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种德经

1.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与五百大比丘僧团一同经行于鸯伽国,到达了瞻波城。世尊居住于瞻波城内的伽伽莲池畔。那时,种德婆罗门住在瞻波城。那里人口众多,水、草、柴丰盛,谷物繁茂,享受国王的供奉,是摩揭陀国王塞尼耶.频毗娑罗所赐予的梵圣领地,受王的保护。

2.瞻波城的婆罗门和居士们听说:“从释迦族出家的释迦子沙门乔达摩与五百大比丘僧团一同经行于鸯伽国,已经到达了瞻波城,住在瞻波城伽伽莲池畔。到处传布着关于世尊乔达摩的善好名声:‘世尊是阿罗汉,等正觉,具足明行,善逝,知世间,无上丈夫调御士,天人师,佛,世尊。’他自悟、亲自验证之后向世界宣说,包括了天、魔、梵天、沙门、婆罗门、人、天人众。他教授初善法、中善法、后善法,意味深长,绘声绘色。他阐释纯粹完整清净之梵行。能看见如此这般的阿罗汉真是有幸。”于是瞻波城的婆罗门和众居士就出了瞻波城,成群结队地前往伽伽莲池畔。

3.那时,种德婆罗门在高楼上准备午休。种德婆罗门看见瞻波城的婆罗门和居士离开瞻波城成群结队地前往伽伽莲池畔。看见以后对侍从说:“亲爱的侍从,为何瞻波城的婆罗门和居士离开瞻波城成群结队地前往伽伽莲池畔?”

“尊者,从释迦族出家的释迦子沙门乔达摩与五百大比丘僧团一同经行鸯伽国,已到达了瞻波城,住在瞻波城伽伽莲池畔。到处传布着关于世尊乔达摩的善好名声:‘世尊是阿罗汉,等正觉,具足明行,善逝,知世间,无上丈夫调御士,天人师,佛,世尊。’他们为看世尊乔达摩而前往。”

“亲爱的侍从,你去瞻波城的婆罗门和居士那里,去了之后对瞻波城的婆罗门和居士这样说:‘种德婆罗门如是说:请你们等一下,尊者们,种德婆罗门也要去见沙门乔达摩。’”

“是的,尊者。”种德婆罗门的侍者允声后就去了瞻波城的婆罗门和居士那里,去了之后对瞻波城的婆罗门和居士这样说:“种德婆罗门这样说:‘请你们等一下,尊者们,种德婆罗门也要去见沙门乔达摩。”

4.那时,有五百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婆罗门因某些待办之事而居住在瞻波城里。那些婆罗门听说:“种德婆罗门要去见沙门乔达摩。”于是,他们就去了种德婆罗门那里,去了之后对种德婆罗门这样说:“尊者种德真的要去见沙门乔达摩吗?”“我想是这样的,尊者们。我也要去见沙门乔达摩。”

5.“尊者种德不要去见沙门乔达摩,尊者种德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如果尊者种德要去见沙门乔达摩,尊者种德的名望就会衰减。沙门乔达摩的名望就会增加。因为尊者种德的名望会衰减,沙门乔达摩的名望会增加,所以尊者种德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尊者种德。论及血统,种德婆罗门于父母双方皆出身高贵,直至祖先第七代皆血统纯正,无混杂,无可挑剔。因为论及血统,种德婆罗门从父母双方皆出身高贵,直至第七代祖先皆血统纯正,无混杂,无可挑剔,所以尊者种德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尊者种德。尊者种德富有,财宝盈溢,尽享五欲,(……)尊者种德是导师,通晓咒语,精通五类,即:三吠陀及相关词汇、仪轨,能分别种种文字,通晓历史传说。种德懂音韵,通文法,掌握顺世论,善于瞻候大人相。尊者种德英俊、貌美、令人喜爱、容色殊胜,具有梵天的外形和光辉,相貌没有瑕疵。尊者种德戒德高尚,德高望重,庄严持戒。尊者种德言辞柔和、话语善良,用词优雅、流畅、无懈可击,令人明解其意。尊者种德是轨范师,大师之师,教授三百青年婆罗门诵明咒。从各国各方,众多青年学子寻求明咒而来至尊者种德处,欲从他学习明咒。尊者种德年长,老耄,具长者威仪,已达高龄。而沙门乔达摩尚年轻,是年轻的出家人。尊者种德为摩揭陀国王塞尼耶.频毗娑罗所尊敬、敬重、崇拜、供奉。尊者种德为婆罗门莲花亢所尊敬、敬重、崇拜、供奉。尊者种德住在瞻波城,那里人口众多,水、草、柴丰盛,谷物繁茂,享受国王的供奉,是摩揭陀国王塞尼耶.频毗娑罗所赐予的梵圣领地,受王的保护。因此,尊者种德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尊者种德。”

6.被这样告知,种德婆罗门对那些婆罗门说:

“现在,尊者们,你们听我说,我们应该去见世尊乔达摩,而世尊乔达摩不应该来见我们。论及血统,沙门乔达摩于父母双方皆出身高贵,直至祖先第七代皆血统纯正,没有混杂,无可挑剔。因为沙门乔达摩于父母双方皆出身高贵,直至祖先第七代皆血统纯正,没有混杂,论及血统,无可挑剔,所以世尊乔达摩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我们应该去见世尊乔达摩。沙门乔达摩舍离众多亲属而出家。沙门乔达摩,抛弃了众多藏于地下和置于地上的黄金财宝而出家。沙门乔达摩,稚嫩,年轻,头发乌黑,盛年妙色,少壮而出家。沙门乔达摩不顾不情愿的父母泪流满面,仍剃除须发,着袈裟衣,离家而出家。沙门乔达摩英俊、貌美、令人喜爱、容色殊胜,具有梵天的外形和光辉,相貌没有瑕疵。沙门乔达摩戒德全面,德高望重,庄严持戒。他言辞柔和、话语善良,用词优雅、流畅、无懈可击,善使人明解其意。沙门乔达摩是师中之师。沙门乔达摩灭掉欲、贪,无矫饰。沙门乔达摩,是说业者、说作为者,敬重修清净梵行的婆罗门众。沙门乔达摩从列位第一的刹帝利家族出家。沙门乔达摩舍辞富有、财宝盈溢、尽享五欲之家而出家。为向沙门乔达摩询问,许多人从外国、遥远的外地前来。数千天人归依沙门乔达摩。到处传布着关于世尊乔达摩的善好名声:‘世尊是阿罗汉,等正觉者,具足明行,善逝,知世间,无上丈夫调御士,为天人师,佛,世尊。’尊者们!沙门乔达摩具足三十二大人相。沙门乔达摩,是说‘善来’者,他言语和善,亲切和蔼,无锁眉头,话语平易,未语先笑。沙门乔达摩,受四众礼敬、尊敬、敬重、供奉、供养。众多天人信仰沙门乔达摩。无论世尊乔达摩住在哪个村子、聚落,哪个村子、聚落的百姓就不受非人烦扰。沙门乔达摩拥有僧团、信众,为众人之导师,在众多派教祖中位于首尊。一些沙门、婆罗门也有名声鹊起,但不能堪比沙门乔达摩的盛誉。沙门乔达摩的盛誉来自无上明行的具足。摩揭陀国王塞尼耶.频毗婆罗及其王子、娘妃、侍从、大臣俱归依沙门乔达摩。拘萨罗国王波斯匿王及其王子、嫔妃、侍从、大臣俱归依沙门乔达摩。莲花亢婆罗门及其儿子、夫人、侍者、臣下俱归依沙门乔达摩。沙门乔达摩受摩揭陀国王塞尼耶.频毗婆罗礼敬、尊敬、敬重、供奉、供养。沙门乔达摩,受拘萨罗国王波斯匿王礼敬、尊敬、敬重、供奉、供养。沙门乔达摩,受莲花亢婆罗门礼敬、尊敬、敬重、供奉、供养。沙门乔达摩,已来到瞻波城,住在伽伽莲池畔。凡是沙门、婆罗门来到我们村的领地,都是我们的客人。宾客是我们应该礼敬、尊敬、敬重、供奉、供养的。既然沙门乔达摩来到瞻波城,住在瞻波城伽伽莲池畔,沙门乔达摩就是我们的宾客。宾客是我们应该礼敬、尊敬、敬重、供奉、供养的。因此,尊者乔达摩不应该来见我们,我们应该去见尊者乔达摩。我这般赞颂尊者乔达摩,却依然不能如实称赞乔达摩,因为尊者乔达摩的美德无与伦比。”

7.听到这样说,那些婆罗门对种德婆罗门这样说:“若是沙门乔达摩果真如尊者种德所赞叹的那样,那么即使世尊乔达摩居住于百由旬远开外,有信仰的家族子也应背起行囊前往相见。因此,我们所有人都应去见沙门乔达摩。’

于是,种德婆罗门就与婆罗门众一同前往伽伽莲池。

8.尔时,种德婆罗门在穿过林丛时,产生这样的思考:“如果我问沙门乔达摩问题,沙门乔达摩可能这样对我说:‘婆罗门,问题不应该这样问。婆罗门,问题应该这样问。’婆罗门众就会藐视我:‘愚蠢、无知的种德婆罗门,不能恰当地向沙门乔达摩提问。’如果被此眷属藐视,名声就会减损。名声减损,食禄就会衰减。唯有获得名望,我们才有财富。如果沙门乔达摩问我问题,我对问题的阐释没有适合其心,沙门乔达摩可能会这样说:‘婆罗门,不应该这样回答问题。婆罗门,应该这样回答问题。’由此,此眷属就会藐视我:‘愚蠢、无知的种德婆罗门,对沙门乔达摩问题的解释不能慰其心。’如果被此眷属藐视,名声就会减损。名声减损,食禄就会衰减。唯有获得名望,我们才有财富。然而,我已如此接近沙门乔达摩,不见而返,此眷属就会藐视我:‘愚蠢、无知的种德婆罗门,刚愎自用,胆小怕事,不敢去见沙门乔达摩,怎能如此接近沙门乔达摩,却不见而返?’如果被此眷属藐视,名声就会减损。名声减损,食禄就会衰减。唯有获得名望,我们才有财富。”

9.于是,种德婆罗门就去了世尊那里。到了之后与世尊互相礼敬,互致问候,互叙亲切友好的话语,然后坐于一旁。瞻波城的婆罗门和居士们,一些人问候世尊后坐于一旁,一些人与世尊互相礼敬,互致问候,互叙亲切友好的话语后坐于一旁,一些人向世尊双掌合十鞠躬后坐于一旁,一些人告知名字和家族后坐于一旁,一些人默然坐于一旁。

10.种德婆罗门坐在那里,思绪万千:“如果我问沙门乔达摩问题,沙门乔达摩可能这样对我说:‘婆罗门,问题不应该这样问,婆罗门,问题应该这样问。’此眷属就会藐视我:‘愚蠢、无知的种德婆罗门,不能恰当地向沙门乔达摩提问。’如果被此眷属藐视,名声就会减损。名声减损,食禄就会衰减。唯有获得名望,我们才有财富。如果沙门乔达摩问我问题,我对问题的解释没能慰其心,沙门乔达摩可能会这样说:‘婆罗门,不应该这样回答问题。婆罗门,应该这样回答问题。’因而此眷属就会藐视我:‘愚蠢、无知的种德婆罗门,对沙门乔达摩问题的解释不能慰其心。’如果被此眷属藐视,名声就会减损。名声减损,食禄就会衰减。唯有获得名望,我们才有财富。呜呼!但愿沙门乔达摩问我自己精通的有关三吠陀的问题。但愿我定能以对问题的阐释适合其心。”

11.然而,世尊猜出种德婆罗门之考虑,这样想到:“这位种德婆罗门自己内心焦虑。我应当问他自己精通的有关三吠陀的问题。”

于是,世尊对种德婆罗门这样说道:“婆罗门,具备何等特质婆罗门才能称得上是婆罗门呢?当他宣称‘我是婆罗门’时,他说的是正语而非妄语呢?”

12.于是,种德婆罗门这样想:“这正是我想要的,所盼望的,所需要的,所渴望的:‘鸣呼!但愿沙门乔达摩问我自己精通的有关三吠陀的问题。但愿我定能以对问题的阐释适合其心。’沙门乔达摩果然问到我自己精通的有关三吠陀的问题,我定能以对问题的阐释而适合其心。”

13.于是,种德婆罗门挺直身板儿,环顾人群,对世尊这样说:“乔达摩,具备五种品质才能称得上是婆罗门,当他宣称‘我是婆罗门’时,他所言是正语而非妄语。哪五种?这里,乔达摩,论及血统,婆罗门于父母双方皆出身高贵,直至祖先第七代皆血统纯正,没有混杂,无可挑剔。他是导师,通晓咒语,精通五类,即:三吠陀及相关词汇、仪轨,能分别种种文字,通晓历史传说。他懂音韵,通文法,掌握顺世论,善于瞻候大人相。他英俊,貌美,令人喜爱,颜貌殊胜,具有梵天的外形和光辉,相貌没有瑕疵。他戒德全面,德高望重,庄严持戒。他是智者,深谋远虑,明达,是第一或者第二个执掌祭祀之勺者。乔达摩,具备这五种品质才能称得上是婆罗门,当他宣称‘我是婆罗门’时,他所言才是正语而非妄语。”

14.“婆罗门,这五种品质中,除去一种品质,只具备四种品质能够称得上是婆罗门吗?当他宣称‘我是婆罗门’时,他所说是正语而非妄语吗?”

“那是可能的,尊者乔达摩。尊者乔达摩,这五种品质中,可以除去容色。容色有什么用呢?尊者乔达摩,由于论及血统,婆罗门于父母双方皆出身高贵,直至祖先第七代皆血统纯正,没有混杂,无可挑剔。他是导师,通晓咒语,精通五类,即:三吠陀及相关词汇、仪轨,能分别种种文字,通晓历史传说。他懂音韵,通文法,掌握顺世论,善于瞻候大人相。他戒德全面,德高望重,庄严持戒。他是智者,深谋远虑,明达,是第一或者第二个执掌祭祀之勺者。尊者乔达摩,具备这四种品质就能称得上是婆罗门。当他宣称‘我是婆罗门’时,他所言才是正语而非妄语。’

15.“婆罗门,这四种品质中,除去一种品质,只具备三种品质能够称得上是婆罗门吗?当他宣称‘我是婆罗门’时,他所说是正语而非妄语吗?”

“那是可能的,尊者乔达摩。尊者乔达摩,这四种品质中,可以除去咒语。咒语有什么用呢?尊者乔达摩,由于婆罗门于父母两方皆出身高贵,直至祖先第七代皆血统纯正,没有混杂,论及血统,无可挑剔。他戒德全面,德高望重,庄严持戒。他是智者,深谋远虑,明达,是第一或者第二个执掌祭祀之勺者。尊者乔达摩,具备这三种品质就能称得上是婆罗门。当他宣称‘我是婆罗门’时,他所言才是正语而非妄语。”

16.“婆罗门,这三种品质中,除去一种品质,只具备两种品质能够称得上是婆罗门吗?当他宣称‘我是婆罗门’时,他所说是正语而非妄语吗?”

“那是可能的,尊者乔达摩。尊者乔达摩,这三种品质中,可以除去出身。出身有什么用呢?尊者乔达摩,如果一个婆罗门戒德全面,德高望重,庄严持戒。他是智者,深谋远虑,明达,是第一或者第二个执掌祭祀之勺者。尊者乔达摩,具备这两种品质的婆罗门便可称得上是婆罗门。当他宣称‘我是婆罗门’时,他所言才是正语而非妄语。

17.被这样告知,那些婆罗门对种德婆罗门这样说:

“尊者种德,不要这样说,尊者种德,不要这样说!若是尊者种德贬低容色,贬低咒语,贬低出身,尊者种德便附和了沙门乔达摩的言论。”

18.于是,世尊对那些婆罗门这样说:“如果你们婆罗门这样想:‘种德婆罗门无知,种德婆罗门不能言善辩,种德婆罗门缺乏智慧,种德婆罗门不能与沙门乔达摩辩论。’那么,请种德婆罗门停下,你们来与我辩论。婆罗门,如果你们这样想:‘种德婆罗门多闻,种德婆罗门能言善辩,种德婆罗门是聪明人,种德婆罗门有能力与沙门乔达摩辩论。’你们就停止,种德婆罗门来与我辩论。”

19.被这样告知后,种德婆罗门对世尊如是说:“尊者乔达摩,请等一下,尊者乔达摩,请您沉默,我将以法回应他们。”

于是,种德婆罗门就对那些婆罗门说:“尊者们,请你们不要这样说。尊者们,请你们不要这样说:‘若是尊者种德诋毁了颜貌端正,诋毁了咒语,诋毁了出身,尊者种德便是附和了沙门乔达摩的言论。’我并未诋毁颜貌端正、咒语或出身。”

20.那时,种德婆罗门的外甥,一个叫鸯伽的年轻学子坐在人群当中。于是种德婆罗门对那些婆罗门说:“诸位尊者,您看见我的外甥、名叫鸯伽的年轻学子了吗?”

“是的,尊者。”

“青年学子鸯伽英俊貌美,令人喜爱,容色殊胜,具有梵天的外形和光辉,相貌没有瑕疵。在人群中,除了沙门乔达摩没有人与他颜貌相等。青年学子鸯伽是导师,通晓咒语,精通五类,即:三吠陀及相关词汇、仪轨,能分别种种文字,通晓历史传说。他懂音韵、通文法,掌握顺世论,善于瞻候大人相。是我传授他咒语。青年学子鸯伽于父母双方皆出身高贵,直至祖先第七代皆血统纯正,没有混杂,论及血统,无可挑剔。我认识他的父母。但青年学子鸯伽杀生,偷窃,邪淫,妄语,饮酒,颜貌端正有何用呢?咒语有何用呢?出身有何用?由此,一个戒德全面、德高望重、庄严持戒的婆罗门,他是智者,深谋远虑,明达,是第一或者第二个执掌祭祀之勺者,唯具备此两种品质的婆罗门才能称得上婆罗门。当他宣称‘我是婆罗门’时,他所言才是正语而非妄语。”

21.“婆罗门,这两种品质中,除去一种品质,只具备一种品质的人能称得上婆罗门吗?当他宣称‘我是婆罗门’时,他所说是正语而非安语吗?”

“那是不可能的,尊者乔达摩。慧由戒而清净,戒由慧而清净。有戒则有慧,有慧则戒。凡戒高者有慧,有慧者则有戒。拥有戒和智慧的人于此世间当为最殊胜。乔达摩,犹如以手洗手,或以足涤足。尊者乔达摩,如此,慧由戒而清净,戒由慧而清净。有戒则有慧,有慧则戒。凡德高者有慧,有慧者则有戒。拥有戒和智慧的人于此世间当为最殊胜。”

22.“正是这样,婆罗门。婆罗门,慧由戒而清净,戒由慧而清净。有戒则有慧,有慧则有戒。凡戒德全面者有慧,有慧者则有戒。拥有戒和智慧的人于此世间当为最殊胜。婆罗门,何为戒,何为慧?”

“乔达摩,关于此议题,我们所知即如此。善哉世尊乔达摩,还请对所说议题作答。”

23.“婆罗门,你听好,请认真谨记,我将说。”

“是的,尊者。”种德婆罗门回答世尊说。

世尊这样说道:

“现今,如来出现于世,如来是阿罗汉、等正觉(……)如此,婆罗门,比丘具足德操。婆罗门,此即为戒。(……)达初禅(……)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而住(……),能引导、调整心以达到智见,(……)此即为其慧(……),了知‘(……)不受后有。’婆罗门,这就是慧。

24.这样说完,种德婆罗门对世尊说:“真是绝妙,尊者乔达摩,真是绝妙,尊者乔达摩!尊者乔达摩,犹如扶正颠倒,犹如拨开杂草枯叶,为迷途者指明道路,在黑暗中持有油灯,令‘有眼者得见种种色’,尊者乔达摩以种种方式所宣说之法正如此(透彻)。我要归依世尊乔达摩、法及比丘僧团。尊者乔达摩,请接受我为优婆塞,接受我归依,从今起直至命终。请尊者乔达摩率比丘僧团接受我明日供养。”

世尊默然允诺。随后,种德婆罗门知道世尊已允诺,就从座位站起,向世尊鞠躬,行右绕礼而离去。于是,种德婆罗门经过一夜在自己家中准备好可口的嚼食和啖食,使人告知世尊时间:“尊者乔达摩,斋食已备好,是时候(用斋了)。”

25.于是,世尊于午前时分,着衣持钵,与比丘僧团一起前往种德婆罗门家。去了以后,他坐在已准备好的座位上。随后,种德婆罗门亲手奉上精致的嚼食和啖食,敬奉给佛陀为上首的比丘众,令他们饱足,满意。

随后,当世尊用过餐,手离开钵,种德婆罗门便取一低座,坐于一旁。坐于旁后,种德婆罗门这样对世尊说:

26.“尊者乔达摩,如果我参加眷属聚会,从座位站起,向世尊乔达摩敬礼,眷属就会藐视我。被眷属藐视的人,其名望会衰减。名望衰减的人,财富就会衰减,我们的财富依靠名望的获得。尊者乔达摩,如果我在眷属当中做双掌合十,请尊者乔达摩视我等同于从座位站起。尊者乔达摩,如果我在眷属当中,取去缠头布,请尊者乔达摩视我如同向世尊行顶礼。尊者乔达摩,如果我上了车而从车上下来,向世尊乔达摩行礼致敬,眷属会藐视我。被眷属藐视的人,其名望就会衰减。名望衰减的人,财富就会衰减,我们的财富依靠名望的获得。尊者乔达摩,如果我坐上车,在车上竖直策杖,请尊者乔达摩视我如同下车向世尊行礼。尊者乔达摩,如果坐上车,在车上垂手,请尊者乔达摩视我如同向世尊行顶礼。

27.于是,世尊以说法启发、激励、鼓舞种德婆罗门,令他欢喜后从座位站起,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