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長部27經/世界開端經(波梨品[第三])(莊春江譯)
襪謝德與婆羅墮若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東園鹿母講堂。
當時,襪謝德與婆羅墮若在比丘中別住,希望成為比丘。
那時,世尊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從高樓下來後,在屋外高樓影子處經行。(111)

襪謝德看見世尊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從高樓下來後,在屋外高樓影子處經行。看見後,召喚婆羅墮若:
「婆羅墮若朋友!這位世尊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從高樓下來後,在屋外高樓影子處經行,婆羅墮若朋友!我們去見這位世尊,或許我們會得到從世尊面前聽聞法說。」
「是的,朋友!」婆羅墮若回答襪謝德。(112)

那時,襪謝德與婆羅墮若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隨世尊的經行走。
那時,世尊召喚襪謝德:
「襪謝德!婆羅墮若!你們是婆羅門氏族,從婆羅門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襪謝德!是否婆羅門們沒謾罵、沒誹謗你們呢?」
「大德!婆羅門們確實以充滿適合自己的責難謾罵、誹謗我們,非不充滿。」
「但,襪謝德!婆羅門們像怎樣以充滿適合自己的責難謾罵、誹謗你們,非不充滿呢?」
「大德!婆羅門們這麼說:『婆羅門是最上階級,其他的是下劣階級;婆羅門是白淨階級,其他的是黑色階級;婆羅門被淨化,不是非婆羅門;婆羅門是梵天自己從口所生之子,梵天所生,梵天所化作,梵天的繼承者。你們捨棄最上階級後,到最下劣程度的階級,即:卑賤、黑色、親族腳子孫的禿頭假沙門中,這是不好的,這是不適當的,你們捨棄最上階級後,到最下劣程度的階級,即:卑賤、黑色、親族腳子孫的禿頭假沙門中。』大德!婆羅門們像這樣以充滿適合自己的責難謾罵、誹謗我們,非不充滿。」(113)

「襪謝德!婆羅門們確實不記得往昔[所傳]而這麼說:『婆羅門是最上階級,其他的是下劣階級;婆羅門是白淨階級,其他的是黑色階級;婆羅門被淨化,不是非婆羅門;婆羅門是梵天自己從口所生之子,梵天所生,梵天所化作,梵天的繼承者。』襪謝德!婆羅門婦女們的受胎、懷胎、生產、哺乳都被看見,但,那些從胎出生的婆羅門們卻這麼說:『婆羅門是最上階級,其他的是下劣階級;婆羅門是白淨階級,其他的是黑色階級;婆羅門被淨化,不是非婆羅門;婆羅門是梵天自己從口所生之子,梵天所生,梵天所化作,梵天的繼承者。』他們誹謗梵天,說虛妄,產出許多非福德。(114)
四種階級清淨

襪謝德!有四種階級:剎帝利、婆羅門、毘舍、首陀羅。襪謝德!這裡,某類剎帝利是殺生者,是未給予而取者,是邪淫者,是妄語者,是離間語者,是粗惡語者,是雜穢語者,是貪婪者,是有瞋害心者,是邪見者,襪謝德!像這樣,這些是不善法,被稱為不善的;有罪的,被稱為有罪的;不應該實行的,被稱為不應該實行的;不適於聖者的,被稱為不適於聖者的;黑的,有黑果報的;被智者所責備的,這裡,某些[這樣的人]存在於那些剎帝利中。襪謝德!這裡,某類婆羅門……(中略)襪謝德!這裡,某類毘舍……(中略)襪謝德!這裡,某類首陀羅是殺生者,是未給予而取者,是邪淫者,是妄語者,是離間語者,是粗惡語者,是雜穢語者,是貪婪者,是有瞋害心者,是邪見者,襪謝德!像這樣,這些是不善法,被稱為不善的;……(中略)黑的,有黑果報的;被智者所責備的,這裡,某些[這樣的人]存在於那些首陀羅中。
襪謝德!這裡,某類剎帝利是離殺生者,是離未給予而取者,是離邪淫者,是離妄語者,是離離間語者,是離粗惡語者,是離雜穢語者,是不貪婪者,是無瞋害心者,是正見者,襪謝德!像這樣,這些是善法,被稱為善的;無罪的,被稱為無罪的;應該實行的,被稱為應該實行的;適於聖者的,被稱為適於聖者的;白的,有白果報的;被智者所讚美的,這裡,某些[這樣的人]存在於那些剎帝利中。襪謝德!這裡,某類婆羅門……(中略)襪謝德!這裡,某類毘舍……(中略)襪謝德!這裡,某類首陀羅是離殺生者,……(中略)是不貪婪者,是無瞋害心者,是正見者,襪謝德!像這樣,這些是善法,被稱為善的;無罪的,被稱為無罪的;應該實行的,被稱為應該實行的;適於聖者的,被稱為適於聖者的;白的,有白果報的;被智者所讚美的,這裡,某些[這樣的人]存在於那些首陀羅中。(115)

襪謝德!在這四種階級中,這麼混合了兩者:存在黑白法,被智者所責備的與被智者所讚美的,而在這裡,婆羅門們這麼說:『婆羅門是最上階級,其他的是下劣階級;婆羅門是白淨階級,其他的是黑色階級;婆羅門被淨化,不是非婆羅門;婆羅門是梵天自己從口所生之子,梵天所生,梵天所化作,梵天的繼承者。』智者們不同意它,那是什麼原因呢?襪謝德!因為,凡這四種階級的比丘成為煩惱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已作、負擔已卸、自己的利益已達成、有之結已被滅盡、以究竟智解脫的阿羅漢者,對他們來說,他以法被說為第一,非以非法,襪謝德!因為,在出生者之中法是最上的,當生與來世[都是]。(116)

襪謝德!以此法門,這能被體會:在出生者之中法是最上的,當生與來世[都是]。襪謝德!憍薩羅國波斯匿王知道:『沙門喬達摩從鄰近的釋迦家族出家。』襪謝德!而釋迦族是憍薩羅國波斯匿王的附庸,襪謝德!釋迦族人向憍薩羅國波斯匿王行身體伏在地上之禮、起立、問訊、合掌行為、恭敬行為,襪謝德!像這樣,凡釋迦族向憍薩羅國波斯匿王行身體伏在地上之禮、起立、問訊、合掌行為、恭敬行為者,憍薩羅國波斯匿王向如來行身體伏在地上之禮、起立、問訊、合掌行為、恭敬行為,這不是:『沙門喬達摩是好的出身,我是不好的出身;沙門喬達摩是有力者,我是無力者;沙門喬達摩是端正的,我是醜陋的;沙門喬達摩是有影響力的,我是無影響力的。』而只是恭敬著法、尊重著法、崇敬著法、供養著法、尊敬著法,這樣,憍薩羅國波斯匿王向如來行身體伏在地上之禮、起立、問訊、合掌行為、恭敬行為。襪謝德!以此法門,這能被體會:在出生者之中法是最上的,當生與來世[都是]。(117)

襪謝德!雖然你們有種種出身、種種名字、種種姓氏、種種家庭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但當你們被詢問:『你們是誰?』你們應該回答:『我們是釋迦之子沙門。』襪謝德!凡對如來的信已住立、已生根、已確立、堅固而不能被沙門、婆羅門、天、魔、梵、世間中的任何者動搖者,對他來說,這是適當之語:『我是世尊親生子、從口所生、從法所生、從法所化、法的繼承人。』那是什麼原因呢?襪謝德!因為,這是如來的同義語:『法身』、『梵身』、『法已生者』、『梵已生者』。
襪謝德!有時,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長時間後,這個世界破滅,當世界破滅時,大部分眾生往生到光音天,在那裡,他們是意所生的、食喜的、自己發光的、於虛空中行走的、處在清淨狀態的,他們長時間住立。(118)

襪謝德!有時,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長時間後,這個世界轉回,當世界轉回時,大部分眾生從光音天眾死後,他們來到此處,在那裡,他們是意所生的、食喜的、自己發光的、於虛空中行走的、處在清淨狀態的,他們長時間住立。(119)
出現的地味

襪謝德!當時,只有水的存在、黑暗、黑暗的黑夜,日月不被了知,星星、星光不被了知,日夜不被了知,月與半個月不被了知,季節與年不被了知,雌雄不被了知,眾生只名為眾生。襪謝德!那時,對那些眾生來說,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長時間後,地味在水中遍佈,猶如被加熱的牛乳冷卻後表面上有網那樣出現,它具足容色,具足氣味,具足味道,猶如具足熟酥、具足生酥那樣的容色,猶如小蜜蜂的純蜂蜜那樣的樂味。襪謝德!那時,某位躁動之類的眾生[說]:『喂!這將會是什麼?』嚐了以手指[沾的]地味。當嚐了以手指[沾的]地味時,被迷住而進入渴愛。襪謝德!其他眾生效法所看到的那位眾生,也跟著嚐了以手指[沾的]地味。當嚐了以手指[沾的]地味時,被迷住而進入渴愛。(120)
日月的初出現

襪謝德!那時,那些地味被眾生著手以手作塊狀食用。襪謝德!當那些地味被眾生著手以手作塊狀食用時,那時,那些眾生的自己發光消失。當自己發光消失時,日月出現。當日月出現時,星星、星光出現。當星星、星光出現時,日夜被了知。當日夜被了知時,月與半個月被了知。當月與半個月被了知時,季節與年被了知。襪謝德!就在這範圍,這個世界再被轉回。(121)

襪謝德!那時,那些眾生持續一段長時間食用地味,以它為所食、以它為食物。襪謝德!如那些眾生持續一段長時間食用地味,以它為所食、以它為食物,依那樣,那些眾生的身體進入堅固性,容色差異性被了知:一些眾生是美麗的,一些眾生是醜陋的。在那裡,那些美麗的眾生輕蔑那些醜陋的眾生[說]:『我們比這些[眾生]美麗,這些比我們醜陋。』以容色為緣而極慢,當他們成為慢與極慢之類者時,地味消失。因地味消失,他們集合。集合後,他們哭泣:『哎呀!味!哎呀!味!』現在,人們得到任何善味後,他們這麼說:『哎呀!味!哎呀!味!』這是跟隨被古人認為世界開端的用語而不了知其含意。(122)
地餅的出現

襪謝德!那時,當那些眾生的地味消失時,地餅出現,猶如蘑菇類那樣出現,它具足容色,具足氣味,具足味道,猶如具足熟酥、具足生酥那樣的容色,猶如小蜜蜂的純蜂蜜那樣的樂味。襪謝德!那時,那些眾生著手食用地餅,他們持續一段長時間食用它,以它為所食、以它為食物。襪謝德!如那些眾生持續一段長時間食用地味,以它為所食、以它為食物,依那樣,那些眾生的身體更進一步進入堅固性,容色差異性被了知:一些眾生是美麗的,一些眾生是醜陋的。在那裡,那些美麗的眾生輕蔑那些醜陋的眾生[說]:『我們比這些[眾生]美麗,這些比我們醜陋。』以容色為緣而極慢,當他們成為慢與極慢之類者時,地餅消失。(123)
蔓藤的出現

當地餅消失時,蔓藤出現,猶如蔓草那樣出現,它具足容色,具足氣味,具足味道,猶如具足熟酥、具足生酥那樣的容色,猶如小蜜蜂的純蜂蜜那樣的樂味。襪謝德!那時,那些眾生著手食用蔓藤,他們持續一段長時間食用它,以它為所食、以它為食物。襪謝德!如那些眾生持續一段長時間食用蔓藤,以它為所食、以它為食物,依那樣,那些眾生的身體更進一步進入堅固性,容色差異性被了知:一些眾生是美麗的,一些眾生是醜陋的。在那裡,那些美麗的眾生輕蔑那些醜陋的眾生[說]:『我們比這些[眾生]美麗,這些比我們醜陋。』以容色為緣而極慢,當他們成為慢與極慢之類者時,蔓藤消失。因蔓藤消失,他們集合。集合後,他們哭泣:『哎呀!我們的!哎呀!我們的蔓藤消失了!』現在,人們被任何苦法接觸,他們這麼說:『哎呀!我們的!哎呀!我們的消失了!』這是跟隨被古人認為世界開端的用語而不了知其含意。(124)
不被耕種的熟米的出現

襪謝德!那時,那些眾生的蔓藤消失時,不被耕種的熟米出現,沒有糠的、沒有殼的、乾淨的、香的、米粒果實的,凡他們傍晚時摘取它作晚餐者,它清晨時再生長成熟;凡他們清晨時摘取它作早餐者,它傍晚時再生長成熟,無收割被了知。襪謝德!那時,那些眾生持續一段長時間食用不被耕種的熟米,以它為所食、以它為食物。(125)
男女性特徵的出現

襪謝德!如那些眾生持續一段長時間食用不被耕種的熟米,以它為所食、以它為食物,依那樣,那些眾生的身體更進一步進入堅固性,容色差異性被了知:女子的女性特徵出現,男子的男性特徵出現,女子過度地思念男子,男子對女子亦同。當他們過度互相思念時,貪欲生起,進入身體上的熱惱。以熱惱為緣,他們從事婬欲法。
襪謝德!當時,眾生看見從事婬欲法時,其他[眾生們對他們]投擲塵土、灰、牛糞[而說]:『不淨者滅亡,不淨者滅亡。』『眾生怎能對眾生這麼做?』現在,人間在某些地方,當年輕的妻子被帶出時,其他[眾生們對他們]投擲塵土、灰、牛糞,這是跟隨被古人認為世界開端的用語而不了知其含意。(126)
婬欲法的儀法

襪謝德!那時被認為是非法的,現在卻被認為是合法的。又,襪謝德!當時,凡眾生從事婬欲法者,他們一個月或兩個月不得進入村落或城鎮。襪謝德!當那些眾生過度地來到陷入那種非正法時,那時,為了非正法的覆藏,他們著手想要做家屋。襪謝德!那時,某位懶惰之類的眾生這麼想:『喂!我為何被傍晚時摘取米作晚餐,清晨時作早餐惱害?讓我一次摘取作晚餐與作早餐的米。』襪謝德!那時,那位眾生一次摘取作晚餐與作早餐的米。襪謝德!那時,某位眾生去見那位眾生。抵達後,對那位眾生這麼說:『來!眾生先生!讓我們去摘取米。』『夠了!眾生先生!我已一次摘取作晚餐與作早餐的米。』襪謝德!那時,[後來的]那位眾生對[先前的]那位眾生效法所看到的,一次為兩天摘取[而說]:『先生!這樣確實好!』
襪謝德!那時,某位眾生去見那位眾生。抵達後,對那位眾生這麼說:『來!眾生先生!讓我們去摘取米。』『夠了!眾生先生!我已一次為兩天摘取。』襪謝德!那時,[後來的]那位眾生對[先前的]那位眾生效法所看到的,一次為四天摘取[而說]:『先生!這樣確實好!』
襪謝德!那時,某位眾生去見那位眾生。抵達後,對那位眾生這麼說:『來!眾生先生!讓我們去摘取米。』『夠了!眾生先生!我已一次為四天摘取。』襪謝德!那時,[後來的]那位眾生對[先前的]那位眾生效法所看到的,一次為八天摘取[而說]:『先生!這樣確實好!』
襪謝德!當那些眾生著手作貯藏米食用時,那時,米粒被糠包覆,米粒被殼包覆,切割後再生長,收割被了知,一叢叢附著地住立。(127)
米的詳說

襪謝德!那些眾生集合;集合後,他們哭泣:『先生!惡法確實在眾生中出現,以前,我們是意所生的、食喜的、自己發光的、於虛空中行走的、處在清淨狀態的,我們長時間住立。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長時間後,我們的地味在水中遍佈,它具足容色,具足氣味,具足味道,那些地味被我們著手以手作塊狀食用,當那些地味被我們著手以手作塊狀食用時,我們自己發光消失。當自己發光消失時,日月出現。當日月出現時,星星、星光出現。當星星、星光出現時,日夜被了知。當日夜被了知時,月與半個月被了知。當月與半個月被了知時,季節與年被了知。我們持續一段長時間食用那些地味,以它為所食、以它為食物。當我們的那些惡不善法出現時,地味消失。當地味消失時,地餅出現,它具足容色,具足氣味,具足味道。我們著手食用那些地餅,我們持續一段長時間食用它,以它為所食、以它為食物。當我們的那些惡不善法出現時,地餅消失。當地餅消失時,蔓藤出現,它具足容色,具足氣味,具足味道。我們著手食用那些蔓藤,我們持續一段長時間食用它,以它為所食、以它為食物。當我們的那些惡不善法出現時,蔓藤消失。當蔓藤消失時,不被耕種的熟米出現,沒有糠的、沒有殼的、乾淨的、香的、米粒果實的,凡我們傍晚時摘取它作晚餐者,它清晨時再生長成熟;凡我們清晨時摘取它作早餐者,它傍晚時再生長成熟,無收割被了知。我們持續一段長時間食用那些不被耕種的熟米,以它為所食、以它為食物。當我們的那些惡不善法出現時,米粒被糠包覆,米粒被殼包覆,切割後再生長,收割被了知,一叢叢附著地住立。讓我們分我們的米,讓我們設立界線。』襪謝德!那時,眾生分他們的米,設立界線。(128)

襪謝德!那時,某位躁動之類的眾生,當守護自己的部分時,他[還]摘取未給與的其他部分食用,他們抓住他,抓住後這麼說:『眾生先生!你確實行惡,因為,當守護自己的部分時,你[還]摘取未給與的其他部分食用,眾生先生!你不要再這麼做了。』『是的,先生!』襪謝德!那時,那位眾生回答其他眾生們。襪謝德!第二次,那位眾生……(中略)襪謝德!第三次,那位眾生當守護自己的部分時,他[還]摘取未給與的其他部分食用,他們抓住他,抓住後這麼說:『眾生先生!你確實行惡,確實是因為當守護自己的部分時,你[還]摘取未給與的其他部分食用,眾生先生!你不要再這麼做了。』[某些]其他[眾生]以拳頭攻擊,[某些]其他[眾生]以土塊攻擊,[某些]其他[眾生]以棒杖攻擊,襪謝德!自此以後,未給予而取被了知;斥責被了知;妄語被了知;執杖被了知。(129)
大選出之王

襪謝德!那時,那些眾生集合;集合後,他們哭泣:『先生!惡法確實在眾生中出現,確實是因為未給予而取被了知;斥責被了知;妄語被了知;執杖被了知。讓我們選出一位眾生,凡應該被生氣者,他能[對他們]生氣;應該被斥責者,他能斥責[他們];應該被驅逐者,他能驅逐[他們],而我們將給他屬於我們部分的米。』
襪謝德!那時,那些眾生去見較英俊的、較好看的、較端正的、較有影響的眾生後,對那位眾生這麼說:『來!眾生先生!應該被生氣者,請你[對他們]生氣;應該被斥責者,請你斥責[他們];應該被驅逐者,請你驅逐[他們],而我們將給你屬於我們部分的米。』『好的,先生!』襪謝德!那時,那位眾生同意那些眾生們後,應該被生氣者,他[對他們]生氣;應該被斥責者,他斥責[他們];應該被驅逐者,他驅逐[他們],而他們給[他]屬於他們部分的米。(130)

襪謝德!『大眾選出的』與第一個用語『大選出、大選出』是等同的。襪謝德!『田主』與第二個用語『剎帝利、剎帝利』是等同的。襪謝德!『以法使其他人喜悅』與第三用語『國王、國王』是等同的。襪謝德!像這樣,這被古人認為世界開端的剎帝利輪被這麼生起,就對這些眾生,非其他的[眾生];就對等同[我們]的,非不等同的;以法的,非以不如法的。襪謝德!在人中,法是最上的,當生與來世[都是]。(131)
婆羅門輪

襪謝德!那時,就那些眾生中的某些[眾生]這麼想:『先生!惡法確實在眾生中出現,確實是因為未給予而取將被了知;斥責將被了知;妄語將被了知;執杖將被了知,讓我們移除惡不善法。』他們移除惡不善法。襪謝德!『他們移除惡不善法』與第一個用語『婆羅門、婆羅門』是等同的。他們在林野處作葉屋後,在葉屋中修禪,以離炭火、離煙、以放下杵,在傍晚作晚餐時,在清晨作早餐時,他們外出到村落、城鎮、王都求食物。他們獲得糧食後,就進一步在林野的葉屋中修禪。人們看見這樣後,這麼說:『先生!這些眾生在林野處作葉屋後,在葉屋中修禪,以離炭火、離煙、以放下杵,在傍晚作晚餐時,在清晨作早餐時,他們外出到村落、城鎮、王都求食物。他們獲得糧食後,就進一步在林野的葉屋中修禪。』襪謝德!『他們修禪』與第二個用語『修禪者、修禪者』是等同的。襪謝德!那些眾生中的某些眾生在林野的葉屋中不能得到禪,外出到村落附近、城鎮附近後,住下來編典籍。襪謝德!人們看見這樣後,這麼說:『先生!這些眾生在林野的葉屋中不能得到禪,外出到村落附近、城鎮附近後,住下來編典籍,現在,他們不修禪。』襪謝德!『現在,他們不修禪』與第三個用語『誦讀者、誦讀者』是等同的。襪謝德!當時,那是被認為下劣的,但現在是被認為最上的。像這樣,這被古人認為世界開端的婆羅門輪被這麼生起,就對這些眾生,非其他的[眾生];就對等同[我們]的,非不等同的;以法的,非以不如法的。襪謝德!在人中,法是最上的,當生與來世[都是]。(132)
毘舍輪

襪謝德!那時,就那些眾生中的某些眾生受持婬欲法,從事各種工作。襪謝德!『他們受持婬欲法,從事各種工作』與『毘舍、毘舍』是等同的。襪謝德!像這樣,這被古人認為世界開端的毘舍輪被這麼生起,就對這些眾生,非其他的[眾生];就對等同[我們]的,非不等同的;以法的,非以不如法的。襪謝德!在人中,法是最上的,當生與來世[都是]。(133)
首陀羅輪

襪謝德!那時,那些眾生中的其餘眾生成為獵人行者、微劣行者。襪謝德!『獵人行者、微劣行者』與『首陀羅、首陀羅』是等同的。襪謝德!像這樣,這古人認為世界開端的首陀羅輪被這麼生起,就對這些眾生,非其他的[眾生];就對等同[我們]的,非不等同的;以法的,非以不如法的。襪謝德!在人中,法是最上的,當生與來世[都是]。(134)

襪謝德!有那種時候:不滿自己的法之剎帝利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心想]:『我要成為沙門。』襪謝德!婆羅門……(中略)襪謝德!毘舍……(中略)襪謝德!不滿自己的法之首陀羅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心想]:『我要成為沙門。』襪謝德!從這四輪生起沙門輪,就對這些眾生,非其他的[眾生];就對等同[我們]的,非不等同的;以法的,非以不如法的。襪謝德!在人中,法是最上的,當生與來世[都是]。(135)
惡行等的談說

襪謝德!剎帝利以身行惡行,以語行惡行,以意行惡行後,是邪見者、邪見業之受持者,因為是邪見業之受持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襪謝德!婆羅門……(中略)襪謝德!毘舍……(中略)襪謝德!首陀羅……(中略)襪謝德!沙門以身行惡行,以語行惡行,以意行惡行後,是邪見者、邪見業之受持者,因為是邪見業之受持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襪謝德!剎帝利以身行善行、以語行善行、以意行善行後,是正見者、正見業之受持者,因為是正見業之受持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襪謝德!婆羅門……(中略)襪謝德!毘舍……(中略)襪謝德!首陀羅……(中略)襪謝德!沙門以身行善行、以語行善行、以意行善行後,是正見者、正見業之受持者,因為是正見業之受持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136)

襪謝德!剎帝利是以身為[善惡]兩者之行為者、以語為[善惡]兩者之行為者、以意為[善惡]兩者之行為者,是混雜見者、混雜見業之受持者,因為是混雜見業之受持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是苦與樂的感受者。襪謝德!婆羅門……(中略)襪謝德!毘舍……(中略)襪謝德!首陀羅……(中略)襪謝德!沙門是以身為[善惡]兩者之行為者、以語為[善惡]兩者之行為者、以意為[善惡]兩者之行為者,是混雜見者、混雜見業之受持者,因為是混雜見業之受持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是苦與樂的感受者。(137)
菩提分的修習

襪謝德!剎帝利是以身防護者、以語防護者、以意防護者,他修習七覺分法而當生般涅槃。襪謝德!婆羅門……(中略)襪謝德!毘舍……(中略)襪謝德!首陀羅……(中略)襪謝德!沙門是以身防護者、以語防護者、以意防護者,他修習七覺分法而當生般涅槃。(138)

襪謝德!凡這四種階級的比丘成為煩惱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已作、負擔已卸、自己的利益已達成、有之結已被滅盡、以究竟智解脫的阿羅漢者,對他們來說,他以法被說為第一,非以非法,襪謝德!因為,在出生者之中法是最上的,當生與來世[都是]。(139)

襪謝德!這偈頌為梵王常童子所說:
『在歸屬家系的出生者中,剎帝利是最上的,
明與行具足者,在人與天中他是最上的。』
襪謝德!這偈頌被那梵王常童子所善吟誦,非惡吟誦;善說,非惡說;有益,非無益,為我所同意。襪謝德!我也這麼說:
『在歸屬家系的出生者中,剎帝利是最上的,
明與行具足者,在人與天中他是最上的。』」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襪謝德與婆羅墮若歡喜世尊所說。(140)
世界開端經第四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