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须婆经

1.如是我闻。一时,于世尊般涅槃后不久,具寿阿难住于舍卫城衹树给孤独园。尔时,忉提耶子须婆梵童因某一要事而居于舍卫城。

2.尔时,忉提耶子须婆梵童,,对另一梵童说道:“梵童,你去吧,前往沙门阿难处。到后,以我之言问讯沙门阿难无病无恙否?起居轻便否?强健否?安稳乐住否?‘忉提耶子须婆梵童问尊者阿难无病无恙否?起居轻便否?强健否?安稳乐住否?’并如是说:‘恳请具寿阿难慈悯,莅临忉提耶子须婆的住所,则实乃大善!

3.这位梵童应诺忉提耶子须婆梵童道“是”,随即便前往具寿阿难处。到后,与具寿阿难互相问好,互相问候,互叙亲切寒暄之语,随后便坐在一边。这坐在一边的梵童便对具寿阿难这么说道:‘忉提耶子须婆梵童问讯具寿阿难并如是说道:‘恳请具寿无病无恙否?起居轻便否?强健否?安稳乐住否?阿难慈悯,莅临忉提耶子须婆梵童的住所,则实乃大善!’”

4.听到这么说,具寿阿难便对这梵童说了这番话:“梵童,这时间不合适。今天我已服药。或许明天我会找个时间过去。”

于是这梵童从座中起身,来到忉提耶子须婆梵童处,到了以后,便对忉提耶子须婆梵童说:“我以此言对尊者阿难说:‘忉提耶子须婆梵童问讯具寿阿难无病无恙否?起居轻便否?强健否?安稳乐住否?’并如是说:‘恳请具寿如此说后,沙门阿阿难慈悯,莅临忉提耶子须婆梵童的住所,则实乃大善!难对我说道:‘梵童,这时间不合适。今天我已服药。或许明天我会找个时间过去。’至此此事已了结,具寿阿难愿意找机会明天过来。’

5.于是,具寿阿难在此夜过后,于午前时分着衣,持钵,以制多迦比丘为随行沙门,来到忉提耶子须婆梵童的住处,到后,便入坐于所设之座。随后,忉提耶子须婆梵童走近具寿阿难,与具寿阿难互相问候,互叙亲切寒暄之语,随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忉提耶子须婆梵童对具寿阿难说道:“尊者阿难,你长时间侍奉尊者乔达摩,亲密伴随,不离左右。尊者阿难应该知道那些为尊者乔达摩所赞许的法,他曾劝导、引入、安立众生于其中。阿难,是哪些法为尊者乔达摩所赞许?是哪些法他曾劝导、引入、安立众生于其中?’

6.“梵童,世尊曾赞许三蕴,他曾劝导、引入、安立众生于其中。哪三种呢?即是圣戒蕴,圣定蕴,圣慧蕴。梵童,这三蕴,即是世尊曾赞许的法,他曾劝导、引入、安立众生于其中。”

“阿难,哪些是尊者乔达摩曾赞许,并劝导、引入、安立众生于其中的圣戒蕴呢?”

7.“梵童,如来出现于世,是阿罗汉,等正觉(……)梵童,如是即为比丘具足戒德。

30.“梵童,这就是世尊曾赞许,并劝导、引入、安立众生于其中的圣戒蕴。此外还有更上应做之事。”

“不可思议啊,阿难!真是奇妙啊,阿难!此圣戒蕴是圆满,而非不圆满。阿难,除此之外,我未见其他沙门、婆罗门处有如是圆满的圣戒蕴。阿难,除此之外,如是圆满的圣戒蕴,其他沙门、婆罗门未能在自身上观察到,而他们却会就此而欣悦:‘做到此地步,足矣。至此我们已经达到沙门的目标。对于我们,没有更上事可做。’然而尊者阿难却这么说:‘此外还有更上应做之事。’”

第一日诵终。

2.1.“阿难,哪些圣定蕴为尊者乔达摩所赞许,他曾劝导、引入、安立众生于其中?”

“梵童,比丘如何守护诸根之门?(……)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部分不被由离所生的欢喜安乐所充满。

13.“梵童,比丘离诸欲、离不善法之后,便住于有寻有伺、由离所生、有喜有乐的初禅。他以由分离而生的喜乐流动、充满、灌注、遍及身体,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部分不被由离所生的喜乐所充满。这就是他所拥有的定。

14.“复次,梵童,有比丘因平息寻伺(……)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部分不被由禅定而生的欢喜安乐所充满。(……)这就是他所拥有的定。

16.“复次,梵童,比丘离除喜悦,安住于平静心(……)身体没有任何部分不被清净、纯粹心所遍布。(……)这便是他所拥有的定。

19.“梵童,这就是世尊曾称赞的圣定蕴,他曾劝导、引入、安立众生于其中。此外还有更上应做之事。”

“不可思议啊,阿难!真是奇妙啊,阿难!此圣定蕴是圆满,而非不圆满的。阿难,除此之外,我未见其他沙门、婆罗门处有如是圆满的圣定蕴。阿难,除此之外,如是圆满的圣定蕴其他沙门、婆罗门未能在自身上观察到,而他们却会就此而欣悦:‘做到此地步,足矣。至此我们已经达到沙门的目标。对于我们,没有更上事可做。’然而尊者阿难却如是说:‘此外还有更上应做之事’。”

20.“阿难,哪些圣慧蕴为尊者乔达摩所赞许,他曾劝导、引入、安立众生于其中?”

“当他的心如是安定、清净、纯粹(……)与此相连。”

22.“梵童,当比丘的心如是安定、清净、明澈、无瑕、无垢、柔软、堪能、稳固、沉着时,他能引领、调整心以达到智见。他如是了解到:‘这是我的身体,有色,四大所成,源自父母,饭粥所养,以无常、坏灭、粉碎、分裂、毁坏为性。我的识依此,与此相连。这便是他拥有的慧。

23.“他如是心安定(……)诸根无缺的身体。这便是他拥有的慧。

25.“他如是心安定(……)他了知.‘(……)不受后有。’

36.“梵童,当比丘的心如是安定、清净、明澈、无瑕、无垢、柔软、堪能、稳固、沉着时,他能引导、调整心了知漏尽。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的起源。’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他如实地了知:‘这是导致苦灭之道。’他如实地了知:‘这些是诸漏。’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诸漏集。’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诸漏灭。’他如实地了知:‘这是导致诸漏息灭之道。’如此知见,他的心从欲漏、有漏、无明漏当中解脱出来。心解脱之后,如此的智慧就会生起:‘心已经解脱。’他了知:‘生已灭尽,梵行已立,应作皆办,不受后有。’这便是他拥有的慧。

37.“梵童,这就是世尊曾称赞的圣慧蕴,他曾劝导、引入、安立众生于其中。此世再无更上应做之事。”

“不可思议啊,阿难!真是奇妙啊,阿难!此圣慧蕴是圆满,而非不圆满的。阿难,除此之外,我未见其他沙门、婆罗门处有如是圆满的圣慧蕴。此世再无更上应做之事。真是绝妙,阿难!真是绝妙,阿难!犹如扶正颠倒,犹如拨开杂草枯叶,为迷途者指明道路,在黑暗中持有油灯,令‘有眼者得见种种色’,尊者阿难以种种方式阐说的法正如此(透彻)。尊者阿难,我归依世尊乔达摩,归依法,归依比丘僧团。惟愿尊者阿难接纳我为优婆塞,从现在起直至命终。”

《须婆经》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