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五、多界经(Bahudhatukasuttam)

124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

“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诸比丘,恐怖是从谁生起?其全部是从愚者生起,不是从贤者。横祸是从谁生起?其全部是从愚者生起,不是从贤者。灾祸是从谁生起?其全部是从愚者生起,不是从贤者。诸比丘,例如,从芦苇房、草房窜出来的火会把经过装修、门窗紧闭、安静的整个楼阁烧毁,正像这样,诸比丘,恐怖是从谁生起?其全部是从愚者生起,不是从贤者。横祸是从谁生起?其全部是从愚者生起,不是从贤者。灾祸是从谁生起?其全部是从愚者生起,不是从贤者。

诸比丘,愚者有恐怖,贤者无恐怖。愚者有横祸,贤者无横祸。愚者有灾祸,贤者无灾祸。诸比丘,因为是贤者,所以无恐怖。因为是贤者,所以无横祸。因为是贤者,所以无灾祸。诸比丘,因此称:‘我们要成为贤能的思考者。’诸比丘,你们应该这样学。”

听闻此言,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比丘是贤能的思考者’之言如何才是恰当?”

“阿难陀,当比丘是界善巧者时,是处善巧者时,是缘起善巧者时,是道理非道理善巧者时,此时,阿难陀,‘比丘是贤能的思考者’之言就是恰当。”

125 “那么,尊师,‘比丘是界善巧者’之言如何才是恰当?”

“阿难陀,此为十八界: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阿难陀,知、见此十八界时,只要如此,‘比丘是界善巧者’之言就是恰当。”

“那么,尊师,还有其他根据吗,从而‘比丘是界善巧者’之言是恰当?”

“阿难陀,有。阿难陀,此为六界:地界、水界、火界、风界、空界、识界。阿难陀,知、见此六界时,只要如此,‘比丘是界善巧者’之言就是恰当。”

“那么,尊师,还有其他根据吗,从而‘比丘是界善巧者’之言是恰当?”

“阿难陀,有。阿难陀,此为六界:乐界、苦界、喜界、忧界、舍界、无明界。阿难陀,知、见此六界时,只要如此,‘比丘是界善巧者’之言就是恰当。”

“那么,尊师,还有其他根据吗,从而‘比丘是界善巧者’之言是恰当?”

“阿难陀,有。阿难陀,此为六界:欲界、离欲界、嗔恚界、无嗔恚界、恼害界、无恼害界。阿难陀,知、见此六界时,只要如此,‘比丘是界善巧者’之言就是恰当。”

“那么,尊师,还有其他根据吗,从而‘比丘是界善巧者’之言是恰当?”

“阿难陀,有。阿难陀,此为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阿难陀,知、见此三界时,只要如此,‘比丘是界善巧者’之言就是恰当。”

“那么,尊师,还有其他根据吗,从而‘比丘是界善巧者’之言是恰当?”

“阿难陀,有。阿难陀,此为二界:有为界、无为界。阿难陀,知、见此二界时,只要如此,‘比丘是界善巧者’之言就是恰当。”

126 “那么,尊师,‘比丘是处善巧者’之言如何才是恰当?”

“阿难陀,此为内外六处:眼和色、耳和声、鼻和香、舌和味、身和触、意和法。阿难陀,知、见此内外六处时,只要如此,‘比丘是处善巧者’之言就是恰当。”

“那么,尊师,‘比丘是缘起善巧者’之言如何才是恰当?”

“阿难陀,在此,比丘如下了知:‘有此时有彼,此生起时彼生起;无此时无彼,此灭尽时彼灭尽。即缘无明而有行,缘行而有识,缘识而有名色,缘名色而有六处,缘六处而有接触,缘接触而有感受,缘感受而有渴爱,缘渴爱而有取著,缘取著而有存在,缘存在而有生,缘生而有老、死、愁、悲、苦、忧、恼。像这样而有所有这些苦蕴的生起。

由于无明因远离而无余灭尽而行灭尽,由于行灭尽而识灭尽,由于识灭尽而名色灭尽,由于名色灭尽而六处灭尽,由于六处灭尽而接触灭尽,由于接触灭尽而感受灭尽,由于感受灭尽而渴爱灭尽,由于渴爱灭尽而取著灭尽,由于取著灭尽而存在灭尽,由于存在灭尽而生灭尽,由于生灭尽而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尽。像这样而有所有这些苦蕴的灭尽。’

阿难陀,只要如此,‘比丘是缘起善巧者’之言就是恰当。”

127 “那么,尊师,‘比丘是道理非道理善巧者’之言如何才是恰当?”

“阿难陀,在此,比丘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见具足者认为某某的行是常,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凡夫认为某某的行是常,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见具足者认为某某的行是乐,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凡夫认为某某的行是乐,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见具足者认为某某的法是我,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凡夫认为某某的法是我,这样的道理存在。’”

128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见具足者夺取母亲的生命,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凡夫夺取母亲的生命,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见具足者夺取父亲的生命,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凡夫夺取父亲的生命,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见具足者夺取阿罗汉的生命,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凡夫夺取阿罗汉的生命,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见具足者恶心出如来身血,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凡夫恶心出如来身血,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见具足者分裂僧团,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凡夫分裂僧团,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见具足者皈依外道之师,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凡夫皈依外道之师,这样的道理存在。’”

129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一个世界里不前不后地同时出现两个阿罗汉的正等觉者,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一个世界里出现一个阿罗汉的正等觉者,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一个世界里不前不后地同时出现两个转轮王,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一个世界里出现一个转轮王,这样的道理存在。’”

130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女性是阿罗汉的正等觉者,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男性是阿罗汉的正等觉者,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女性是转轮王,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男性是转轮王,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女性做帝释天主或魔王或梵天主,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男性做帝释天主或魔王或梵天主,这样的道理存在。’”

131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于身恶行者生起欢喜、可爱、可意的果报,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于身恶行者生起不欢喜、不可爱、不可意的果报,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于语恶行者生起欢喜、可爱、可意的果报,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于语恶行者生起不欢喜、不可爱、不可意的果报,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于意恶行者生起欢喜、可爱、可意的果报,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于意恶行者生起不欢喜、不可爱、不可意的果报,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于身善行者生起不欢喜、不可爱、不可意的果报,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于身善行者生起欢喜、可爱、可意的果报,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于语善行者生起不欢喜、不可爱、不可意的果报,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于语善行者生起欢喜、可爱、可意的果报,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于意善行者生起不欢喜、不可爱、不可意的果报,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于意善行者生起欢喜、可爱、可意的果报,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于身恶行具足者,因为那样的因、那样的缘,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于身恶行具足者,因为那样的因、那样的缘,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于语恶行具足者,因为那样的因、那样的缘,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于语恶行具足者,因为那样的因、那样的缘,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于意恶行具足者,因为那样的因、那样的缘,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于意恶行具足者,因为那样的因、那样的缘,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于身善行具足者,因为那样的因、那样的缘,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于身善行具足者,因为那样的因、那样的缘,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于语善行具足者,因为那样的因、那样的缘,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于语善行具足者,因为那样的因、那样的缘,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这样的道理存在。’

了知:‘此没有道理、没有机会,即于意善行具足者,因为那样的因、那样的缘,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了知:‘存在这样的道理,即于意善行具足者,因为那样的因、那样的缘,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这样的道理存在。’

阿难陀,只要如此,‘比丘是道理非道理善巧者’之言就是恰当。”

132 听闻此言,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实在是稀有!尊师,实在是未曾有!尊师,此为何法门?”

“阿难陀,那么,你可以将此法门作为‘多界’对其加以受持,亦可以作为‘四轮’对其加以受持,亦可以作为‘法镜’对其加以受持,亦可以作为‘不死之鼓’对其加以受持,亦可以作为‘无上的战胜’对其加以受持。”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阿难陀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多界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