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3集36經/天使經(莊春江譯)
「比丘們!有這三位天使,哪三位呢?比丘們!這裡,某人以身行惡行,以語行惡行,以意行惡行。他以身行惡行,以語行惡行,以意行惡行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比丘們!獄卒們各捉住他一邊手臂後,給閻摩王看[而說]:『大王!這位男子不孝順母親、不孝順父親、不尊敬沙門、不尊敬婆羅門,不尊敬家族中長輩,請大王對這位判決處罰!』
比丘們!閻摩王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一位天使:『喂!男子!你沒見過第一位天使出現在人間嗎?』他這麼說:『大德!沒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在人間沒見過從出生已八十歲或九十歲或一百歲、年老的、像椽木那樣彎曲的、彎曲的、依靠拐杖、顫抖著而行、病苦、青春已逝、齒斷、髮白而稀或禿頭、皮皺、肢體斑濁的女子或男子嗎?』他這麼說:『大德!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有識、有念、老練的你不這麼想:「我也有老法,未跨越老,來吧!我要以身、語、意為善。」嗎?』他這麼說:『大德!我未能夠,大德!我放逸了。』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以放逸而不以身、語、意為善,喂!男子!他們確實將依[你]那放逸處置你。而你的那惡業既不是母親所作,也不是父親所作,也不是兄弟所作,也不是姊妹所作,也不是朋友同僚所作,也不是親族親屬所作,也不是諸天所作,也不是沙門、婆羅門所作,而那惡業就是你所作,你將感受那果報。』
比丘們!閻摩王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一位天使後,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二位天使:『喂!男子!你沒見過第二位天使出現在人間嗎?』他這麼說:『大德!沒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在人間沒見過生病、痛苦、重病、跌臥在自己的糞尿中、被他人扶著起來、被他人扶著躺下的女子或男子嗎?』他這麼說:『大德!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有識、有念、老練的你不這麼想:「我也有生病法,未跨越生病,來吧!我要以身、語、意為善。」嗎?』他這麼說:『大德!我未能夠,大德!我放逸了。』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以放逸而不以身、語、意為善,喂!男子!他們確實將依[你]那放逸處置你。而你的那惡業既不是母親所作,也不是父親所作,也不是兄弟所作,也不是姊妹所作,也不是朋友同僚所作,也不是親族親屬所作,也不是諸天所作,也不是沙門婆羅門所作,而那惡業就是你所作,你將感受那果報。』
比丘們!閻摩王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二位天使後,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三位天使:『喂!男子!你沒見過第三位天使出現在人間嗎?』他這麼說:『大德!沒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在人間沒見過死了一天,死了兩天,死了三天,腫脹的、青瘀的、生爛膿的女子或男子嗎?』他這麼說:『大德!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有識、有念、老練的你不這麼想:「我也有死法,未跨越死,來吧!我要以身、語、意為善。」嗎?』他這麼說:『大德!我未能夠,大德!我放逸了。』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以放逸而不以身、語、意為善,喂!男子!他們確實將依[你]那放逸處置你。而你的那惡業既不是母親所作,也不是父親所作,也不是兄弟所作,也不是姊妹所作,也不是朋友同僚所作,也不是親族親屬所作,也不是諸天所作,也不是沙門婆羅門所作,而那惡業就是你所作,你將感受那果報。』
比丘們!閻摩王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三位天使後,他變得沈默了。比丘們!獄卒們對他作五種繫縛刑罰:他們使赤熱鐵棒穿過手掌,他們使赤熱鐵棒穿過第二隻手掌,他們使赤熱鐵棒穿過腳掌,他們使赤熱鐵棒穿過第二隻腳掌,他們使赤熱鐵棒在中間穿過胸部。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
比丘們!獄卒們使他橫臥後,以斧頭削他,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比丘們!獄卒們腳上頭下抓住他後,以小斧削他,……(中略)。比丘們!獄卒們將他套上軛於車上後,使他在點燃火,已燃燒的、輝耀的地上來回,……(中略)。比丘們!獄卒們使他在已燃燒的、輝耀的大炭火山爬上爬下,……(中略)。比丘們!獄卒們腳上頭下抓住他後,丟入已燃燒的、輝耀的赤熱銅釜中,[他在那裡被起泡沫地煮著,]他在那裡起泡沫地載沈載浮或走橫。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
比丘們!獄卒們丟他入大地獄,而,比丘們!那大地獄:
四個角落有四個門,被區分成等量部分,
周邊為鐵壁,頂部被鐵覆蔽。
其地是鐵製的,被火燃燒到發光,
全部一百由旬,遍佈後一切時存續。
比丘們!從前,閻摩王這麼想:『先生!凡世間作惡業者,他們被作像這樣的種種刑罰,願我得為人間眾生!且,願如來、阿羅漢、遍正覺者出現於世間!願我侍奉世尊!願那位世尊教導我法!願我了知那位世尊的法!』
又,比丘們!我非聽聞其他沙門、婆羅門而這麼說,比丘們!而只是以我自己所理解、以我自己所見、以我自己所知而說。」
「[雖]被天使們督促,那些人放逸,
當人們轉生到下劣界時,他們長時間憂愁。
當這裡的善人被天使督促時,
他們在善法上隨時不放逸。
在生與死的生起中,在取著上看見恐怖後,
他們在生與死的消滅上,以不執取而解脫。
那些不放逸者是有樂的,在當生中成為寂滅者,
一切怨恨、恐懼已過去,超越了一切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