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3集15經/色介達那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
那時,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從前,有一位國王名叫色介達那,比丘們!那時,色介達那王召喚車匠:『親愛的車匠!從現在起六個月後我將有戰爭,親愛的車匠!你能為我造一對新的輪子嗎?』『我能,陛下!』比丘們!車匠回答色介達那王。比丘們!那時,到六個月少六天時,車匠完成一個輪子。比丘們!那時,色介達那王召喚車匠:『親愛的車匠!從現在起六天後我將有戰爭,一對新的輪子能完成嗎?』『陛下!以這六個月少六天,一個輪子已完成了。』『親愛的車匠!你能以這六天為我完成第二個輪子嗎?』『我能,陛下!』比丘們!車匠以六天完成第二個輪子後,取一對新輪子去見色介達那王。抵達後,對色介達那王這麼說:『陛下!你的這一對新輪子完成了。』『親愛的車匠!你這以六個月少六天完成的輪子與你以六天完成的輪子有什麼差異呢?我看它們沒什麼差異嘛。』『陛下!有差異,請陛下看差異。』
比丘們!那時,車匠轉起那以六天完成的輪子,它持續地轉,走到行作的去向那麼遠為止後,接著旋轉、倒在地上,又轉起那以六個月少六天完成的輪子,它持續地轉,走到行作的去向那麼遠為止後,如在車軸上住立。
『親愛的車匠!什麼因、什麼緣這以六天完成的輪子,它持續地轉,走到行作的去向那麼遠為止後,接著旋轉、倒在地上呢?又親愛的車匠!什麼因、什麼緣這以六個月少六天完成的輪子,它持續地轉,走到行作的去向那麼遠為止後,如在車軸上住立呢?』
『陛下!這以六天完成的輪子,它的外框有歪斜、有缺點、有澀滯,輻條也有歪斜、有缺點、有澀滯,輪轂也有歪斜、有缺點、有澀滯,以外框有歪斜、有缺點、有澀滯的情況,以輻條也有歪斜、有缺點、有澀滯的情況,以輪轂也有歪斜、有缺點、有澀滯的情況而持續地轉,走到行作的去向那麼遠為止後,接著旋轉、倒在地上,陛下!而那以六個月少六天完成的輪子,它的外框無歪斜、無缺點、無澀滯,輻條也無歪斜、無缺點、無澀滯,輪轂也無歪斜、無缺點、無澀滯,以外框無歪斜、無缺點、無澀滯的情況,以輻條也無歪斜、無缺點、無澀滯的情況,以輪轂也無歪斜、無缺點、無澀滯的情況而持續地轉,走到行作的去向那麼遠為止後,如在車軸上住立。』
而,比丘們!你們會這麼想:『那時的那位車匠是其他人。』但,比丘們!不應該這樣認為,我是那時的那位車匠,比丘們!我是那木材歪斜、缺點、澀滯的熟練者,但,比丘們!現在我是阿羅漢、遍正覺者,身歪斜、身缺點、身澀滯的熟練者,語歪斜、語缺點、語澀滯的熟練者,意歪斜、意缺點、意澀滯的熟練者,比丘們!凡任何比丘、比丘尼身歪斜、身缺點、身澀滯未捨斷,語歪斜、語缺點、語澀滯未捨斷,意歪斜、意缺點、意澀滯未捨斷者,比丘們!他們這麼從這法、律中倒下,猶如那個以六天完成的輪子;凡任何比丘、比丘尼身歪斜、身缺點、身澀滯已捨斷,語歪斜、語缺點、語澀滯已捨斷,意歪斜、意缺點、意澀滯已捨斷者,比丘們!他們這麼在這法、律中住立,猶如那個以六個月少六天完成的輪子。
比丘們!因此,在這裡,你們應該這麼學:『我們要捨斷身歪斜、身缺點、身澀滯,我們要捨斷語歪斜、語缺點、語澀滯,我們要捨斷意歪斜、意缺點、意澀滯。』比丘們!你們應該這麼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