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六、大业分别经(Mahakammavibhanigasuttam)

298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竹林精舍。当时,尊者萨米提住在阿兰若小屋。一天,遍历行者婆多利子在散步,漫步,信步而行,逐渐接近尊者萨米提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与尊者萨米提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

坐于一旁的遍历行者婆多利子对尊者萨米提如下说道:“朋友萨米提,此为我在沙门乔达摩当面听闻,当面接受:‘身业为空,语业为空,只有意业才是真实。’那么,有彼等至,入等至者,什么都不感受吗?”

“朋友婆多利子,不许那样说!不许诽谤世尊!因为诽谤世尊实在不好。因为世尊没有那样说过:‘身业为空,语业为空,只有意业才是真实。’然而,朋友婆多利子,有彼等至,入等至者,什么都不感受。”

“朋友萨米提,你出家多久了?”

“朋友,时间不长,有三年。”

“在此,我们现在对长老比丘说什么呢?因为我们感到这样的新参比丘都可以保护导师。朋友萨米提,如果以身、语、意做故意的业,彼感受什么?”

“朋友婆多利子,如果以身、语、意做故意的业,彼感受苦。”

遍历行者婆多利子既不欢喜也没有反对尊者萨米提所说,不欢喜也没有反对,于是,从座位站起,离开。

299 在遍历行者婆多利子离开后不久,尊者萨米提接近尊者阿难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与尊者阿难陀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萨米提将与遍历行者婆多利子之间的对话全部讲述给尊者阿难陀。

听闻此言,尊者阿难陀对尊者萨米提如下说道:“朋友萨米提,此是带去拜见世尊的话题。朋友萨米提,走,我们去接近世尊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向世尊询问此意。”

“好的,尊者。”尊者萨米提应诺尊者阿难陀。

于是,尊者阿难陀和尊者萨米提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阿难陀将尊者萨米提与遍历行者婆多利子所交谈之内容全部讲述给佛陀。

听闻此言,佛陀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我都没有见过遍历行者婆多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交谈?阿难陀,因为此愚人萨米提之故,遍历行者婆多利子的分别解说疑问被单方面地解答。”

听闻此言,尊者优陀夷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如果萨米提尊者关于此问题这样解答‘无论感受什么,对其都是于苦感受’呢?”

300 于是,佛陀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你没有看到此愚人萨米提的邪道吗?阿难陀,我知道:‘此愚人萨米提上浮,是非如理上浮。’阿难陀,遍历行者婆多利子最初询问了三受。对于遍历行者婆多利子的如此提问,如果此愚人萨米提如此回答:‘朋友婆多利子,如果以身、语、意做故意的乐受业,彼感受乐;朋友婆多利子,如果以身、语、意做故意的苦受业,彼感受苦;朋友婆多利子,如果以身、语、意做故意的非苦非乐受业,彼感受非苦非乐。’阿难陀,如此回答的愚人萨米提就是对遍历行者婆多利子提问的正确解答。然而,阿难陀,如果你们听如来所分别的大业分别,那么,阿难陀,任何愚痴、愚笨的外道遍历行者,任何人都能理解如来的大业分别。”

“尊师,现在正是时候。尊师,现在正是时候。请世尊将大业分别加以解释。听闻世尊的解释,比丘众将加以忆持。”

“那么,阿难陀,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

“阿难陀,世上现存此四种人。哪四种?在此,阿难陀,有人在此成为杀生者,成为不与取者,成为邪淫者,成为妄语者,成为离间语者,成为粗恶语者,成为杂秽语者,成为贪欲者,成为嗔恚心者,成为邪见者。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然而,在此,阿难陀,有人在此成为杀生者,成为不与取者,成为邪淫者,成为妄语者,成为离间语者,成为粗恶语者,成为杂秽语者,成为贪欲者,成为嗔恚心者,成为邪见者。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在此,阿难陀,有人在此成为远离杀生者,成为远离不与取者,成为远离邪淫者,成为远离妄语者,成为远离离间语者,成为远离粗恶语者,成为远离杂秽语者,成为无贪欲者,成为无嗔恚心者,成为正见者。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然而,在此,阿难陀,有人在此成为远离杀生者,成为远离不与取者,成为远离邪淫者,成为远离妄语者,成为远离离间语者,成为远离粗恶语者,成为远离杂秽语者,成为无贪欲者,成为无嗔恚心者,成为正见者。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301 “在此,阿难陀,某沙门或婆罗门通过精勤、努力、勤行、不放逸、正思维达到一定的心三摩地。依这种入三摩地之心,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该人看到,在此,作为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其如此说道:‘朋友,实际上有恶业,有恶行的果报。我看到,在此,该人作为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其如下说道:‘朋友,实际上,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其身体坏灭,死后全部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这样认为者,其就是正知,认为是其他者,其就是邪知。’其对于自己的所知、自己的所见、自己的所发现,对其紧紧地执取、执著,断言:‘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

然而,在此,阿难陀,某沙门或婆罗门通过精勤、努力、勤行、不放逸、正思维达到一定的心三摩地。依这种入三摩地之心,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该人看到,在此,作为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其如此说道:‘朋友,实际上没有恶业,没有恶行的果报。我看到,在此,该人作为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其如下说道:‘朋友,实际上,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其身体坏灭,死后全部再生于善道的天界。这样认为者,其就是正知,认为是其他者,其就是邪知。’其对于自己的所知、自己的所见、自己的所发现,对其紧紧地执取、执著,断言:‘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

在此,阿难陀,某沙门或婆罗门通过精勤、努力、勤行、不放逸、正思维达到一定的心三摩地。依这种入三摩地之心,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该人看到,在此,作为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其如此说道:‘朋友,实际上有善业,有善行的果报。我看到,在此,该人作为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其如下说道:‘朋友,实际上,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其身体坏灭,死后全部再生于善道的天界。这样认为者,其就是正知,认为是其他者,其就是邪知。’其对于自己的所知、自己的所见、自己的所发现,对其紧紧地执取、执著,断言:‘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

然而,在此,阿难陀,某沙门或婆罗门通过精勤、努力、勤行、不放逸、正思维达到一定的心三摩地。依这种入三摩地之心,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该人看到,在此,作为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其如此说道:‘朋友,实际上没有善业,没有善行的果报。我看到,在此,该人作为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其如下说道:‘朋友,实际上,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其身体坏灭,死后全部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这样认为者,其就是正知,认为是其他者,其就是邪知。’其对于自己的所知、自己的所见、自己的所发现,对其紧紧地执取、执著,断言:‘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

302 “于是,阿难陀,此沙门或婆罗门如此说道:‘朋友,实际上有恶业,有恶行的果报。’对此,我也认可。其如下说道:‘我看到该人,在此,作为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对此,我也认可。其如下说道:‘朋友,实际上,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其身体坏灭,死后全部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对此,我不认可。其如下说道:‘这样认为者,其就是正知,认为是其他者,其就是邪知。’对此,我也不认可。其对于自己的所知、自己的所见、自己的所发现,对其紧紧地执取、执著,断言:‘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对此,我也不认可。此为何故?阿难陀,因为如来在大业分别方面具有不同的智。

于是,阿难陀,此沙门或婆罗门如此说道:‘朋友,实际上没有恶业,没有恶行的果报。’对此,我不认可。其如下说道:‘我看到该人,在此,作为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对此,我认可。其如下说道:‘朋友,实际上,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其身体坏灭,死后全部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对此,我不认可。其如下说道:‘这样认为者,其就是正知,认为是其他者,其就是邪知。’对此,我也不认可。其对于自己的所知、自己的所见、自己的所发现,对其紧紧地执取、执著,断言:‘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对此,我也不认可。此为何故?阿难陀,因为如来在大业分别方面具有不同的智。

于是,阿难陀,此沙门或婆罗门如此说道:‘朋友,实际上有善业,有善行的果报。’对此,我认可。其如下说道:‘我看到该人,在此,作为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对此,我也认可。其如下说道:‘朋友,实际上,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其身体坏灭,死后全部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对此,我不认可。其如下说道:‘这样认为者,其就是正知,认为是其他者,其就是邪知。’对此,我也不认可。其对于自己的所知、自己的所见、自己的所发现,对其紧紧地执取、执著,断言:‘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对此,我也不认可。此为何故?阿难陀,因为如来在大业分别方面具有不同的智。

于是,阿难陀,此沙门或婆罗门如此说道:‘朋友,实际上没有善业,没有善行的果报。’对此,我不认可。其如下说道:我看到该人,在此,作为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对此,我认可。其如下说道:‘朋友,实际上,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其身体坏灭,死后全部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对此,我不认可。其如下说道:‘这样认为者,其就是正知,认为是其他者,其就是邪知。’其对于自己的所知、自己的所见、自己的所发现,对其紧紧地执取、执著,断言:‘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对此,我也不认可。此为何故?阿难陀,因为如来在大业分别方面具有不同的智。”

303 “那么,阿难陀,该人,在此,作为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其造先感受苦的恶业,其造后感受苦的恶业,死时,其邪见完成,被受持。因此,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在此,其作为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其或现世或来生或再后感受果报。

那么,阿难陀,该人,在此,作为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其造先感受乐的善业,其造后感受乐的善业,死时,其正见完成,被受持。因此,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在此,其作为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其或现世或来生或再后感受果报。

那么,阿难陀,该人,在此,作为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其造先感受乐的善业,其造后感受乐的善业,死时,其正见完成,被受持。因此,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在此,其作为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其或现世或来生或再后感受果报。

那么,阿难陀,该人,在此,作为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其造先感受苦的恶业,其造后感受苦的恶业,死时,其邪见完成,被受持。因此,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在此,其作为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远离贪欲者、远离嗔恚心者、正见者,其或现世或来生或再后感受果报。

如上所述,阿难陀,有不可能的、不发光的业,有不可能的、发光的业,有可能的、发光的业,有可能的、不发光的业。”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阿难陀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大业分别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