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5集7經/欲經(莊春江譯)
「比丘們!幾乎所有眾生都在欲上嬉戲。
比丘們!如果善男子捨去鐮刀與扁擔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從信出家的善男子』是適當的言說,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年輕人容易獲得欲。比丘們!不論下劣的欲、中間的欲、勝妙的欲,一切欲都被稱名為『欲』。
比丘們!猶如愚鈍仰臥的幼兒,隨著奶媽的放逸,會抓木片或小石入口,奶媽會急速作意這事,急速作意後,會急速取出。如果不能急速取出,會以左手掌握頭,然後以右手作屈指鉤出,即便有血,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比丘們!這孩子受到傷害,非沒有。』而,比丘們!奶媽為了要有益於孩子、考量他的福利、為了憐愍、出自憐愍,這是應該作的。但,比丘們!當那孩子的長大與足夠明智,比丘們!現在奶媽對那孩子是不必關心的:『現在孩子已能自我守護,不會再放逸了。』同樣的,比丘們!只要比丘在善法上尚未完成信,在善法上尚未完成慚,在善法上尚未完成愧,在善法上尚未完成活力,在善法上尚未完成慧,比丘們!那位比丘就應該被我一直守護著。但,比丘們!當比丘在善法上已完成信,在善法上已完成慚,在善法上已完成愧,在善法上已完成活力,在善法上已完成慧,比丘們!現在我對那位比丘是不必關心的:『現在比丘已能自我守護,不會再放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