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九、身至念经(kayagatasatisuttam)

153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众多比丘众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聚集在集会所共坐。于是,在他们中间生起如此话题:“诸朋友,真是稀有!诸朋友,真是未曾有!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阐述了身至念修行的修习、多修,会有大果报、大功德。”实际上此为彼比丘众中断的话题。

傍晚时分,佛陀从禅坐出定,接近集会所,靠近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安坐后,佛陀询问比丘众:“诸比丘,你们现在为了什么话题共坐一起?你们中断的话题是什么?”

“尊师,我们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聚集在集会所共坐。于是,在我们中间生起此未完的话题:‘诸朋友,真是稀有!诸朋友,真是未曾有!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阐述了身至念修行的修习、多修,会有大果报、大功德。’尊师,这就是我们中断的话题,此时,世尊进来。”

154 “诸比丘,如何修习身至念?如何多修而有大果报、大利益?在此,诸比丘,比丘或进入阿兰若或来到树下或进入空弃房屋,结跏趺而坐,保持身体正直,于面前起念。其具念呼气,具念吸气。长呼气时,深知‘我长呼气’;长吸气时,深知‘我长吸气’;短呼气时,深知‘我短呼气’;短吸气时,深知‘我短吸气’。学习‘我感受全身呼气’;学习‘我感受全身吸气’;学习‘我安静身行呼气’;学习‘我安静身行吸气’。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比丘行走时,深知‘我行走’。站立时,深知‘我站立’。坐时,深知‘我坐’。卧时,深知‘我卧’。如实关注其身体,如实对其深知。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比丘前进、后退时是正知行者。前视、后视时是正知行者。曲臂、伸臂时是正知行者。受持僧伽梨衣、钵、衣时是正知行者。吃、喝、咀嚼、品尝时是正知行者。行大便、小便时是正知行者。行走、站立、就座、睡眠、清醒、言语、沉默时是正知行者。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比丘观察脚底以上、发梢以下、四周包裹着皮肤、充满种种不净物的此身体:‘此身体具有头发、体毛、指甲、牙齿、皮肤、肉、筋、骨、骨髓、肾脏、心脏、肝脏、胸膜、脾脏、肺脏、肠子、肠间膜、胃中物、大便、胆汁、痰、脓、血、汗、脂肪、泪水、脂膏、唾液、鼻涕、关节滑液、小便。’

诸比丘,例如,有装满各种谷物的两头开口的袋子,装着诸如粳米、糙米、绿豆、蚕豆、芝麻、大米。有眼之人打开察看:‘这是粳米,这是糙米,这是绿豆,这是蚕豆,这是芝麻,这是大米。’像这样,诸比丘,比丘观察脚底以上、发梢以下、四周包裹着皮肤、充满种种不净物的此身体:‘此身体具有头发、体毛、指甲、牙齿、皮肤、肉、筋、骨、骨髓、肾脏、心脏、肝脏、胸膜、脾脏、肺脏、肠子、肠间膜、胃中物、大便、胆汁、痰、脓、血、汗、脂肪、泪水、脂膏、唾液、鼻涕、关节滑液、小便。’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比丘从要素观察如此住立、如此存在的此身体:‘此身体具有地要素、水要素、火要素、风要素。’

诸比丘,例如,娴熟的屠牛夫或屠牛夫的徒弟杀死牛以后,按照四大类将肉分割放在那里。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从要素观察如此住立、如此存在的此身体:‘此身体具有地要素、水要素、火要素、风要素。’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例如,比丘观察死后一日或死后二日或死后三日,丢弃在墓地,膨胀、泛青、脓烂的尸体。其仅仅关注此身体:‘此身体也是如此性质、如此状态,不过如此。’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例如,比丘观察丢弃在墓地的尸体,被乌鸦啄食,被老鹰啄食,被秃鹫啄食,被苍鹰啄食,被狗吃,被虎吃,被豹吃,被狼吃,被各种小生物吃。其仅仅关注此身体:‘此身体也是如此性质、如此状态,不过如此。’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例如,比丘观察丢弃在墓地的尸体,骨骼相连,有肉有血,腱肉连结。其仅仅关注此身体:‘此身体也是如此性质、如此状态,不过如此。’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例如,比丘观察丢弃在墓地的尸体,骨骼相连,无肉有血,腱肉连结。其仅仅关注此身体:‘此身体也是如此性质、如此状态,不过如此。’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例如,比丘观察丢弃在墓地的尸体,骨骼相连,无肉无血,腱肉连结。其仅仅关注此身体:‘此身体也是如此性质、如此状态,不过如此。’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例如,比丘观察丢弃在墓地的尸体,骨骼无连,四处散落,手骨在一处,脚骨在一处,踝骨在一处,小腿骨在一处,大腿骨在一处,盆骨在一处,肋骨在一处,脊柱骨在一处,肩胛骨在一处,颈骨在一处,颚骨在一处,牙齿骨在一处,头盖骨在一处。其仅仅关注此身体:‘此身体也是如此性质、如此状态,不过如此。’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例如,比丘观察丢弃在墓地的尸体,白如贝色的骨头。其仅仅关注此身体:‘此身体也是如此性质、如此状态,不过如此。’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例如,比丘观察丢弃在墓地的尸体,一年后堆积起来的骨头。其仅仅关注此身体:‘此身体也是如此性质、如此状态,不过如此。’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例如,比丘观察丢弃在墓地的尸体,腐朽、变成粉末的骨头。其仅仅关注此身体:‘此身体也是如此性质、如此状态,不过如此。’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155 “进而,诸比丘,比丘由于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其身体为远离所生的喜和乐所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身体没有远离所生的喜和乐所接触不到的地方。

诸比丘,例如,娴熟的洗浴工或洗浴工的徒弟在铜盆内放入洗浴粉,然后不断注入水,使之溶解。该洗浴粉的颗粒完全湿润,完全溶化,完全融于整盆水中,没有泄漏。像这样,诸比丘,比丘的身体为远离所生的喜和乐所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身体没有远离所生的喜和乐所接触不到的地方。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比丘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其身体为定所生的喜和乐所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身体没有定所生的喜和乐所接触不到的地方。

诸比丘,例如,有个具有甚深泉眼的湖,其东方没有水的入口,其南方没有水的入口,其西方没有水的入口,其北方没有水的入口,天亦没有时时下雨。此时,泉中涌出冷水,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湖。整个湖里没有不被冷水接触的地方。像这样,诸比丘,比丘的身体为定所生的喜和乐所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身体没有定所生的喜和乐所接触不到的地方。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比丘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其身体为无喜的乐所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身体没有无喜的乐所接触不到的地方。

诸比丘,例如,青莲池或红莲池或白莲池里生长着青莲、红莲、白莲,生于水内,在水里开放,到达水面,没于水中,它们从根到顶被冷水完全浸透,完全遍满,整个莲池里的青莲、红莲、白莲没有不被冷水接触的地方。像这样,诸比丘,比丘的身体为无喜的乐所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身体没有无喜的乐所接触不到的地方。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进而,诸比丘,比丘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其身体坐在那里,为清净的心所遍满,整个身体没有清净遍净的心所接触不到的地方。

诸比丘,例如,一个人坐在那里,从头往下披上一件白衣,整个身体没有白衣所覆盖不到的地方。像这样,诸比丘,比丘的身体坐在那里,为清净的心所遍满,整个身体没有清净遍净的心所接触不到的地方。像这样,其不放逸,具正勤,自我努力而住,那些与家庭有关的忆念和思维都被舍弃。由于将那些舍弃,故心于内住立、安稳、专一、安定。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修习身至念。”

156 “诸比丘,对于修习、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任何属于明的部分的诸善法都深入其内。例如,诸比丘,无论任何人,如果以心遍满大海,那么,所有奔向大海的小河都深入其内。像这样,诸比丘,对于修习、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所有属于明的部分的诸善法都深入其内。

诸比丘,对于不修习、不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魔罗就会获得其机会,魔罗就会获得其所缘。例如,诸比丘,有人将沉重的石块投入湿粘土堆。对此如何思考?诸比丘,该人能否在湿粘土堆中获得沉重石块的机会?”

“此可能,尊师。”

“正像这样,诸比丘,对于不修习、不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魔罗就会获得其机会,魔罗就会获得其所缘。

例如,诸比丘,有干燥、干透的薪柴。有人带着钻木的上半截而来,想生起火,想点燃火。诸比丘,对此如何思考?该人能否用钻木的上半截在干燥、干透的薪柴上摩擦生起火,点燃火?”

“此可能,尊师。”

“正像这样,诸比丘,对于不修习、不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魔罗就会获得其机会,魔罗就会获得其所缘。

例如,诸比丘,有空的、没有装任何东西的水瓶放置在支架上。有人担来水。诸比丘,对此如何思考?该人能否把水灌入?”

“此可能,尊师。”

“正像这样,诸比丘,对于不修习、不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魔罗就会获得其机会,魔罗就会获得其所缘。”

157 “诸比丘,对于修习、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魔罗就不会获得其机会,魔罗就不会获得其所缘。

例如,诸比丘,有人拿着轻线球砸向全部是用心材制作的门闩。诸比丘,对此如何思考?该人能否在全部是用心材制作的门闩上获得轻线球的机会?”

“此不可能,尊师。”

“正像这样,诸比丘,对于修习、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魔罗就不会获得其机会,魔罗就不会获得其所缘。

例如,有潮湿、湿润的薪柴。有人带着钻木的上半截而来,想生起火,想点燃火。诸比丘,对此如何思考?该人能否用钻木的上半截在潮湿、湿润的薪柴上摩擦生起火,点燃火?”

“此不可能,尊师。”

“正像这样,诸比丘,对于修习、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魔罗就不会获得其机会,魔罗就不会获得其所缘。

例如,有装满水、水很满、水与瓶口齐平的水瓶放置在支架上。有人担来水。诸比丘,对此如何思考?该人能否把水灌入?”

“此不可能,尊师。”

“正像这样,诸比丘,对于修习、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魔罗就不会获得其机会,魔罗就不会获得其所缘。”

158 “诸比丘,对于修习、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其为了通智的证得而将心倾向于通智证得的法,那么,当念存在于各个处时,就可以获得。例如,诸比丘,有装满水、水很满、水与瓶口齐平的水瓶放置在支架上。来了一位强壮之人,其能否从各角度摇晃它,取得水?”

“此可能,尊师。”

正像这样,诸比丘,对于修习、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其为了通智的证得而将心倾向于通智证得的法,那么,当念存在于各个处时,就可以获得。例如,诸比丘,平坦的大地上有四方形莲池为堤埂所围绕,池水充满,水面与岸齐平,乌鸦都可以喝到。来了一位强壮之人,其能否从各处打开堤埂取得水?”

“此可能,尊师。”

“正像这样,诸比丘,对于修习、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其为了通智的证得而将心倾向于通智证得的法,那么,当念存在于各个处时,就可以获得。

例如,诸比丘,在平坦的十字路口停放着精良的马车,马已经套上缰绳,鞭子已经放好。这时,有位熟练的驯马师车夫登上车,左手执缰绳,右手执鞭,令马车往返于自己想去的地方。正像这样,诸比丘,对于修习、多修身至念的任何人,其为了通智的证得而将心倾向于通智证得的法,那么,当念存在于各个处时,就可以获得。”

159 “诸比丘,对于练习、修习、多修、像驾车那样熟练、将其作为对象、经验熟知、善精进身至念者,可以期待获得十种利益。

成为乐和不乐的忍受者,其不为不乐所征服,而是征服已生起的不乐而住。

成为怖畏、恐惧的忍受者,其不为怖畏、恐惧所征服,而是征服已生起的怖畏、恐惧而住。

成为对于寒、暑、饥、渴,对于虻、蚊、风、热、爬虫类的接触,对于谩骂诽谤的言论,对于身体上生起的痛苦、剧烈、粗重、难受、不快、不适意、窒息感受的忍受者。

成为渴望获得、轻易获得、轻松获得增上心的现世乐住的四禅定之人。

其体验各种神通,例如变成一、变成多,变成多、变成一,无障碍地出现、隐藏、穿墙、穿越城墙、穿越山脉,恰似在虚空中。在地里上下沉浮,恰似在水里。在水中也不沉没,恰似在地上。在空中结跏趺而行,恰似有翅膀的鸟。即使是具有大神力、大威力的月亮和太阳,也可以用手触摸,还可以在梵天界用身体行使自在力。

以清净、非凡的天耳听到天和人的两种声音,或远或近。

以心熟知、了知其他有情、其他人的心:有贪之心则知此是有贪之心;离贪之心则知此是离贪之心;有嗔之心则知此是有嗔之心;离嗔之心则知此是离嗔之心;有痴之心则知此是有痴之心;离痴之心则知此是离痴之心;统一之心则知此是统一之心;散乱之心则知此是散乱之心;大心则知此是大心;非大心则知此是非大心;有上心则知此是有上心;无上心则知此是无上心;已入定之心则知此是已入定之心;尚未入定之心则知此是尚未入定之心;解脱之心则知此是解脱之心;尚未解脱之心则知此是尚未解脱之心。

其随念多种宿住。例如,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一百生、一千生、十万生,多个坏劫生、多个成劫生、多个坏成劫生。‘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那里。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这里。’随念着具有行相、具有境况的多种宿住。

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

由于烦恼的灭尽而成为无漏者、心解脱者、慧解脱者,于现世自我了知、现证、成就而住。

诸比丘,对于练习、修习、多修、像驾车那样熟练、将其作为对象、经验熟知、善精进身至念者,可以期待获得此十种利益。”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身至念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