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長部30經/相經(波梨品[第三])(莊春江譯)
三十二大丈夫相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198)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大丈夫有這三十二大丈夫相,具備這些的大丈夫只有二個趣處而無其它的: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如法的法王,征服四方,達成國土安定,具備七寶。他有這七寶,即: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屋主寶、第七主兵臣寶,他有超過千位勇敢的、英勇姿態的、碎破敵對者的兒子,他以非杖、非刀,以法征服這土地直到海邊而居住;但,如果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他成為阿羅漢、遍正覺者,掀開世間的面紗者。(199)

比丘們!什麼是大丈夫的那三十二大丈夫相,具備這些的大丈夫只有二個趣處而無其它的: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但,如果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他成為阿羅漢、遍正覺者,掀開世間的面紗者呢?
比丘們!這裡,大丈夫有扁平足,比丘們!凡大丈夫有扁平足者,比丘們!這是大丈夫的大丈夫相。
再者,比丘們!在大丈夫的足掌中生有輪子,具有一千個輻條,有輪框,有輪軸圓心,全部完整的相貌,比丘們!凡在大丈夫的足掌中生有輪子[相],具有一千個輻條,有輪框,有輪軸圓心,全部完整的相貌者,比丘們!這是大丈夫的大丈夫相。
再者,比丘們!大丈夫有廣長的腳後跟……(中略)有長手指……(中略)有柔嫩的手腳……(中略)有網狀相的手腳……(中略)有高腳踝……(中略)有如鹿的小腿……(中略)站立不彎下而兩手掌觸摸與摩擦到膝……(中略)有隱藏入鞘的陰部……(中略)有黃金的容色,如黃金的皮膚……(中略)有細滑的皮膚,由於細滑的皮膚,身上不沾染塵垢……(中略)有單獨的體毛,在一個毛孔生一根體毛……(中略)有持續豎立的體毛,持續豎立生長的體毛是藍黑色的,環狀旋轉,向右旋轉生長……(中略)有如梵天直立的身體……(中略)有七處隆滿……(中略)有如獅子的上半身……(中略)兩肩之間是飽滿的……(中略)有如榕樹般[擴展]的圓:兩手伸展的長度同身高;身高同兩手伸展的長度……(中略)有一樣圓滿的兩肩……(中略)有最好的味覺……(中略)有如獅子隆滿面頰的兩頰……(中略)有四十顆牙齒……(中略)有平整的牙齒……(中略)有無縫隙的牙齒……(中略)有雪白的牙齒……(中略)有廣長舌……(中略)有如梵天的聲音,有如美聲鳥的美聲……(中略)有紺碧色眼睛……(中略)有如公牛的眼睫毛……(中略)眉毛中間生有白色的、如綿花般柔軟的毫毛,比丘們!凡大丈夫的眉毛中間生有白色的、如綿花般柔軟的毫毛者,比丘們!這是大丈夫的大丈夫相。
再者,比丘們!大丈夫頭上有肉髻,比丘們!凡大丈夫頭上有肉髻者,比丘們!這是大丈夫的大丈夫相。
比丘們!這些是那大丈夫的三十二大丈夫相,具備這些的大丈夫只有二個趣處而無其它的: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但,如果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他成為阿羅漢、遍正覺者,掀開世間的面紗者。
比丘們!外道仙人們憶持這些是大丈夫的三十二大丈夫相,但他們不知道:『獲得這個相所作的這個業。』(200)
(1) 扁平足狀態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在善法上有堅固的受持,在身善行、語善行、意善行、布施與分享、戒受持、布薩近住、對母親的孝行、對父親的孝行、對沙門的恭敬、對婆羅門的恭敬、對家族最年長者的恭敬、某些增上善法上有確定的受持,他以那個業的已作、累積、充滿、廣大,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在那裡,他在十處超越其他天神:以天的壽命、天的美貌、天的快樂、天的名聲、天的統治權、天的形色、天的聲音、天的氣味、天的味道、天的所觸,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個大丈夫相:他有扁平足,腳在地上平整地落下、平整地抬起、以整個足掌平整地觸地。(201)

具備那個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如法的法王,征服四方,達成國土安定,具備七寶。他有這七寶,即: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屋主寶、第七主兵臣寶,他有超過千位勇敢的、英勇姿態的、碎破敵對者的兒子,他以非杖、非刀,以法征服這不荒蕪、無界標、無荊棘、富有、繁榮、安穩、幸福、無濁垢的土地直到海邊而居住,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不被任何人類的怨敵與仇敵鎮伏,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但,如果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他成為阿羅漢、遍正覺者,掀開世間的面紗者,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不被內、外、貪、瞋、癡、沙門、婆羅門、天、魔、梵、世間中任何怨敵與仇敵鎮伏,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02)

在這裡,這被說:
「真實、如法、調御、抑制,清淨、戒、在布薩上愛著,
布施、不害、不暴力、喜樂,堅固地受持後完全地實踐。
他以這個業到天界,領納樂與能喜樂的嬉戲,
他從那裡死後再來到這裡,為以平整足觸地的擁有者。
占相者們集合而記說:沒有平整住立者的鎮伏者,
在家或進一步出家,這個相有其明顯的意義。
住於在家者是不能被鎮伏的,不被其他敵人碎破的征服者,
以他的業果,這裡,他是不能被任何人類鎮伏的。
如果像那樣來到出家,喜歡於離欲意欲的有明眼者,
他不落入生,為最高的鎮伏者、最上之人,因為這是他的法性。」(203)
(2) 足掌輪子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是為眾人帶來快樂者;擔心、恐怖、恐懼的去除者;如法的守護、障護、保護的安排者,他施與圍繞者布施,他以那個業的已作、累積、充滿、廣大,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個大丈夫相:他在足掌中生有輪子[相],具有一千個輻條,有輪框,有輪軸圓心,全部完整的相貌,中間善分別的。
具備那個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有大[群]圍繞者,大[群]圍繞者是:婆羅門、屋主、城鎮與地方的人們、主財官大臣、衛兵、守門者、朝臣、國王的侍臣、收稅者、王子,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但,如果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他成為阿羅漢、遍正覺者,掀開世間的面紗者,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有大[群]圍繞者,大[群]圍繞者是: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人、阿修羅、龍、乾達婆,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04)

在這裡,這被說:
「在以前,在前生為人身時,他是帶來許多快樂者,
擔心、恐怖、恐懼的去除者,在保護、守護、障護上的熱心者。
他以這個業到天界,領納樂與能喜樂的嬉戲,
他從那裡死後再來到這裡,在二足中發現輪子[相],完整的千輪框。
占相者們集合而記說:看見童子有多福之相,
像這樣完整的輪框,他將有圍繞者碎破敵人。
如果像那樣沒來到出家,他使輪子轉起支配大地,
他們成為依靠他的剎帝利,圍繞大名聲的他。
如果像那樣來到出家,喜歡於離欲意欲的有明眼者,
天、人、阿修羅、釋天、羅剎,乾達婆、龍、鳥、四足者,
圍繞大名聲的他,無上士、被人天尊敬者。」(205)
(3-5)「廣長的腳後跟狀態等」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捨斷殺生後,是離殺生者,他住於已捨離棍棒、已捨離刀劍、有羞恥的、同情的、對一切活的生物憐愍的,他以那個業的已作、累積、充滿、廣大,……(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三個大丈夫相:廣長的腳後跟、長手指、如梵天直立的身體。
具備那些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長壽的、久住的,到長年紀,不能被任何人類的怨敵與仇敵從中間奪取性命,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長壽的、久住的,到長年紀,不能被沙門、婆羅門、天、魔、梵、世間中任何怨敵與仇敵從中間奪取性命,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06)

在這裡,這被說:
「知道殺害與殺戮的恐懼狀態後,他是離殺害其他者,
以這個善行到天界,領納善作之果的果報。
當死沒後到此處,獲得這三個相:
他有廣且長的腳後跟,如梵天善直、清淨的善生身體。
小孩的善手腕被善建立、善生,有柔嫩的手指,
以三個長的,男子殊勝、最高相,他們告知:童子長活命。
如果在家,有長活命,如果出家,從那時起,有長的渡過[時間],
為了修習自在神通而存續,像這樣是長壽已作的那個徵相。」(207)
(6)七處隆滿狀態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是勝妙美味的硬食與軟食、嘗味、舔物、飲料的施與者,他以那個業的已作、……(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個大丈夫相:他有七處隆滿。七隆滿處是:在兩手、兩腳、兩肩、軀幹上。
具備那個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勝妙美味的硬食與軟食、嘗味、舔物、飲料的得到者,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勝妙美味的硬食與軟食、嘗味、舔物、飲料的得到者,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08)

在這裡,這被說:
「硬食、軟食、舔物、嘗味,他是最上、最高味道的施與者,
他以這個善行業,在歡喜園中長久地大喜悅。
在這裡他證得七處隆滿,發現柔軟的手腳,
特相、徵相的識知者們說,他得到硬食軟食之食味。
凡在家,他是那個利益的輝耀者,出家也證得那個[利益],
他們說一切屬於家束縛的破壞者,他[仍]得到硬食軟食之最上食味。」(209)
(7-8)手腳柔嫩、網狀狀態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是以四種攝事攝集人們者:以布施、愛語、利行、平等,他以那個業的已作、……(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二個大丈夫相:他有柔嫩的手腳、網狀相的手腳。
具備那些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隨從的善攝集者,被善攝集者是:婆羅門、屋主、城鎮與地方的人們、主財官大臣、衛兵、守門者、朝臣、國王的侍臣、收稅者、王子,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隨從的善攝集者,被善攝集者是: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人、阿修羅、龍、乾達婆,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10)

在這裡,這被說:
「布施與利行,愛語與平等,
對許多[人]行善攝的被執行,以不輕視之德到天界。
當死沒後到此處,有手腳柔嫩的狀態與網狀,
極美麗的、善可愛的能被看見,幼小的白淨童子獲得。
他有順從的從僕,許多居住者的善攝持者,
愛語者欲求著利益與安樂,實行種種被愛好的。
如果他放棄一切欲的受用,人的勝利者告知法的談論,
會遵守言語的極淨信者,聽聞後他們法隨法地實行。」(211)
(9-10)高腳踝、持續豎立的體毛狀態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是伴隨著利益、伴隨著法的言語之講說者,他對眾人、生類說明帶來利益與安樂的法供養,他以那個業的已作、……(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二個大丈夫相:他有高腳踝、持續豎立的體毛。
具備那些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受用諸欲者中的最高者、最勝者、上首者、最上者、最頂尖者,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一切眾生中的最高者、最勝者、上首者、最上者、最頂尖者,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12)

在這裡,這被說:
「在以前伴隨有利益之法語,對眾人說明令之[心]動,
是對生類帶來利益與安樂者,祭法供祭的不慳惜者。
他以這個善行業,到達善趣而在那裡他喜悅,
來到這裡有二相,最高的、作為上首的狀態被發現。
他有向上長的體毛,有善被構成的腳踝,
血肉積聚與皮膚覆蓋,腳上面成為輝耀的。
如果像那樣在家,到達那最高欲的受用,
比那更上的沒被發現,征服贍部洲後行動(統治)。
如果出家則有優勝的精勤,到達那一切生物的最高,
比那更上的沒被發現,征服一切世間後而住。」(213)
(11)如鹿的小腿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是技術、明、行、作業恭敬的背誦者:『如何能被我急速地了知、急速地實行,能長久地不疲倦。』他以那個業的已作、……(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個大丈夫相:他有如鹿的小腿。
具備那個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凡國王應得的、屬於國王的部分、國王受用的、適合國王的,那些他都急速地獲得,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凡沙門應得的、屬於沙門的部分、沙門受用的、適合沙門的,那些他都急速地獲得,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14)

在這裡,這被說:
「在技術、明與行、作業上,他欲求:『如何能被急速地了知。』
每當為了沒有任何被傷害的,他急速地背誦而能長久地不疲倦。
作了那個善後生起善與樂,得到美的、被善構成的小腿,
覆蓋細滑的皮膚[上有]持續豎立的體毛,渦卷地善生、次第地上昇。
他們說:『那個人有羚羊[般]的小腿。』在這裡,他們說[這是]急速得到之相。
每當期待時則隨順的在家者們,在這裡他急速地證得非出家[的種種]。
如果像那樣來到出家,喜歡於離欲意欲的有明眼者,
每當有能相應的、適應的時,優勝的勇猛者急速地發現它。」(215)
(12)細滑的皮膚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是遍問者,去見沙門、婆羅門後[詢問]:『大德!什麼是善?什麼是不善?什麼是有罪的?什麼是無罪的?什麼是應該親近的?什麼是不應該親近的?什麼是長時間都在做而對我有不利與苦的?什麼是長時間都在做而對我有利益與安樂的?』他以那個業的已作、……(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個大丈夫相:他有細滑的皮膚,由於細滑的皮膚,身上不沾染塵垢。
具備那個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大慧者,受用諸欲者中,在慧上沒有任何與他等同,或更勝者,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大慧者、廣慧者、捷慧者、速慧者、利慧者、洞察慧者,一切眾生中,在慧上沒有任何與他等同,或更勝者,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16)

在這裡,這被說:
「在以前,在前生為人身時,他是想要了知者、遍問者,
侍奉出家者的欲聽聞者,傾聽內在的道理、談說的道理。
以到達獲得慧的業,他有細滑皮膚的人身,
吉凶之兆、徵相的識知者們記說,他絕對地看見精細的道理。
如果像那樣沒來到出家,他使輪子轉起而支配大地,
在道理的教誡與所擁有物中,與他等同或更殊勝的沒被發現。
如果像那樣來到出家,喜歡於離欲意欲的有明眼者,
得到無上的殊勝慧, 殊勝廣慧者獲得覺。」(217)
(13)黃金的容色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是無憤怒者、常無惱者,當被多說時,也不成為不高興,不發怒、不惱害、不反抗,不顯出憤恨與瞋恚及不滿,他是精緻、柔軟覆蓋物、外衣,精緻亞麻衣,精緻木綿衣,精緻絹衣,精緻毛衣的施與者,他以那個業的已作、……(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個大丈夫相:他有黃金的容色,如黃金的皮膚。
具備那個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精緻、柔軟覆蓋物、外衣,精緻亞麻衣,精緻木綿衣,精緻絹衣,精緻毛衣的得到者,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精緻、柔軟覆蓋物、外衣,精緻亞麻衣,精緻木綿衣,精緻絹衣,精緻毛衣的得到者,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18)

在這裡,這被說:
「他決意無憤怒而給與,他是精緻衣服、善表皮物的給與者,
在非常早以前是給與的住立者,如神下大雨。
做了那樣後從這裡死沒往生天,領納善作果的果報,
在這裡有如黃金般的身體,如更殊勝於神的帝釋。
如果住於在家不出家,訓誡邪惡、尊敬大地,
在這裡與七寶一起征服後,獲得離垢、清淨的細滑皮膚。
他是覆蔽衣服、最勝外衣的得到者,如果成為非家者,
他領納以前所作果所伴隨的,不存在所作的沒希望(沒果報)。」(219)
(14)隱藏入鞘的陰部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是長久失聯、長久旅居國外的親族、朋友、友人、同輩的團聚者,母與子的團聚者,子與母的團聚者,父與子的團聚者,子與父的團聚者,兄弟與兄弟的團聚者,兄弟與姊妹的團聚者,姊妹與兄弟的團聚者,姊妹與姊妹的團聚者,具備後他是大隨喜者,他以那個業的已作、……(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個大丈夫相:他有隱藏入鞘的陰部。
具備那個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有很多兒子,他有超過千位勇敢的、英勇姿態的、碎破敵對者的兒子的,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有很多兒子,他好幾千位的兒子是勇敢的、英勇姿態的、碎破敵對者的,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20)

在這裡,這被說:
「在以前,在前生為人身時,他是長久失聯、長久旅居國外的,
親族、友人、同輩的團聚者,具備後他是隨喜者。
他以這個業到天界,領納樂與能喜樂的嬉戲,
他從那裡死後再來到這裡,發現隱藏入鞘的陰部。
他有像那樣的許多兒子,超過千位自己所生的,
他們是勇敢的、英勇的、敵人折磨者的,當在家時他是喜的生出者、說可愛話者。
當出家時他有更多,兒子們是[其]言語的隨行者,
在家或更進一步出家,那個相被出生有其明顯的意義。」(221)
初誦品終了。
(15-16)圓-不彎下觸摸到膝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當觀察大聚集人群時,他平等地知道,他自己知道,他知道[每個]人,他知道[每個]人的特質:『這位值得領受這樣;那位值得領受那樣。』他是處處分別[每個]人的特質者,他以那個業的已作、……(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二個大丈夫相:他有如榕樹般[擴展]的圓、站立不彎下而兩手掌觸摸與摩擦到膝。
具備那些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富有者、大富者、大財富者、多金銀者、多財產資具者、多財穀者、家中藏庫與穀倉充滿者,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富有者、大富者、大財富者,這些是他的財,即:信財、戒財、慚財、愧財、所聞財、施捨財、慧財,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22)

在這裡,這被說:
「思考能被衡量的與檢擇的後,當觀察大聚集人群時,
『這位值得領受這樣』,在以前他是處處分別[每個]人的特質者。
當站立大地不彎下時,以兩手觸膝,
他有[如榕樹]生長般的圓,以善行業果報留下的。
許多種徵相與相的知曉者, 極聰敏的人們記說,
許多種在家人值得領受的,幼小的小孩、童子獲得。
在這裡,[如]國王的受用欲者, 有許多適合在家者的,
當他放棄一切受用欲時,他得到無上、最高、第一之財。」(223)
(17-19)如獅子的上半身等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是對眾人樂於利益、有益、安樂、離軛安穩者:『如何令他們增長信、戒、所聞、施捨、法、慧、財與穀物、田地、兩足與四足[動物]、妻與子、奴僕工人傭人、親族、朋友、親屬。』他以那個業的已作、……(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二個大丈夫相:他有如獅子的上半身,兩肩之間是飽滿的與一樣圓滿的兩肩。
具備那些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無衰退法者,他不衰退財與穀物、田地、兩足與四足[動物]、妻與子、奴僕工人傭人、親族、朋友、親屬,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無衰退法者,他不衰退信、戒、所聞、施捨、法、慧,他不衰退一切達成的,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24)

在這裡,這被說:
「信、戒、所聞、覺慧,施捨、法、許多好的,
財、穀物、田地,兒子、妻子與四足。
親族、朋友、親屬,與力量、容色、樂兩者,
欲求如何來到令他們不減損,這位期待成功者。
他是如獅子上半的善構成者,一樣圓滿的兩肩與兩肩之間是飽滿的,
以在以前所做善行的業,那會是不衰退的前兆。
在家者增長穀物與財產,兒子、妻子與四足,
無所有的出家者,獲得不共退失法性的無上覺。」(225)
(20)最好的味覺狀態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是不以拳頭、土塊、 棒杖、刀劍惱害生類者,他以那個業的已作、累積……(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個大丈夫相:他有最好的味覺,在頸部(喉嚨)生出一直向上的味覺神經有均勻的傳達。
具備那個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少病者、少病惱者,具備好的消化力,不過寒、不過熱,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少病者、少病惱者,具備好的消化力,不過寒、不過熱,中間而能夠勤奮,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26)

在這裡,這被說:
「不以拳頭、 棒杖又土塊,或刀劍或死刑,
或捕捉、脅迫,他是不惱害者、不惱害人們者。
他就因為那樣到達善趣後喜悅,樂果被作而發現樂,
他成為味覺神經的善構成者,來到這裡得到最好的味覺。
極聰敏的有明眼者因為那樣說,這個人將有許多樂,
在家或更進一步出家,那個相有其明顯的意義。」(227)
(21-22)紺碧色眼睛、如公牛的眼睫毛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是不瞪視、不斜視,又不閃避對視的觀看者,他是以可愛眼睛對眾人像那樣直接、公開、直向前的注視者,他以那個業的已作、……(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二個大丈夫相:他有紺碧色眼睛、如公牛的眼睫毛。
具備那些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許多人所愛看者,他對婆羅門、屋主、城鎮與地方的人們、主財官大臣、衛兵、守門者、朝臣、國王的侍臣、富者、少年來說是可愛的、合意的,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許多人所愛看者,他對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人、阿修羅、龍、乾達婆來說是可愛的、合意的,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28)

在這裡,這被說:
「不瞪視、不斜視,又不閃避對視的觀看者,
像那樣直接、公開、直向前的,以可愛眼睛對眾人注視者。
[以]那個果的果報[到]善趣,在那裡領納喜悅,
在這裡又有如公牛的眼睫毛,有紺碧色眼睛的善見。
聰敏的修行者,與許多徵相的識知者們[說],
精細、靈巧眼睛的人,他們述說他:『[人們]所愛看者』。
當他是[人們]所愛看的在家者時,他是眾人所愛的,
當他不是在家者時,他是為許多人逐出憂愁的可愛者。」(229)
(23)頭上有肉髻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在善法上是眾人的先導,在身善行、語善行、意善行、布施與分享、戒受持、布薩近住、尊敬母親、尊敬父親、尊敬沙門、尊敬婆羅門、尊敬家族中長輩、某些增上善法上是眾人的上首,他以那個業的已作、累積……(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個大丈夫相:他頭上有肉髻。
具備那個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大[群]人的跟隨者:婆羅門、屋主、城鎮與地方的人們、主財官大臣、衛兵、守門者、朝臣、國王的侍臣、富者、少年,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大[群]人的跟隨者: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人、阿修羅、龍、乾達婆,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30)

在這裡,這被說:
「他在善行上是先導者,在法上是法行的歡喜者,
是眾人的跟隨者,在天界感受福果。
那善行之果感受後,來到這裡他頭上有肉髻的狀態,
特相、徵相的識知者們記說,他將是眾人的先導。
在人間,這裡有服侍者,他們對他提供如以前那個時候[他提供]的,
如果他是大地之主的剎帝利,他得到眾人的服侍。
而那個人如果出家,他是在法上練達的有影響力熟練者,
歡喜他的教誡種類,他是眾人的跟隨者。」(231)
(24-25)單獨的體毛、白毫毛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捨斷妄語後,是離妄語者、真實語者、緊隨真實者、能信賴者、應該信賴者、對世間無詐欺者,他以那個業的已作、累積……(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二個大丈夫相:他有單獨的體毛、眉毛中間生有白色的,如綿花般柔軟的毫毛。
具備那些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帶領大[群]人:婆羅門、屋主、城鎮與地方的人們、主財官大臣、衛兵、守門者、朝臣、國王的侍臣、富者、少年,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帶領大[群]人: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人、阿修羅、龍、乾達婆,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32)

在這裡,這被說:
「他在前生是主張真實者,不二話者、妄言的回避者,
他不對任何人食言,是真實、真正、如實地說者。
白的、純白的、如綿花般柔軟的,眉毛中間生有白色的毫毛,
在毛孔中無二根[毛]被生,他是肢體單獨毛的被建立者。
眾多相的知曉者被集合,吉凶之兆、徵相的識知者們記說,
白毫毛與像這樣的[單獨]毛被善建立,他是像這樣眾人的帶領者。
以許多之前已捨棄的業,當在家時他是人們的帶領者,
無所有的出家者,是帶領人們的無上覺者。」(233)
(26-27)四十顆、無縫隙的牙齒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捨斷離間語後,是離離間語者:他從這裡聽到後,不為了對這些人離間而在那裡說,或者,他從那裡聽到後,不為了對那些人離間而在這裡說,像這樣,他是分裂的調解者、和諧的散播者、樂於和合者、愛好和合者、喜歡和合者、作和合之言說者,他以那個業的已作、累積……(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二個大丈夫相:他有四十顆牙齒、無縫隙的牙齒。
具備那些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有不被破壞的群眾,不被破壞的群眾是:婆羅門、屋主、城鎮與地方的人們、主財官大臣、衛兵、守門者、朝臣、國王的侍臣、富者、少年,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有不被破壞的群眾,不被破壞的群眾是: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人、阿修羅、龍、乾達婆,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34)

在這裡,這被說:
「離間的話語伴隨著破壞的作者,破壞、增長諍論的作者,
增長紛爭、不應該被做的作者,伴隨破壞人們的他不說。
增長無諍論的作者有善言辭,破壞人們的結論他不說,
人們紛爭的排除者、具備者,他和睦地歡喜、喜悅。
[以]那個果的果報[到]善趣,在那裡領納喜悅,
在這裡無縫隙的牙齒被伴隨,生在口中的四十[顆牙齒]被善建立。
如果他是大地之主的剎帝利,他有不被破壞的群眾,
沙門是離塵者、離垢者,有隨行的、不動搖的群眾。」(235)
(28-29)廣長舌、如梵天的聲音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捨斷粗惡語後,是離粗惡語者,凡那柔和的、悅耳的、可愛的、動心的、優雅的、眾人所愛的、眾人可意的言語,像這樣言語被他說,他以那個業的已作、累積……(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二個大丈夫相:他有廣長舌、如梵天的聲音,如美聲鳥的美聲。
具備那些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言詞受歡迎者,婆羅門、屋主、城鎮與地方的人們、主財官大臣、衛兵、守門者、朝臣、國王的侍臣、富者、少年都接受他的話,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是言詞受歡迎者,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人、阿修羅、龍、乾達婆都接受他的話,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36)

在這裡,這被說:
「惡罵、爭吵、使苦惱的作者,邪惡壓迫的作者、眾人的碎破,
激烈、粗惡的話他不說,他說如蜜的、具有善的、親愛的[話]。
意之所愛、導入心的,他發出悅耳之語,
他領納語善行之果,在天界感受福果。
那善行之果感受後,來到這裡他有如梵天的聲音,
他有廣大的、寬廣的舌,他是言詞受歡迎者。
在家者如[其]所說般成功,而如果那個人出家,
民眾都接受他的話,許多所說被眾人善說。」(237)
(30)如獅子隆滿面頰的兩頰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捨斷雜穢語後,是離雜穢語者:他是適當時機之說者、事實之說者、有益處之說者,如法之說者、如律之說者;他以適當時機說有價值、有理由、有節制、具有利益的言語,他以那個業的已作、累積……(中略)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個大丈夫相:他有如獅子隆滿面頰的兩頰。
具備那個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中略)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不能被任何人類的怨敵與仇敵破壞,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中略)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不能被內、外、貪、瞋、癡、沙門、婆羅門、天、魔、梵、世間中任何怨敵與仇敵破壞,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38)

在這裡,這被說:
「無雜穢語、不愚鈍,他是不說雜語語法者,
他也排除無利益的,他{不?}說有利益的與眾人安樂的[話]。
做了那樣後從這裡死沒往生天,領納善作之果的果報,
當死沒後到此處,是比二對[腳]行走的[獅子]更殊勝的顎之得到者。
他成為極難擊破的國王,人們的王、人們的主、有大威力,
他有等同三十三天殊勝的城市,如比神更殊勝的帝釋。
乾達婆、阿修羅、夜叉、羅剎,他是不易被[這些]諸神襲擊者,
當有像那樣的如性時,在這裡,四方與相反方向及四方的中間方。」(239)
(31-32)平整的牙齒、雪白的牙齒之相

「比丘們!凡如來的前生、以前的存在、以前的住處,當以前為人身時,他捨斷邪命後,以正命營生,他是離在秤重上欺瞞、偽造貨幣、度量欺詐、賄賂、欺瞞、詐欺、不實、割截、殺害、捕縛、搶奪、掠奪、暴力者,他以那個業的已作、累積、充滿、廣大,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在那裡,他在十處超越其他天神:以天的壽命、天的美貌、天的快樂、天的名聲、天的統治權、天的形色、天的聲音、天的氣味、天的味道、天的所觸,當從那裡死沒來到此處,他獲得這二個大丈夫相:他有平整的牙齒、雪白的牙齒。
具備那些相,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如法的法王,征服四方,達成國土安定,具備七寶。他有這七寶,即: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屋主寶、第七主兵臣寶,他有超過千位勇敢的、英勇姿態的、碎破敵對者的兒子,他以非杖、非刀,以法征服這不荒蕪、無界標、無荊棘、富有、繁榮、安穩、幸福、無濁垢的土地直到海邊而居住,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有清淨的圍繞者,清淨的[圍繞者]是:婆羅門、屋主、城鎮與地方的人們、主財官大臣、衛兵、守門者、朝臣、國王的侍臣、富者、少年,當成為國王時,他得到這個;但,如果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他成為阿羅漢、遍正覺者,掀開世間的面紗者,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什麼呢?他有清淨的圍繞者,清淨的[圍繞者]是: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人、阿修羅、龍、乾達婆,當成為佛陀時,他得到這個。」這是世尊之語。(240)

在這裡,這被說:
「他放棄邪命以正確生活,清淨、如法地產生,
他也排除無利益的,行有利益的與眾人安樂的。
在天界感受人[作]的樂果,做了後被聰敏者、賢明者、善人們稱讚,
他有等同三十三天殊勝的城市,具備喜樂與嬉戲者歡樂。
其後他得到人的生存,死沒後有善作之果的果報,
以剩餘的[果報]他獲得牙齒, 平整以及清淨純白的。
眾多占相者集合,記說他是聰敏的、被尊敬的人,
他有清淨人們的圍繞群眾,平整、白而清淨的牙齒[如]鳥[羽般]閃亮。
他是眾人之王,訓誡清淨、尊崇[他]的大圍繞者,
不壓迫後貫穿國土,眾人行安樂與有利益的。
而如果出家,他是離惡的,沙門已平息塵垢、輪迴的覆障,
離憂苦、疲勞,看見此世與他世。
為在家人與出家人作教誡,呵責不淨的掃蕩惡的,
他被清淨者圍繞,令排除垢穢、荒蕪之心、惡運、染欲。」
這就是世尊所說,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世尊所說。(241)
相經第七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