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3集75經/尼乾陀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尊者阿難住在毘舍離大林重閣講堂。
那時,離車族人無畏與離車族人賢童子去見尊者阿難。抵達後,向尊者阿難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離車族人無畏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大德!尼乾陀若提子自稱是一切智者、一切見者、無殘留智見者:『當我行走時、站立時、睡時、醒時,常持續地現起智見。』他安立以苦行而有舊業的破壞,以不作新業而有橋的破壞,像這樣,以業的滅盡有苦的滅盡;以苦的滅盡有受的滅盡;以受的滅盡必將有一切苦的被滅盡,這樣,以自己可見的滅盡清淨而超越,大德!這裡,世尊怎麼說?」
「無畏!這三種滅盡清淨已被那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為了眾生的清淨、為了愁與悲的超越、為了苦與憂的滅沒、為了方法的獲得、為了涅槃的作證而正確地講述,哪三個呢?
無畏!這裡,比丘是持戒者,……(中略)在學處上受持後學習。他不作新業,舊業經一再接觸而作終結,滅盡是直接可見的、即時的、請你來見的、能引導的、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
無畏!當那位比丘這麼戒具足時,他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以喜的褪去與住於平靜,有念、正知,以身體感受樂,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具念、住於樂者』的第三禪;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念遍淨的第四禪。他不作新業,舊業經一再接觸而作終結,滅盡是直接可見的、即時的、請你來見的、能引導的、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
無畏!當那位比丘這麼定具足時,他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他不作新業,舊業經一再接觸而作終結,滅盡是直接可見的、即時的、請你來見的、能引導的、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
無畏!這三種滅盡清淨已被那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為了眾生的清淨、為了愁與悲的超越、為了苦與憂的滅沒、為了方法的獲得、為了涅槃的作證而正確地講述。」
當這麼說時,離車族人賢童子對離車族人無畏這麼說:
「親愛的無畏!你怎麼不大大地隨喜尊者阿難已善說的善說呢?」
「親愛的賢童子!我怎麼能不大大地隨喜尊者阿難已善說的善說呢!如果不大大地隨喜尊者阿難已善說的善說者,他的頭會破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