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五、小教诫罗睺罗经(Cilarahulovadasuttam)

416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

这时,独坐、禅定的佛陀心中生起如此思考:“罗睺罗的成熟解脱法已经成熟。我为罗睺罗教导更进一步的烦恼灭尽法如何?”于是,佛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舍卫城托钵乞食。在舍卫城游化托钵,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对尊者罗睺罗说道:“罗睺罗,你带上坐具,我们靠近安陀林去午休。”

“遵命,尊师。”尊者罗睺罗应诺佛陀以后,带上坐具,跟随在佛陀的后面。

当时,有数千天神得知“今天世尊将为罗睺罗尊者教导更进一步的烦恼灭尽”,便跟随着佛陀。

佛陀进入安陀林深处以后,走到一棵树下,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于是,尊者罗睺罗顶礼佛陀,然后亦坐于一旁。佛陀对坐于一旁的尊者罗睺罗如下说道。

417 “罗睺罗,对此如何思考?眼是常还是无常?”

“是无常,尊师。”

“罗睺罗,无常者是苦还是乐?”

“是苦,尊师。”

“那么,对于无常、苦、必然变异者,认为‘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此是恰当还是不恰当?”

“不恰当,尊师。”

“罗睺罗,对此如何思考?色是常还是无常?”

“是无常,尊师。”

“罗睺罗,无常者是苦还是乐?”

“是苦,尊师。”

“那么,对于无常、苦、必然变异者,认为‘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此是恰当还是不恰当?”

“不恰当,尊师。”

“罗睺罗,对此如何思考?眼识是常还是无常?”

“是无常,尊师。”

“罗睺罗,无常者是苦还是乐?”

“是苦,尊师。”

“那么,对于无常、苦、必然变异者,认为‘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此是恰当还是不恰当?”

“不恰当,尊师。”

“罗睺罗,对此如何思考?眼触是常还是无常?”

“是无常,尊师。”

“罗睺罗,无常者是苦还是乐?”

“是苦,尊师。”

“那么,对于无常、苦、必然变异者,认为‘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此是恰当还是不恰当?”

“不恰当,尊师。”

“罗睺罗,对此如何思考?因眼触而生起的受、想、行、识,其是常还是无常?”

“是无常,尊师。”

“罗睺罗,无常者是苦还是乐?”

“是苦,尊师。

“那么,对于无常、苦、必然变异者,认为‘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此是恰当还是不恰当?”

“不恰当,尊师。”

418 “同样,罗睺罗,对此如何思考?耳、声、耳识、耳触、因耳触而生起的受、想、行、识,其是常还是无常?”

“是无常,尊师。”

“罗睺罗,无常者是苦还是乐?”

“是苦,尊师。”

“那么,对于无常、苦、必然变异者,认为‘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此是恰当还是不恰当?”

“不恰当,尊师。”

“罗睺罗,对此如何思考?鼻、香、鼻识、鼻触、因鼻触而生起的受、想、行、识,其是常还是无常?”

“是无常,尊师。”

“罗睺罗,无常者是苦还是乐?”

“是苦,尊师。”

“那么,对于无常、苦、必然变异者,认为‘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此是恰当还是不恰当?”

“不恰当,尊师。”

“罗睺罗,对此如何思考?舌、味、舌识、舌触、因舌触而生起的受、想、行、识,其是常还是无常?”

“是无常,尊师。”

“罗睺罗,无常者是苦还是乐?”

“是苦,尊师。”

“那么,对于无常、苦、必然变异者,认为‘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此是恰当还是不恰当?”

“不恰当,尊师。”

“罗睺罗,对此如何思考?身、触、身识、身触、因身触而生起的受、想、行、识,其是常还是无常?”

“是无常,尊师。”

“罗睺罗,无常者是苦还是乐?”

“是苦,尊师。”

“那么,对于无常、苦、必然变异者,认为‘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此是恰当还是不恰当?”

“不恰当,尊师。”

“罗睺罗,对此如何思考?意、法、意识、意触、因意触而生起的受、想、行、识,其是常还是无常?”

“是无常,尊师。”

“罗睺罗,无常者是苦还是乐?”

“是苦,尊师。”

“那么,对于无常、苦、必然变异者,认为‘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此是恰当还是不恰当?”

“不恰当,尊师。”

419 “罗睺罗,如此见者、闻者的圣弟子于眼也厌离,于色也厌离,于眼识也厌离,于眼触也厌离,于因眼触而生起的受、想、行、识,于其也厌离。

同样,于耳也厌离,于声也厌离,于耳识也厌离,于耳触也厌离,于因耳触而生起的受、想、行、识,于其也厌离。

于鼻也厌离,于香也厌离,于鼻识也厌离,于鼻触也厌离,于因鼻触而生起的受、想、行、识,于其也厌离。

于舌也厌离,于味也厌离,于舌识也厌离,于舌触也厌离,于因舌触而生起的受、想、行、识,于其也厌离。

于身也厌离,于触也厌离,于身识也厌离,于身触也厌离,于因身触而生起的受、想、行、识,于其也厌离。

于意也厌离,于法也厌离,于意识也厌离,于意触也厌离,于因意触而生起的受、想、行、识,于其也厌离。因厌离而离贪,因离贪而解脱。于解脱生起‘获得解脱’之智。了知‘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罗睺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当在讲述此解脱法时,尊者罗睺罗无取著,心从诸漏解脱。彼数千天神也生起离尘、离垢的法眼:“生起法皆为灭法。”

(小教诫罗睺罗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