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五、小业分别经(Culakammavibhangasuttam)

289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托提耶子青年婆罗门苏跋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与佛陀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托提耶子青年婆罗门苏跋对佛陀如下说道:

“乔达摩尊者,是何因何缘,在人类中,虽同为人身却有优劣?之所以这样说,乔达摩尊者,是因为有些人短命,有些人长寿;有些人多病,有些人少病;有些人丑陋,有些人美貌;有些人无权无势,有些人有权有势;有些人贫穷,有些人大富;有些人出身卑微家庭,有些人出身高贵家庭;有些人愚钝,有些人聪慧。乔达摩尊者,是何因何缘,在人类中,虽同为人身却有优劣?”

“青年婆罗门,有情有自己的业,是业的相续者,以业为胎,以业为眷属,以业为归宿。业将有情区分为优和劣。”

“我没有理解乔达摩尊者简略地进行说示而没有详尽解释的此含义的详细含义。为了让我理解乔达摩尊者简略地进行说示而没有详尽解释的此含义的详细含义,请乔达摩尊者为我说法。”

290 “既然如此,青年婆罗门,那么,你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好,尊者。”托提耶子青年婆罗门苏跋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

“在此,青年婆罗门,有男人或女人是杀生者,凶残,双手沾满鲜血,执著于杀戮,对生命毫无怜悯。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是短命者。青年婆罗门,引导至多病的行道即是成为杀生者,凶残,双手沾满鲜血,执著于杀戮,对生命毫无怜悯。

然而,青年婆罗门,在此,有男人或女人舍弃杀生,是杀生的远离者,是舍弃刀者,是舍弃剑者,具足惭愧,具足怜悯,心怀对一切生命的同情而住。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是长寿者。青年婆罗门,引导至长寿的行道即是舍弃杀生,是杀生的远离者,是舍弃刀者,是舍弃剑者,具足惭愧,具足怜悯,心怀对一切生命的同情而住。”

291 “在此,青年婆罗门,有男人或女人以手或以土块或以棍棒或以刀对有情加以迫害。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是多病者。青年婆罗门,引导至短命的行道即是以手或以土块或以棍棒或以刀对有情加以迫害。

然而,青年婆罗门,在此,有男人或女人不以手或以土块或以棍棒或以刀对有情加以迫害。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是少病者。青年婆罗门,引导至少病的行道即是不以手或以土块或以棍棒或以刀对有情加以迫害。”

292 “在此,青年婆罗门,有男人或女人是易发怒者,恼怒众多,稍被指出,则不耐烦、生气、嗔恚、反驳,明显表露出愤恨、嗔怒、不满。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是丑陋者。青年婆罗门,引导至丑陋的行道即是易发怒者,恼怒众多,稍被指出,则不耐烦、生气、嗔恚、反驳,明显表露出愤恨、嗔怒、不满。

然而,青年婆罗门,在此,有男人或女人不是易发怒者,非恼怒众多,即使被屡屡指出,也不会不耐烦、生气、嗔恚、反驳,不会明显表露出愤恨、嗔怒、不满。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是美貌者。青年婆罗门,引导至美貌的行道即是不易发怒者,非恼怒众多,即使被屡屡指出,也不会不耐烦、生气、嗔恚、反驳,不会明显表露出愤恨、嗔怒、不满。”

293 “在此,青年婆罗门,有男人或女人是嫉妒者,嫉妒、不满、妒忌他人所获得的利得、恭敬、尊敬、敬意、礼敬、尊重、供养。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是无权无势者。青年婆罗门,引导至无权无势的行道即是嫉妒者,嫉妒、妒忌他人所获得的利得、恭敬、尊敬、敬意、礼敬、尊重、供养。

然而,青年婆罗门,在此,有男人或女人不是嫉妒者,不嫉妒、无不满、不妒忌他人所获得的利得、恭敬、尊敬、敬意、礼敬、尊重、供养。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是有权有势者。青年婆罗门,引导至有权有势的行道即是不是嫉妒者,不嫉妒、无不满、不妒忌他人所获得的利得、恭敬、尊敬、敬意、礼敬、尊重、供养。”

294 “在此,青年婆罗门,有男人或女人不是对沙门、婆罗门供养食物、饮品、衣服、车乘、花香涂油、床卧、住处、灯具者。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是贫穷。青年婆罗门,引导至贫穷的行道即是不对沙门、婆罗门供养食物、饮品、衣服、车乘、花香涂油、床卧、住处、灯具。

然而,青年婆罗门,在此,有男人或女人是对沙门、婆罗门供养食物、饮品、衣服、车乘、花香涂油、床卧、住处、灯具者。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是大富。青年婆罗门,引导至大富的行道即是对沙门、婆罗门供养食物、饮品、衣服、车乘、花香涂油、床卧、住处、灯具。”

295 “在此,青年婆罗门,有男人或女人傲慢、过慢,对应礼拜者不礼拜,对应起身迎接者不起身迎接,对应提供坐具者不提供坐具,对应让出道路者不让出道路,对应恭敬者不恭敬,对应尊重者不尊重,对应尊敬者不尊敬,对应供养者不供养。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出身卑微家庭。青年婆罗门,引导至卑微家庭的行道即是傲慢、过慢,对应礼拜者不礼拜,对应起身迎接者不起身迎接,对应提供坐具者不提供坐具,对应让出道路者不让出道路,对应恭敬者不恭敬,对应尊重者不尊重,对应尊敬者不尊敬,对应供养者不供养。

然而,青年婆罗门,在此,有男人或女人不傲慢、不过慢,对应礼拜者礼拜,对应起身迎接者起身迎接,对应提供坐具者提供坐具,对应让出道路者让出道路,对应恭敬者恭敬,对应尊重者尊重,对应尊敬者尊敬,对应供养者供养。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出身高贵家庭。青年婆罗门,引导至高贵家庭的行道即是不傲慢、不过慢,对应礼拜者礼拜,对应起身迎接者起身迎接,对应提供坐具者提供坐具,对应让出道路者让出道路,对应恭敬者恭敬,对应尊重者尊重,对应尊敬者尊敬,对应供养者供养。”

296 “在此,青年婆罗门,有男人或女人不靠近沙门或婆罗门请教:‘尊者,何为善?何为不善?何为有罪?何为无罪?何为应亲近?何为不应亲近?做什么,对我会有长久的不利、苦?做什么,对我会有长久的利益、乐?’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是愚钝。青年婆罗门,引导至愚钝的行道即是不向沙门或婆罗门请教:‘尊者,何为善?何为不善?何为有罪?何为无罪?何为应亲近?何为不应亲近?做什么,对我会有长久的不利、苦?做什么,对我会有长久的利益、乐?’

然而,青年婆罗门,在此,有男人或女人靠近沙门或婆罗门请教:‘尊者,何为善?何为不善?何为有罪?何为无罪?何为应亲近?何为不应亲近?做什么,对我会有长久的不利、苦?做什么,对我会有长久的利益、乐?’其因为如此完成、如此受持的该业,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如果身体坏灭,死后没有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回到人类的状态,无论再生到哪里,都是大智慧者。青年婆罗门,引导至大智慧的行道即是靠近沙门或婆罗门请教:‘尊者,何为善?何为不善?何为有罪?何为无罪?何为应亲近?何为不应亲近?做什么,对我会有长久的不利、苦?做什么,对我会有长久的利益、乐?’”

297 “如上所述,青年婆罗门,引导至短命的行道引导至短命,引导至长寿的行道引导至长寿;引导至多病的行道引导至多病,引导至少病的行道引导至少病;引导至丑陋的行道引导至丑陋,引导至美貌的行道引导至美貌;引导至无权无势的行道引导至无权无势,引导至有权有势的行道引导至有权有势;引导至贫穷的行道引导至贫穷,引导至大富的行道引导至大富;引导至卑微家庭的行道引导至卑微家庭,引导至高贵家庭的行道引导至高贵家庭;引导至愚钝的行道引导至愚钝,引导至大智慧的行道引导至大智慧。青年婆罗门,有情有自己的业,是业的相续者,以业为胎,以业为眷属,以业为归宿。业将有情区分为优和劣。”

听闻此言,托提耶子青年婆罗门苏跋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实在是稀有!乔达摩尊者,实在是稀有!乔达摩尊者,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乔达摩尊者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在此,乔达摩尊者,我皈依乔达摩尊者,皈依法,皈依比丘僧团。从今以后,请乔达摩尊者接受我成为优婆塞,做我一生的皈依处。”

(小业分别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