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4集197經/茉莉皇后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茉莉皇后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茉莉皇后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什麼因、什麼緣,依此而這裡某位婦女是醜的、惡色的、極難看的,而且,是貧窮的、少自己的、少財富的、少影響力的呢?
又,大德!什麼因、什麼緣,依此而這裡某位婦女是醜的、惡色的、極難看的,但,是富有的、大富的、大財富的、大影響力的呢?
又,大德!什麼因、什麼緣,依此而這裡某位婦女是美麗的、好看的、端正的、具備最上如蓮花般容色的,但,是貧窮的、少自己的、少財富的、少影響力的呢?
又,大德!什麼因、什麼緣,依此而這裡某位婦女是美麗的、好看的、端正的、具備最上如蓮花般容色的,而且,是富有的、大富的、大財富的、大影響力的呢?」
「茉莉!這裡,某位婦女是容易憤怒者、常惱者,當被稍微說時,也成為不高興,動搖、害心、反抗,顯出憤恨與瞋恚及不滿,她對沙門或婆羅門不是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又,她是嫉妒者,對他人的利得、恭敬、尊重、尊敬、敬意、崇敬羨慕、憤慨,懷嫉妒,如果她從那個[狀況]死去來此處(為人),無論再生到哪裡,她都是醜的、惡色的、極難看的,而且,是貧窮的、少自己的、少財富的、少影響力的。
又,茉莉!這裡,某位婦女是容易憤怒者、常惱者,當被稍微說時,也成為不高興,動搖、害心、反抗,顯出憤恨與瞋恚及不滿,她對沙門或婆羅門是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又,她是不嫉妒者,對他人的利得、恭敬、尊重、尊敬、敬意、崇敬不羨慕、不憤慨,不懷嫉妒,如果她從那個[狀況]死去來此處(為人),無論再生到哪裡,她都是醜的、惡色的、極難看的,但,是富有的、大富的、大財富的、大影響力的。
又,茉莉!這裡,某位婦女是不易憤怒者、常無惱者,當被多說時,也不成為不高興,不動搖、無害心、不反抗,不顯出憤恨與瞋恚及不滿
,她對沙門或婆羅門不是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又,她是嫉妒者,對他人的利得、恭敬、尊重、尊敬、敬意、崇敬羨慕、憤慨,懷嫉妒,如果她從那個[狀況]死去來此處(為人),無論再生到哪裡,她都是美麗的、好看的、端正的、具備最上如蓮花般容色的,但,是貧窮的、少自己的、少財富的、少影響力的。
又,茉莉!這裡,某位婦女是不易憤怒者、常無惱者,當被多說時,也不成為不高興,不動搖、無害心、不反抗,不顯出憤恨與瞋恚及不滿
,她對沙門或婆羅門是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又,她是不嫉妒者,對他人的利得、恭敬、尊重、尊敬、敬意、崇敬不羨慕、不憤慨,不懷嫉妒,如果她從那個[狀況]死去來此處(為人),無論再生到哪裡,她都是美麗的、好看的、端正的、具備最上如蓮花般容色的,而且,是富有的、大富的、大財富的、大影響力的。
茉莉!這是因、這是緣,依此而這裡某位婦女是醜的、惡色的、極難看的,而且,是貧窮的、少自己的、少財富的、少影響力的;又,茉莉!這是因、這是緣,依此而這裡某位婦女是醜的、惡色的、極難看的,但,是富有的、大富的、大財富的、大影響力的;又,茉莉!這是因、這是緣,依此而這裡某位婦女是美麗的、好看的、端正的、具備最上如蓮花般容色的,但,是貧窮的、少自己的、少財富的、少影響力的;又,茉莉!這是因、這是緣,依此而這裡某位婦女是美麗的、好看的、端正的、具備最上如蓮花般容色的,而且,是富有的、大富的、大財富的、大影響力的。」
當這麼說時,茉莉皇后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其他[前]生一定曾是容易憤怒者、常惱者,當被稍微說時,也成為不高興,動搖、害心、反抗,顯出憤恨與瞋恚及不滿,大德![所以]我現在是醜的、惡色的、極難看的。
大德!我其他[前]生一定曾對沙門或婆羅門是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大德![所以]我現在是富有的、大富的、大財富的。
大德!我其他[前]生一定曾是不嫉妒者,對他人的利得、恭敬、尊重、尊敬、敬意、崇敬不羨慕、不憤慨,不懷嫉妒,大德![所以]我現在是大影響力的,又,大德!在這王宮中有剎帝利女孩、婆羅門女孩、屋主女孩,我對她們自在地作支配。
大德!從今天起,我要成為不易憤怒者、常無惱者,當被多說時,也不成為不高興,不動搖、無害心、不反抗,不顯出憤恨與瞋恚及不滿
,我要對沙門或婆羅門成為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又,我要成為不嫉妒者,對他人的利得、恭敬、尊重、尊敬、敬意、崇敬不羨慕、不憤慨,不懷嫉妒。
太偉大了,大德!……(中略)大德!請世尊記得我為優婆夷,從今天起終生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