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二、教诫阐那经(Channovadasuttam)

389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竹林精舍。当时,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诃淳陀、尊者阐那住在灵鹫山。就在那个时候,尊者阐那患病,是为疾病所苦的重患病人。傍晚,尊者舍利弗从禅坐中出定,接近尊者摩诃淳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尊者摩诃淳陀如下说道:

“朋友淳陀,我们去探视患病中的阐那尊者。”

“好的,尊者。”尊者摩诃淳陀应答尊者舍利弗。

于是,尊者舍利弗和尊者摩诃淳陀接近尊者阐那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与尊者阐那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舍利弗对尊者阐那如下说道:“朋友阐那,你还好吗?还能撑下去吗?痛苦的感受是否已经减轻,没有加重?感觉到有所减轻,没有加重吧?”

“朋友舍利弗,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朋友舍利弗,恰似强有力之人用锐利的刀刃割开头颅。像这样,朋友舍利弗,巨大的风从我的头顶涌出。朋友舍利弗,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

朋友舍利弗,恰似强有力之人用坚硬的皮带把头紧紧勒住。像这样,朋友舍利弗,我的头部剧烈疼痛。朋友舍利弗,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

朋友舍利弗,恰似娴熟的屠牛夫或屠牛夫的徒弟用锐利的牛刀切开腹部。像这样,朋友舍利弗,巨大的风穿过我的腹部。朋友舍利弗,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

朋友舍利弗,恰似两个强有力之人分别抓住无力之人的手臂在火坑上加热、烧烤。像这样,朋友舍利弗,我的身上生起巨大的热量。朋友舍利弗,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

朋友舍利弗,我要取出刀,我不想再活命。”

390 “阐那尊者不要取出刀!阐那尊者要活下去!我们希望阐那尊者活下去!如果阐那尊者没有适合的食物,那么我去为阐那尊者寻求适合的食物。如果阐那尊者没有适合的药品,那么我去为阐那尊者寻求适合的药品。如果阐那尊者没有适合的侍者,那么我来侍奉阐那尊者。阐那尊者不要取出刀!阐那尊者要活下去!我们希望阐那尊者活下去!”

“朋友舍利弗,我不是没有适合的食物,也不是没有适合的药品,也不是没有适合的侍者。而且,朋友舍利弗,长久以来,我都是以可意而不是以不可意尊敬导师。因为,朋友舍利弗,以可意而不是以不可意尊敬导师,这是弟子的责任。‘阐那比丘取出无罪过的刀。’像这样,朋友舍利弗,请这样接受。”

“如果阐那尊者允许,那么我们针对某些方面询问阐那尊者,请对提问加以解答。”

“朋友舍利弗,请提问,我听完后加以理解。”

391 “朋友阐那,你认为眼、眼识、眼识所识诸法‘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吗?

朋友阐那,你认为耳、耳识、耳识所识诸法‘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吗?

朋友阐那,你认为鼻、鼻识、鼻识所识诸法‘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吗?

朋友阐那,你认为舌、舌识、舌识所识诸法‘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吗?

朋友阐那,你认为身、身识、身识所识诸法‘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吗?

朋友阐那,你认为意、意识、意识所识诸法‘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吗?”

“朋友舍利弗,我认为眼、眼识、眼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舍利弗,我认为耳、耳识、耳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舍利弗,我认为鼻、鼻识、鼻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舍利弗,我认为舌、舌识、舌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舍利弗,我认为身、身识、身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舍利弗,我认为意、意识、意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392 “朋友阐那,你于眼、于眼识、于眼识所识诸法,看到了什么,证知了什么,从而认为眼、眼识、眼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阐那,你于耳、于耳识、于耳识所识诸法,看到了什么,证知了什么,从而认为耳、耳识、耳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阐那,你于鼻、于鼻识、于鼻识所识诸法,看到了什么,证知了什么,从而认为鼻、鼻识、鼻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阐那,你于舌、于舌识、于舌识所识诸法,看到了什么,证知了什么,从而认为舌、舌识、舌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阐那,你于身、于身识、于身识所识诸法,看到了什么,证知了什么,从而认为身、身识、身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阐那,你于意、于意识、于意识所识诸法,看到了什么,证知了什么,从而认为意、意识、意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舍利弗,我于眼、于眼识、于眼识所识诸法,看到了灭尽,证知了灭尽,从而认为眼、眼识、眼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舍利弗,我于耳、于耳识、于耳识所识诸法,看到了灭尽,证知了灭尽,从而认为耳、耳识、耳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舍利弗,我于鼻、于鼻识、于鼻识所识诸法,看到了灭尽,证知了灭尽,从而认为鼻、鼻识、鼻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舍利弗,我于舌、于舌识、于舌识所识诸法,看到了灭尽,证知了灭尽,从而认为舌、舌识、舌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舍利弗,我于身、于身识、于身识所识诸法,看到了灭尽,证知了灭尽,从而认为身、身识、身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朋友舍利弗,我于意、于意识、于意识所识诸法,看到了灭尽,证知了灭尽,从而认为意、意识、意识所识诸法‘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

393 听闻此言,尊者摩诃淳陀对尊者阐那如下说道:“既然那样,那么,朋友阐那,此亦是彼世尊的教导,应时时作意:‘对于所依者,则有动摇;对于无所依者,则无动摇。无动摇则轻安,有轻安则无意向,无意向则无来去,无来去则无死生,无死生则无此界、无彼界、无二者之间。此就是苦的终极。’”

尊者舍利弗和尊者摩诃淳陀以此说示教导尊者阐那以后从座位站起而出。

394 在尊者舍利弗和尊者摩诃淳陀离开后不久,尊者阐那取出了刀。

于是,尊者舍利弗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舍利弗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阐那尊者取出了刀。他去了哪里?他的来世如何?”

“舍利弗,阐那比丘不是在你们面前阐释了无罪过吗?”

“尊师,有个名为弗婆吉罗的跋耆人的村庄。在那里,阐那尊者的朋友家、知交家是受到谴责的家庭。”

“舍利弗,彼阐那尊者的朋友家、知交家是受到谴责的家庭。舍利弗,仅仅如此,我不说‘受谴责者’。舍利弗,放弃此身体、执取彼身体,我说此是‘受谴责者’。阐那比丘无此。‘无罪过的阐那比丘取出了刀’,舍利弗,应像这样加以受持。”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舍利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教诫阐那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