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3集30經/顛倒經(莊春江譯)
「比丘們!現在世間中存在這三種人,哪三種呢?顛倒慧的人、膝慧的人、廣慧的人。
比丘們!哪一種是顛倒慧的人呢?比丘們!這裡,某人是去僧園者,常常在比丘們面前聽聞法,比丘們教導他開頭是善、中間是善、完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當他坐在那個座位上時,對那談論的開頭既不作意,中間也不作意、終結也不作意,當從那個座位起來後,對那談論的開頭既不作意,中間也不作意、終結也不作意,比丘們!猶如瓶子被傾倒,在那裡,已灌入的水倒出,不保存,同樣的,比丘們!這裡,某人是去僧園者,常常在比丘們面前聽聞法,比丘們教導他開頭是善、中間是善、完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當他坐在那個座位上時,對那談論的開頭既不作意,中間也不作意、終結也不作意,當從那個座位起來後,對那談論的開頭既不作意,中間也不作意、終結也不作意,比丘們!這被稱為顛倒慧的人。
比丘們!哪一種是膝慧的人呢?比丘們!這裡,某人是去僧園者,常常在比丘們面前聽聞法,比丘們教導他開頭是善、中間是善、完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當他坐在那個座位上時,對那談論的開頭既作意,中間也作意、終結也作意,當從那個座位起來後,對那談論的開頭既不作意,中間也不作意、終結也不作意,比丘們!猶如男子的膝上有種種雜亂的硬食:芝麻、米、糖果、棗子,當他失念地從那個座位起來時,那些會散落,同樣的,比丘們!這裡,某人是去僧園者,常常在比丘們面前聽聞法,比丘們教導他開頭是善、中間是善、完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當他坐在那個座位上時,對那談論的開頭既作意,中間也作意、終結也作意,當從那個座位起來後,對那談論的開頭既不作意,中間也不作意、終結也不作意,比丘們!這被稱為膝慧的人。
比丘們!哪一種是廣慧的人呢?比丘們!這裡,某人是去僧園者,常常在比丘們面前聽聞法,比丘們教導他開頭是善、中間是善、完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當他坐在那個座位上時,對那談論的開頭既作意,中間也作意、終結也作意,當從那個座位起來後,對那談論的開頭既作意,中間也作意、終結也作意,比丘們!猶如瓶子被直立,在那裡,已灌入的水保存,不倒出,同樣的,比丘們!這裡,某人是去僧園者,常常在比丘們面前聽聞法,比丘們教導他開頭是善、中間是善、完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當他坐在那個座位上時,對那談論的開頭既作意,中間也作意、終結也作意,當從那個座位起來後,對那談論的開頭既作意,中間也作意、終結也作意,比丘們!這被稱為廣慧的人。
比丘們!現在世間中存在這三種人。」
「顛倒慧的人,是愚蠢的、不明察的,
他是常常,去比丘們面前者。
談論的開頭與中間,以及終結像那樣的,
他不能把握,因為他的慧不被發現。
膝慧的人,被說為比這個好,
他也是常常,去比丘們面前者。
談論的開頭與中間,以及終結像那樣的,
當坐在那個座位時,他把握字句,
起來後不了知,他忘記所把握的。
廣慧的人,被說為比這個好,
他也是常常,去比丘們面前者。
談論的開頭與中間,以及終結像那樣的,
當坐在那個座位時,他把握字句。
最上意向者憶持,心不混亂的人,
他法、隨法行,會得到苦的結束。」
人品第三,其攝頌:
「三彌達、病人、行,多所助益、金剛,
結交、嫌惡、糞語者,盲目者與顛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