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七、阿那律经(Anuruddhasuttam)

229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木匠班遮甘伽对某人说道:“朋友,你去前往阿那律尊者那里,到了以后以我之言用头顶礼阿那律尊者双足:‘尊者,木匠班遮甘伽用头顶礼阿那律尊者双足。’再如下说:‘尊者,明天,请阿那律尊者接受木匠班遮甘伽提供的包括您本人在内的四人供斋。尊者,请阿那律尊者早点到。尊者,木匠班遮甘伽很忙,有很多国王的事情需要做。’”

“好的,尊者。”该人应诺木匠班遮甘伽以后接近尊者阿那律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尊者阿那律,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该人对尊者阿那律如下说道:“尊者,木匠班遮甘伽用头顶礼阿那律尊者双足。再如下说:‘尊者,明天,请阿那律尊者接受木匠班遮甘伽提供的包括您本人在内的四人供斋。尊者,请阿那律尊者早点到。尊者,木匠班遮甘伽很忙,有很多国王的事情需要做。’”尊者阿那律默然应允。

230 过了当晚,尊者阿那律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走向木匠班遮甘伽的住处。走到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于是,木匠班遮甘伽亲手为尊者阿那律供养令人满意的殊胜硬食、软食。当尊者阿那律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木匠班遮甘伽取一较低的坐具坐于一旁。

坐于一旁的木匠班遮甘伽对尊者阿那律如下说道:“尊者,在此,有些长老比丘靠近我如下说道:‘居家者,要修习无量心解脱。’某些长老如下说道:‘居家者,要修习大心解脱。’尊者,此无量心解脱和大心解脱,此等法是含义也不同,形式也不同,还是意义一致而形式不同?”

“既然这样,那么,居家者,你要在此弄明白,这样今后将会确定。”

“尊者,我如此认为:‘此无量心解脱和大心解脱,此等法是意义一致而形式不同。’”

“居家者,此无量心解脱和大心解脱,此等法是含义也不同,形式也不同。居家者,可以通过这些方法了知此等法是含义也不同,形式也不同。

那么,居家者,什么是无量心解脱?在此,居家者,比丘以慈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慈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悲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悲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喜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喜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舍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舍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居家者,此就被称为无量心解脱。”

231 “那么,居家者,什么是大心解脱?在此,居家者,比丘仅仅认为一棵树下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居家者,此就被称为大心解脱。

进而,在此,居家者,比丘仅仅认为两棵、三棵树下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居家者,此亦被称为大心解脱。

进而,在此,居家者,比丘仅仅认为一个村庄的土地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居家者,此亦被称为大心解脱。

进而,在此,居家者,比丘仅仅认为二、三个村庄的土地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居家者,此亦被称为大心解脱。

进而,在此,居家者,比丘仅仅认为一个大王国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居家者,此亦被称为大心解脱。

进而,在此,居家者,比丘仅仅认为二、三个大王国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居家者,此亦被称为大心解脱。

进而,在此,居家者,比丘仅仅认为海洋包围的土地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居家者,此亦被称为大心解脱。

居家者,可以通过这些方法了知此等法是含义也不同,形式也不同。”

232 “居家者,有四种有情的再生。哪四种?在此,居家者,有人将心遍满‘少光’而住。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与少光天神众共住。

在此,居家者,有人将心遍满‘无量光’而住。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与无量光天神众共住。

在此,居家者,有人将心遍满‘杂染光’而住。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与杂染光天神众共住。

在此,居家者,有人将心遍满‘遍净光’而住。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与遍净光天神众共住。

居家者,此就是四种有情的再生。

居家者,有这样的时候,彼天神众聚集在一起共坐。他们共坐在一起,虽然容颜不同,但是光没有不同。例如,居家者,有人将众多油灯放入一个房间。放入一个房间后,虽然火焰不同,但是光没有不同。像这样,居家者,有这样的时候,彼天神众聚集在一起共坐。他们共坐在一起,虽然容颜不同,但是光没有不同。

居家者,有这样的时候,彼天神从那里发生变异。因为他们发生变异,所以容颜不同,光也不同。例如,居家者,有人将彼众多油灯从那个房间拿出来。因为彼众多油灯从那个房间被拿出来,所以火焰不同,光也不同。像这样,居家者,有这样的时候,彼天神从那里发生变异。因为他们发生变异,所以容颜不同,光也不同。

居家者,彼天神不会这样认为:‘在此,我们是常、恒常、常住。’彼天神住在哪里,彼天神就欢喜哪里。例如,居家者,随着秤或篮子被搬运的苍蝇不会这样认为:‘在此,我们是常、恒常、常住。’彼苍蝇被搬运到哪里,彼苍蝇就欢喜哪里。正像这样,居家者,彼天神不会这样认为:‘在此,我们是常、恒常、常住。’彼天神住在哪里,彼天神就欢喜哪里。”

233 听闻此言,尊者萨毗耶·迦旃延对尊者阿那律如下说道:“很好,阿那律尊者!那么,在此我要进而加以反问。尊者,彼有光的天神众,他们是全部都是少光,还是一部分天神是无量光?”

“朋友迦旃延,根据其理由,有一部分天神是少光,一部分天神是无量光。”

“阿那律尊者,是何因何缘,再生于同一个天神众的天神中,在此存在着一部分天神是少光,在此还存在着一部分天神是无量光?”

“朋友迦旃延,既然这样,那么我来反问你。你如果愿意,那么请对其加以解答。朋友迦旃延,对此如何思考?此比丘认为一棵树下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彼比丘认为两棵、三棵树下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此二者的心修习,哪个心修习更大?”

“尊者,彼比丘认为两棵、三棵树下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其在此二者中是更大的心修习。”

“朋友迦旃延,对此如何思考?此比丘认为两棵、三棵树下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彼比丘认为一个村庄的土地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此二者的心修习,哪个心修习更大?”

“尊者,彼比丘认为一个村庄的土地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其在此二者中是更大的心修习。”

“朋友迦旃延,对此如何思考?此比丘认为一个村庄的土地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彼比丘认为二、三个村庄的土地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此二者的心修习,哪个心修习更大?”

“尊者,彼比丘认为二、三个村庄的土地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其在此二者中是更大的心修习。”

“朋友迦旃延,对此如何思考?此比丘认为二、三个村庄的土地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此另一比丘将心遍满一个大王国是‘大’而住,此二者的心修习,哪个心修习更大?”

“尊者,彼比丘认为一个大王国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其在此二者中是更大的心修习。”

“朋友迦旃延,对此如何思考?此比丘认为一个大王国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此另一比丘将心遍满二、三个大王国是‘大’而住,此二者的心修习,哪个心修习更大?”

“尊者,彼比丘认为二、三个大王国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其在此二者中是更大的心修习。”

“朋友迦旃延,对此如何思考?此比丘认为二、三个大王国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彼比丘认为海洋包围的土地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此二者的心修习,哪个心修习更大?”

“尊者,彼比丘认为海洋包围的土地是‘大’,故将心遍满而住,其在此二者中是更大的心修习。”

“朋友迦旃延,此就是因,此就是缘,再生于同一个天神众的天神中,在此存在着一部分天神是少光,在此还存在着一部分天神是无量光。”

234 “很好,阿那律尊者!那么,在此我要进而加以反问。尊者,彼有光的天神众,他们是全部都是杂染光,还是一部分天神是遍净光?”

“朋友迦旃延,根据其理由,有一部分天神是杂染光,一部分天神是遍净光。”

“阿那律尊者,是何因何缘,再生于同一个天神众的天神中,在此存在着一部分天神是杂染光,在此还存在着一部分天神是遍净光?”

“朋友迦旃延,既然这样,那么我为你作譬喻。智慧之人通过譬喻把握所言之含义。朋友迦旃延,例如,燃烧的油灯,油也不清净,灯芯也不清净。因为油也不清净,灯芯也不清净,所以其昏暗地燃烧。正像这样,朋友迦旃延,在此,有比丘将心遍满‘杂染光’而住,其身体的粗恶未被止灭,昏沉、睡眠未被根绝,掉举、后悔未被铲除。由于粗恶身未被止灭,昏沉、睡眠未被根绝,掉举、后悔未被铲除,所以其昏暗地禅定。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与杂染光天神众共住。

例如,燃烧的油灯,油也清净,灯芯也清净。因为油也清净,灯芯也清净,所以其不昏暗地燃烧。正像这样,朋友迦旃延,在此,有比丘将心遍满‘遍净光’而住,其身体的粗恶被止灭,昏沉、睡眠被根绝,掉举、后悔被铲除。由于粗恶身被止灭,昏沉、睡眠被根绝,掉举、后悔被铲除,所以其不昏暗地禅定。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与遍净光天神众共住。

朋友迦旃延,此就是因,此就是缘,再生于同一个天神众的天神中,在此存在着一部分天神是杂染光,在此还存在着一部分天神是遍净光。”

235 听闻此言,尊者萨毗耶·迦旃延对尊者阿那律如下说道:“很好,阿那律尊者!尊者,阿那律尊者没有这样说:‘如是我闻’或‘就是应该如此’,尊者,阿那律尊者而是这样说道:‘彼天神就是像这样。彼天神就是像这样。’尊者,对此,我如下认为:‘阿那律尊者的确曾经与彼天神共住、共语、共交流。’”

“朋友迦旃延,此的确就是接近、诱导以后的所说之言,我也对你这样说:‘朋友迦旃延,我长久以来曾经与彼天神共住、共语、共交流。’”

听闻此言,尊者萨毗耶·迦旃延对木匠班遮甘伽如下说道:“木匠,你是利得者,木匠,你是善利得者。你舍弃了彼疑惑,我们也听闻了该法门。”

(阿那律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