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4集193經/跋提雅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毘舍離大林重閣講堂。
那時,離車人跋提雅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離車人跋提雅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被我聽聞:『沙門喬達摩是幻術者,他知道使人轉向的幻術,依此使其他外道的弟子轉向。』大德!凡他們這麼說:『沙門喬達摩是幻術者,他知道使人轉向的幻術,依此使其他外道的弟子轉向。』者,大德!那些是否為世尊的所說之說,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世尊,他們法、隨法地解說了,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嗎?大德!因為我們不想誹謗世尊。」
「來!跋提雅!你們不要因口傳、不要因傳承、不要因傳說這樣、不要因經藏之教、不要因邏輯推論、不要因推理、不要因理論的深思、不要因沈思後接受之見解、不要因有能力者的形象、不要因『沙門是我們尊敬的』[而遵循],跋提雅!如果當你們自己知道:『這些法是不善的,這些法是有罪的,這些法是智者所責備的,完成與受持這些法導向不利與苦。』時,那時,跋提雅!你們應該捨斷。
跋提雅!你們怎麼想:當男子的內[心]貪生起時,生起有益的或無益的呢?」
「無益的,大德!」
「跋提雅!而這貪的人被貪征服,心被佔據而殺生、未給予而取、誘拐人妻、說虛妄,也勸導他人如此,那有長久的不利與苦嗎?」
「是的,大德!」
「跋提雅!你們怎麼想:當男子的內[心]瞋生起時,……(中略)當男子的內[心]癡生起時,……(中略)當男子的內[心]激憤生起時,生起有益的或無益的呢?」
「無益的,大德!」
「跋提雅!而這激憤的人被激憤征服,心被佔據而殺生、未給予而取、誘拐人妻、說虛妄,也勸導他人如此,那有長久的不利與苦嗎?」
「是的,大德!」
「跋提雅!你們怎麼想:這些法是善的或不善的呢?」
「不善的,大德!」
「是有罪的或無罪的呢?」
「有罪的,大德!」
「是智者所責備的或智者所稱讚的呢?」
「智者所責備的,大德!」
「完成與受持這些法導向不利與苦或不[導向]呢?或者,這裡,它是怎樣的呢?」
「大德!完成與受持這些法導向不利與苦,這裡,它是這樣的。」
「跋提雅!像這樣,我們說此:『來!跋提雅!你們不要因口傳、不要因傳承、不要因傳說這樣、不要因經藏之教、不要因邏輯推論、不要因推理、不要因理論的深思、不要因沈思後接受之見解、不要因有能力者的形象、不要因「沙門是我們尊敬的」[而遵循],跋提雅!如果當你們自己知道:「這些法是不善的,這些法是有罪的,這些法是智者所責備的,完成與受持這些法導向不利與苦。」時,那時,跋提雅!你們應該捨斷。』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被說。
來!跋提雅!你們不要因口傳、不要因傳承、不要因傳說這樣、不要因經藏之教、不要因邏輯推論、不要因推理、不要因理論的深思、不要因沈思後接受之見解、不要因有能力者的形象、不要因『沙門是我們尊敬的』[而遵循],跋提雅!如果當你們自己知道:『這些法是善的,這些法是無罪的,這些法是智者所稱讚的,完成與受持這些法導致利益與安樂。』時,那時,跋提雅!你們應該進入後而住。
跋提雅!你們怎麼想:當男子的內[心]無貪生起時,生起有益的或無益的呢?」
「有益的,大德!」
「跋提雅!而這無貪的人不被貪征服,心不被佔據而既不殺生,也不未給予而取、誘拐人妻、說虛妄,也不勸導他人如此,那是長久的利益與安樂嗎?」
「是的,大德!」
「跋提雅!你們怎麼想:當男子的內[心]無瞋生起時,……(中略)當男子的內[心]無癡生起時,……(中略)當男子的內[心]無激憤生起時,生起利益與安樂嗎?」
「是的,大德!」
「跋提雅!而這無激憤的人不被激憤征服,心不被佔據而既不殺生,也不未給予而取、誘拐人妻、說虛妄,也不勸導他人如此,那是長久的利益與安樂嗎?」
「是的,大德!」
「跋提雅!你們怎麼想:這些法是善的或不善的呢?」
「善的,大德!」
「是有罪的或無罪的呢?」
「無罪的,大德!」
「是智者所責備的或智者所稱讚的呢?」
「智者所稱讚的,大德!」
「完成與受持這些法導致利益與安樂或不[導致]呢?或者,這裡,它是怎樣的呢?」
「大德!完成與受持這些法導致利益與安樂,這裡,它是這樣的。」
「跋提雅!像這樣,我們說此:『來!跋提雅!你們不要因口傳、不要因傳承、不要因傳說這樣、不要因經藏之教、不要因邏輯推論、不要因推理、不要因理論的深思、不要因沈思後接受之見解、不要因有能力者的形象、不要因「沙門是我們尊敬的」[而遵循],跋提雅!如果當你們自己知道:「這些法是善的,這些法是無罪的,這些法是智者所稱讚的,完成與受持這些法導致利益與安樂。」時,那時,跋提雅!你們應該進入後而住。』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被說。
跋提雅!當世間存在善人們時,他們這麼勸導弟子們:『喂!男子!來!你要住於能調伏貪,當住於能調伏貪時,你將不以身、語、意作生起貪的業;你要住於能調伏瞋,當住於能調伏瞋時,你將不以身、語、意作生起瞋的業;你要住於能調伏癡,當住於能調伏癡時,你將不以身、語、意作生起癡的業;你要住於能調伏激憤,當住於能調伏激憤時,你將不以身、語、意作生起激憤的業。』」
當這麼說時,離車人跋提雅對世尊這麼說:
「太偉大了,大德!……(中略)大德!請世尊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跋提雅!我是否這麼說:『跋提雅!來!請你成為我的弟子,我將成為你的大師。』呢?」
「不,大德!」
「跋提雅!這麼說、這麼論,某些沙門、婆羅門以不存在、虛偽、不實而毀謗我:『沙門喬達摩是幻術者,他知道使人轉向的幻術,依此使其他外道的弟子轉向。』」
「大德!轉向的幻術是吉祥的;大德!轉向的幻術是善的,大德!如果我所愛的親族、親屬被這轉向幻術轉向,則對我所愛的親族、親屬會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大德!如果所有的剎帝利被這轉向幻術轉向,則對所有的剎帝利會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大德!如果所有的婆羅門……毘舍……首陀羅被這轉向幻術轉向,則對所有的首陀羅會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
「正是這樣,跋提雅!正是這樣,跋提雅! 跋提雅!如果所有的剎帝利被這轉向幻術轉向,以不善法的捨斷、以善法的具足,則對所有的剎帝利會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跋提雅!如果所有的婆羅門……毘舍……首陀羅被這轉向幻術轉向,以不善法的捨斷、以善法的具足,則對所有的首陀羅會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跋提雅!如果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世代被這轉向幻術轉向,以不善法的捨斷、以善法的具足,則對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世代會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跋提雅!如果這些大娑羅[樹]被這轉向幻術轉向,以不善法的捨斷、以善法的具足,則對這些大娑羅[樹]會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何況說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