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長部32經/稻竿經(波梨品[第三])(莊春江譯)
初誦品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
那時,當夜已深時,容色絕佳的四大王與大夜叉軍、大乾達婆軍、大鳩槃荼軍、大龍軍,四方設立守護者、防禦軍隊、阻止者後,使整個耆闍崛山發光,然後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那些夜叉,一些也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一些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一些向世尊合掌後,在一旁坐下;一些默默地在一旁坐下。(275)

在一旁坐好後,毘沙門大王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有高等夜叉是對世尊無淨信者,大德!有高等夜叉是對世尊有淨信者,大德!有中等夜叉是對世尊無淨信者,大德!有中等夜叉是對世尊有淨信者,大德!有低等夜叉是對世尊無淨信者,大德!有低等夜叉是對世尊有淨信者,大德!但,大多數夜叉是對世尊無淨信者,那是什麼原因呢?大德!因為世尊教導戒絕殺生的法,教導戒絕未給予而取的法,教導戒絕邪淫的法,教導戒絕妄語的法,教導戒絕榖酒、果酒、酒放逸處的法,大德!但,大多數夜叉是不離殺生者,不離未給予而取者,不離邪淫者,不離妄語者,不離榖酒、果酒、酒放逸處者,這對他們是不可愛、不合意的,大德!有世尊的弟子,他們受用少聲音的、安靜的、離人之氛圍的、人獨住的、適合獨坐的林野、森林、荒地的邊地住處,在那裡,有對世尊這教語無淨信的高等夜叉居住者,大德!為了他們的淨信,世尊能為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的保護、守護、無害、安樂住而學習守護的稻竿嗎?」
世尊以沈默同意了。
那時,毘沙門大王知道世尊同意後,在那時說這守護的稻竿:(276)

「禮敬毘婆尸,吉瑞的有眼者,
也禮敬尸棄,一切生類的憐愍者。
禮敬毘舍浮,苦行者的洗滌者,
禮敬拘留孫,魔軍的碎破者。
禮敬拘那含牟尼,婆羅門的已完成者,
禮敬迦葉,於一切處解脫者。
禮敬放光者,吉瑞的釋迦人之子,
他教導這個法,除去一切苦。
世間中的寂滅者們,如實觀察,
那些人不離間,偉大的、無畏的。
對天與人有益的,他們必禮敬喬達摩,
明與行具足者,偉大的、無畏的。(277)

當太陽上升時,有大圓輪的太陽,
當上升時,夜被滅,
在太陽升起中,被稱為『白天』。
在那裡有深池,水流動的海,
在那裡他們這麼知道它,水流動的海。
這裡那是東方,像這樣人們解說它,
有名聲的大王,保護這個方向。
乾達婆們的君主,名字是『持國』,
被乾達婆們以舞蹈與歌唱尊敬的喜樂者。
祂有許多兒子,『[全都]一個名字』被我聽聞,
八十、十、一,名因陀羅、有大力量者。
祂們看見佛陀後,太陽族人的佛陀,
必遠遠地禮敬,偉大的、無畏的[佛陀]。
禮敬你,賢駿人!禮敬你,最勝人!
你善巧地觀察,非人也禮拜你。
這非經常被聽聞,因此我們會這麼說:
請你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我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
明與行具足者,我們禮拜覺者(佛陀)喬達摩。(278)

在被人們說為餓鬼[所住]之處,有離間者、背後指責者,
殺生者、兇暴者,盜賊、詐欺的人們。
這裡它是南方,像這樣人們解說它,
有名聲的大王,保護此方向。
鳩槃荼們的君主,名字是『增長』,
被鳩槃荼們以舞蹈與歌唱尊敬的喜樂者。
祂有許多兒子,『[全都]一個名字』被我聽聞,
八十、十、一,名因陀羅、有大力量者。
祂們看見佛陀後,太陽族人的佛陀,
必遠遠地禮敬,偉大的、無畏的[佛陀]。
禮敬你,賢駿人!禮敬你,最勝人!
你善巧地觀察,非人也禮拜你。
這非經常被聽聞,因此我們會這麼說:
請你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我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
明與行具足者,我們禮拜覺者喬達摩。(279)

當太陽落下時,有大圓輪的太陽,
當落下時,白天被滅,
在太陽落下中,被稱為『夜』。
在那裡有深池,水流動的海,
在那裡他們這麼知道它,水流動的海。
這裡那是西方,像這樣人們解說它,
有名聲的大王,保護此方向。
諸龍的君主,名字是『廣目』,
被諸龍以舞蹈與歌唱尊敬的喜樂者。
祂有許多兒子,『[全都]一個名字』被我聽聞,
八十、十、一,名因陀羅、有大力量者。
祂們看見佛陀後,太陽族人的佛陀,
必遠遠地禮敬,偉大的、無畏的[佛陀]。
禮敬你,賢駿人!禮敬你,最勝人!
你善巧地觀察,非人也禮拜你。
這非經常被聽聞,因此我們會這麼說:
請你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我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
明與行具足者,我們禮拜覺者喬達摩。(280)

在北方俱盧之處,有容易見到的大須彌山,
在那裡人類被生,無我所的、不擁有妻子。
人們不播撒種子,犁也不被引導,
人們食用,這不必耕種成熟的稻米。
無稻穀、無穀皮、乾淨的,妙香的米粒果,
在熱石上烹煮,人們從那裡食用食物。
整備單座母牛後,隨行於諸方,
整備單座家畜後,隨行於諸方。
或整備女子運載者後,隨行於諸方,
或整備男子運載者後,隨行於諸方。
或整備少女運載者後,隨行於諸方,
或整備少年運載者後,隨行於諸方。
祂們登上車乘後,行駛於一切方,
那個王的侍從們。
象車、馬車,已準備的天之車,
殿堂與轎子,有名聲大王的。
有祂的城市,在虛空中被善建造:
阿達那達、古西那達、玻勒古西那達,那達蘇哩亞、玻勒古西達那達。
北方的葛西萬達,與下一個若諾額,
那哇那吳低亞、按玻勒、按玻勒哇低亞,王都名字是阿了葛曼達。
親愛的先生!俱吠羅大王的王都,名字是威沙雅,
因此俱吠羅大王,被稱為『毘沙門』。
各自探求者們告知,[祂們是]德度拉、德德拉、德度德拉,
歐若西、茶若西、德度若西,素柔、辣若、阿哩吐、內咪。
在那裡有湖名字是總持,雨雲從那裡下雨,
雨從那裡擴散,在那裡有名字是沙了哇低的集會所。
在那裡夜叉們親近,在那裡有常[結]果之樹,
種種群鳥繫結,有孔雀、蒼鷺的鳴叫聲,與杜鵑鳥等令人想要的[鳴叫聲]。
在這裡有『活命,活命』的[鳥叫]聲,還有[名為]提起你的心的[鳥],
雞、古力勒葛鳥,在森林中的迫柯勒鳥與沙德葛鳥。
在那裡有鸚鵡、八哥的聲音,以及棒杖青年[鳥],
俱吠羅的蓮花池,她總是在所有時候都看起來都美麗。
這裡那是北方,像這樣人們解說它,
有名聲的大王,保護此方向。
夜叉們的君主,名字是『俱吠羅』,
被夜叉們以舞蹈與歌唱尊敬的喜樂者。
祂有許多兒子,『[全都]一個名字』被我聽聞,
八十、十、一,名因陀羅、有大力量者。
祂們看見佛陀後,太陽族人的佛陀,
必遠遠地禮敬,偉大的、無畏的[佛陀]。
禮敬你,賢駿人!禮敬你,最勝人!
你善巧地觀察,非人也禮拜你。
這非經常被聽聞,因此我們會這麼說:
請你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我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
明與行具足者,我們禮拜覺者喬達摩。
親愛的先生!這是那個為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的保護、守護、無害、安樂住之守護的稻竿。(281)

親愛的先生!凡當任何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是這守護的稻竿之善把握者、完全學得者時,如果非人的夜叉、女夜叉、夜叉兒子、夜叉女兒、夜叉大臣、夜叉侍臣、夜叉侍從、乾闥婆、女乾闥婆、乾闥婆兒子、乾闥婆女兒、乾闥婆大臣、乾闥婆侍臣、乾闥婆侍從、鳩槃荼、女鳩槃荼、鳩槃荼兒子、鳩槃荼女兒、鳩槃荼大臣、鳩槃荼侍臣、鳩槃荼侍從、龍、雌龍、龍子、龍女、龍大臣、龍侍臣、龍侍從,邪惡心地在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行走時跟隨,或站立時站在近處,或坐下時坐在近處,或躺下時躺在近處,親愛的先生!那位非人在我的村落或城鎮中會得不到恭敬或尊敬,親愛的先生!那位非人在我名叫阿了葛曼達的王都中會得不到宅地或住所,親愛的先生!那位非人會得不到參加我的夜叉集會,親愛的先生!甚至那位非人會無法嫁娶,親愛的先生!甚至那位非人會自身充滿咒罵地被咒罵,親愛的先生!甚至那位非人在頭上會被傾覆捨棄的鉢,親愛的先生!甚至那位非人的頭會裂成七片。
親愛的先生!有兇惡的、破壞的、兇暴的非人,他們既不理會大王們,也不理會大王們的手下,也不理會大王們手下的手下,親愛的先生!那些非人他們被稱為大王們的逐出者,親愛的先生!猶如在摩揭陀國王的王國中有大盜,他們既不理會摩揭陀國王,也不理會摩揭陀國王的手下,也不理會摩揭陀國王手下的手下,親愛的先生!那些大盜他們被稱為揭陀國王的逐出者,同樣的,親愛的先生!有兇惡的、破壞的、兇暴的非人,他們既不理會大王們,也不理會大王們的手下,也不理會大王們手下的手下,親愛的先生!那些非人他們被稱為大王們的逐出者。親愛的先生!凡任何非人的夜叉、女夜叉、……(中略)乾闥婆、女乾闥婆、……鳩槃荼、女鳩槃荼、……龍、雌龍、龍子、龍女、龍大臣、龍侍臣、龍侍從如果邪惡心地在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行走時跟隨,或站立時站在近處,或坐下時坐在近處,或躺下時躺在近處,親愛的先生!應該對這些夜叉、大夜叉、將軍、大將軍們訴苦、哭喊、吼叫:『這夜叉抓住[我],這夜叉進入[我],這夜叉騷擾[我],這夜叉壓迫[我],這夜叉傷害[我],這夜叉困擾[我],這夜叉不釋放[我]。』(282)

對哪些夜叉、大夜叉、將軍、大將軍們呢?
因陀羅、受瑪、哇魯諾,婆羅墮若、波闍波提,
降達那、葛瑪謝德,僅尼額度、尼額度。
玻那達、歐玻瑪領,天之駕御者馬達利,
乾達婆基德謝那,那羅王、若內沙玻。
沙德其、黑瑪哇德,晡奴葛、葛勒低亞、估了,
西哇葛、木者林達,威沙咪德、尤乾達勒。
五玻了、蘇玻柔達,希哩、內低與漫地亞,
玻者了者達、阿了哇葛,玻朱那、蘇瑪那、蘇瑪葛,
達地木柯、瑪尼、瑪尼哇勒、長,還連同謝力色葛。
應該對這些夜叉、大夜叉、將軍、大將軍們訴苦、哭喊、吼叫:『這夜叉抓住[我],這夜叉進入[我],這夜叉騷擾[我],這夜叉壓迫[我],這夜叉傷害[我],這夜叉困擾[我],這夜叉不釋放[我]。』
親愛的先生!這是那為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的保護、守護、無害、安樂住之守護的稻竿。
好了,親愛的先生!現在我們要走了,我們很忙,有很多該做的事。」
「大王!現在,你們考量適當的時間吧。」(283)

那時,四大王起座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就在那裡消失了。那些夜叉也起座,一些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就在那裡消失了;一些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就在那裡消失了;一些向世尊合掌後,就在那裡消失了;一些默默地就在那裡消失了。(284)
初誦品終了。
第二誦品

那時,當那夜過後,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這一夜,當夜已深時,絕佳容色的四大王與大夜叉軍、大乾達婆軍、大鳩槃荼軍、大龍軍,四方設立守護者、防禦軍隊、阻止者後,使整個耆闍崛山發光,然後來見我。抵達後,向我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那些夜叉,一些也向我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一些與我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一些向我合掌後,在一旁坐下;一些默默地在一旁坐下。(285)

在一旁坐好後,毘沙門大王對我這麼說:『大德!有高等夜叉是對世尊無淨信者,……(中略)大德!有低等夜叉是對世尊有淨信者,大德!但,大多數夜叉是對世尊無淨信者,那是什麼原因呢?大德!因為世尊教導戒絕殺生的法,……教導戒絕榖酒、果酒、酒放逸處的法,大德!但,大多數夜叉是不離殺生者,……不離榖酒、果酒、酒放逸處者,這對他們是不可愛、不合意的,大德!有世尊的弟子,他們受用少聲音的、安靜的、離人之氛圍的、人獨住的、適合獨坐的林野、森林、荒地的邊地住處,在那裡,有對世尊這教語無淨信的高等夜叉居住者,大德!為了他們的淨信,世尊可否為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的保護、守護、無害、安樂住而學習守護的稻竿呢?』比丘們!我以沈默同意了。比丘們!那時,毘沙門大王知道我同意後,在那時說這守護的稻竿:(286)

『禮敬毘婆尸,吉瑞的有眼者,
也禮敬尸棄,一切生類的憐愍者。
禮敬毘舍浮,苦行者的洗滌者,
禮敬拘留孫,魔軍的碎破者。
禮敬拘那含牟尼,婆羅門的已完成者,
禮敬迦葉,於一切處解脫者。
禮敬放光者,吉瑞的釋迦人之子,
他教導這個法,除去一切苦。
世間中的寂滅者們,如實觀察,
那些人不離間,偉大的、無畏的。
對天與人有益的,他們必禮敬喬達摩,
明與行具足者,偉大的、無畏的。(287)

當太陽上升時,有大圓輪的太陽,
當上升時,夜被滅,
在太陽升起中,被稱為「白天」。
在那裡有深池,水流動的海,
在那裡他們這麼知道它,水流動的海。
這裡那是東方,像這樣人們解說它,
有名聲的大王,保護此方向。
乾達婆們的君主,名字是「持國」,
被乾達婆們以舞蹈與歌唱尊敬的喜樂者。
祂有許多兒子,「[全都]一個名字」被我聽聞,
八十、十、一,名因陀羅、有大力量者。
祂們看見佛陀後,太陽族人的佛陀,
必遠遠地禮敬,偉大的、無畏的[佛陀]。
禮敬你,賢駿人!禮敬你,最勝人!
你善巧地觀察,非人也禮拜你。
這非經常被聽聞,因此我們會這麼說:
請你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我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
明與行具足者,我們禮拜覺者喬達摩。(288)

在被人們說為餓鬼[所住]之處,有離間者、背後指責者,
殺生者、兇暴者,盜賊、詐欺的人們。
這裡它是南方,像這樣人們解說它,
有名聲的大王,保護此方向。
鳩槃荼們的君主,名字是「增長」,
被鳩槃荼們以舞蹈與歌唱尊敬的喜樂者。
祂有許多兒子,「[全都]一個名字」被我聽聞,
八十、十、一,名因陀羅、有大力量者。
祂們看見佛陀後,太陽族人的佛陀,
必遠遠地禮敬,偉大的、無畏的[佛陀]。
禮敬你,賢駿人!禮敬你,最勝人!
你善巧地觀察,非人也禮拜你。
這非經常被聽聞,因此我們會這麼說:
請你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我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
明與行具足者,我們禮拜覺者喬達摩。(289)

當太陽落下時,有大圓輪的太陽,
當落下時,白天被滅,
在太陽落下中,被稱為「夜」。
在那裡有深池,水流動的海,
在那裡他們這麼知道它,水流動的海。
這裡那是西方,像這樣人們解說它,
有名聲的大王,保護此方向。
諸龍的君主,名字是「廣目」,
被諸龍以舞蹈與歌唱尊敬的喜樂者。
祂有許多兒子,「[全都]一個名字」被我聽聞,
八十、十、一,名因陀羅、有大力量者。
祂們看見佛陀後,太陽族人的佛陀,
必遠遠地禮敬,偉大的、無畏的[佛陀]。
禮敬你,賢駿人!禮敬你,最勝人!
你善巧地觀察,非人也禮拜你。
這非經常被聽聞,因此我們會這麼說:
請你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我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
明與行具足者,我們禮拜覺者喬達摩。(290)

在北方俱盧之處,有容易見到的大須彌山,
在那裡人類被生,無我所的、不擁有妻子。
人們不播撒種子,犁也不被引導,
人們食用,這不必耕種成熟的稻米。
無稻穀、無穀皮、乾淨的,妙香的米粒果,
在熱石上烹煮,人們從那裡食用食物。
整備單座母牛後,隨行於諸方,
整備單座家畜後,隨行於諸方。
或整備女子運載者後,隨行於諸方,
或整備男子運載者後,隨行於諸方。
或整備少女運載者後,隨行於諸方,
或整備少年運載者後,隨行於諸方。
祂們登上車乘後,行駛於一切方,
那個王的侍從們。
象車、馬車,已準備的天之車,
殿堂與轎子,有名聲大王的。
有祂的城市,在虛空中被善建造:
阿達那達、古西那達、玻勒古西那達,那達蘇哩亞、玻勒古西達那達。
北方的葛西萬達,與下一個若諾額,
那哇那吳低亞、按玻勒、按玻勒哇低亞,王都名字是阿了葛曼達。
親愛的先生!俱吠羅大王的王都,名字是威沙雅,
因此俱吠羅大王,被稱為『毘沙門』。
各自探求者們告知,[祂們是]德度拉、德德拉、德度德拉,
歐若西、茶若西、德度若西,素柔、辣若、阿哩吐、內咪。
在那裡有湖名字是總持,雨雲從那裡下雨,
雨從那裡擴散,在那裡有名字是沙了哇低的集會所。
在那裡夜叉們親近,在那裡有常[結]果之樹,
種種群鳥繫結,有孔雀、蒼鷺的鳴叫聲,與杜鵑鳥等令人想要的[鳴叫聲]。
在這裡有「活命,活命」的[鳥叫]聲,還有[名為]提起你的心的[鳥],
雞、古力勒葛鳥,在森林中的迫柯勒鳥與沙德葛鳥。
在那裡有鸚鵡、八哥的聲音,以及棒杖青年[鳥],
俱吠羅的蓮花池,她總是在所有時候都看起來都美麗。
這裡那是北方,像這樣人們解說它,
有名聲的大王,保護此方向。
夜叉們的君主,名字是「俱吠羅」,
被夜叉們以舞蹈與歌唱尊敬的喜樂者。
祂有許多兒子,「[全都]一個名字」被我聽聞,
八十、十、一,名因陀羅、有大力量者。
祂們看見佛陀後,太陽族人的佛陀,
必遠遠地禮敬,偉大的、無畏的[佛陀]。
禮敬你,賢駿人!禮敬你,最勝人!
你善巧地觀察,非人也禮拜你。
這非經常被聽聞,因此我們會這麼說:
請你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我們禮拜勝利者喬達摩,
明與行具足者,我們禮拜覺者喬達摩。
親愛的先生!這是那為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的保護、守護、無害、安樂住之守護的稻竿。(291)

親愛的先生!凡當任何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是這守護的稻竿之善把握者、完全學得者時,如果非人的夜叉、女夜叉、……(中略)乾闥婆、女乾闥婆、……(中略)鳩槃荼、女鳩槃荼、……(中略)龍、雌龍、龍子、龍女、龍大臣、龍侍臣、龍侍從邪惡心地在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行走時跟隨,或站立時站在近處,或坐下時坐在近處,或躺下時躺在近處,親愛的先生!那位非人在我的村落或城鎮中會得不到恭敬或尊敬,親愛的先生!那位非人在我名叫阿了葛曼達的王都中會得不到宅地或住所,親愛的先生!那位非人會得不到參加我的夜叉集會,親愛的先生!甚至那位非人會無法嫁娶,親愛的先生!甚至那位非人會自身充滿咒罵地被咒罵,親愛的先生!甚至那位非人在頭上會被傾覆捨棄的鉢,親愛的先生!甚至那位非人的頭會裂成七片。
親愛的先生!有兇惡的、破壞的、兇暴的非人,他們既不理會大王們,也不理會大王們的手下,也不理會大王們手下的手下,親愛的先生!那些非人他們被稱為大王們的逐出者,親愛的先生!猶如在摩揭陀國王的王國中有大盜,他們既不理會摩揭陀國王,也不理會摩揭陀國王的手下,也不理會摩揭陀國王手下的手下,親愛的先生!那些大盜他們被稱為揭陀國王的逐出者,同樣的,親愛的先生!有兇惡的、破壞的、兇暴的非人,他們既不理會大王們,也不理會大王們的手下,也不理會大王們手下的手下,親愛的先生!那些非人他們被稱為大王們的逐出者。親愛的先生!凡任何非人的夜叉、女夜叉、……(中略)乾闥婆、女乾闥婆、……(中略)鳩槃荼、女鳩槃荼、……(中略)龍、雌龍、龍子、龍女、龍大臣、龍侍臣、龍侍從,如果邪惡心地在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行走時跟隨,或站立時站在近處,或坐下時坐在近處,或躺下時躺在近處,親愛的先生!應該對這些夜叉、大夜叉、將軍、大將軍們訴苦、哭喊、吼叫:「這夜叉抓住[我],這夜叉進入[我],這夜叉騷擾[我],這夜叉壓迫[我],這夜叉傷害[我],這夜叉困擾[我],這夜叉不釋放[我]。」(292)

對哪些夜叉、大夜叉、將軍、大將軍們呢?
因陀羅、受瑪、哇魯諾,婆羅墮若、波闍波提,
降達那、葛瑪謝德,僅尼額度、尼額度。
玻那達、歐玻瑪領,天之駕御者馬達利,
乾達婆基德謝那,那羅王、若內沙玻。
沙德其、黑瑪哇德,晡奴葛、葛勒低亞、估了,
西哇葛、木者林達,威沙咪德、尤乾達勒。
五玻了、蘇玻柔達,希哩、內低與漫地亞,
玻者了者達、阿了哇葛,玻朱那、蘇瑪那、蘇瑪葛,
達地木柯、瑪尼、瑪尼哇勒、長,還連同謝力色葛。
應該對這些夜叉、大夜叉、將軍、大將軍們訴苦、哭喊、吼叫:「這夜叉抓住[我],這夜叉進入[我],這夜叉騷擾[我],這夜叉壓迫[我],這夜叉傷害[我],這夜叉困擾[我],這夜叉不釋放[我]。」
親愛的先生!這是那為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的保護、守護、無害、安樂住之守護的稻竿。
好了,親愛的先生!現在我們要走了,我們很忙,有很多該做的事。』
『大王!現在,你們考量適當的時間吧。』(293)

比丘們!那時,四大王起座向我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就在那裡消失了。比丘們!那些夜叉也起座,一些向我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就在那裡消失了;一些與我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就在那裡消失了;一些向我合掌後,就在那裡消失了;一些默默地就在那裡消失了。(294)

比丘們!你們要學習守護的稻竿,比丘們!你們要學得守護的稻竿,比丘們!你們要憶持守護的稻竿,比丘們!守護的稻竿對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的保護、守護、無害、安樂住是伴隨利益的。」
這就是世尊所說,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世尊所說。(295)
稻竿經第九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