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三、稀有未曾有经(Acchariya-abbhutasuttam)

197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众多比丘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聚集在集会所里共坐。于是生起此话题:“诸朋友,真是稀有!诸朋友,真是未曾有!如来的大神力、大威力。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如来对于过去诸佛的般涅槃、障碍的断除、道路的切断、轮回的熄灭、一切苦的超越,随念、了知:‘彼诸佛具有如此的生。’‘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名。’‘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戒。’‘彼诸佛具有如此的法。’‘彼诸佛具有如此的慧。’‘彼诸佛具有如此的住。’‘彼诸佛具有如此的解脱。’”

听闻此言,尊者阿难陀对彼比丘众如下说道:“诸朋友,诸如来是稀有,具足稀有法。诸朋友,诸如来是未曾有,具足未曾有法。”实际上此为彼比丘众中断的谈话。

198 傍晚时分,佛陀从禅坐出定,接近集会所,走进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安坐后,佛陀询问比丘众:“诸比丘,你们现在为了什么话题共坐一起?你们中断的话题是什么?”

“尊师,在此,我们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聚集在集会所里共坐。于是生起此话题:‘诸朋友,真是稀有!诸朋友,真是未曾有!如来的大神力、大威力。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如来对于过去诸佛的般涅槃、障碍的断除、道路的切断、轮回的熄灭、一切苦的超越,随念、了知:“彼诸佛具有如此的生。”“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名。”“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戒。”“彼诸佛具有如此的法。”“彼诸佛具有如此的慧。”“彼诸佛具有如此的住。”“彼诸佛具有如此的解脱。”’

听闻此言,尊师,阿难陀尊者对我们如下说道:‘诸朋友,诸如来是稀有,具足稀有法。诸朋友,诸如来是未曾有,具足未曾有法。’尊师,这就是我们中断的话题。此时,世尊进来。”

199 于是,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既然这样,那么,你把如来的稀有、未曾有法进一步加以说明。”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具正念、具正知再生于兜率天身。’尊师,菩萨具正念、具正知再生于兜率天身,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具正念、具正知住于兜率天身。’尊师,菩萨具正念、具正知住于兜率天身,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200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具正念、具正知尽天寿住于兜率天身。’尊师,菩萨具正念、具正知尽天寿住于兜率天身,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具正念、具正知从兜率天身死去后,进入母胎。’尊师,菩萨具正念、具正知从兜率天身死去后,进入母胎,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201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从兜率天身死去后进入母胎时,在包括天、包括魔、包括梵天、包括沙门、婆罗门、包括天人众的世界里出现了无量、广大的光明,超过了天神的天威。在这个无盖、无护、黑暗、幽暗的世界中间,具有那样大神力、那样大威力的日月之光都不能到达,在这里出现了无量、广大的光明,超过了天神的天威。这里的众生,他们也依据该光明彼此确知“朋友,竟然亦有其他有情再生于此。”此一万世界动摇、震动、大震动。无量、广大的光明出现于世,超过了天神的天威。’尊师,菩萨从兜率天身死去后进入母胎时,在包括天、包括魔、包括梵天、包括沙门、婆罗门、包括天人众的世界里出现了无量、广大的光明,超过了天神的天威。在这个无盖、无护、黑暗、幽暗的世界中间,具有那样大神力、那样大威力的日月之光都不能到达,在这里出现了无量、广大的光明,超过了天神的天威。这里的众生,他们也依据该光明彼此确知‘朋友,竟然亦有其他有情再生于此。’此一万世界动摇、震动、大震动。无量、广大的光明出现于世,超过了天神的天威,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202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进入母胎后,四天子从四方过来保护:“任何人或非人都不能加害此菩萨和菩萨的母亲。”’尊师,菩萨进入母胎后,四天子从四方过来保护:‘任何人或非人都不能加害此菩萨和菩萨的母亲’,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203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自然成为持戒者,远离杀生,远离不与取,远离邪淫,远离妄语,远离放逸因的米酒、果酒等酒类。’尊师,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自然成为持戒者,远离杀生,远离不与取,远离邪淫,远离妄语,远离放逸因的米酒、果酒等酒类,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不对任何男性生起妙欲之心,菩萨的母亲不为任何染心男性所征服。’尊师,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不对任何男性生起妙欲之心,菩萨的母亲不为任何染心男性所征服,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成为五种妙欲的利得者。其拥有、具足、享受五种妙欲。’尊师,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成为五种妙欲的利得者。其拥有、具足、享受五种妙欲,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204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不患任何疾病。菩萨的母亲安然,身体不感疲惫。菩萨的母亲看得到体内菩萨的所有大小肢体、诸根具足。阿难陀,恰似纯净、纯粹、八面体、精致加工的摩尼琉璃,其澄清、明净、无浊、一切相好具足。其用绿色或黄色或红色或白色或浅黄色的线串连。这时,有一位有眼之人将其拿在手里观察:“这是纯净、纯粹、八面体、精致加工、澄净、明净、无浊、一切相好具足的摩尼琉璃。其用绿色或黄色或红色或白色或浅黄色的线串连。”像这样,阿难陀,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不患任何疾病。菩萨的母亲安然,身体不感疲惫。菩萨的母亲看得到体内菩萨的所有大小肢体、诸根具足。’尊师,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不患任何疾病。菩萨的母亲安然,身体不感疲惫。菩萨的母亲看得到体内菩萨的所有大小肢体、诸根具足,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205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出生后的第七天,菩萨的母亲命终,再生于兜率天身。’尊师,菩萨出生后的第七天,菩萨的母亲命终,再生于兜率天身,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其他女性怀孕或九个月或十个月生产,菩萨的母亲不是这样生菩萨。菩萨的母亲是怀孕足十个月生菩萨。’尊师,其他女性怀孕或九个月或十个月生产,菩萨的母亲不是这样生菩萨。菩萨的母亲是怀孕足十个月生菩萨,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其他女性或坐或卧生产,菩萨的母亲不是这样生菩萨。菩萨的母亲是站着生菩萨。’尊师,其他女性或坐或卧生产,菩萨的母亲不是这样生菩萨。菩萨的母亲是站着生菩萨,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从母胎出生时,首先是天神第一个接住,之后才是人。’尊师,菩萨从母胎出生时,首先是天神第一个接住,之后才是人,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206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从母胎出生时,菩萨不会落在地上,而是四天子接住后将其置于母亲面前:“恭喜,殿下。您伟大的王子诞生了!”’尊师,菩萨从母胎出生时,菩萨不会落在地上,而是四天子接住后将其置于母亲面前:‘恭喜,殿下。您伟大的王子诞生了!’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从母胎出生时,干干净净地出生,没有被水污浊,没有被粘液污浊,没有被血污浊,没有被任何不净之物污浊,清净、洁净。恰似放置在迦尸产的丝布上的摩尼宝。摩尼宝没有为迦尸产的丝布所污染,迦尸产的丝布也没有为摩尼宝所污染。此为何故?因为二者都洁净。像这样,阿难陀,菩萨从母胎出生时,干干净净地出生,没有被水污浊,没有被粘液污浊,没有被血污浊,没有被任何不净之物污浊,清净、洁净。尊师,菩萨从母胎出生时,干干净净地出生,没有被水污浊,没有被粘液污浊,没有被血污浊,没有被任何不净之物污浊,清净、洁净,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从母胎出生时,两股水流从空而降,一股为热水,一股为凉水,为菩萨和母亲作清洗。’尊师,菩萨从母胎出生时,两股水流从空而降,一股为热水,一股为凉水,为菩萨和母亲作清洗,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207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刚刚出生的菩萨双足平稳站立,向北交错走七步,当白伞撑起时,环视所有方向,发出公牛般的声音:“我是世间最上之人,我是世间最老之人,我是世间最胜之人,此为最后的生,今后无有再生。”’尊师,刚刚出生的菩萨双足平稳站立,向北交错走七步,当白伞撑起时,环视所有方向,发出公牛般的声音:‘我是世间最上之人,我是世间最老之人,我是世间最胜之人,此为最后的生,今后无有再生。’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尊师,我从世尊当面这样听闻,当面这样接受:‘阿难陀,菩萨从母胎出生时,在包括天、包括魔、包括梵天、包括沙门、婆罗门、包括天人众的世界里出现了无量、广大的光明,超过了天神的天威。在这个无盖、无护、黑暗、幽暗的世界中间,具有那样大神力、那样大威力的日月之光都不能到达,在这里出现了无量、广大的光明,超过了天神的天威。这里的众生,他们也依据该光明彼此确知“朋友,竟然亦有其他有情再生于此。”此一万世界动摇、震动、大震动。无量、广大的光明出现于世,超过了天神的天威。’尊师,菩萨从母胎出生时,在包括天、包括魔、包括梵天、包括沙门、婆罗门、包括天人众的世界里出现了无量、广大的光明,超过了天神的天威。在这个无盖、无护、黑暗、幽暗的世界中间,具有那样大神力、那样大威力的日月之光都不能到达,在这里出现了无量、广大的光明,超过了天神的天威。这里的众生,他们也依据该光明彼此确知‘朋友,竟然亦有其他有情再生于此。’此一万世界动摇、震动、大震动。无量、广大的光明出现于世,超过了天神的天威。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208 “阿难陀,那么,你也要将此忆持为如来的稀有、未曾有法。在此,阿难陀,对于如来,感受被觉知而发生,被觉知而存在,被觉知而消失;想被觉知而发生,被觉知而存在,被觉知而消失;浅观被觉知而发生,被觉知而存在,被觉知而消失。阿难陀,你也要将此忆持为如来的稀有、未曾有法。”

“尊师,对于世尊,感受被觉知而发生,被觉知而存在,被觉知而消失;想被觉知而发生,被觉知而存在,被觉知而消失;浅观被觉知而发生,被觉知而存在,被觉知而消失。尊师,我亦将此忆持为世尊的稀有、未曾有法。”

此为尊者阿难陀所说,导师认可。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尊者阿难陀所说。

(稀有未曾有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