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長部23經/波亞西經(大品[第二])(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尊者鳩摩羅迦葉與五百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團在憍薩羅國進行遊行,抵達名叫謝大亞的憍薩羅國城市。在那裡,尊者鳩摩羅迦葉住在謝大亞北邊的謝大亞申恕林中。
當時,波亞西親王住在謝大亞,[該地]人口增盛繁榮,有草、薪木與水,有穀物,適合國王使用,是憍薩羅國波斯匿王施與他的、王室禮物的、淨施的[地方]。(406)
波亞西親王之事

當時,波亞西親王長時間生起這樣邪惡的惡見:
「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
謝大亞的婆羅門屋主們聽聞:
「先生!沙門喬達摩的弟子,沙門鳩摩羅迦葉與五百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團在憍薩羅國進行遊行,已到達謝大亞,住在謝大亞北邊的謝大亞申恕林中。又,那位鳩摩羅迦葉尊師有這樣的好名聲被傳播著:『他是賢智者、聰明者、有智慧者、多聞者、雄辯者、應辯善巧者、年長者、阿羅漢。』見到像這樣的阿羅漢,那就好了!」
那時,謝大亞的婆羅門屋主們從謝大亞出來後,一群追隨一群,經由北門走向申恕林。(407)

當時,波亞西親王進入高樓的上層午睡。波亞西親王看見謝大亞的婆羅門屋主們從謝大亞出來後,一群追隨一群,經由北門走向申恕林。看見後,召喚守護員:
「守護員先生!為何謝大亞的婆羅門屋主們從謝大亞出來後,一群追隨一群,經由北門走向申恕林呢?」
「先生!有位沙門喬達摩的弟子,沙門鳩摩羅迦葉與五百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團在憍薩羅國進行遊行,已到達謝大亞,住在謝大亞北邊的謝大亞申恕林中。又,那位鳩摩羅迦葉尊師有這樣的好名聲被傳播著:『他是賢智者、聰明者、有智慧者、多聞者、雄辯者、應辯善巧者、年長者、阿羅漢。』他們為了見那位鳩摩羅迦葉尊師而前往。」
「那樣的話,守護員先生!去見謝大亞的婆羅門屋主們。抵達後,請你對謝大亞的婆羅門屋主們這麼說:『先生!波亞西親王這麼說:「尊師們!請等一下,波亞西親王也為了見沙門鳩摩羅迦葉而前往。」』之前,沙門鳩摩羅迦葉教導無知、不聰明的謝大亞婆羅門屋主們:『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守護員先生!確實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
「是的,先生!」那位守護員回答波亞西親王後,去見謝大亞的婆羅門屋主們。抵達後,對謝大亞的婆羅門屋主們這麼說:
「先生!波亞西親王這麼說:『尊師們!請等一下,波亞西親王也為了見沙門鳩摩羅迦葉而前往。』」(408)

那時,波亞西親王被謝大亞的婆羅門屋主們圍繞,去申恕林見尊者鳩摩羅迦葉。抵達後,與尊者鳩摩羅迦葉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謝大亞的婆羅門屋主們一些向尊者鳩摩羅迦葉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一些與尊者鳩摩羅迦葉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一些向尊者鳩摩羅迦葉合掌鞠躬後,在一旁坐下;一些在尊者鳩摩羅迦葉面前報出姓名後,在一旁坐下;一些默默地在一旁坐下。(409)
虛無論

在一旁坐好後,波亞西親王對尊者鳩摩羅迦葉這麼說:
「迦葉先生!我是這麼說者、這麼見者:『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
「親王!我不曾見過、聽過這麼說者、這麼見者,為何這麼說:『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呢?(410)
日月的譬喻

那樣的話,親王!就這情況我要反問你,就依你認為妥當的來回答我。親王!你怎麼想:這日月在這個世界或在他方呢?他們是天或人呢?」
「迦葉先生!這日月在他方世界,不在這裡,他們是天,不是人。」
「親王!以這法門,你應該這麼想:『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11)

「即使迦葉尊師這麼說,但,這裡,我還是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
「親王!有其它法門,你以該法門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嗎?」
「迦葉先生!有其它法門,我以該法門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
「親王!像怎樣的[法門]呢?」
「迦葉先生!這裡,我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是殺生者、未給予而取者、邪淫者、妄語者、離間語者、粗惡語者、雜穢語者、貪婪者、有瞋害心者、邪見者,過些時候,他們生病、痛苦、重病。當我知道:『現在,這病將不會痊癒。』時,我去見他們後,這麼說:『先生!有一些沙門、婆羅門是這麼說者、這麼見者:「凡那些殺生者、未給予而取者、邪淫者、妄語者、離間語者、粗惡語者、雜穢語者、貪婪者、有瞋害心者、邪見者,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尊師們是殺生者、未給予而取者、邪淫者、妄語者、離間語者、粗惡語者、雜穢語者、貪婪者、有瞋害心者、邪見者,如果那些沙門、婆羅門尊師們的言詞是真的,尊師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將會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先生!如果你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請你們來告訴我:「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對我來說,尊師們是值得信賴的、可靠的,凡尊師們所見的,那將如我親自所見的。』『好!』他們回答我後,既沒來告訴我,也沒遣使者[來告訴我],迦葉先生!有這法門,我以該法門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12)
盜賊的譬喻

「那樣的話,親王!就這情況我要反問你,就依你認為妥當的來回答我。親王!你怎麼想:這裡,如果那些男子抓住盜賊罪犯後,來見你:『大德!這位是盜賊罪犯,任你對這位判決處罰吧。』你會這麼說:『那樣的話,先生!將這位男子以堅固的繩索牢牢地反綁手腕後,剃光頭,然後打著鼓,從街道到街道,從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門,到城南的斬首台去斬頭。』『好!』他們回答後,將那位男子以堅固的繩索牢牢地反綁手腕後,剃光頭,然後打著鼓,從街道到街道,從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門,到城南的斬首台去斬首。那位盜賊得對行刑者[說]:『行刑者尊師!在這村落或城鎮有我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請等我去告訴他們。』嗎?行刑者會可憐他或會斬頭呢?」
「迦葉先生!那位盜賊不得對行刑者[說]:『行刑者尊師!在這村落或城鎮有我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請等我去告訴他們。』那時,行刑者不會可憐他,會斬頭。」
「親王!那位盜賊不得對人間的人類行刑者[說]:『行刑者尊師!在這村落或城鎮有我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請等我去告訴他們。』你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是殺生者、未給予而取者、邪淫者、妄語者、離間語者、粗惡語者、雜穢語者、貪婪者、有瞋害心者、邪見者,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又將如何得對獄卒[說]:『獄卒尊師!請等我去告訴波亞西親王:「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呢?』親王!以這法門,你應該這麼想:『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13)

「即使迦葉尊師這麼說,但,這裡,我還是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
「親王!有其它法門,你以該法門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嗎?」
「迦葉先生!有其它法門,我以該法門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
「親王!像怎樣的[法門]呢?」
「迦葉先生!這裡,我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是離殺生者、離未給予而取者、離邪淫者、離妄語者、離離間語者、離粗惡語者、離雜穢語者、不貪婪者、無瞋害心者、正見者,過些時候,他們生病、痛苦、重病。當我知道:『現在,這病將不會痊癒。』時,我去見他們後,這麼說:『先生!有一些沙門、婆羅門是這麼說者、這麼見者:「凡那些離殺生者、離未給予而取者、離邪淫者、離妄語者、離離間語者、離粗惡語者、離雜穢語者、不貪婪者、無瞋害心者、正見者,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到善趣、天界。」尊師們是離殺生者、離未給予而取者、離邪淫者、離妄語者、離離間語者、離粗惡語者、離雜穢語者、不貪婪者、無瞋害心者、正見者,如果那些沙門、婆羅門尊師們的言詞是真的,尊師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將會往生到善趣、天界。先生!如果你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請你們來告訴我:「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對我來說,尊師們是值得信賴的、可靠的,凡尊師們所見的,那將如我親自所見的。』『好!』他們回答我後,既沒來告訴我,也沒遣使者[來告訴我],迦葉先生!有這法門,我以該法門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14)
糞坑男子的譬喻

「那樣的話,親王!我為你作個譬喻,智者在這裡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說的義理。親王!猶如男子如果連頭一起栽入糞坑,那時,你指揮男子們:『先生!那麼,你們從糞坑拉出那位男子!』『好!』他們回答我後,拉出那位男子。你對他們這麼說:『先生!那麼,請你們以竹片從那位男子身上刮下、徹底刮下糞便。』『好!』他們回答我後,以竹片從那位男子身上刮下、徹底刮下糞便。你對他們這麼說:『先生!那麼,請你們以黃土團塗擦、徹底塗擦那位男子的身體三次。』他們以黃土團塗擦、徹底塗擦那位男子的身體三次。你對他們這麼說:『先生!那麼,以油塗抹那位男子後,請你們以細粉末作三次清潔。』他們以油塗抹那位男子後,以細粉末作三次清潔。你對他們這麼說:『先生!那麼,請你們梳理那位男子的髮鬚。』他們梳理那位男子的髮鬚。你對他們這麼說:『先生!那麼,請你們贈送那位男子高貴的花環、香膏、衣服。』他們贈送那位男子高貴的花環、香膏、衣服。你對他們這麼說:『先生!那麼,讓那位男子登上宮殿後,請你們以五種欲伺候。』他們讓那位男子登上高樓後,以五種欲伺候。
親王!你怎麼想:那位善浴、極芳香、善梳理髮鬚、裝飾花環瓔珞、穿白衣、到宮殿的最上層、具備與具有五種欲自娛的男子,是否還會進一步想要栽入那糞坑呢?」
「不,迦葉先生!那是什麼原因呢?迦葉先生!不淨的;糞坑是不淨的、被名為不淨的;惡臭的、被名為惡臭的;應該嫌惡的、被名為應該嫌惡的;厭逆的、被名為厭逆的。」
「同樣的,親王!對諸天來說,人類是不淨的、被名為不淨的;惡臭的、被名為惡臭的;應該嫌惡的、被名為應該嫌惡的;厭逆的、被名為厭逆的,親王!人的味道上逼至天界一百由旬。你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是離殺生者、離未給予而取者、離邪淫者、離妄語者、離離間語者、離粗惡語者、離雜穢語者、不貪婪者、無瞋害心者、正見者,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將會往生到善趣、天界,為何將會來告訴你:『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呢?」(415)

「即使迦葉尊師這麼說,但,這裡,我還是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
「親王!有其它法門,……(中略)嗎?」
「迦葉先生!有其它法門,……(中略)。」
「親王!像怎樣的[法門]呢?」
「迦葉先生!這裡,我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是離殺生者、離未給予而取者、離邪淫者、離妄語者、離榖酒、果酒、酒放逸處者,過些時候,他們生病、痛苦、重病。當我知道:『現在,這病將不會痊癒。』時,我去見他們後,這麼說:『先生!有一些沙門、婆羅門是這麼說者、這麼見者:「凡那些離殺生者、離未給予而取者、離邪淫者、離妄語者、離榖酒、果酒、酒放逸處者,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到善趣、天界,與三十三天為同伴。」尊師們是離殺生者、離未給予而取者、離邪淫者、離妄語者、離榖酒、果酒、酒放逸處者,如果那些沙門、婆羅門尊師們的言詞是真的,尊師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將會往生到善趣、天界,與三十三天為同伴。先生!如果你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與三十三天為同伴,請你們來告訴我:「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對我來說,尊師們是值得信賴的、可靠的,凡尊師們所見的,那將如我親自所見的。』『好!』他們回答我後,既沒來告訴我,也沒遣使者[來告訴我],迦葉先生!有這法門,我以該法門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16)
三十三天的譬喻

「那樣的話,親王!就這情況我要反問你,就依你認為妥當的來回答我。親王!人間的一百年是那三十三天的一日夜,以其夜,三十個夜是一個月,以其月,十二個月是一年,以其年,一千天年是三十三天的壽量,那些你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是離殺生者、離未給予而取者、離邪淫者、離妄語者、離榖酒、果酒、酒放逸處者,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到善趣、天界,與三十三天為同伴,如果他們這麼想:『等我們具備、具有天之五種欲自娛二、三個日夜後,再去告訴波亞西親王:「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他們是否會來告訴你:『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呢?」
「不,迦葉先生!迦葉先生!因為我們恐怕已死了很久了。但,誰告訴迦葉尊師『有三十三天』、『三十三天是這麼長壽者』呢?我們不相信迦葉尊師的『有三十三天』、『三十三天是這麼長壽者』。」(417)
天生盲者的譬喻

「親王!猶如天生失明的男子不能看見黑白色、藍色、黃色、赤紅色、深紅色的東西,不能看見平與不平,不能看見星光,不能看見日月,如果他這麼說:『沒有黑白的東西,沒有看見黑白東西者;沒有藍色的東西,沒有看見藍色東西者;沒有黃色的東西,沒有看見黃色東西者;沒有赤紅色的東西,沒有看見赤紅色東西者;沒有深紅色的東西,沒有看見深紅色東西者;沒有平與不平、沒有看見平與不平的者;沒有見星光、沒有看見星光的者;沒有日月、沒有看見日月的者,我不知道這個,沒看見這個,因此,它不存在。』親王!當這樣說時,他會正確地說了嗎?」
「不,迦葉先生!有黑白的東西,有看見黑白東西者;有藍色的東西,有看見藍色東西者;……(中略)有平的、不平的,有看見平的、不平的者;有星光,有看見星光者;有日月,有見過日月者,『我不知道這個,沒看見這個,因此,它不存在。』迦葉先生!當這樣說時,他不會正確地說了。」
「同樣的,親王!我認為你對我這麼說:『誰告訴迦葉尊師:「有三十三天」、「三十三天是這樣長壽者。」呢?我們不相信迦葉尊師的「有三十三天」、「三十三天是這麼長壽者」。』你回答得如天生盲者的譬喻。親王!這樣的他方世界不是像你想的以這肉眼能見的,親王!凡那些沙門、婆羅門受用林野、森林、荒地的邊地住處者,在那裡,他們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而淨化了天眼,他們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看見這個世界與他方[世界],以及化生眾生,親王!這樣的他方世界不是像你想的以這肉眼能見的。親王!以這法門,你應該這麼想:『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18)

「即使迦葉尊師這麼說,但,這裡,我還是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
「親王!有其它法門,……(中略)嗎?」
「迦葉先生!有其它法門,……(中略)。」
「親王!像怎樣的[法門]呢?」
「迦葉先生!這裡,我看見持戒的、善法的沙門、婆羅門們想活命;不想死,要樂;不要苦,迦葉先生!我這麼想:『如果這些持戒的、善法的沙門、婆羅門尊師們這麼理解:「像這樣,我們死後將會更好。」這裡,這些持戒的、善法的沙門、婆羅門尊師們應該吃劇毒,或應該拿刀[自殺],或應該吊死,或應該跳崖。但,這些持戒的、善法的沙門、婆羅門尊師們不這麼理解:「像這樣,我們死後將會更好。」所以這些持戒的、善法的沙門、婆羅門尊師們想活命;不想死,要樂;不要苦,他們不自殺。』迦葉先生!有這法門,我以該法門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19)
孕婦的譬喻

「那樣的話,親王!我為你作個譬喻,智者在這裡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說的義理。親王!從前,某位婆羅門有兩位太太,一個有個十歲或十二歲的兒子,另一個是臨盆孕婦。那時,那位婆羅門死了。那時,那位學生婆羅門對與母親有共同丈夫的妻子這麼說:『親愛的女士!這裡,財產、穀物、銀、金,全部是我的,這裡,沒有任何是你的,親愛的女士!我是由父所生的受取繼承人。』當這麼說時,那位女婆羅門對那位學生婆羅門這麼說:『孩子!等等!直到我生產,如果是男孩,一部分將是他的,如果是女孩,她將成為你的妻子。』第二次,那位學生婆羅門對與母親有共同丈夫的妻子這麼說:『親愛的女士!這裡,財產、穀物、銀、金,全部是我的,這裡,沒有任何是你的,親愛的女士!我是由父所生的受取繼承人。』第二次,那位女婆羅門對那位學生婆羅門這麼說:『孩子!等等!直到我生產,如果是男孩,一部分將是他的,如果是女孩,她將成為你的妻子。』第三次,那位學生婆羅門對與母親有共同丈夫的妻子這麼說:『親愛的女士!這裡,財產、穀物、銀、金,全部是我的,這裡,沒有任何是你的,親愛的女士!我是由父所生的受取繼承人。』那時,那位女婆羅門拿刀進入內室後,剖開肚子[,心想]:『到底我生的是男孩或是女孩?』她使自己的性命、胎兒與所有財產都滅亡,如那無知、不聰明者來到不幸與厄運,不如理追求遺產。同樣的,親王!你是無知、不聰明者,來到不幸與厄運,不如理追求他方世界,猶如那位女婆羅門是無知、不聰明者,來到不幸與厄運,不如理追求遺產。親王!持戒的、善法的沙門、婆羅門們不使未成熟的遍熟,他們等待遍熟,因為,親王!持戒的、善法的沙門、婆羅門賢智們的活命是有利的,親王!如持戒的、善法的沙門、婆羅門們長久、長時間地住立,如是而產出許多福德,為了眾人有利益,為了眾人安樂,為了世間的憐愍,為了天與人有利益、有利、安樂而實行。親王!以這法門,你應該這麼想:『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20)

「即使迦葉尊師這麼說,但,這裡,我還是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
「親王!有其它法門,……(中略)嗎?」
「迦葉先生!有其它法門,……(中略)。」
「親王!像怎樣的[法門]呢?」
「迦葉先生!這裡,男子們抓住盜賊罪犯後,來見我:『大德!這位是盜賊罪犯,任你對這位判決處罰吧。』我對他們這麼說:『那樣的話,先生!將這位男子活著放進缸中後,蓋上開口,然後以新鮮皮革包緊,再以濕黏土厚厚地塗布,然後放到灶上給予火[烤]。』『好!』他們回答我後,將那位男子活著放進缸中後,蓋上開口,然後以新鮮皮革包緊,再以濕粘土厚厚地塗布,然後放到灶上給予火[烤]。當我知道:『那位男子死了。』時,那時,取下缸後,打破[黏土]掀開開口,我們仔細觀察:『或許我們可能看見命出來。』我們確實沒看見命出來。迦葉先生!有這法門,我以該法門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21)
夢的譬喻

「那樣的話,親王!就這情況我要反問你,就依你認為妥當的來回答我。親王!你自證白天躺下進入夢中,看見能令人愉悅的園林、能令人愉悅的森林、能令人愉悅的土地、能令人愉悅的蓮花池嗎?」
「迦葉先生!我自證白天躺下進入夢中,看見能令人愉悅的園林、能令人愉悅的森林、能令人愉悅的土地、能令人愉悅的蓮花池。」
「那時,你被駝背者、侏儒、少女、年輕女孩守護著嗎?」
「是的,迦葉先生!那時,我被駝背者、侏儒、少女、年輕女孩守護著。」
「他們是否看見你的命進出呢?」
「不,迦葉先生!」
「親王!他們確實沒看見活著的你的命進出,你又如何能看見死者的命進出呢?親王!以這法門,你應該這麼想:『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22)

「即使迦葉尊師這麼說,但,這裡,我還是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
「親王!有其它法門,……(中略)嗎?」
「迦葉先生!有其它法門,……(中略)。」
「親王!像怎樣的[法門]呢?」
「迦葉先生!這裡,男子們抓住盜賊罪犯後,來見我:『大德!這位是盜賊罪犯,任你對這位判決處罰吧。』我對他們這麼說:『那樣的話,先生!將這位男子活著放在秤上稱重後,以弦勒殺,然後再放在秤上稱重。』『好!』他們回答我後,將那位男子活著放在秤上稱重後,以弦勒殺,然後再放在秤上稱重。當他活著時,較輕、較柔軟、較適合作業,而當他死後,較重、較僵硬、較不適合作業。迦葉先生!有這法門,我以該法門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23)
曬熱鐵球的譬喻

「那樣的話,親王!我為你作個譬喻,智者在這裡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說的義理。親王!猶如男子如果將白天曬熱的鐵球: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在秤上稱重,過些時候冷了、涅槃了,在秤上稱重,什麼時候那鐵球較輕、較柔軟、較適合作業?當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時候或冷了、涅槃了的時候?」
「迦葉先生!當那鐵球與火俱行,與風俱行,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時候較輕、較柔軟、較適合作業,而當那鐵球既不與火俱行,也不與風俱行,冷了、涅槃了的時候較重、較僵硬、較不適合作業。」
「同樣的,親王!當這身體與壽俱行,與熱俱行,與識俱行的時候較輕、較柔軟、較適合作業,而當這身體既不與壽俱行,也不與熱俱行,不與識俱行的時候較重、較僵硬、較不適合作業。親王!以這法門,你應該這麼想:『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24)

「即使迦葉尊師這麼說,但,這裡,我還是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
「親王!有其它法門,……(中略)嗎?」
「迦葉先生!有其它法門,……(中略)。」
「親王!像怎樣的[法門]呢?」
「迦葉先生!這裡,男子們抓住盜賊罪犯後,來見我:『大德!這位是盜賊罪犯,任你對這位判決處罰吧。』我對他們這麼說:『那樣的話,先生!你們將這位男子在不破壞外皮、皮膚、肌肉、筋、骨、骨髓下殺害,或許我們能看見命出來。』『好!』他們回答我後,將那位男子在不破壞外皮、……(中略)下殺害。當他半死時,我對他們這麼說:『那樣的話,先生!你們將這位男子仰放,或許我們能看見命出來。』他們將那位男子仰放,我們沒看見命出來。我對他們這麼說:『那樣的話,先生!你們將這位男子俯放,……側放……另邊側放……站立……倒立……以拳搥擊……以土塊搥擊……以杖搥擊……以刀搥擊……甩動、振動、抖動,或許我們能看見命出來。』他們將那位男子甩動、振動、抖動,我們沒看見命出來。對他來說,雖然有那個眼、那些色,那個處不感受;雖然有那個耳、那些聲音,那個處不感受;雖然有那個鼻、那些氣味,那個處不感受;雖然有那個舌、那些味道,那個處不感受;雖然有那個身、那些所觸,那個處不感受。迦葉先生!有這法門,我以該法門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25)
吹法螺者的譬喻

「那樣的話,親王!我為你作個譬喻,智者在這裡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說的義理。親王!從前,某位吹法螺者取螺貝後,去邊地地方。他到某個村落,抵達後,站在村落中吹螺貝三聲,然後將螺貝放在地上,接著坐在一旁。親王!那時,邊地地方的人們這麼想:『喂!這是什麼聲音,這麼能誘人、這麼能令人想要、這麼能醉人、這麼能束縛人、這麼能迷人?』集合後,對吹法螺者這麼說:『喂!這是什麼聲音,這麼能誘人、這麼能令人想要、這麼能醉人、這麼能束縛人、這麼能迷人?』『先生!這是名叫螺貝的,從那裡有這聲音這麼能誘人、這麼能令人想要、這麼能醉人、這麼能束縛人、這麼能迷人。』他們仰放那螺貝:『說話呀!螺貝先生!說話呀!螺貝先生!』那螺貝不作聲。他們俯放、側放、另邊側放、站立、倒立、以拳搥擊、以土塊搥擊、以杖搥擊、以刀搥擊、甩動、振動、抖動那螺貝:『說話呀!螺貝先生!說話呀!螺貝先生!』那螺貝不作聲。那時,那位吹法螺者這麼想:『這些邊地地方的人們多麼無知,那麼不如理追求螺貝聲。』當他們看著他時,他拿起螺貝後,吹螺貝三聲,然後拿著螺貝離開。親王!那時,那些邊地地方的人們這麼想:『先生!當這螺貝與男子俱行,與精進俱行,與風俱行時,這螺貝作聲,當這螺貝既不與男子俱行,也不與精進俱行,不與風俱行時,這螺貝不作聲。』同樣的,親王!當這身體與壽俱行,與熱俱行,與識俱行時,那時,他前進、返回、站立、坐下、躺下;以眼見色、以耳聽聲音、以鼻聞氣味、以舌嚐味道、以身觸所觸、以意識知法。當這身體既不與壽俱行,也不與熱俱行,不與識俱行時,那時,他既不前進、也不返回、不站立、不坐下、不躺下;不以眼見色、不以耳聽聲音、不以鼻聞氣味、不以舌嚐味道、不以身觸所觸、不以意識知法。親王!以這法門,你應該這麼想:『像這樣,有他方世界,有化生眾生,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26)

「即使迦葉尊師這麼說,但,這裡,我還是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
「親王!有其它法門,……(中略)嗎?」
「迦葉先生!有其它法門,……(中略)。」
「親王!像怎樣的[法門]呢?」
「迦葉先生!這裡,男子們抓住盜賊罪犯後,來見我:『大德!這位是盜賊罪犯,任你對這位判決處罰吧。』我對他們這麼說:『那樣的話,先生!你們切開這位男子的外皮,或許我們能看見命。』他們切開那位男子的外皮,我們沒看見命。我對他們這麼說:『那樣的話,先生!你們切開這位男子的皮膚……切開肌肉……切開筋……切開骨……切開骨髓,或許我們能看見命。』他們切開那位男子的外皮,我們沒看見命。迦葉先生!有這法門,我以該法門這麼想:『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427)
結髮拜火者的譬喻

「那樣的話,親王!我為你作個譬喻,智者在這裡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說的義理。親王!從前,某位結髮拜火者住在林野處的葉屋。那時,某地方的商隊出行。那時,那個商隊住在那位結髮拜火者的草屋附近一夜後離去。親王!那時,那位結髮拜火者這麼想:『讓我去那個商隊的住處,或許在那裡能獲得什麼必需品。』那時,那位結髮拜火者清晨時去那個商隊的住處。抵達後,看見那個商隊的住處被丟下一位仰臥愚鈍的嬰兒。看見後,他這麼想:『我看著人類死掉,這對我不適當,讓我帶這小孩回草屋養育、照顧、長大。』那時,那位結髮拜火者帶這小孩兒回草屋養育、照顧、長大。當小孩十或十二歲時,那時,那位結髮拜火者在其它地方有應作的事。那時,那位結髮拜火者對小孩這麼說:『兒啊!我要去[其它]地方,兒啊!你應該照顧火,不要讓那火熄了。如果那火熄了,這是小斧,這些是柴,這是取火的上鑽木,使火生起後,你應該照顧火。』那時,那位結髮拜火者對那個小孩這麼訓誡後,去[其它]地方。那時,當他熱衷遊戲時,火熄了。那時,那個小孩這麼想:『父親對我這麼說:「兒啊!你應該照顧火,不要讓那火熄了。如果那火熄了,這是小斧,這些是柴,這是取火的上鑽木,使火生起後,你應該照顧火。」讓我生起火後,應該照顧火。』那時,那個小孩以斧頭削取火的上鑽木:『或許能獲得火。』他不獲得火。他切取火的上鑽木成兩片、三片、四片、五片、十片、百片,做成一片片。做成一片片後,在臼中搗。在臼中搗後,曝在大風中:『或許能獲得火。』他不獲得火。
那時,那位結髮拜火者在[其它]地方應作的事完成後,回自己的草屋。抵達後,對那個小孩這麼說:『兒啊!你是否讓火熄了呢?』『父親!這裡,當我熱衷遊戲時,火熄了。那時,我這麼想:「父親對我這麼說:『兒啊!你應該照顧火,不要讓那火熄了。如果那火熄了,這是小斧,這些是柴,這是取火的上鑽木,使火生起後,你應該照顧火。』讓我生起火後,應該照顧火。」父親!那時,我以斧頭削取火的上鑽木:「或許能獲得火。」我不獲得火。我切取火的上鑽木成兩片、三片、四片、五片、十片、百片,做成一片片。做成一片片後,在臼中搗。在臼中搗後,曝在大風中:「或許能獲得火。」我不獲得火。』那時,那位結髮拜火者這麼想:『這多麼無知、不聰明的小孩啊,那麼不如理追求火。』當他看著他時,他拿起取火的上鑽木後,生起火,然後對那個小孩這麼說:『兒啊!這樣,火才能被生起,如此,不像你是無知、不聰明者,不如理追求火。』同樣的,親王!你是無知、不聰明者,不如理追求他方世界。親王!捨離那邪惡的惡見!親王!捨離那邪惡的惡見!不要讓你有長久的不利與苦。」(428)

「即使迦葉尊師這麼說,但我不能夠捨離這邪惡的惡見。憍薩羅國波斯匿王與外國國王知道我:『波亞西親王是這麼說、這麼見者:「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迦葉先生!如果我捨離這邪惡的惡見,他們將會說我:『波亞西親王是多麼無知、不聰明、錯誤把握的執取者。』我將會因憤怒而執持它,我將會因掩蓋惡而執持它,我將會因惡意而執持它。」(429)
二位商隊主的譬喻

「那樣的話,親王!我為你作個譬喻,智者在這裡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說的義理。親王!從前,大貨車商隊有千輛貨車從東方地區到西方地區,所到之處,急速地遍取草、薪木、水、野菜、樹葉。當時,在商隊中有二位商隊主,一位[領]五百輛貨車,另一位也[領]五百輛貨車。那時,商隊主們這麼想:『這大貨車商隊有千輛貨車,那些我們所到之處,急速地遍取草、薪木、水、野菜、樹葉。讓我們均分這商隊為二:一邊五百貨車,另一邊也五百貨車。』他們均分那商隊為二:一邊五百貨車,另一邊也五百貨車。一邊的商隊主準備好許多草、薪木、水後,商隊離去。出發兩、三天後,那個商隊看見一位紅眼睛黑[皮膚]的男子,繫緊箭袋與白蓮花鬘,濕衣服、濕頭髮,以車輪沾滿泥的牛車,從路的對向而來。看見後,[商隊主]這麼說:『先生!你從哪裡來?』『我從像那樣的地方來。』『你將要去哪裡?』『[要去]名叫像那樣的地方』『先生!在前方困難道路上是否有大雨雲、下大雨?』『是的,先生!在前方困難道路上有大雨雲、下大雨,道路已淹水,有許多草、薪木、水,先生!請你們捨棄早先[準備]的草、薪木、水,以輕荷重的貨車快速地去,不要使軛牛疲勞。』
那時,商隊主召喚商隊:『先生!這位男子這麼說:「在前方困難道路上有大雨雲、下大雨,道路已淹水,有許多草、薪木、水,先生!請你們捨棄早先[準備]的草、薪木、水,以輕荷重的貨車快速地去,不要使軛牛疲勞。」先生!請你們捨棄早先[準備]的草、薪木、水,以輕荷重的貨車使商隊離去。』『是的,先生!』那些商隊回答商隊主後,捨棄早先[準備]的草、薪木、水,以輕荷重的貨車使商隊離去。在第一個商隊駐紮處他們沒看見草、薪木、水,在第二個商隊駐紮處……在第三個商隊駐紮處……在第四個商隊駐紮處……在第五個商隊駐紮處……在第六個商隊駐紮處……在第七個商隊駐紮處他們沒看見草、薪木、水,全都來到不幸與厄運,凡在那個商隊中的所有人或牲畜,全都被夜叉、非人所食。
當第二位商隊主知道:『先生!現在那個商隊已離開夠遠了。』時,準備好許多草、薪木、水後,商隊離去。出發兩、三天後,那個商隊看見一位紅眼睛黑[皮膚]的男子,繫緊箭袋與白蓮花鬘,濕衣服、濕頭髮,以車輪沾滿泥的牛車,從路的對向而來。看見後,[商隊主]這麼說:『先生!你從哪裡來?』『我從像那樣的地方來。』『你將要去哪裡?』『[要去]名叫像那樣的地方』『先生!在前方困難道路上是否有大雨雲、下大雨?』『是的,先生!在前方困難道路上有大雨雲、下大雨,道路已淹水,有許多草、薪木、水,先生!請你們捨棄早先[準備]的草、薪木、水,以輕荷重的貨車快速地去,不要使軛牛疲勞。』
那時,商隊主召喚商隊:『先生!這位男子這麼說:「在前方困難道路上有大雨雲、下大雨,道路已淹水,有許多草、薪木、水,先生!請你們捨棄早先[準備]的草、薪木、水,以輕荷重的貨車快速地去,不要使軛牛疲勞。」先生!這位男子既非我們的朋友,也非親族、親屬,我們為何要相信這樣而去?我們不應該捨棄早先[準備]的草、薪木、水,你們以像現在這樣的攜帶與財貨使商隊離去,我們不要捨棄早先[準備]的。』『是的,先生!』那些商隊回答那個商隊主後,以像現在這樣的攜帶與財貨使商隊離去。在第一個商隊駐紮處他們沒看見草、薪木、水,在第二個商隊駐紮處……在第三個商隊駐紮處……在第四個商隊駐紮處……在第五個商隊駐紮處……在第六個商隊駐紮處……在第七個商隊駐紮處他們沒看見草、薪木、水,但,他們看見那個商隊已來到不幸與厄運:凡在那個商隊中的所有人或牲畜,他們只看見他們的骨頭,因為他們被夜叉、非人吃了。
那時,那個商隊主召喚商隊:『先生!這商隊以那無知商隊主指導者而已來到不幸與厄運,那樣的話,先生!讓我們捨棄商隊中少價值的商品,拿取這個商隊中大價值的商品。』『是的,先生!』那些商隊回答那個商隊主後,捨棄自己商隊中少價值的商品,拿取那個商隊中大價值的商品後,以那位賢智商隊主指導者而平安地度越那個困難道路。同樣的,親王!你是無知、不聰明者,來到不幸與厄運,不如理追求他方世界,猶如先前那位商隊主,而那些認為應該聽從、應該相信者將會來到不幸與厄運,猶如那些商隊。親王!捨離那邪惡的惡見!親王!捨離那邪惡的惡見!不要讓你有長久的不利與苦。」(430)

「即使迦葉尊師這麼說,但我不能夠捨離這邪惡的惡見。憍薩羅國波斯匿王與外國國王知道我:『波亞西親王是這麼說、這麼見者:「像這樣,無他世,……(中略)報。」』迦葉先生!如果我捨離這邪惡的惡見,他們將會說我:『波亞西親王是多麼無知、不聰明、持錯誤的執見者。』我將會因憤怒而執持它,我將會因掩蓋惡而執持它,我將會因惡意而執持它。」(431)
擔糞者的譬喻

「那樣的話,親王!我為你作個譬喻,智者在這裡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說的義理。親王!從前,某位養豬男子從自己的村落到其它村落。在那裡,他看見很多被捨棄的乾糞。看見後,這麼想:『這很多被捨棄的乾糞是我的豬的食物,讓我搬運像這樣的乾糞。』他張開上衣後,收集乾糞,綁成束,頂在頭上而去。在他[回去]的路途中,下起非季節[性]的大雨雲之雨,那滲出物流出,直到指甲尖被糞沾滿,他[仍]取糞食而行。人們看見後,對他這麼說:『我說,你是否瘋了?是否狂亂了?為何滲出物流出,直到指甲尖被糞沾滿,[還]要擔運糞?』『我說,你們[才]瘋了,你們[才]狂亂了,這些是我的豬的食物。』同樣的,親王!我認為你答辯得像擔糞者的譬喻。親王!捨離那邪惡的惡見!親王!捨離那邪惡的惡見!不要讓你有長久的不利與苦。」(432)

「即使迦葉尊師這麼說,但我不能夠捨離這邪惡的惡見。憍薩羅國波斯匿王與外國國王知道我:『波亞西親王是這麼說、這麼見者:「像這樣,無他世,……(中略)報。」』迦葉先生!如果我捨離這邪惡的惡見,他們將會說我:『波亞西親王是多麼無知、不聰明、持錯誤的執見者。』我將會因憤怒而執持它,我將會因掩蓋惡而執持它,我將會因惡意而執持它。」(433)
賭徒的譬喻

「那樣的話,親王!我為你作個譬喻,智者在這裡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說的義理。親王!從前,有兩位賭徒以骰子消遣,一位賭徒遇到不幸運的骰子[就]吞下。另一位賭徒看到後,這麼說:『親愛的!你一直贏,親愛的!請給我骰子,我將供奉。』『是的,親愛的!』那位賭徒拿走另一位賭徒的骰子。那時,那位賭徒在骰子上塗滿劇毒後,對另一位賭徒這麼說:『來!親愛的!我們以骰子消遣。』『是的,親愛的!』那位賭徒回答另一位賭徒。第二次,那[兩位]賭徒[再]以骰子消遣,那位賭徒遇到不幸運的骰子[又]吞下。另一位賭徒看到後,這麼說:
「吞下的骰子已塗以最烈的火,男子不自覺,
喂!吞吧!吞吧!惡人!你的後面將是辣的。」
同樣的,親王!我認為你答辯得像賭徒的譬喻。親王!捨離那邪惡的惡見!親王!捨離那邪惡的惡見!不要讓你有長久的不利與苦。」(434)

「即使迦葉尊師這麼說,但我不能夠捨離這邪惡的惡見。憍薩羅國波斯匿王與外國國王知道我:『波亞西親王是這麼說、這麼見者:「像這樣,無他世,……(中略)報。」』迦葉先生!如果我捨離這邪惡的惡見,他們將會說我:『波亞西親王是多麼無知、不聰明、持錯誤的執見者。』我將會因憤怒而執持它,我將會因掩蓋惡而執持它,我將會因惡意而執持它。」(435)
擔麻者的譬喻

「那樣的話,親王!我為你作個譬喻,智者在這裡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說的義理。親王!從前,某個地方[居民]遷離,那時,一位同伴召喚另一位同伴:『親愛的!我們走吧!去那個地方,或許有什麼財物能獲得。』『是的,親愛的!』那位同伴回答另一位同伴。他們去那個地方,到某個村落道路,在那裡,他們看見很多被捨棄的麻,看見後,一位同伴召喚另一位同伴:『親愛的!這裡有很多被捨棄的麻,那樣的話,親愛的!你綁一麻擔,我也將綁一麻擔,兩人取麻擔後而去。』『是的,親愛的!』那位同伴回答另一位同伴後,綁麻擔,取兩麻擔後去另一個村落的道路。在那裡,他們看見很多被捨棄的麻線,看見後,一位同伴召喚另一位同伴:『親愛的!這裡有很多被捨棄的麻線,那是我們要麻的目的,那樣的話,親愛的!請你捨棄麻擔,我也將捨棄麻擔,兩人取麻線擔後而去。』『親愛的!這麻擔我已擔了很遠且綁得很牢,請你了知,對我來說已足夠。』那時,那位同伴捨棄麻擔後,取了麻線擔。
他們往另一個村落的道路,在那裡,他們看見很多被捨棄的麻布,看見後,一位同伴召喚另一位同伴:『親愛的!這裡有很多被捨棄的麻布,那是我們要麻或麻線的目的,那樣的話,親愛的!請你捨棄麻擔,我也將捨棄麻線擔,兩人取麻布擔後而去。』『親愛的!這麻擔我已擔了很遠且綁得很牢,請你了知,對我來說已足夠。』那時,那位同伴捨棄麻線擔後,取了麻布擔。
他們往另一個村落的道路,在那裡,他們看見很多被捨棄的亞麻,看見後,……很多被捨棄的亞麻線,看見後,……很多被捨棄的亞麻布,看見後,……很多被捨棄的木綿,看見後,……很多被捨棄的木綿線,看見後,……很多被捨棄的木綿布,看見後,……很多被捨棄的鐵,看見後,……很多被捨棄的銅,看見後,……很多被捨棄的錫,看見後,……很多被捨棄的鉛,看見後,……很多被捨棄的銀,看見後,……很多被捨棄的金,看見後,一位同伴召喚另一位同伴:『親愛的!這裡有很多被捨棄的金,那是我們要麻、麻線、麻布、亞麻、亞麻線、亞麻布、木綿、木綿線、木綿布、鐵、銅、錫、鉛、銀的目的,那樣的話,親愛的!請你捨棄麻擔,我也將捨棄銀擔,兩人取金擔後而去。』『親愛的!這麻擔我已擔了很遠且綁得很牢,請你了知,對我來說已足夠。』那時,那位同伴捨棄銀擔後,取了金擔。
他們回去自己的村落,在那裡,那位取麻擔回去的同伴,他的父母不歡喜,妻兒也不歡喜,朋友、同僚也不歡喜,以其因緣而不獲得樂與喜悅,但,那位取金擔回去的同伴,他的父母歡喜,妻兒也歡喜,朋友、同僚也歡喜,以其因緣而獲得樂與喜悅。同樣的,親王!我認為你答辯得像擔麻者的譬喻。親王!捨離那邪惡的惡見!親王!捨離那邪惡的惡見!不要讓你有長久的不利與苦。」(436)
歸依

「我對迦葉先生最初的譬喻是悅意的、滿意的,但,我想要聽聞這種種提問的辯才,這樣,我認為迦葉尊師應被作為對手。
太偉大了,迦葉先生!太偉大了,迦葉先生!迦葉先生!猶如能扶正顛倒的,能顯現被隱藏的,能告知迷途者的路,能在黑暗中持燈火:『有眼者看得見諸色』。同樣的,法被迦葉尊師以種種法門說明。迦葉先生!我歸依喬達摩尊師、法、比丘僧團,請迦葉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迦葉先生!我欲作(祭)大牲祭,請迦葉先生訓誡我,這會對我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437)
牲祭的談說

「親王!當在像這樣的牲祭中,牛被殺,山羊與綿羊被殺,雞與豬被殺,種種生物類遭到殺戮,參與者是邪見者、邪志者、邪語、邪業者、邪命者、邪精進者、邪念者、邪定者,親王!像這樣,牲祭沒有大果、大效益、大光輝、大遍滿。親王!猶如農夫取種子與犁後,如果進入森林,在那裡,他在殘株、荊棘未除的惡田、惡地中播下了被毀壞、腐爛、被風吹日曬破壞、非新成熟、非安全地被播下了的種子,天又不能經常給予正確的水流,那些種子是否能得到成長、增長、擴展,或者,農夫能獲得廣大的果實嗎?」
「不,迦葉先生!」
「同樣的,親王!當在像這樣的牲祭中,牛被殺,山羊與綿羊被殺,雞與豬被殺,種種生物類遭到殺戮,參與者是邪見者、邪志者、邪語、邪業者、邪命者、邪精進者、邪念者、邪定者,親王!像這樣,牲祭沒有大果、大效益、大光輝、大遍滿。
但,親王!當在像這樣的牲祭中,牛既不被殺,山羊與綿羊也不被殺,雞與豬也不被殺,種種生物類不遭到殺戮,參與者是正見者、正志者、正語、正業者、正命者、正精進者、正念者、正定者,親王!像這樣,牲祭有大果、大效益、大光輝、大遍滿。親王!猶如農夫取種子與犁後,如果進入森林,在那裡,他在殘株、荊棘已除的善田、善地中播下了不被毀壞、不腐爛、不被風吹日曬破壞、新成熟、安全地被播下了的種子,天能時常地給予正確的水流,那些種子是否能得到成長、增長、擴展,或者,農夫能獲得廣大的果實呢?」
「是的,迦葉先生!」
「同樣的,親王!當在像這樣的牲祭中,牛既不被殺,山羊與綿羊也不被殺,雞與豬也不被殺,種種生物類不遭到殺戮,參與者是正見者、正志者、正語、正業者、正命者、正精進者、正念者、正定者,親王!像這樣,牲祭有大果、大效益、大光輝、大遍滿。」(438)
更優秀的青年徒弟之事

那時,波亞西親王對沙門、婆羅門、貧民、旅人、流浪者、乞丐設立布施。但,在那布施中,像這樣的飲食被給與:碎米飯伴酸粥,以及結球網之粗衣服。而在那布施中,名叫更優秀的青年徒弟是經營事務者,他施與布施後,這麼表示:
「以這布施,我與波亞西親王在這個世間相遇,不要在他方[世界]。」
波亞西親王聽聞:
「更優秀的青年徒弟施與布施後,這麼表示:『以這布施,我與波亞西親王在這個世間相遇,不要在他方[世界]。』」那時,波亞西親王派人召喚更優秀的青年徒弟,[對他]這麼說:
「是真的嗎?更優秀孩兒!你施與布施後,這麼表示:『以這布施,我與波亞西親王在這個世間相遇,不要在他方[世界]。』嗎?」
「是的,先生!」
「更優秀孩兒!為何你施與布施後,這麼表示:『以這布施,我與波亞西親王在這個世間相遇,不要在他方[世界]。』呢?更優秀孩兒!我們不是求福德者與布施果報的期待者嗎?」
「在尊師的布施中,像這樣的飲食被給與:連尊師的腳都不想碰,更別說吃的碎米飯伴酸粥,以及連尊師的腳都不想碰,更別說穿的結球網之粗衣服。尊師對我們來說是可愛的、合意的,我們如何能以合意的連結不合意的呢?」
「那樣的話,更優秀孩兒!請你如我吃的食物設立食物[布施],請你如我穿的衣服設立衣服[布施]。」
「是的,先生!」更優秀青年徒弟回答波亞西親王後,如波亞西親王吃的食物設立食物[布施],如波亞西親王穿的衣服設立衣服[布施]。(439)

那時,波亞西親王非恭敬地施與布施,不親手施與布施,不誠心地施與布施,施與丟棄的之布施,之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謝力色葛的空蕩天宮中,與四大天王天諸天為同伴。而在那布施中,名叫更優秀的青年徒弟是經營事務者,他恭敬地施與布施,以親手施與布施,誠心地施與布施,非施與丟棄的,之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與三十三天為同伴。(440)
波亞西天子

當時,尊者牛主經常去謝力色葛的空蕩天宮中作中午的休息。那時,波亞西天子去見尊者牛主。抵達後,向尊者牛主問訊,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尊者牛主對波亞西天子這麼說:
「朋友!你是誰?」
「大德!我是波亞西親王。」
「朋友!你不是這樣見者:『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嗎?」
「大德!確實,我是這樣見者:『像這樣,無他世,無化生眾生,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但,我被聖鳩摩羅迦葉從這邪惡的惡見遠離了。」
「而,朋友!在那布施中是經營事務者,名叫更優秀的青年徒弟,他往生到哪裡了呢?」
「大德!在我的布施中是經營事務者,名叫更優秀的青年徒弟,他恭敬地施與布施,親手施與布施,誠心地施與布施,非施與丟棄的之布施,之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與三十三天為同伴。而,大德!我不恭敬地施與布施,非親手施與布施,不誠心地施與布施,施與丟棄的之布施,之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謝力色葛空天宮,與四大天王天諸天為同伴。那樣的話,牛主大德!回人間後,請你這麼說:『你們要恭敬地施與布施,親手施與布施,誠心地施與布施,非施與丟棄的之布施。波亞西親王不恭敬地施與布施,非親手施與布施,不誠心地施與布施,施與丟棄的之布施,之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謝力色葛空天宮,與四大天王天諸天為同伴。而在那布施中,名叫更優秀的青年徒弟是經營事務者,他恭敬地施與布施,親手施與布施,誠心地施與布施,非施與丟棄的之布施,之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與三十三天為同伴。』」
那時,尊者牛主回人間後,這麼說:
「你們要恭敬地施與布施,親手施與布施,誠心地施與布施,非施與丟棄的之布施。波亞西親王不恭敬地施與布施,非親手施與布施,不誠心地施與布施,施與丟棄的之布施,之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謝力色葛空天宮,與四大天王天諸天為同伴,而在那布施中,名叫更優秀的青年徒弟是經營事務者,他恭敬地施與布施,親手施與布施,誠心地施與布施,非施與丟棄的之布施,之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與三十三天為同伴。」(441)
波亞西經第十終了。
大品終了,其攝頌:
譬喻大[經]、因緣,涅槃、善見,
人牛王、總管,集會、帝釋所問,
念住大[經],波亞西為第十。
大品篇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