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六、浮弥迦经(Bhimijasuttam)

223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竹林精舍。尊者浮弥迦于上午,着衣,持衣钵接近迦演舍那王子的住处。靠近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这时,迦演舍那王子接近尊者浮弥迦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与尊者浮弥迦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

坐于一旁的迦演舍那王子对尊者浮弥迦如下说道:“浮弥迦尊者,有些沙门、婆罗门是如此说者、如此见者:‘即使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在此,浮弥迦尊者的导师是何说者、何论者?”

“王子,对此,我没有在导师面前听闻、面前受持。然而,存在着此道理,世尊会如此解答:‘即使生起意愿而不如理地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不如理地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不如理地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不如理地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生起意愿而如理地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如理地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如理地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如理地行梵行,也可能证果。’王子,对此,我没有在导师面前听闻、面前受持。然而,存在着此道理,世尊会如此解答。”

“如果浮弥迦尊者的导师是如此说者、如此论者,那么,浮弥迦尊者的导师一定打败所有的愚昧的普通沙门、婆罗门而住立。”于是,迦演舍那王子将自己的乳粥供养给尊者浮弥迦。

224 饭后,结束托钵食以后,尊者浮弥迦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浮弥迦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在此,我于上午,着衣,持衣钵接近迦演舍那王子的住处。靠近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尊师,这时,迦演舍那王子接近我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与我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尊师,坐于一旁的迦演舍那王子对我如下说道:‘浮弥迦尊者,有些沙门、婆罗门是如此说者、如此见者:“即使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在此,浮弥迦尊者的导师是何说者、何论者?’

听闻此言,尊师,我对迦演舍那王子如下说道:‘王子,对此,我没有在导师面前听闻、面前受持。然而,存在着此道理,世尊会如此解答:“即使生起意愿而不如理地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不如理地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不如理地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不如理地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生起意愿而如理地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如理地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如理地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如理地行梵行,也可能证果。”王子,对此,我没有在导师面前听闻、面前受持。然而,存在着此道理,世尊会如此解答。’

‘如果浮弥迦尊者的导师是如此说者、如此论者,那么,浮弥迦尊者的导师一定打败所有的愚昧的普通沙门、婆罗门而住立。’尊师,对于如此提问进行如此回答的我是否是世尊所说的阐述者?没有以不实诽谤世尊吧?针对法进行了随法阐述吧?具有根据的说和随说不存在应受到呵责的地方吧?”

“浮弥迦,的确,对于如此提问进行如此回答的你是我所说的阐述者,没有以不实诽谤我。针对法进行了随法阐述。具有根据的说和随说不存在应受到呵责的地方。浮弥迦,任何邪见、邪思、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的沙门、婆罗门,他们即使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证果的方式不如理。”

225 “例如,浮弥迦,有人寻找油,追求油,为了获得油而到处行走,然而,他在木桶中放入沙子,一点点地注入水进行压榨。他即使生起意愿而在木桶中放入沙子,一点点地注入水进行压榨,也不可能获得油;即使不生起意愿而在木桶中放入沙子,一点点地注入水进行压榨,也不可能获得油;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在木桶中放入沙子,一点点地注入水进行压榨,也不可能获得油;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在木桶中放入沙子,一点点地注入水进行压榨,也不可能获得油。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获取油的方式不如理。

正像这样,浮弥迦,任何邪见、邪思、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的沙门、婆罗门,他们即使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证果的方式不如理。

例如,浮弥迦,有人寻找牛乳,追求牛乳,为了获得牛乳而到处行走,然而,他挤带有幼牛的母牛的角。他即使生起意愿而挤带有幼牛的母牛的角,也不可能获得牛乳;即使不生起意愿而挤带有幼牛的母牛的角,也不可能获得牛乳;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挤带有牛的母牛的角,也不可能获得牛乳;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挤带有幼牛的母牛的角,也不可能获得牛乳。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获取牛乳的方式不如理。

正像这样,浮弥迦,任何邪见、邪思、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的沙门、婆罗门,他们即使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证果的方式不如理。”

226 “例如,浮弥迦,有人寻找酥,追求酥,为了获得酥而到处行走,然而,他在水瓶里注入水,用搅拌器搅拌。他即使生起意愿而在水瓶里注入水,用搅拌器搅拌,也不可能获得酥;即使不生起意愿而在水瓶里注入水,用搅拌器搅拌,也不可能获得酥;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在水瓶里注入水,用搅拌器搅拌,也不可能获得酥;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在水瓶里注入水,用搅拌器搅拌,也不可能获得酥。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获取酥的方式不如理。

正像这样,浮弥迦,任何邪见、邪思、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的沙门、婆罗门,他们即使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证果的方式不如理。

例如,浮弥迦,有人寻找火,追求火,为了获得火而到处行走,然而,他用钻木的上半截在潮湿、湿润、被浸泡在水里的木片上摩擦生火。他即使生起意愿而用钻木的上半截在潮湿、湿润、被浸泡在水里的木片上摩擦生火,也不可能获得火;即使不生起意愿而用钻木的上半截在潮湿、湿润、被浸泡在水里的木片上摩擦生火,也不可能获得火;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用钻木的上半截在潮湿、湿润、被浸泡在水里的木片上摩擦生火,也不可能获得火;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用钻木的上半截在潮湿、湿润、被浸泡在水里的木片上摩擦生火,也不可能获得火。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获取火的方式不如理。

正像这样,浮弥迦,任何邪见、邪思、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的沙门、婆罗门,他们即使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不可能证果。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证果的方式不如理。

然而,浮弥迦,任何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的沙门、婆罗门,他们即使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证果的方式如理。”

227 “例如,浮弥迦,有人寻找油,追求油,为了获得油而到处行走,于是,他在木桶中放入芝麻粉,一点点地注入水进行压榨。他即使生起意愿而在木桶中放入芝麻粉,一点点地注入水进行压榨,也可能获得油;即使不生起意愿而在木桶中放入芝麻粉,一点点地注入水进行压榨,也可能获得油;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在木桶中放入芝麻粉,一点点地注入水进行压榨,也可能获得油;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在木桶中放入芝麻粉,一点点地注入水进行压榨,也可能获得油。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获取油的方式如理。

正像这样,浮弥迦,任何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的沙门、婆罗门,他们即使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证果的方式如理。

例如,浮弥迦,有人寻找牛乳,追求牛乳,为了获得牛乳而到处行走,于是,他挤带有幼牛的母牛的乳房。他即使生起意愿而挤带有幼牛的母牛的乳房,也可能获得牛乳;即使不生起意愿而挤带有幼牛的母牛的乳房,也可能获得牛乳;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挤带有幼牛的母牛的乳房,也可能获得牛乳;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挤带有幼牛的母牛的乳房,也可能获得牛乳。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获取牛乳的方式如理。

正像这样,浮弥迦,任何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的沙门、婆罗门,他们即使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证果的方式如理。”

228 “例如,浮弥迦,有人寻找酥,追求酥,为了获得酥而到处行走,于是,他在水瓶里注入酪,用搅拌器搅拌。他即使生起意愿而在水瓶里注入酪,用搅拌器搅拌,也可能获得酥;即使不生起意愿而在水瓶里注入酪,用搅拌器搅拌,也可能获得酥;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在水瓶里注入酪,用搅拌器搅拌,也可能获得酥;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在水瓶里注入酪,用搅拌器搅拌,也可能获得酥。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获取酥的方式如理。

正像这样,浮弥迦,任何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的沙门、婆罗门,他们即使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证果的方式如理。

例如,浮弥迦,有人寻找火,追求火,为了获得火而到处行走,于是,他用钻木的上半截在干燥、干透、离开水、被放在陆地上的木片上摩擦生火。他即使生起意愿而用钻木的上半截在干燥、干透、离开水、被放在陆地上的木片上摩擦生火,也可能获得火;即使不生起意愿而用钻木的上半截在干燥、干透、离开水、被放在陆地上的木片上摩擦生火,也可能获得火;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用钻木的上半截在干燥、干透、离开水、被放在陆地上的木片上摩擦生火,也可能获得火;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用钻木的上半截在干燥、干透、离开水、被放在陆地上的木片上摩擦生火,也可能获得火。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获取火的方式如理。

正像这样,浮弥迦,任何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的沙门、婆罗门,他们即使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非生起意愿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即使既非生起意愿亦非不生起意愿而行梵行,也可能证果。此为何故?浮弥迦,这是因为证果的方式如理。

浮弥迦,你如果向迦演舍那王子讲明此四譬喻,彼迦演舍那王子就会自然地有净信。净信者就会对你呈现出净信的行相。”

“可是,尊师,我怎么能够像世尊这样对于以前闻所未闻的此四譬喻自然地向迦演舍那王子讲明?”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浮弥迦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浮弥迦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