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四、卢摩萨堪耆贤善一夜经(Lomasakarigiyabhaddekarattasuttam)

286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当时,尊者卢摩萨堪耆住在释迦国的迦毗罗卫城附近的尼拘律林里。

这时,栴陀那天子于黎明,以殊胜姿容遍照尼拘律林,向尊者卢摩萨堪耆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栴陀那天子对尊者卢摩萨堪耆如下说道:

“比丘,你有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

“朋友,我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那么,朋友,你有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

“比丘,我也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那么,比丘,你有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诗偈?”

“朋友,我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诗偈。那么,朋友,你有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诗偈?”

“比丘,我受持贤善一夜的诗偈。”

“那么,朋友,你是怎样受持贤善一夜的诗偈?”

“比丘,一次,世尊住在三十三天的波利质多树下的黄绒石座处。在那里,世尊对三十三天神众开示了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

‘不追随过去,不期待未来;

其过去已过,未来尚未来。

对于现存法,处处去观察;

坚固不动摇,智者修习之。

今当勇猛行,谁知明日死;

与死魔大军,没有何约定。

住于勤发奋,日夜无倦怠;

此实贤善夜,寂者牟尼说。’

像这样,比丘,我受持贤善一夜的诗偈。比丘,你应学习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比丘,你应忆持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比丘,你应受持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比丘,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具有意义,是初梵行。”此为栴陀那天子所说。说完以后,瞬间消失。

287 当该夜晚过去,尊者卢摩萨堪耆收拾坐卧具,持衣钵,朝着舍卫城的方向游化而行。次第游走,进入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向佛陀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卢摩萨堪耆对佛陀如下说道:

“尊师,一次,我住在释迦国的迦毗罗卫城附近的尼拘律林里。这时,尊师,有一位天子于黎明,以殊胜姿容遍照尼拘律林,向我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该天子对我如下说道:

‘比丘,你有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

听闻此言,尊师,我对该天子如下回答道:‘朋友,我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那么,朋友,你有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

‘比丘,我也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那么,比丘,你有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诗偈?’

‘朋友,我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诗偈。那么,朋友,你有没有受持贤善一夜的诗偈?’

‘比丘,我受持贤善一夜的诗偈。’

‘那么,朋友,你是怎样受持贤善一夜的诗偈?’

‘比丘,一次,世尊住在三十三天的波利质多树下的黄绒石座处。在那里,世尊对三十三天神众开示了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

“不追随过去,不期待未来;

其过去已过,未来尚未来。

对于现存法,处处去观察;

坚固不动摇,智者修习之。

今当勇猛行,谁知明日死;

与死魔大军,没有何约定。

住于勤发奋,日夜无倦怠;

此实贤善夜,寂者牟尼说。”

像这样,比丘,我受持贤善一夜的诗偈。比丘,你应学习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比丘,你应忆持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比丘,你应受持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比丘,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具有意义,是初梵行。’尊师,此为彼天子所说。说完以后,瞬间消失。那么,尊师,请世尊为我开示贤善一夜的略说和详说。”

288 “那么,比丘,你认识彼天子吗?”

“尊师,我不认识彼天子。”

“比丘,彼天子叫做栴陀那。比丘,栴陀那天子掌握核心,作意,以一切心思维,倾听,闻法。那么,比丘,我来为你说,你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尊者卢摩萨堪耆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

“不追随过去,不期待未来;

其过去已过,未来尚未来。

对于现存法,处处去观察;

坚固不动摇,智者修习之。

今当勇猛行,谁知明日死;

与死魔大军,没有何约定。

住于勤发奋,日夜无倦怠;

此实贤善夜,寂者牟尼说。

比丘,如何是追随过去?‘过去是这样的色。’于此寻求欢喜;‘过去是这样的受。’于此寻求欢喜;‘过去是这样的想。’于此寻求欢喜;‘过去是这样的行。’于此寻求欢喜;‘过去是这样的识。’于此寻求欢喜。像这样,比丘,就是追随过去。

比丘,如何是不追随过去?‘过去是这样的色。’于此不寻求欢喜;‘过去是这样的受。’于此不寻求欢喜;‘过去是这样的想。’于此不寻求欢喜;‘过去是这样的行。’于此不寻求欢喜;‘过去是这样的识。’于此不寻求欢喜。像这样,比丘,就是不追随过去。

比丘,如何是期待未来?‘未来会是这样的色。’于此寻求欢喜;‘未来会是这样的受。’于此寻求欢喜;‘未来会是这样的想。’于此寻求欢喜;‘未来会是这样的行。’于此寻求欢喜;‘未来会是这样的识。’于此寻求欢喜。像这样,比丘,就是期待未来。

比丘,如何是不期待未来?‘未来会是这样的色。’于此不寻求欢喜;‘未来会是这样的受。’于此不寻求欢喜;‘未来会是这样的想。’于此不寻求欢喜;‘未来会是这样的行。’于此不寻求欢喜;‘未来会是这样的识。’于此不寻求欢喜。像这样,比丘,就是不期待未来。

比丘,如何是于现在法动摇?在此,比丘,无闻凡夫不见圣人,不熟知圣人法,没有于圣人法得到教导;不见善人,不熟知善人法,没有于善人法得到教导。其认为色是我、我有色、色于我中、我于色中;认为受是我、我有受、受于我中、我于受中;认为想是我、我有想、想于我中、我于想中;认为行是我、我有行、行于我中、我于行中;认为识是我、我有识、识于我中、我于识中。像这样,比丘,就是于现在法动摇。

比丘,如何是于现在法不动摇?在此,比丘,有闻圣弟子见圣人,熟知圣人法,于圣人法得到教导;见善人,熟知善人法,于善人法得到教导。其不认为色是我、我有色、色于我中、我于色中;不认为受是我、我有受、受于我中、我于受中;不认为想是我、我有想、想于我中、我于想中;不认为行是我、我有行、行于我中、我于行中;不认为识是我、我有识、识于我中、我于识中。像这样,比丘,就是于现在法不动摇。

不追随过去,不期待未来;

其过去已过,未来尚未来。

对于现存法,处处去观察;

坚固不动摇,智者修习之。

今当勇猛行,谁知明日死;

与死魔大军,没有何约定。

住于勤发奋,日夜无倦怠;

此实贤善夜,寂者牟尼说。”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卢摩萨堪耆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卢摩萨堪耆贤善一夜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