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4集159經/比丘尼經(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尊者阿難住在憍賞彌瞿師羅園。
那時,某位比丘尼召喚男子:
「喂!男子!來!你去見聖阿難。抵達後,請以我的名義以頭禮拜聖阿難的足[並說]:『大德!名叫某某的比丘尼生病、痛苦、重病,她以頭禮拜聖阿難的足。』而且請你這麼說:『大德!請聖阿難出自憐憫,前往比丘尼的住處去見那位比丘尼,那就好了!』」
「是的,聖尼!」那男子回答那位比丘尼後,就去見尊者阿難。抵達後,向尊者阿難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男子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大德!名叫某某的比丘尼生病、痛苦、重病,她以頭禮拜尊者阿難的足,而且她這麼說:『大德!請尊者阿難出自憐憫,前往比丘尼的住處去見那位比丘尼,那就好了!』」
尊者阿難以沈默同意了。
那時,尊者阿難穿好衣服後,取衣鉢,前往比丘尼的住處去見那位比丘尼。
當那位比丘尼看見尊者阿難遠遠地走來時,看見後,拉起披肩蒙著頭,然後躺在床上。
那時,尊者阿難去見那位比丘尼。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坐好後,尊者阿難對那位比丘尼這麼說:
「姊妹!這個身體經由食物生成,依食物,食物能被捨斷;姊妹!這個身體經由渴愛生成,依渴愛,渴愛能被捨斷;姊妹!這個身體經由慢生成,依慢,慢能被捨斷;姊妹!這個身體經由性交生成,但關於性交,橋的破壞為世尊所說。
而,『姊妹!這個身體經由食物生成,依食物,食物能被捨斷。』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這裡,姊妹!比丘如理省察而吃食物:『不為了享樂,不為了陶醉,不為了好身材,不為了莊嚴,只為了這個身體的存續、生存,為了止息傷害,為了資助梵行。這樣,我將擊退之前的感受,不激起新的感受,健康、無過失,安樂住。』過些時候,他依食物捨斷食物。『姊妹!這個身體經由食物生成,依食物,食物能被捨斷。』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姊妹!這個身體經由渴愛生成,依渴愛,渴愛能被捨斷。』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姊妹!這裡,比丘聽聞:『名叫某某的比丘,確實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他這麼想:『什麼時候我也將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過些時候,他依渴愛捨斷渴愛。『姊妹!這個身體經由渴愛生成,依渴愛,渴愛能被捨斷。』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姊妹!這個身體經由慢生成,依慢,慢能被捨斷』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姊妹!這裡,比丘聽聞:『名叫某某的比丘,確實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他這麼想:『那位尊者確實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何況是我?』過些時候,他依慢捨斷慢。『這個身體經由慢生成,依慢,慢能被捨斷』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姊妹!這個身體經由性交生成,但關於性交,橋的破壞為世尊所說。」
那時,那位比丘尼從床上起身後,然後整理上衣到一邊肩上,以頭落在尊者阿難的足,接著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大德!我犯了過錯,如愚者、如愚昧者、如不善者:我這麼做。大德!為了未來的自制,請聖阿難原諒我那樣的罪過為罪過。」
「姊妹!你確實犯了過錯,如愚者、如愚昧者、如不善者:你這麼做。但,姊妹!由於你對罪過見到是罪過後如法懺悔,我們原諒你。姊妹!凡對罪過見到是罪過後如法懺悔者,未來做到自制,在聖者之律中,這是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