,能克服旗幟頂端,能克服騷動,但他在衝擊中被殺、被擊退,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戰士,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四種戰士。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些戰士能克服揚塵,能克服旗幟頂端,能克服騷動,能克服衝擊,他征服那個戰場後,為戰場上的勝利者,住於那個戰場的前頭,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戰士,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五種戰士。
比丘們!現在世間中存在這五種戰士。
同樣的,比丘們!現在比丘中存在這五種戰士譬喻的人,哪五種呢?
比丘們!這裡,比丘一看見揚塵後,他消沈、喪氣,不堅硬,不能夠保持梵行,顯露學的薄弱後,放棄學而後還俗。什麼是他的揚塵呢?比丘們!這裡,比丘聽聞:『在像那樣名字的村落或城鎮,有漂亮的、美麗的、端正的、具備最美的容色女人或少女。』聽聞那個後,他消沈、喪氣,不堅硬,不能夠保持梵行,顯露學的薄弱後,放棄學而後還俗,這是他的揚塵,比丘們!猶如戰士一看見揚塵後,他消沈、喪氣,不堅硬,不能夠投入戰場,比丘們!我說這個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一類人,比丘們!這是現在比丘中存在的第一種戰士譬喻的人。
再者,比丘們!比丘能克服揚塵,但,一看見旗幟頂端後,他消沈、喪氣,不堅硬,不能夠保持梵行,顯露學的薄弱後,放棄學而後還俗。什麼是他的旗幟頂端呢?比丘們!這裡,比丘沒聽聞:『在像那樣名字的村落或城鎮,有漂亮的、美麗的、端正的、具備最美的容色女人或少女。』但他親自看見漂亮的、美麗的、端正的、具備最美的容色女人或少女,看見那個後,他消沈、喪氣,不堅硬,不能夠保持梵行,顯露學的薄弱後,放棄學而後還俗,這是他的旗幟頂端,比丘們!猶如戰士能克服揚塵,但,一看見旗幟頂端後,他消沈、喪氣,不堅硬,不能夠投入戰場,比丘們!我說這個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一類人,比丘們!這是現在比丘中存在的第二種戰士譬喻的人。
再者,比丘們!比丘能克服揚塵,能克服旗幟頂端,但,一聽到騷動後,他消沈、喪氣,不堅硬,不能夠保持梵行,顯露學的薄弱後,放棄學而後還俗。什麼是他的騷動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到林野,或到樹下,或到空屋,婦女來見他後,嘲笑、閒聊、高聲大笑、嘲弄[他],當被婦女嘲笑、閒聊、高聲大笑、嘲弄時,他消沈、喪氣,不堅硬,不能夠保持梵行,顯露學的薄弱後,放棄學而後還俗,這是他的騷動,比丘們!猶如戰士能克服揚塵,能克服旗幟頂端,但,一聽到騷動後,他消沈、喪氣,不堅硬,不能夠投入戰場,比丘們!我說這個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一類人,比丘們!這是現在比丘中存在的第三種戰士譬喻的人。
再者,比丘們!比丘能克服揚塵,能克服旗幟頂端,能克服騷動,但他在衝擊中被殺、被擊退。什麼是他的衝擊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到林野,或到樹下,或到空屋,婦女來見他後,近坐、近躺、擁抱[他],當被婦女近坐、近躺、擁抱時,他沒放棄學、不顯露學的薄弱後,從事婬欲法,這是他的衝擊,比丘們!猶如戰士能克服揚塵,能克服旗幟頂端,能克服騷動,但他在衝擊中被殺、被擊退,比丘們!我說這個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一類人,比丘們!這是現在比丘中存在的第四種戰士譬喻的人。
再者,比丘們!比丘能克服揚塵,能克服旗幟頂端,能克服騷動,能克服衝擊,他征服那個戰場後,有勝利戰場,住於那個戰場的前頭。什麼是他的勝利戰場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到林野,或到樹下,或到空屋,婦女來見他後,近坐、近躺、擁抱[他],當被婦女近坐、近躺、擁抱時,他解開、釋放後,往想去的地方出發,他親近獨居的住處:林野、樹下、山岳、洞窟、山洞、墓地、森林、露地、稻草堆,他到林野,或到樹下,或到空屋,坐下,盤腿後,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念後,他捨斷對世間的貪婪,以離貪婪心而住,使心從貪婪中清淨。捨斷惡意與瞋怒後,住於無瞋害心、對一切活的生物憐愍,使心從惡意與瞋怒中清淨。捨斷惛沈睡眠後,住於離惛沈睡眠、有光明想、具念、正知,使心從惛沈睡眠中清淨。捨斷掉舉後悔後,住於不掉舉、自身內心寂靜,使心從掉舉後悔中清淨。捨斷疑惑後,住於脫離疑惑、在善法上無疑,使心從疑惑中清淨。他捨斷這些心的隨雜染、慧的減弱之五蓋後,……(中略)以喜的褪去與住於平靜,有念、正知,以身體感受樂,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具念、住於樂者』的第三禪;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念遍淨的第四禪。當那個心是這樣入定的、遍淨的、淨化的、無穢的、離隨雜染的、可塑的、適合作業的、住立的、到達不動的之時,他使心轉向煩惱之滅盡智。他如實了知:『這是苦。』如實了知:『這是苦集。』如實了知:『這是苦滅。』如實了知:『這是導向苦滅道跡。』如實了知:『這些是煩惱。』如實了知:『這是煩惱集。』如實了知:『這是煩惱滅。』如實了知:『這是導向煩惱滅道跡。』當他這麼知、這麼見時,心從欲的煩惱解脫,心從有的煩惱解脫,心從無明的煩惱解脫。當解脫時,有『[這是]解脫』之智,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這是他的勝利戰場,比丘們!猶如戰士能克服揚塵,能克服旗幟頂端,能克服騷動,能克服衝擊,他征服那個戰場後,有勝利戰場,住於那個戰場的前頭,比丘們!我說這個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一類人,比丘們!這是現在比丘中存在的第五種戰士譬喻的人。
比丘們!現在比丘中存在這五種戰士譬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