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九、托钵食清净经(Pindapataparisuddhisuttam)

438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竹林精舍。当时,尊者舍利弗于傍晚时分从禅定出定,向佛陀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佛陀对坐于一旁的尊者舍利弗如下说道:

“舍利弗,你诸根清净,肤色洁白、遍净。舍利弗,你今天依哪种住而多住?”

“尊师,我今天依空性住而多住。”

“很好,很好,舍利弗!实际上,舍利弗,你今天依大人住而多住。所谓大人住,舍利弗,此即是空性。

在此,舍利弗,如果比丘志向‘依空性住而多住’,那么,舍利弗,该比丘应如此省察:‘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眼所识色中,是否存在着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眼所识色中,存在着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那么,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为了这些恶不善法的舍断而努力。进而,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眼所识色中,不存在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那么,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39 “进而,舍利弗,该比丘应如此省察:‘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耳所识声中,是否存在着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耳所识声中,存在着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那么,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为了这些恶不善法的舍断而努力。进而,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耳所识声中,不存在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那么,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舍利弗,该比丘应如此省察:‘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鼻所识香中,是否存在着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鼻所识香中,存在着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那么,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为了这些恶不善法的舍断而努力。进而,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鼻所识香中,不存在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那么,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舍利弗,该比丘应如此省察:‘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舌所识味中,是否存在着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舌所识味中,存在着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那么,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为了这些恶不善法的舍断而努力。进而,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舌所识味中,不存在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那么,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舍利弗,该比丘应如此省察:‘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身所识触中,是否存在着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身所识触中,存在着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那么,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为了这些恶不善法的舍断而努力。进而,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身所识触中,不存在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那么,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舍利弗,该比丘应如此省察:‘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意所识法中,是否存在着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意所识法中,存在着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那么,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为了这些恶不善法的舍断而努力。进而,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我沿此道路进入村庄托钵,或在此地方游化托钵,或托钵后沿此道路退出村庄,此时,于我的意所识法中,不存在心的或欲、或贪、或嗔、或痴、或怒。’那么,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40 “进而,舍利弗,比丘应如此省察:‘五种妙欲是否于我已断除?’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五种妙欲于我尚未断除’,彼比丘就应当为了五种妙欲的断除而努力。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五种妙欲于我已断除’,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41 “进而,舍利弗,比丘应如此省察:‘五蓋是否于我已断除?’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五蓋于我尚未断除’,彼比丘就应当为了五蓋的断除而努力。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五蓋于我已断除’,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42 “进而,舍利弗,比丘应如此省察:‘五取蕴是否于我已遍知?’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五取蕴于我尚未遍知’,彼比丘就应当为了五取蕴的遍知而努力。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五取蕴于我已遍知’,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43 “进而,舍利弗,比丘应如此省察:‘四念处是否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四念处于我尚未修习’,彼比丘就应当为了四念处的修习而努力。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四念处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44 “进而,舍利弗,比丘应如此省察:‘四正勤是否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四正勤于我尚未修习’,彼比丘就应当为了四正勤的修习而努力。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于我已修习四正勤’,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45 “进而,舍利弗,比丘应如此省察:‘四神足是否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四神足于我尚未修习’,彼比丘就应当努力修习四神足。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四神足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46 “进而,舍利弗,比丘应如此省察:‘五根是否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五根于我尚未修习’,彼比丘就应当为了五根的修习而努力。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五根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47 “进而,舍利弗,比丘应如此省察:‘五力是否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五力于我尚未修习’,彼比丘就应当为了五力的修习而努力。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五力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48 “进而,舍利弗,比丘应如此省察:‘七觉支是否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七觉支于我尚未修习’,彼比丘就应当为了七觉支的修习而努力。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七觉支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49 “进而,舍利弗,比丘应如此省察:‘八正道是否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八正道于我尚未修习’,彼比丘就应当为了八正道的修习而努力。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八正道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50 “进而,舍利弗,比丘应如此省察:‘止和观是否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止和观于我尚未修习’,彼比丘就应当为了止和观的修习而努力。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止和观于我已修习’,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51 “进而,舍利弗,比丘应如此省察:‘明和解脱是否于我已证得?’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明和解脱于我尚未证得’,彼比丘就应当为了明和解脱的证得而努力。舍利弗,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知晓:‘明和解脱于我已证得’,舍利弗,彼比丘就应当于诸善法依其喜悦、愉悦昼夜随学而住。”

452 “舍利弗,过去任何沙门或婆罗门清净托钵食时,他们都通过如此省察、再省察,清净了托钵食。未来任何沙门或婆罗门清净托钵食时,他们都将通过如此省察、再省察,清净托钵食。现在任何沙门或婆罗门清净托钵食时,他们都通过如此省察、再省察,清净托钵食。因此,舍利弗,‘我们要省察、再省察,清净托钵食。’像这样,舍利弗,你们应当学习。”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舍利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托钵食清净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