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3集35經/如手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阿羅毘的申恕林牛道中樹葉鋪墊處。
當阿羅毘人如手徒步散步、徘徊時,看見坐在申恕林牛道中樹葉鋪墊處的世尊。看見後,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阿羅毘人如手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世尊你是否睡得安樂?」
「是的,少年!我睡得安樂,凡世間中睡得安樂者,我是其中之一。」
「大德!寒冷的冬夜,這是[本月的]第八天前後下雪期,粗糙的牛蹄地,稀薄的樹葉鋪墊,稀疏的樹上葉子,寒冷的袈裟衣,又[有]迅猛風寒冷地吹,然而,世尊[卻]這麼說:『是的,少年!我睡得安樂,凡世間中睡得安樂者,我是其中之一。』」
「少年!那麼,就這情況我要反問你,就依你認為妥當的來回答。少年!你怎麼想:這裡,如果屋主或屋主之子有塗以灰泥、安全的、已關閉門閂、已關閉窗戶之重閣,在那裡,有長羊毛覆蓋的、白羊毛布覆蓋的、繡花毛織布覆蓋的、頂級羚鹿皮覆蓋的,有頂篷,兩端有紅色枕墊的床座,而且,在那裡,油燈燃燒,四位夫人極合意地侍奉,少年!你怎麼想:他會睡得安樂或不呢?或者,這裡,以你來說,如何?」
「大德!他會睡得安樂,凡世間中睡得安樂者,他是其中之一。」
「少年!你怎麼想:是否那位屋主或屋主之子會生起從貪生出身體的或心理的熱惱,當被那些從貪生出的熱惱遍燒時,他會睡不好呢?」
「是的,大德!」
「少年!當那位屋主或屋主之子被那些從貪生出的熱惱遍燒時,他會睡不好,[但,]對如來來說,那貪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因此,我睡得安樂。
少年!你怎麼想:是否那位屋主或屋主之子會生起從瞋……(中略)從癡生出身體的或心理的熱惱,當被那些從癡生出的熱惱遍燒時,他會睡不好呢?」
「是的,大德!」
「少年!當那位屋主或屋主之子被那些從癡生出的熱惱遍燒時,他會睡不好,[但,]對如來來說,那癡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因此,我睡得安樂。」
「已般涅槃的婆羅門,確實總是睡得安樂,
清涼的、無依著的,他在欲上不沾染。
切斷了一切執著,調伏了心中的恐懼,
獲得心的寂靜後,寂靜者睡得安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