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3集65經/沙羅玻經(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
當時,有位名叫沙羅玻的遊行者,在這法、律中離開不久,他在王舍城的群眾中說這樣的話:
「沙門釋迦子者之法已被我了知,又,我了知沙門釋迦子者之法後,我就從那法律離開。」
那時,眾多比丘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為了托鉢進入王舍城。那些比丘聽到遊行者沙羅玻在王舍城的群眾中說這樣的話:
「沙門釋迦子者之法已被我了知,又,我了知沙門釋迦子者之法後,我就從那法律離開。」
那時,那些比丘在王舍城為了托鉢而行後,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比丘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有位名叫沙羅玻的遊行者,在這法、律中離開不久。他在王舍城的群眾中說這樣的話:『沙門釋迦子者之法已被我了知,又,我了知沙門釋迦子者之法後,我就從那法律離開。』大德!請世尊出自憐愍到西必尼迦河畔遊行者的林園,去見遊行者沙羅玻,那就好了!」
世尊以沈默同意了。
那時,世尊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到西必尼迦河畔遊行者的林園,去見遊行者沙羅玻。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坐好後,世尊對遊行者沙羅玻這麼說:
「是真的嗎?沙羅玻!你這麼說:『沙門釋迦子者之法已被我了知,又,我了知沙門釋迦子者之法後,我就從那法律離開。』」
當這麼說時,遊行者沙羅玻變得沈默。
第二次,世尊對遊行者沙羅玻這麼說:
「沙羅玻!請你說,是否沙門釋迦子者之法已被你了知?如果對你是未完成的,我將使之完成,而,如果對你是已完成的,我將隨喜。」
第二次,遊行者沙羅玻變得沈默。
第三次,世尊對遊行者沙羅玻這麼說:
「{沙羅玻!沙門釋迦子者之法被我了知,}沙羅玻!請你說,是否沙門釋迦子者之法已被你了知?如果對你是未完成的,我將使之完成,而,如果對你是已完成的,我將隨喜。」
第三次,遊行者沙羅玻變得沈默。
那時,那些遊行者對遊行者沙羅玻這麼說:
「沙羅玻道友!這是沙門喬達摩邀請你能請求沙門喬達摩的時候,沙羅玻道友!說吧!是否沙門釋迦子者之法已被你了知?如果對你是未完成的,沙門喬達摩將使之完成,而,如果對你是已完成的,沙門喬達摩將隨喜。」
當這麼說時,遊行者沙羅玻變得沈默、羞愧、垂肩、低頭、鬱悶、無言以對而坐。
那時,世尊已知遊行者沙羅玻變得沈默、羞愧、垂肩、低頭、鬱悶、無言以對後,對那些遊行者這麼說:
「如果任何遊行者對我這麼說:『當自稱為遍正覺者時,這些法未被你現正覺。』在那裡,我會好好地審問、質問、追究他。當他被我好好地審問、質問、追究時,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他不會落入這三處其中之一處:以無關的答非所問,離題向外;出現憤怒、瞋恚、不滿;變得沈默、羞愧、垂肩、低頭、鬱悶、無言以對而坐,猶如遊行者沙羅玻。
如果任何遊行者對我這麼說:『當自稱為煩惱已盡者時,這些煩惱未被你滅盡。』在那裡,我會好好地審問、質問、追究他。當他被我好好地審問、質問、追究時,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他不會落入這三處其中之一處:以無關的答非所問,離題向外;出現憤怒、瞋恚、不滿;變得沈默、羞愧、垂肩、低頭、鬱悶、無言以對而坐,猶如遊行者沙羅玻。
如果任何遊行者對我這麼說:『當法被你教導時,它不會帶領那樣的行為者到苦的完全滅盡的目標。』在那裡,我會好好地審問、質問、追究他。當他被我好好地審問、質問、追究時,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他不會落入這三處其中之一處:以無關的答非所問,離題向外;出現憤怒、瞋恚、不滿;變得沈默、羞愧、垂肩、低頭、鬱悶、無言以對而坐,猶如遊行者沙羅玻。」
那時,世尊在西必尼迦河畔遊行者的林園作三回獅子吼後,騰空離開。
那時,當世尊離去不久,那些遊行者遍以諷刺的言語凌辱遊行者沙羅玻:
「沙羅玻道友!猶如在廣大林野中的老狐狼[想]:『我要作獅子吼。』而僅如狐狼作吼,僅如豺狼作吼。同樣的,沙羅玻道友!你以沙門喬達摩在別處[就想]:『我要作獅子吼。』而僅如狐狼作吼,僅如豺狼作吼。沙羅玻道友!猶如小雞[想]:『我要作大雞叫。』而僅作小雞叫。同樣的,沙羅玻道友!你以沙門喬達摩在別處[就想]:『我要作大雞叫。』而僅作小雞叫。沙羅玻道友!猶如公牛在空牛舍想能作有深度地叫。同樣的,沙羅玻道友!你以沙門喬達摩在別處就想能作有深度地叫。」
那時,那些遊行者遍以諷刺的言語凌辱遊行者沙羅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