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4集30經/遊行者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
當時,眾多有名的遊行者住在西必尼迦河畔遊行者的林園,即:安那巴勒、哇勒大勒、色古巫大夷,以及其他遊行者們與有名的遊行者們。
那時,世尊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去西必尼迦河畔遊行者的林園。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坐好後,世尊對遊行者們這麼說:
「遊行者們!有這四個法足被認為最原始、被長久認可、被認為種姓、古老、未被摻雜、過去未被摻雜、不被摻雜、將不被摻雜、不被有智的沙門婆羅門非難,哪四個呢?
遊行者們!不貪婪法足被認為最原始、被長久認可、被認為種姓、古老、未被摻雜、過去未被摻雜、不被摻雜、將不被摻雜、不被有智的沙門婆羅門非難。
遊行者們!無惡意法足……(中略)遊行者們!正念法足……(中略)遊行者們!正定法足被認為最原始、被長久認可、被認為種姓、古老、未被摻雜、過去未被摻雜、不被摻雜、將不被摻雜、不被有智的沙門婆羅門非難。
遊行者們!這是四個法足被認為最原始、被長久認可、被認為種姓、古老、未被摻雜、過去未被摻雜、不被摻雜、將不被摻雜、不被有智的沙門[或]婆羅門非難。
遊行者們!如果這麼說:『我拒絕這不貪婪法足後,我將安立在欲上有貪欲、重貪欲的[真]沙門或婆羅門。』在這裡,我會對他這麼說:『請他來,請他講,請他說話,我要看[其]威力。』遊行者們!『他拒絕這不貪婪法足後,將安立在欲上有貪欲的、重貪欲的[真]沙門或婆羅門。』這是不可能的。
遊行者們!如果這麼說:『我拒絕這無惡意法足後,我將安立有瞋害心、有憎惡之意向的[真]沙門或婆羅門。』在這裡,我會對他這麼說:『請他來,請他講,請他說話,我要看[其]威力。』遊行者們!『他拒絕這無惡意法足後,將安立有瞋害心、有憎惡之意向的[真]沙門或婆羅門。』這是不可能的。
遊行者們!如果這麼說:『我拒絕這正念法足後,我將安立念已忘失、不正知的[真]沙門或婆羅門。』在這裡,我會對他這麼說:『請他來,請他講,請他說話,我要看[其]威力。』遊行者們!『他拒絕這正念法足後,將安立念已忘失、不正知的[真]沙門或婆羅門。』這是不可能的。
遊行者們!如果這麼說:『我拒絕這正定法足後,我將安立不得定、心散亂的[真]沙門或婆羅門。』在這裡,我會對他這麼說:『請他來,請他講,請他說話,我要看[其]威力。』遊行者們!『他拒絕這正定法足後,將安立不得定、心散亂的[真]沙門或婆羅門。』這是不可能的。
遊行者們!如果認為:這四法足應該被呵責、應該被反駁,則他在當生中有四種如法的種種說來到[他]應該被呵責處,哪四個呢?如果尊師呵責、反駁不貪婪法足,則在欲上有貪欲、重貪欲的沙門、婆羅門們應該被你讚賞、應該被你尊敬。如果尊師呵責、反駁無惡意法足,則有瞋害心、有憎惡之意向的沙門、婆羅門們應該被你讚賞、應該被你尊敬。如果尊師呵責、反駁正念法足,則念已忘失、不正知的沙門、婆羅門們應該被你讚賞、應該被你尊敬。如果尊師呵責、反駁正定法足,則不得定、心散亂的沙門、婆羅門們應該被你讚賞、應該被你尊敬。
遊行者們!如果認為:這四法足應該被呵責、應該被斥責,則他在當生中有這四種如法的種種說來到[他]應該被呵責處。遊行者們!即使是那些歐卡拉的瓦砂與巴聶的無因論者、不作業論者、虛無論者,他們也不曾認為這四法足應該被呵責、應該被反駁,那是什麼原因呢?對毀呰、憤怒、非難之畏懼。」
「無瞋恚者常正念,自身內善入定,
關於貪婪調伏的學習,被稱為『不放逸』。」
優樓頻螺品第三,其攝頌:
「二則優樓頻螺、世間、黑,以梵行為第五,
詭詐、知足、種姓,法足與遊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