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長部28經/能淨信經(波梨品[第三])(莊春江譯)
舍利弗的獅子吼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那難陀賣衣者的芒果園中。
那時,尊者舍利弗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舍利弗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對世尊有這樣的淨信:過去不存在,將來不存在,現在也不存在其他的沙門或婆羅門比世尊更高證智的,即:正覺。」(141)

「舍利弗!你所說的這如牛王之語實在崇高,作一向的、絕對的獅子吼:『大德!我對世尊有這樣的淨信:過去不存在,將來不存在,現在也不存在其他的沙門或婆羅門比世尊更高證智的,即:正覺。』舍利弗!你以心熟知心後,知道凡那些存在於過去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一切世尊:『那些世尊[過去]是這樣的戒。』或『那些世尊[過去]是這樣的法。』或『那些世尊[過去]是這樣的慧。』或『那些世尊[過去]是這樣的住處者。』或『那些世尊[過去]是這樣的解脫者。』嗎?」
「不,大德!」
「又,舍利弗!你以心熟知心後,知道凡那些將存在於未來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一切世尊:『那些世尊將是這樣的戒。』或『那些世尊將是這樣的法。』或『那些世尊將是這樣的慧。』或『那些世尊將是這樣的住處者。』或『那些世尊將是這樣的解脫者。』嗎?」
「不,大德!」
「又,舍利弗!你以心熟知心後,知道我現在阿羅漢、遍正覺者:『世尊是這樣的戒。』或『世尊是這樣的法。』或『世尊是這樣的慧。』或『世尊是這樣的住處者。』或『世尊是這樣的解脫者。』嗎?」
「不,大德!」
「舍利弗!這裡,當你對過去、未來、現在阿羅漢、遍正覺者沒有他心智時,那麼,舍利弗!你為何說這崇高如牛王之語,作一向的、絕對的獅子吼:『大德!我對世尊有這樣的淨信:過去不存在,將來不存在,現在也不存在其他的沙門或婆羅門比世尊更高證智的,即:正覺。』呢?」(142)

「大德!我對過去、未來、現在阿羅漢、遍正覺者確實沒有他心智,但我已知道法的類比。
大德!猶如國王邊境的城市,有堅固的壁壘,堅固的城牆與城門,只有一道門,在那裡的賢智、能幹、有智慧守門人阻止陌生人,而使熟人進入。當他依序環繞整個城市的道路時,不可能看到城牆有甚至貓能出去大小的間隙或裂口,他這麼想:『凡任何夠大的生物進出這城市,都僅能經由此門進出。』同樣的,大德!我已知道法的類比:『大德!凡那些存在於過去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一切世尊都捨斷心的隨雜染、慧的減弱之五蓋後,在四念住上心善建立,如實修習七覺支後,現正覺無上遍正覺。大德!凡那些將存在於未來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一切世尊也都捨斷心的隨雜染、慧的減弱之五蓋後,在四念住上心善建立,如實修習七覺支後,將現正覺無上遍正覺。大德!現在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也捨斷心的隨雜染、慧的減弱之五蓋後,在四念住上心善建立,如實修習七覺支後,現正覺無上遍正覺。』」(143)

大德!這裡,我為了法的聽聞去見世尊,大德!世尊對我教導更高再更高、勝妙再勝妙、黑白有對比法,大德!如大師對我教導更高再更高、勝妙再勝妙、黑白有對比法,這樣,關於那個法,證知這裡的某個法後,我走到關於諸法的究竟,我淨信大師:『世尊是遍正覺者,法被世尊善說,弟子僧團是依善而行者。』(144)
善法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善法,世尊教導這無上法,這裡,這些善法即:四念住、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支聖道,大德!這裡,比丘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大德!關於善法[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那位世尊完全地自證,凡其他沙門、婆羅門關於善法比世尊更高證智的自證,超出那位世尊完整的自證而應該被自證的,沒有。(145)
處之安立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處之安立,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有六內、外處:眼與色、耳與聲、鼻與氣味、舌與味道、身與所觸、意與法,大德!關於處之安立[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那位世尊完全地自證,凡其他沙門、婆羅門關於處之安立比世尊更高證智的自證,超出那位世尊完整自證而應該被自證的,沒有。(146)
入胎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入胎,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有這四種入胎:大德!這裡,某些不正知地入母胎,不正知地在母親的子宮中存續,不正知地從母親的子宮出來,這是第一種入胎。
再者,大德!這裡,某些正知地入母胎,不正知地在母親的子宮中存續,不正知地從母親的子宮出來,這是第二種入胎。
再者,大德!這裡,某些正知地入母胎,正知地在母親的子宮中存續,不正知地從母親的子宮出來,這是第三種入胎。
再者,大德!這裡,某些正知地入母胎,正知地在母親的子宮中存續,正知地從母親的子宮出來,這是第四種入胎。大德!關於入胎[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147)
記心種類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記心種類,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有這四種記心種類:大德!這裡,某人以相而告知:『你的意是這樣,你的意是像這樣,你的心是像這樣[狀態]。』即使他告知許多,都如實不異,這是第一種記心種類。
再者,大德!這裡,某人不以相而告知,而聽聞人、非人、天的聲音後告知:『你的意是這樣,你的意是像這樣,你的心是像這樣[狀態]。』即使他告知許多,都如實不異,這是第二種記心種類。
再者,大德!這裡,某人不以相而告知,也不聽聞人、非人、天的聲音後告知,而在尋、伺時聽聞尋擴散的聲音後告知:『你的意是這樣,你的意是像這樣,你的心是像這樣[狀態]。』即使他告知許多,都如實不異,這是第三種記心種類。
再者,大德!這裡,某人不以相而告知,也不聽聞人、非人、天的聲音後告知,也不在尋、伺時聽聞尋擴散的聲音後告知,而入無尋、無伺定,以心熟知心後了知:『這位先生的意行那樣朝向,這個心[接下來]將直接地尋思到那個尋。』即使他告知許多,都如實不異,這是第四種記心種類。大德!關於記心種類[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148)
等至之看見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等至之看見,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有這四種等至之看見:大德!這裡,某位沙門或婆羅門以熱心、勤奮、跟隨實踐、不放逸、跟隨正確作意達到像這樣的心定,當如是心定時,觀察此身:從腳掌底往上,髮梢往下,皮膚所包覆充滿種種不淨的:『此身有頭髮、體毛、指甲、牙齒、皮膚、肌肉、筋腱、骨骼、骨髓、腎臟、心臟、肝臟、肋膜、脾臟、肺臟、腸子、腸間膜、胃、糞便、膽汁、痰、膿、血、汗、脂肪、眼淚、油脂、唾液、鼻涕、關節液、尿。』這是第一種等至之看見。
再者,大德!這裡,某位沙門或婆羅門以熱心、……(中略)達到像這樣的心定,當如是心定時,觀察此身:從腳掌底往上,髮梢往下,皮膚所包覆充滿種種不淨的:『此身有頭髮、體毛、……(中略)關節液、尿。』他超越男子的皮膚、肉、血後,觀察骨骸,這是第二種等至之看見。
再者,大德!這裡,某位沙門或婆羅門以熱心、……(中略)達到像這樣的心定,當如是心定時,觀察此身:從腳掌底往上,髮梢往下,皮膚所包覆充滿種種不淨的:『此身有頭髮、體毛、……(中略)關節液、尿。』他超越男子的皮膚、肉、血後,觀察骨骸,他了知男子在此世住立與在他世住立,在兩處不間斷的識流,這是第三種等至之看見。
再者,大德!這裡,某位沙門或婆羅門以熱心、……(中略)達到像這樣的心定,當如是心定時,觀察此身:從腳掌底往上,髮梢往下,皮膚所包覆充滿種種不淨的:『此身有頭髮、體毛、……(中略)關節液、尿。』他超越男子的皮膚、肉、血後,觀察骨骸,他了知男子在此世不住立與在他世不住立,在兩處不間斷的識流,這是第四種等至之看見。大德!關於等至之看見[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149)
人之安立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人之安立,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有這七種人:俱分解脫者、慧解脫者、身證者、達到見者、信解脫者、隨法行者、隨信行者。大德!關於人之安立[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150)
勤奮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勤奮,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有這七覺支:念覺支、擇法覺支、活力覺支、喜覺支、寧靜覺支、定覺支、平靜覺支。大德!關於勤奮[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151)
行道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行道,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有這四種行道:遲緩通達的苦行道、快速通達的苦行道、遲緩通達的樂行道、快速通達的樂行道。大德!這裡,凡這遲緩通達的苦行道,大德!此行道就以苦性與遲緩性兩者被說為下劣的;大德!這裡,凡這快速通達的苦行道,大德!此行道就以苦性被說為下劣的;凡這遲緩通達的樂行道,大德!此行道就以遲緩性被說為下劣的;凡這快速通達的樂行道,大德!此行道就以樂性與快速性兩者被說為勝妙的,大德!關於行道[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152)
言說正行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言說正行,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這裡,某人說既非與妄語有關,也非中傷、非離間、非生起激憤、非渴望勝利的話,他說聖言,以適當時機說有價值的話,大德!關於言說正行[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
又,大德!關於男子戒之正行,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這裡,某人是真實者、有信者,不是設計者、攀談者、暗示者、譏諷者、以利養換取其他利養者,是守護根門者、飲食知適量者、正行者、專修清醒者、不倦怠者、活力已被發動者、禪修者、有念者、應辯善巧者、能行者、堅決果斷者、聰明者、在欲上不貪求者、具念者、賢明者,大德!關於男子戒之正行[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153)
教誡種類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教誡種類,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有這四種教誡種類:大德!世尊以如理作意知道{後}[對]面個人各自的:『這個人當如被教誡的實行時,他將以三結的滅盡,為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大德!世尊以如理作意知道對面個人各自的:『這個人當如被教誡的實行時,他將以三結的滅盡,以貪、瞋、癡薄,為一來者,只來此世一回後,將得到苦的結束。』大德!世尊以如理作意知道對面個人各自的:『這個人當如被教誡的實行時,他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不從彼世轉回。』大德!世尊以如理作意知道對面個人各自的:『這個人當如被教誡的實行時,他將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大德!關於教誡種類[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154)
他人解脫智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他人解脫智,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世尊以如理作意知道對面個人各自的:『這個人將以三結的滅盡,成為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大德!世尊以如理作意知道對面個人各自的:『這個人將以三結的滅盡,以貪、瞋、癡薄,將成為一來者,只來此世一回後,將得到苦的結束。』大德!世尊以如理作意知道對面個人各自的:『這個人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將成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不從彼世轉回。』大德!世尊以如理作意知道對面個人各自的:『這個人將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大德!關於他人解脫智[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155)
恆常論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恆常論,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有這三種恆常論:大德!這裡,某位沙門或婆羅門以熱心、……(中略)達到像這樣的心定,當如是心定時,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即: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十萬生、好幾百生、好幾千生、好幾十萬生:『在那裡是這樣的名、這樣的姓氏、這樣的容貌、[吃]這樣的食物、這樣的苦樂感受、這樣的壽長,從那裡死後生於那裡,而在那裡又是這樣的名、這樣的姓氏、這樣的容貌、[吃]這樣的食物、這樣的苦樂感受、這樣的壽長,從那裡死後生於這裡。』像這樣,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有這樣的行相與境遇,他這麼說:『我知道過去世:「世間的破壞或成立。」我知道未來世:「世間將破壞或將成立。」真我與世界是常恆的、不孕的、如直立的山頂、如直立不動的石柱,那些眾生流轉、輪迴、死、再生,然而那等同常恆的存在。』這是第一種恆常論。
再者,大德!這裡,某位沙門或婆羅門以熱心、……(中略)達到像這樣的心定,當如是心定時,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即:一個壞成、二個壞成、三個壞成、四個壞成、五個壞成、十個壞成:『在那裡是這樣的名、這樣的姓氏、這樣的容貌、[吃]這樣的食物、這樣的苦樂感受、這樣的壽長,從那裡死後生於那裡,而在那裡又是這樣的名、這樣的姓氏、這樣的容貌、[吃]這樣的食物、這樣的苦樂感受、這樣的壽長,從那裡死後生於這裡。』像這樣,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有這樣的行相與境遇,他這麼說:『我知道過去世:「世間的破壞或成立。」我知道未來世:「世間將破壞或將成立。」真我與世界是常恆的、不孕的、如直立的山頂、如直立不動的石柱,那些眾生流轉、輪迴、死、再生,然而那等同常恆的存在。』這是第二種恆常論。
再者,大德!這裡,某位沙門或婆羅門以熱心、……(中略)達到像這樣的心定,當如是心定時,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即:十個壞成、二十個壞成、三十個壞成、四十個壞成:『在那裡是這樣的名、這樣的姓氏、這樣的容貌、[吃]這樣的食物、這樣的苦樂感受、這樣的壽長,從那裡死後生於那裡,而在那裡又是這樣的名、這樣的姓氏、這樣的容貌、[吃]這樣的食物、這樣的苦樂感受、這樣的壽長,從那裡死後生於這裡。』像這樣,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有這樣的行相與境遇,他這麼說:『我知道過去世:「世間的破壞與成立。」我知道未來世:「世間將破壞與將成立。」真我與世界是常恆的、不孕的、如直立的山頂、如直立不動的石柱,那些眾生流轉、輪迴、死、再生,然而那等同常恆的存在。』這是第三種恆常論。大德!關於恆常論[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156)
前世住處回憶之智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前世住處回憶之智,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這裡,某位沙門或婆羅門以熱心、……(中略)達到像這樣的心定,當如是心定時,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即: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十萬生、許多壞劫、許多成劫、許多壞成劫:『在那裡是這樣的名、這樣的姓氏、這樣的容貌、[吃]這樣的食物、這樣的苦樂感受、這樣的壽長,從那裡死後生於那裡,而在那裡又是這樣的名、這樣的姓氏、這樣的容貌、[吃]這樣的食物、這樣的苦樂感受、這樣的壽長,從那裡死後生於這裡。』像這樣,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有這樣的行相與境遇。大德!有天神,其壽命不能被算術或計數計算,不論存在的個體以前住在色中,或在無色中,或在有想中,或在無想中,或在非想非非想中,像這樣,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有這樣的行相與境遇,大德!關於前世住處回憶之智[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157)
死亡與往生之智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眾生死亡與往生之智,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這裡,某位沙門或婆羅門以熱心、……(中略)達到像這樣的心定,當如是心定時,他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看見當眾生死時、往生時,在下劣、勝妙,美、醜,幸、不幸中,了知眾生依業流轉:『這些眾生諸君,具備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斥責聖者,邪見與持邪見之業行,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已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或者這些眾生諸君,具備身善行、語善行、意善行,不斥責聖者,正見與持正見之業行,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已往生到善趣、天界。』這樣,他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看見當眾生死時、往生時,在下劣、勝妙,美、醜,幸、不幸中,了知眾生依業流轉,大德!關於眾生死亡與往生之智[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158)
神通種類的教導

又,大德!關於神通種類,世尊教導這無上法,大德!有這二種神通種類:大德!有神通是有煩惱與有依著的,這被稱為『非聖的』,大德!有神通是無煩惱與無依著的,這被稱為『聖的』,大德!哪一種神通是有煩惱與有依著的,這被稱為『非聖的』呢?大德!這裡,某位沙門或婆羅門以熱心、……(中略)達到像這樣的心定,當如是心定時,他經驗各種神通:有了一個後變成多個,有了多個後變成一個;現身、隱身;無阻礙地穿牆、穿壘、穿山而行猶如在虛空中;在地中作浮出與潛入猶如在水中;在水上行走不沉沒猶如在地上;以盤腿而坐在空中前進猶如有翅膀的鳥;以手碰觸、撫摸日月這樣大神力、大威力;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大德!這種神通是有煩惱與有依著的,這被稱為『非聖的』。
大德!哪一種神通是無依著與無煩惱的,這被稱為『聖的』呢?大德!這裡,如果比丘希望『願在厭逆上住於不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逆想。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逆上住於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厭逆想。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與不厭逆上都住於不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逆想。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逆與厭逆上都住於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厭逆想。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與不厭逆兩者上都避免後,住於平靜,具念、正知』,在那裡,他住於平靜,具念、正知,大德!這種神通是無煩惱與無依著的,這被稱為『聖的』。大德!關於神通種類[的教導],這樣是無上的,那位世尊完全地自證,凡其他沙門、婆羅門關於神通種類比世尊更高證智的自證,超出那位世尊完整自證而應該被自證的,沒有。(159)
大師其他種類的教導

大德!凡被有信的善男子以活力發動、強力、男子的力量、男子的活力、男子的努力、男子的忍耐應該到達的,世尊已到達了,大德!世尊不在欲上從事欲樂的實行:下劣的、粗俗的、一般人的、非聖者的、無益的,也不從事自我折磨的實行:苦的、非聖者的、無益的,世尊是[構成]增上心與在當生中為樂住處之四[種]禪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160)
給與質問模式

大德!如果這麼問我:『舍利弗道友!過去世有其他沙門、婆羅門比世尊更高證智的正覺嗎?』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說:『不。』『舍利弗道友!未來世將有其他沙門、婆羅門比世尊更高證智的正覺嗎?』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說:『不。』『舍利弗道友!現在有其他沙門、婆羅門比世尊更高證智的正覺嗎?』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說:『不。』
又,大德!如果這麼問我:『舍利弗道友!過去世有其他沙門、婆羅門與世尊相同正覺嗎?』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說:『是。』『舍利弗道友!未來世將有其他沙門、婆羅門與世尊相同正覺嗎?』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說:『是。』『舍利弗道友!現在有其他沙門、婆羅門與世尊相同正覺嗎?』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說:『不。』
又,大德!如果這麼問我:『尊者舍利弗!為什麼一個允許、一個不允許呢?』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這麼解說:『道友!我在世尊面前聽到、領受這樣:「過去世有阿羅漢、遍正覺者與我相同正覺。」道友!我在世尊面前聽到、領受這樣:「未來世將有阿羅漢、遍正覺者與我相同正覺。」道友!我在世尊面前聽到、領受這樣:「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在一個世間界中會同時出現兩位阿羅漢、遍正覺者,這是不可能的。」』
大德!當被這麼問而我這麼解說時,是否為世尊的所說之說,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世尊,法、隨法地解說了,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嗎?」
「舍利弗!當你這麼解說時,確實是我的所說之說,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我,法、隨法地解說了,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161)
不可思議-未曾有

當這麼說時,尊者優陀夷對世尊這麼說:「不可思議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如來的少欲求的狀態、知足的狀態、削減的狀態,確實因為如來有這麼大神通力、這麼大威力而從不顯示自己,大德!如果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看見自己有像這樣的一法,他們會就只那點而舉旗幟繞著行走。不可思議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如來的少欲求的狀態、知足的狀態、削減的狀態,確實因為如來有這麼大神通力、這麼大威力而從不顯示自己。」
「優陀夷!請你看:『如來的少欲求的狀態、知足的狀態、削減的狀態,確實因為如來有這麼大神通力、這麼大威力而從不顯示自己。』優陀夷!如果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看見自己有像這樣的一法,他們會就只那點而舉旗幟繞著行走。優陀夷!請你看:『如來的少欲求的狀態、知足的狀態、削減的狀態,確實因為如來有這麼大神通力、這麼大威力而從不顯示自己。』」(162)

那時,世尊召喚尊者舍利弗:
「舍利弗!因此,在這裡,你應該常常為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說這個法的教說,舍利弗!對愚鈍男子們來說,會有對如來的懷疑或疑惑,他們聽聞這個法的教說後,對如來的懷疑或疑惑將被捨斷。」
像這樣,這是尊者舍利弗在世尊面前告知淨信,因此,對這個解說來說,『能淨信就這樣成為同義語』。(163)
能淨信經第五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