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4集187經/作雨者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那時,摩揭陀國大臣作雨者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摩揭陀國大臣作雨者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非善人會知道非善人:『這位尊師是非善人。』嗎?」
「婆羅門!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非善人會知道非善人:『這位尊師是非善人。』」
「喬達摩先生!非善人會知道善人:『這位尊師是善人。』嗎?」
「婆羅門!這也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非善人會知道善人:『這位尊師是善人。』」
「喬達摩先生!善人會知道善人:『這位尊師是善人。』嗎?」
「婆羅門!這是可能的:善人會知道善人:『這位尊師是善人。』」
「喬達摩先生!善人會知道非善人:『這位尊師是非善人。』嗎?」
「婆羅門!這也是可能的:善人會知道非善人:『這位尊師是非善人。』」
「不可思議啊,喬達摩先生!未曾有啊,喬達摩先生!這被喬達摩尊師多麼善說:『婆羅門!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非善人會知道非善人:「這位尊師是非善人。」婆羅門!這也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非善人會知道善人:「這位尊師是善人。」婆羅門!這是可能的:善人會知道善人:「這位尊師是善人。」婆羅門!這也是可能的:善人會知道非善人:「這位尊師是非善人。」』。
喬達摩先生!有一次,兜泥訝的婆羅門眾對其他人起論詰:『伊類亞王是愚者,他對沙門辣麼之子是極淨信者,對沙門辣麼之子作像這樣最高的身體伏在地上之禮,即:起立、問訊、合掌行為、恭敬行為。這些伊類亞王的附庸也是愚者:亞瑪葛、末額勒、烏額、那威達計、乾達婆、阿其威色,他們對沙門辣麼之子是極淨信者,對沙門辣麼之子作像這樣最高的身體伏在地上之禮,即:起立、問訊、合掌行為、恭敬行為。』於是,兜泥訝的婆羅門以這些方法達成結論:『尊師們!你們怎麼想:賢智的伊類亞王在應被作的與作務上、能被言說的與同義語上比更足以看見義理者更是足以看見義理者嗎?』『是的,先生!賢智的伊類亞王在應被作的與作務上、能被言說的與同義語上比更足以看見義理者更是足以看見義理者。』
『但,先生,因為沙門辣麼之子比賢智的伊類亞王更賢智,在應被作的與作務上、能被言說的與同義語上比更足以看見義理者更是足以看見義理者,所以,伊類亞王對沙門辣麼之子是極淨信者,對沙門辣麼之子作像這樣最高的身體伏在地上之禮,即:起立、問訊、合掌行為、恭敬行為。
尊師們!你們怎麼想:賢智的伊類亞王附庸:亞瑪葛、末額勒、烏額、那威達計、乾達婆、阿其威色,他們在應被作的與作務上、能被言說的與同義語上比更足以看見義理者更是足以看見義理者嗎?』『是的,先生!賢智的伊類亞王的附庸:亞瑪葛、末額勒、烏額、那威達計、乾達婆、阿其威色,他們在應被作的與作務上、能被言說的與同義語上比更足以看見義理者更是足以看見義理者。』
『但,先生,因為沙門辣麼之子比賢智的伊類亞王附庸更賢智,在應被作的與作務上、能被言說的與同義語上比更足以看見義理者更是足以看見義理者,所以,伊類亞王的附庸對沙門辣麼之子是極淨信者,對沙門辣麼之子作像這樣最高的身體伏在地上之禮,即:起立、問訊、合掌行為、恭敬行為。』
不可思議啊,喬達摩先生!未曾有啊,喬達摩先生!這被喬達摩尊師多麼善說:『婆羅門!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非善人會知道非善人:「這位尊師是非善人。」婆羅門!這也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非善人會知道善人:「這位尊師是善人。」婆羅門!這是可能的:善人會知道善人:「這位尊師是善人。」婆羅門!這也是可能的:善人會知道非善人:「這位尊師是非善人。」』
好了,喬達摩先生!現在我們要走了,我們很忙,有很多該做的事。」
「婆羅門!現在,你考量適當的時間吧。」
那時,摩揭陀國大臣作雨者婆羅門歡喜、隨喜世尊所說後,起座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