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一、教诫给孤独长者经(Anathapindikovadasuttam)

383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当时,居家者给孤独长者患病,是为疾病所苦的重患病人。于是,居家者给孤独长者对某人说道:“你去前往世尊那里,到了以后以我之言用头顶礼世尊双足,说道:‘尊师,居家者给孤独长者患病,是为疾病所苦的重患病人。其用头顶礼世尊双足。’然后,前往舍利弗尊者那里,到了以后以我之言用头顶礼舍利弗尊者双足,说道:‘尊者,居家者给孤独长者患病,是为疾病所苦的重患病人。其用头顶礼舍利弗尊者双足。’再如下说:‘尊者,请舍利弗尊者慈悲前往居家者给孤独长者的住处。’”

“好的,尊者。”该人应答居家者给孤独长者以后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该人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居家者给孤独长者患病,是为疾病所苦的重患病人。其用头顶礼世尊双足。”然后,接近尊者舍利弗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尊者舍利弗,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该人对尊者舍利弗如下说道:“尊者,居家者给孤独长者患病,是为疾病所苦的重患病人。其用头顶礼舍利弗尊者双足,并如下说道:‘尊者,请舍利弗尊者慈悲前往居家者给孤独长者的住处。’”尊者舍利弗默然应允。

384 于是,尊者舍利弗着衣,持衣钵,以尊者阿难陀为随侍沙门,向居家者给孤独长者的住处走去。走到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坐下以后,尊者舍利弗对居家者给孤独长者如下说道:“居家者,你还好吗?还能撑下去吗?痛苦的感受是否已经减轻,没有加重?感觉到有所减轻,没有加重吧?”

“舍利弗尊者,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舍利弗尊者,恰似强有力之人用锐利的刀刃割开头颅。像这样,舍利弗尊者,巨大的风从我的头顶涌出。舍利弗尊者,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

舍利弗尊者,恰似强有力之人用坚硬的皮带把头紧紧勒住。像这样,舍利弗尊者,我的头部剧烈疼痛。舍利弗尊者,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

舍利弗尊者,恰似娴熟的屠牛夫或屠牛夫的徒弟用锐利的牛刀切开腹部。像这样,舍利弗尊者,巨大的风穿过我的腹部。舍利弗尊者,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

舍利弗尊者,恰似两个强有力之人分别抓住无力之人的手臂在火坑上加热、烧烤。像这样,舍利弗尊者,我的身上生起巨大的热量。舍利弗尊者,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

385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眼,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眼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耳,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耳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鼻,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鼻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舌,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舌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身,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身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意,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意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色,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色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声,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声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香,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香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味,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味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触,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触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法,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法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眼识,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眼识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耳识,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耳识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鼻识,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鼻识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舌识,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舌识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身识,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身识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意识,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意识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眼触,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眼触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耳触,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耳触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鼻触,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鼻触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舌触,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舌触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身触,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身触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意触,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意触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眼触所生感受,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眼触所生感受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耳触所生感受,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耳触所生感受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鼻触所生感受,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鼻触所生感受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舌触所生感受,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舌触所生感受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身触所生感受,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身触所生感受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意触所生感受,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意触所生感受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386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地要素,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地要素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水要素,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水要素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火要素,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火要素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风要素,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风要素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空要素,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空要素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识要素,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识要素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色,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色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感受,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感受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想,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想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行,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行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识,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识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空无边处,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空无边处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识无边处,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识无边处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无所有处,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无所有处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非想非非想处,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非想非非想处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此世界,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此世界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我将不执著于彼世界,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彼世界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既然那样,那么,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对于我的意所见、所闻、所思、所识、所得、所求、所随求、所随行,我将不执著于这些,于我也将不会有依赖这些的识。’居家者,你应该像这样学习。”

387 听闻此言,居家者给孤独长者哭泣,流下眼泪。于是,尊者阿难陀对居家者给孤独长者如下说道:“居家者,你还执著吗?居家者,你还消沉吗?”

“阿难陀尊者,我不执著。阿难陀尊者,我不消沉。长久以来,导师以及修习意的比丘都为我所尊敬,然而,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法谈。”

“居家者,对于白衣的在家者,不会明白这样的法谈。居家者,对于出家人,才会明白这样的法谈。”

“既使这样,那么,舍利弗尊者,对于白衣的在家者,也会明白这样的法谈。之所以这样说,尊者,因为有生来就是少尘的善家子弟,因而会有了知法者,如果没有听闻法,则会衰退。”

尊者舍利弗和尊者阿难陀以此说示教导居家者给孤独长者以后从座位站起而出。在尊者舍利弗和尊者阿难陀离开后不久,居家者给孤独长者过世,再生于兜率天。

给孤独天子于深夜,以殊胜姿容遍照祇陀林给孤独园,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给孤独天子以诗偈对佛陀如下说道:

“此祇陀林即是,仙人僧修行处;

因为法王居住,故喜于我生起。

业和法皆悉明,戒乃活命最上;

人因此而清净,非因出身财产。

因此贤智人类,正观自身利益;

应如理简别法,如此从而清净。

其恰如舍利弗,以慧戒与寂止;

比丘到达彼岸,仅以此为最上。”

此为给孤独天子所说,导师加以认可。于是,给孤独天子得知“导师认可我”以后,顶礼佛陀,右转,瞬间消失。

388 当该夜晚过去,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此夜,有一天子于深夜,以殊胜姿容遍照祇陀林给孤独园,向我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该天子以诗偈对我如下说道:

‘此祇陀林即是,仙人僧修行处;

因为法王居住,故喜于我生起。

业和法皆悉明,戒乃活命最上;

人因此而清净,非因出身财产。

因此贤智人类,正观自身利益;

应如理简别法,如此从而清净。

其恰如舍利弗,以慧戒与寂止;

比丘到达彼岸,仅以此为最上。’

诸比丘,此为该天子所说。该天子得知‘导师认可我’以后,顶礼我,右转,瞬间消失。”

听闻此言,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其应该就是给孤独天子。尊师,居家者给孤独长者对舍利弗尊者具有净信。”

“很好,很好,阿难陀。阿难陀,通过推理可以得出的结论,你已经得出。阿难陀,其就是给孤独天子。”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阿难陀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教诫给孤独长者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