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露遮经

1.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与五百大比丘众游行于拘萨罗国,到达娑罗婆提村。尔时,婆罗门露遮统治娑罗婆提村,此处人丁兴旺,草、薪、水繁盛,谷物丰美,享受国王的供奉,为拘萨罗国波斯匿王所赐予的梵圣领地,受王保护。

2.尔时,婆罗门露遮生起如是恶见:“即便有沙门或婆罗门证得善法,而证得善法以后他也不应向他人宣说,因为此另类对别人能做什么呢?正如打破旧的牢笼以后又会创造出其他新的牢笼。我认为如此成就是恶的贪法,因为此另类又会对他人有何用呢?”

3.婆罗门露遮听说:“从释迦族出家的释迦子沙门乔达摩与五百大比丘众游行于拘萨罗国,到达了娑罗婆提村。关于世尊的善名如是传播:‘世尊是阿罗汉,等正觉,具足明行,善逝,知世间,无上丈夫调御士,天人师,佛,世尊。’他自知亲证之后向世界宣说,包括了天、魔、梵天、沙门、婆罗门、人、天人众。他意味深长、富有文采地阐释初善法、中善法、究竟善法,明示完美无缺的梵行。确实应去见如是阿罗汉。”

4.于是,婆罗门露遮对理发师贝西卡说道:“亲爱的贝西卡,你去向乔达摩处。到了以后,以我之言问候沙门乔达摩是否无病、无碍、精力充沛、起居轻安:‘尊者乔达摩,婆罗门露遮问候尊者乔达摩是否无病、无碍、精力充沛、起居轻安。’并说:‘请尊者乔达摩答应婆罗门露遮明日和比丘僧团一起来用膳。’’

5.“好,尊者。”理发师贝西卡答应了婆罗门露遮以后,去向世尊处。到了以后,礼敬世尊,站于一旁。候于一旁的理发师贝西卡对世尊这样说:“尊者,婆罗门露遮问候沙门乔达摩,是否无病无恙,精力充沛,起居轻安,并说:‘尊者,请世尊乔达摩答应婆罗门露遮明日和比丘僧团一同前来用膳。’”世尊默然同意。

6.于是,理发师贝西卡知道世尊接受了邀请,从座位上起身,礼敬世尊,行右绕礼,回去婆罗门露遮处,到了以后对婆罗门露遮这样说:“我把您的话对世尊说了:‘尊者,婆罗门露遮问候沙门乔达摩,是否无病无恙,精力充沛,起居轻安’,并说,‘尊者,请世尊答应婆罗门露遮明日和比丘僧团一同前来用膳。’世尊已应允。”

7.于是,婆罗门露遮在夜尽以后,于自宅中让人准备精致的嚼食啖食,然后对理发师贝西卡说:“亲爱的贝西卡,你去沙门乔达摩处,到了之后通知沙门乔达摩时候已到:‘宜知是时,尊者,饭菜已备好。’”“好的,尊者。”理发师贝西卡答应了婆罗门露遮后,去向世尊处。到了以后,礼敬世尊,站于一旁。候于一旁的理发师贝西卡通知世尊适时:“尊者,宜知是时。饭菜已备好。”于是,世尊于午前时分着衣持钵,与比丘僧团一起来到娑罗婆提村。

8.尔时理发师贝西卡紧紧跟随在世尊身后。理发师贝西卡对世尊说:“尊者,婆罗门露遮生起如是恶见:‘即便有沙门或婆罗门证得善法,而证得善法以后他也不应向他人宣说,因为此另类又能为他人做些什么呢?正如打破旧的牢笼以后,又会创造出其他新的牢笼。我认为如此成就是罪恶的贪法,因为此另类又能为他人做些什么呢?’尊者,请您最好能让婆罗门露遮摆脱此罪恶的邪见。”“贝西卡。此是小事。贝西卡。此是小事。’

9.然后,世尊来到婆罗门露遮家中。到了以后,坐于已施设的座位上。于是,婆罗门露遮亲手以精致的嚼食啖食侍奉、满足以佛陀为首的比丘僧团。世尊食毕,将手从钵中移开,婆罗门露遮取一低座,坐于一旁。世尊对坐于一旁的婆罗门露遮说:“露遮,你是否真的生起如是恶见:‘即便有沙门或婆罗门证得善法,而证得善法以后他也不应向他人宣说,因为此另类又能为他人做些什么呢?正如打破旧的牢笼以后,又会创造出其他新的牢笼。我认为如此成就是恶的贪法,因为此另类又能为他人做些什么呢?’”“是的,尊者乔达摩。”

10.“露遮,你是怎么认为的?难道你不是在统治婆罗婆提吗?”

“是的,尊者乔达摩。”

“露遮,若有人如是说:‘婆罗门露遮统治娑罗婆提村。娑罗婆提村生产的财富,婆罗门露遮应独享,而不给予他人。’这个持如是说的人对那些依赖你而生存的人来说是在制造障难呢,抑或不是?”

“尊者乔达摩,是在造障难者。”

“露遮,他在制造障难时,是对他们怀有同情呢,还是没有同情?”

“尊者乔达摩,他全无同情。”

“一个没有同情的人有慈爱吗?对众人有发起心吗?还是怀有敌意?”

“尊者乔达摩,他怀有敌意。”

“当有敌意之心现起时,他是有邪见呢,还是有正见?”

“尊者乔达摩,他有邪见。”

“露遮,我宣布,有邪见者将堕入两趣之中一趣:或堕入地狱,或沦为畜生。

11.“露遮,你是怎么认为的?难道拘萨罗波斯匿王不是统治拘萨罗国迦尸城吗?”

“是的,尊者的乔达摩。”

“露遮,若有人如是说:‘拘萨罗波斯匿王住在拘萨罗迦尸城。拘萨罗生产的财富,拘萨罗波斯匿王应独自享用,而不给予他人。这个持如是见解之人对那些依赖拘萨罗波斯匿王的人来说是在制造障难呢,抑或不是?”

“尊者乔达摩,他是在制造障难。”

“他在制造障难时,是对他们怀有同情呢,抑或没有同情?”

“尊者乔达摩,他全无同情。”

“一个没有同情的人有慈爱吗?对众人有发起心吗?还是怀有敌意?”

“尊者乔达摩,他怀有敌意。”

“当有敌意之心现起时,他是有邪见呢,还是有正见?”

“尊者乔达摩,他有邪见。”

“露遮,我认为有邪见者将堕入两趣之中一趣:或堕入地狱,或沦为畜生。

12.“露遮,若有人如是说:‘婆罗门露遮统治娑罗婆提村。娑罗婆提村生产的财富,婆罗门露遮应独享,而不给予他人。’这个持如是说的人对那些依赖你而生存的人来说是在制造障难。他在制造障难时,没有同情。无同情者,有敌意之心现起。当有敌意心现起时,他有邪见。

13.“同样,露遮,若有人如是说:‘即便有沙门或婆罗门证得善法,而证得善法以后他也不应向他人宣说,因为此另类又能为他人做些什么呢?正如打破旧的牢笼以后又会创造出其他新的牢笼。我认为如此成就是罪恶的贪法,因为此另类又能为他人做些什么呢?’若有善家子遵循如来所教律法,获得如是非凡殊胜,证得预流果,证得一来果,证得不还果,证得阿罗汉果,一些人天脏成熟,将转生天界,那么对于这些人,持上述见解的人是制造障难者。他在制造障难时,没有同情。无同情者,有敌意之心现起。当有敌意心现起时,他有邪见。露遮,我认为有邪见者将堕入两趣之中一趣:或堕入地狱,或沦为畜生。

14.“露遮,若有人如是说:‘拘萨罗波斯匿王住在拘萨罗国迦尸城。拘萨罗国的生产财富,拘萨罗波斯匿王应独自享用,不给予他人。’对于那些依赖拘萨罗波斯匿王而生存的人,对于你们和其他人,持如是见解的人是制造障难者。他在制造障难时,没有同情。无同情者,有敌意之心现起。当有敌意心现起时,他有邪见。

15.“同样,露遮,若有人如是说:‘即便有沙门、婆罗门证得善法,而证得善法以后他也不应向他人宣说,因为此另类又能为他人做些什么呢?正如打破旧的牢笼以后又会创造出其他新的牢笼。我认为如此成就是罪恶的贪法,因为此另类又能为他人做些什么呢?’若有善家子遵循如来所教律法,获得如是非凡殊胜,证得预流果,证得一来果,证得不还果,证得阿罗汉果,有一些人天脏器成熟,将转生天界,那么对于这些人,持上述见解的人是制造障难者。他在制造障难时,没有同情。无同情者,有敌意之心现起。当有敌意心现起时,他有邪见。露遮,我认为有邪见者将堕入两趣之中一趣:或堕入地狱,或沦为畜生。

16.“露遮,有三种为师者应于世间受责备。若有人责备如是三种为师者,其责备真实合法,无可非议。哪三师呢?露遮,譬如若有一师,为获沙门的目标而从家出家,但未达到目标。没有达到沙门的目标,却为众弟子说法:‘这是为了你们的利益,那是为了你们的幸福。’他的众弟子不听,不入耳,不用心求知,背离师教而行。此师应被如是责备:‘具寿您为获得沙门的目标而从家出家,但您未达到沙门的目标。您未达到沙门的目标,却为众弟子说法:“这是为了你们的利益,那是为了你们的幸福。”您的弟子不听,不入耳,不用心求知,背离师教而行。正如有人努力追求一位拒绝了他的女子,想要把不理睬他的女子拥入怀,如是这般成就,我宣布为罪恶的贪法,因为此另类又能为他人做些什么呢?’露遮,这是第一种为师者,应于世间受到责备。若有人责备如是之师,其责备真实合法,无可非议。

17.“露遮,譬如又有一师为获沙门业而从家出家,但未达到沙门业的目标。没有达到沙门业的目标,却仍为众弟子说法:‘这能给你们带来利益,那能给你们带来幸福。’而其弟子听之,入耳,用心求知,不背离师教而行。此师应如是被责备:‘具寿您为获沙门业从家出家,您未达到沙门业的目标。您未达到沙门业的目标,却为弟子说法:“这能给你们带来利益,那能给你们带来幸福。”您的弟子听之,入耳,用心求知,不背离师教而行。’正如有人放弃自己的田地不顾,而认为他人的田地应当除草。如是成就,我认为是罪恶的贪欲法,因为此另类又能为他人做些什么呢?’露遮,这是第二种为师者,应于世间受到责备。若有人责备如是之师,其责备真实合法,无可非议。

18.“露遮,譬如又有一师从家出家,达到了沙门业的目标。当他达到沙门业的目标后,为众弟子说法:‘这能给你们带来利益,这能给你们带来幸福。’但他的弟子不听,不入耳,不用心求知,背离师教而行。此师应被责备:‘具寿您为获沙门业从家出家,您达到了沙门业的目标。您达到沙门业的目标后,为众弟子说法:“这能给你们带来利益,那能给你们带来幸福。”但您的弟子不听,不入耳不用心求知,背离师教而行。正如有人破除旧的牢笼以后又创造出其他新的牢笼。如是这般成就,我宣布为罪恶贪欲法,因为此另类又能为他人做些什么呢?’露遮,这是第三种为师者,应于世间受到责备。若有人责备如是之师,其责备真实合法,无可非议。露遮,这是那三种为师者,于世间可受责备,若有人责备如是之师,其责备真实合法,无可非议。”

19.听到这样说,婆罗门露遮对世尊这样说:“尊者乔达摩,世间是否有师不受责备?”

“露遮,世间有师不受责备。”

“尊者乔达摩,哪一种为师者于世间不受责备?”

“露遮,如来出现于此世,他是如来,阿罗汉,等正觉,具足明行,善逝,知世间,无上丈夫调御士,天人师,佛,世尊(……如《沙门果经》中所述,应如是阐释)。

54.“当他观察到自己五盖已经移除时,就生起欢喜,由欢喜生起禅悦,由禅悦而身体变得轻安,由身体轻安而感到安乐,由安乐而心入定。他远离诸欲,远离不善法,进入有寻有伺、由离而生、有喜有乐的初禅。他让离所生喜乐流动、充满、灌注、遍及身体。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部分不被离所生喜乐所充满。

“露遮,正如熟练的搓澡工或其学徒把洗澡粉末撒在铜盘內,洒上水,揉成团。此澡粉团内外都充满、渗透、包含油,他却没让一滴油滴落。露遮,比丘也如是让离所生喜乐流动、充满、灌注、遍及身体。露遮,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部分不被由离所生喜乐所充满。露遮,若弟子于师处获得如是非凡殊胜,露遮,则此师于世间不应受责备。若有人责备如是之师,其责备不实非法,应受指责。

56.“复次,露遮,比丘由平息寻伺而进入内心净洁的心的专一状态,进入无寻无伺、由定所生、具备喜乐的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露遮,若弟子于师处获得如是非凡殊胜,露遮,则此师于世间不应受责备。若有人责备如是之师,其责备不实非法,应受指责。

62.“当他的心如是安定、清净、纯粹、无瑕、无垢、柔软、适业、稳固、沉着时,他引导、调整心以达到智见。露遮,若弟子于师处获得如是非凡殊胜,露遮,则此师于世间不应受责备。若有人责备如是之师,其责备不实、非法,应受指责。

(……)

76.“当他的心如是安定、清净、纯粹、无瑕、无垢、柔软、适业、稳固、沉着时,他引导、调整心以达到漏尽智。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他了知:‘不受后有。’露遮,若弟子于老师处获得如是非凡殊胜,露遮,则此师于世间不应受责备。若有人责备如是之师,其责备不实、非法,应受指责。”

78.当如是听了以后,婆罗门露遮对世尊这样说:“尊者乔达摩,正如一人抓住正坠入地狱悬崖之人的头发,把他拉上来,安立于地上,同样,正坠入地狱悬崖的我被尊者乔达摩拉上来,安立于地上。甚妙,尊者乔达摩,甚妙。正如扶正颠倒,拨开杂草枯叶,为迷途者指路,在黑暗中带来油灯,使有眼者能见诸物。如是尊者乔达摩通过各种方式说法。我要归依尊者乔达摩、法和僧团。愿尊者乔达摩接受我归依为优婆塞,直至命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