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三、教诫富楼那经(Punnovadasuttam)

395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

傍晚,尊者富楼那从禅坐中出定,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富楼那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为我简略说法,从世尊闻法以后,我将独自离开,不放逸、正勤、自我精进而住。”

“那么,富楼那,你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尊者富楼那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富楼那,具有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眼所识色。比丘对其非常欢喜、非常满意、一直执著。对其非常欢喜、非常满意、一直执著者,欢喜就会生起。我说:‘富楼那,由于欢喜生起而苦生起。’

富楼那,具有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耳所识声。比丘对其非常欢喜、非常满意、一直执著。对其非常欢喜、非常满意、一直执著者,欢喜就会生起。我说:‘富楼那,由于欢喜生起而苦生起。’

富楼那,具有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鼻所识香。比丘对其非常欢喜、非常满意、一直执著。对其非常欢喜、非常满意、一直执著者,欢喜就会生起。我说:‘富楼那,由于欢喜生起而苦生起。’

富楼那,具有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舌所识味。比丘对其非常欢喜、非常满意、一直执著。对其非常欢喜、非常满意、一直执著者,欢喜就会生起。我说:‘富楼那,由于欢喜生起而苦生起。’

富楼那,具有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身所识触。比丘对其非常欢喜、非常满意、一直执著。对其非常欢喜、非常满意、一直执著者,欢喜就会生起。我说:‘富楼那,由于欢喜生起而苦生起。’

富楼那,具有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意所识法。比丘对其非常欢喜、非常满意、一直执著。对其非常欢喜、非常满意、一直执著者,欢喜就会生起。我说:‘富楼那,由于欢喜生起而苦生起。’

富楼那,具有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眼所识色。比丘对其非常不欢喜、非常不满意、一直不执著。对其非常不欢喜、非常不满意、一直不执著者,欢喜就会灭尽。我说:‘富楼那,由于欢喜灭尽而苦灭尽。’

富楼那,具有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耳所识声。比丘对其非常不欢喜、非常不满意、一直不执著。对其非常不欢喜、非常不满意、一直不执著者,欢喜就会灭尽。我说:‘富楼那,由于欢喜灭尽而苦灭尽。’

富楼那,具有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鼻所识香。比丘对其非常不欢喜、非常不满意、一直不执著。对其非常不欢喜、非常不满意、一直不执著者,欢喜就会灭尽。我说:‘富楼那,由于欢喜灭尽而苦灭尽。’

富楼那,具有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舌所识味。比丘对其非常不欢喜、非常不满意、一直不执著。对其非常不欢喜、非常不满意、一直不执著者,欢喜就会灭尽。我说:‘富楼那,由于欢喜灭尽而苦灭尽。’

富楼那,具有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身所识触。比丘对其非常不欢喜、非常不满意、一直不执著。对其非常不欢喜、非常不满意、一直不执著者,欢喜就会灭尽。我说:‘富楼那,由于欢喜灭尽而苦灭尽。’

富楼那,具有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意所识法。比丘对其非常不欢喜、非常不满意、一直不执著。对其非常不欢喜、非常不满意、一直不执著者,欢喜就会灭尽。我说:‘富楼那,由于欢喜灭尽而苦灭尽。’

富楼那,此就是我为你简略而说的法。那么,你将住在什么地方?”

“尊师,此就是世尊为我简略而说的法。尊师,有个名为苏纳帕兰托的地方,我将住在那里。”

396 “富楼那,苏纳帕兰托人凶暴。富楼那,苏纳帕兰托人粗暴。富楼那,如果苏纳帕兰托人对你谩骂、恶骂,那么,富楼那,你将如何?”

“尊师,如果苏纳帕兰托人对我谩骂、恶骂,那么,我会这样思维:‘啊,这些苏纳帕兰托人真好!啊,这些苏纳帕兰托人实在是好!他们没有用拳头打我。’尊师,我就将这样,善逝,我就将这样。”

“富楼那,如果苏纳帕兰托人用拳头打你,那么,富楼那,你将如何?”

“尊师,如果苏纳帕兰托人用拳头打我,那么,我会这样思维:‘啊,这些苏纳帕兰托人真好!啊,这些苏纳帕兰托人实在是好!他们没有用石块砸我。’尊师,我就将这样,善逝,我就将这样。”

“富楼那,如果苏纳帕兰托人用石块砸你,那么,富楼那,你将如何?”

“尊师,如果苏纳帕兰托人用石块砸我,那么,我会这样思维:‘啊,这些苏纳帕兰托人真好!啊,这些苏纳帕兰托人实在是好!他们没有用木棍打我。’尊师,我就将这样,善逝,我就将这样。”

“富楼那,如果苏纳帕兰托人用木棍打你,那么,富楼那,你将如何?”

“尊师,如果苏纳帕兰托人用木棍打我,那么,我会这样思维:‘啊,这些苏纳帕兰托人真好!啊,这些苏纳帕兰托人实在是好!他们没有用刀剑刺我。’尊师,我就将这样,善逝,我就将这样。”

“富楼那,如果苏纳帕兰托人用刀剑刺你,那么,富楼那,你将如何?”

“尊师,如果苏纳帕兰托人用刀剑刺我,那么,我会这样思维:‘啊,这些苏纳帕兰托人真好!啊,这些苏纳帕兰托人实在是好!他们没有用利刃夺了我的命。’尊师,我就将这样,善逝,我就将这样。”

“富楼那,如果苏纳帕兰托人用利刃夺了你的命,那么,富楼那,你将如何?”

“尊师,如果苏纳帕兰托人用利刃夺了我的命,那么,我会这样思维:‘世尊的弟子众中有人因为身体、因为活命而苦恼、不安、厌倦,期求刺杀者。然而对此没有期求的我却遇到了刺杀者。’尊师,我就将这样,善逝,我就将这样。”

“很好,很好,富楼那!因为具足此忍辱,所以,富楼那,你可以住在苏纳帕兰托地区。富楼那,现在你可以考虑时间。”

397 于是,尊者富楼那欢喜、随喜佛陀所说以后,从座位站起,顶礼佛陀,右转,收拾好坐卧具,持衣钵,离开,向苏纳帕兰托地区的方向游化而行。次第游化,进入苏纳帕兰托地区。实际上,尊者富楼那就安住在苏纳帕兰托地区。于是,就在安居期间,尊者富楼那度化了五百优婆塞。就在安居期间,尊者富楼那度化了五百优婆夷。就在安居期间,证得三明。之后,尊者富楼那般涅槃。

于是,很多比丘众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彼比丘众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有位名为富楼那的善家子弟,其曾从世尊得到简略的说法。他过世了。他去了哪里?他的来世如何?”

“诸比丘,善家子弟富楼那是贤者,是法随法的实践者,没有为了法而困挠我。诸比丘,善家子弟富楼那是般涅槃。”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教诫富楼那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