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3集58經/婆蹉氏經(莊春江譯)
那時,遊行者婆蹉氏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遊行者婆蹉氏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這被我聽聞:『沙門喬達摩這麼說:「布施只應該施與我,布施不應該施與其他人;布施只應該施與我的弟子,布施不應該施與其他人的弟子;只施與我有大果,非施與其他人有大果;只施與我的弟子有大果,非施與其他人的弟子有大果。」』喬達摩先生!當他們這麼說:『沙門喬達摩這麼說:「布施只應該施與我,布施不應該施與其他人;布施只應該施與我的弟子,布施不應該施與其他人的弟子;只施與我有大果,非施與其他人有大果;只施與我的弟子有大果,非施與其他人的弟子有大果。」』時,是否為喬達摩先生的所說之說?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喬達摩尊師,他們法、隨法地解說了,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嗎?因為我們不想誹謗喬達摩尊師。」
「婆蹉!當他們這麼說:『沙門喬達摩這麼說:「布施只應該施與我,……(中略)非施與其他人的弟子有大果。」』時,那些不是我的所說之說,他們以不存在的、不實誹謗我。
婆蹉!凡阻止施與他人布施者,則對三者作障礙、阻擋,哪三者呢?對施與者的福德作障礙、對領受者的獲得作障礙、並先損害與傷害自己。婆蹉!凡阻止施與他人布施者,則對這三者作障礙、阻擋。
但,婆蹉!我這麼說:『凡捨棄洗鍋子或洗杯子[水]到那些有生物類污水坑或淺水坑者,[心想:]「願以此滋養那些在那裡的生物類!」婆蹉!我說因這因由而有福德的到來,何況說是人!』
然而,婆蹉!我說施與持戒者有大果,[施與]破戒者則不像這樣,而[最值得領受者]他是已捨斷五支者,已具備五支者。
已捨斷哪五支呢?已捨斷欲的意欲、已捨斷惡意、已捨斷惛沈睡眠、已捨斷掉舉後悔、已捨斷疑惑,已捨斷這五支。
已具備哪五支呢?已具備無學戒蘊、已具備無學定蘊、已具備無學慧蘊、已具備無學解脫蘊、已具備無學解脫智見蘊,已具備這五支。
像這樣,施於已捨斷五支、已具備五支者有大果。」
「像這樣,在牛中,不論黑的、白的,紅的或黃的,
雜色的、純色的,鴿色的。
在這些當中,已調御的公牛被生:
具足強力、善巧、速度、精勤,能馱軛的牛,
他們就給牠重擔,不會觀察顏色。
同樣的,在人之中,任何出生,
不論剎帝利、婆羅門、毘舍,首陀羅,旃陀羅、清垃圾者。
在這些當中,已調御的善行者被生:
法住的、戒具足的,實語者、有慚的。
已捨斷生死,完成梵行者,
重擔已落下、已分離,應該作的已作、無煩惱。
已到達一切法的彼岸,經由不執取而已達涅槃,
在那離塵之田上,是廣大的供養。
愚癡無明端者,愚蠢的無聞者,
在[善人]外施與布施,因為他們不侍奉善人。
但凡侍奉善人,有慧者、被認為明智者,
那些對善逝有信者,已生根、已住立。
他們去天的世界,或被出生在這裡的良家中,
賢智者們次第地,到達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