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四、亲近不亲近经(Sevitabbasevitabbasuttam)

109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

“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诸比丘,我为你们说应亲近和不应亲近法门。你们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身行,其是彼此不同的身行。

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语行,其是彼此不同的语行。

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意行,其是彼此不同的意行。

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心生起,其是彼此不同的心生起。

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想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想获得。

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见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见获得。

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自性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自性获得。”

听闻此言,尊者舍利弗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世尊为我们简略教授但是没有详细解释含义,我是这样详细地理解含义。”

110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身行,其是彼此不同的身行。’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身行,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身行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身行,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身行应亲近。”

111 “尊师,亲近什么样的身行,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尊师,有人成为杀生者,凶暴、残暴,双手沾满血,执著于杀戮,对生命没有怜悯;成为不与取者,对于他人所具有的财产、资具,无论是放在村庄还是放在阿兰若,都不与取地偷盗、获取;成为邪淫者,对于为母亲保护、为父亲保护、为父母保护、为兄弟保护、为姊妹保护、为亲戚保护、为家族保护、为法保护、已婚、为刑律保护者,即使仅仅是头插缨簪稍加打扮者,也与这样的女性交往。尊师,亲近这样的身行,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尊师,亲近什么样的身行,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在此,尊师,有人舍弃杀生,是杀生的远离者,是舍弃刀者,是舍弃剑者,具足惭愧,具足怜悯,心怀对一切生命的同情而住;舍弃不与取,是不与取的远离者,对于他人所具有的财产、资具,无论是放在村庄还是放在阿兰若,都不会不与取地偷盗、获取;舍弃秽行,是淫法的远离者,对于为母亲保护、为父亲保护、为父母保护、为兄弟保护、为姊妹保护、为亲戚保护、为家族保护、为法保护、已婚、为刑律保护者,即使仅仅是头插缨簪稍加打扮者,也不与这样的女性交往。尊师,亲近这样的身行,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身行,其是彼此不同的身行。’其就是依此而说。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语行,其是彼此不同的语行。’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语行,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语行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语行,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语行应亲近。”

112 “尊师,亲近什么样的语行,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尊师,有人成为妄语者。无论在集会中,还是在大众中,抑或在亲戚中、集体中、法庭中,被作为证人加以提问:‘证人,说出你所知道的。’其不知道却说‘我知道’,知道却说‘我不知道’。没有看见却说‘我看见’,看见却说‘我没有看见’。像这样,为了自己,或为了他人,或为了蝇头小利而故意说妄语。

成为离间语者。为了离间而将此处所闻讲与彼处,为了离间而将彼处所闻讲与此处。像这样,令和合者分裂,令分裂者加剧,讲乐于分裂、喜欢分裂、欢喜不合、乐于不合之言。

成为粗恶语者。讲粗暴、粗野、刺激他人、令他人厌恶、令他人愤怒、导致不安定之言,成为讲如此话语之人。

成为杂秽语者。讲非时语、不真实语、无意义语、非法语、非律语。讲无内涵、不依教法、不依理由、无有限制、不伴随意义之言。尊师,亲近这样的语行,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尊师,亲近什么样的语行,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在此,尊师,有人舍弃妄语,是远离妄语者。无论在集会中,还是在大众中,抑或在亲戚中、集体中、法庭中,被作为证人加以提问:‘证人,说出你所知道的。’其不知道就说‘我不知道’,知道就说‘我知道’。没有看见就说‘我没有看见’看见就说‘我看见’。像这样,不为了自己,或为了他人,或为了蝇头小利而故意说妄语。

舍弃离间语,是远离离间语者。不会为了离间而将此处所闻讲与彼处,不会为了离间而将彼处所闻讲与此处。像这样,令不和合者融合,令和合者满足,意乐和合,欢喜和合,愉悦和合,讲述带来和合的话语。

舍弃粗恶语,是远离粗恶语者。讲述悦耳、柔和、充满爱意、令人愉快、高雅、众所喜闻、众所欢喜之言。

舍弃杂秽语,是远离杂秽语者。适时发话,讲述真实,表达意义,讲法说律,适时发表合理有度、令人铭记、意味深长的话语。尊师,亲近这样的语行,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语行,其是彼此不同的语行。’其就是依此而说。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意行,其是彼此不同的意行。’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意行,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意行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意行,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意行应亲近。”

113 “尊师,亲近什么样的意行,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尊师,有人成为贪求者,对于他人的财产、资具,其成为贪求者:‘啊,愿他人的所有为我所有’。成为嗔心者,是恶意思维者:‘让这些有情被杀掉!被杀死!被灭绝!消失!不存在。’尊师,亲近这样的意行,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尊师,亲近什么样的意行,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在此,尊师,有人成为无贪求者,对于他人的财产、资具,其不成为贪求者:‘啊,愿他人的所有为我所有’。成为无嗔心者,不是恶意思维者,愿‘这些有情无怨、无嗔、安稳、安乐,保护自我’。尊师,亲近这样的意行,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意行,其是彼此不同的意行。’其就是依此而说。’

114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心生起,其是彼此不同的心生起。’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心生起,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心生起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心生起,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心生起应亲近。

尊师,亲近什么样的心生起,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尊师,有人是有贪欲者,依贪俱在之心而住;是有嗔恚者,依嗔俱在之心而住;是有害意者,依害俱在之心而住。尊师,亲近这样的心生起,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尊师,亲近什么样的心生起,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在此,尊师,有人是无贪欲者,依无贪俱在之心而住;是无嗔恚者,依无嗔俱在之心而住;是无害意者,依无害俱在之心而住。尊师,亲近这样的心生起,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心生起,其是彼此不同的意行。’其就是依此而说。”

115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想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想获得。’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想获得,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想获得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想获得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想获得应亲近。

尊师,亲近什么样的想获得,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尊师,有人是有贪欲者,依贪俱在之想而住;是有嗔恚者,依嗔俱在之想而住;是有害意者,依害俱在之想而住。尊师,亲近这样的想获得,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尊师,亲近什么样的想获得,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在此,尊师,有人是无贪欲者,依无贪俱在之想而住;是无嗔恚者,依无嗔俱在之想而住;是无害意者,依无害俱在之想而住。尊师,亲近这样的想获得,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想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想获得。’其就是依此而说。”

116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见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见获得。’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见获得,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见获得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见获得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见获得应亲近。

尊师,亲近什么样的见获得,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尊师,有人是如此说者、如此见者:‘没有布施,没有供养,没有祭品,没有善恶行的业果报异熟,没有此世,没有彼世,没有母亲,没有父亲,没有化生有情。世上没有正行、正实践的沙门和婆罗门自我证知、证得、阐述此世和彼世。’尊师,亲近这样的见获得,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尊师,亲近什么样的见获得,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在此,尊师,有人是如此说者、如此见者:‘有布施,有供养,有祭品,有善恶行的业果报异熟,有此世,有彼世,有母亲,有父亲,有化生有情。世上有正行、正实践的沙门和婆罗门自我证知、证得、阐述此世和彼世。’尊师,亲近这样的见获得,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见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见获得。’其就是依此而说。”

117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自性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自性获得。’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自性获得,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自性获得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自性获得,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自性获得应亲近。

尊师,亲近什么样的自性获得,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尊师,对于有嗔害的自性获得者,由于引导至生的性未完结,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尊师,对于无嗔害的自性获得者,由于引导至生的性已完结,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世尊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自性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自性获得。’其就是依此而说。

尊师,世尊为我们简略教授但是没有详细解释含义,我就是这样详细地理解含义。”

118 “很好,很好,舍利弗!舍利弗,你很好地把我简略教授但是没有详细解释的含义,像这样详细地理解含义。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身行,其是彼此不同的身行。’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身行,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身行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身行,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身行应亲近。

舍利弗,亲近什么样的身行,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舍利弗,有人成为杀生者,凶暴、残暴,双手沾满血,执著于杀戮,对生命没有怜悯;成为不与取者,对于他人所具有的财产、资具,无论是放在村庄还是放在阿兰若,都不与取地偷盗、获取;成为邪淫者,对于为母亲保护、为父亲保护、为父母保护、为兄弟保护、为姊妹保护、为亲戚保护、为家族保护、为法保护、已婚、为刑律保护者,即使仅仅是头插缨簪稍加打扮者,也与这样的女性交往。舍利弗,亲近这样的身行,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舍利弗,亲近什么样的身行,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在此,舍利弗,有人舍弃杀生,是杀生的远离者,是舍弃刀者,是舍弃剑者,具足惭愧,具足怜悯,心怀对一切生命的同情而住;舍弃不与取,是不与取的远离者,对于他人所具有的财产、资具,无论是放在村庄还是放在阿兰若,都不会不与取地偷盗、获取;舍弃秽行,是淫法的远离者,对于为母亲保护、为父亲保护、为父母保护、为兄弟保护、为姊妹保护、为亲戚保护、为家族保护、为法保护、已婚、为刑律保护者,即使仅仅是头插缨簪稍加打扮者,也不与这样的女性交往。舍利弗,亲近这样的身行,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身行,其是彼此不同的身行。’其就是依此而说。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语行,其是彼此不同的语行。’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语行,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语行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语行,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语行应亲近。

舍利弗,亲近什么样的语行,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舍利弗,有人成为妄语者。无论在集会中,还是在大众中,抑或在亲戚中、集体中、法庭中,被作为证人加以提问:‘证人,说出你所知道的。’其不知道却说‘我知道’,知道却说‘我不知道’。没有看见却说‘我看见’,看见却说‘我没有看见’。像这样,为了自己,或为了他人,或为了蝇头小利而故意说妄语。

成为离间语者。为了离间而将此处所闻讲与彼处,为了离间而将彼处所闻讲与此处。像这样,令和合者分裂,令分裂者加剧,讲乐于分裂、喜欢分裂、欢喜不合、乐于不合之言。

成为粗恶语者。讲粗暴、粗野、刺激他人、令他人厌恶、令他人愤怒、导致不安定之言,成为讲如此话语之人。

成为杂秽语者。讲非时语、不真实语、无意义语、非法语、非律语。讲无内涵、不依教法、不依理由、无有限制、不伴随意义之言。舍利弗,亲近这样的语行,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舍利弗,亲近什么样的语行,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在此,舍利弗,有人舍弃妄语,是远离妄语者。无论在集会中,还是在大众中,抑或在亲戚中、集体中、法庭中,被作为证人加以提问:‘证人,说出你所知道的。’其不知道就说‘我不知道’,知道就说‘我知道’。没有看见就说‘我没有看见’,看见就说‘我看见’。像这样,不为了自己,或为了他人,或为了蝇头小利而故意说妄语。

舍弃离间语,是远离离间语者。不会为了离间而将此处所闻讲与彼处,不会为了离间而将彼处所闻讲与此处。像这样,令不和合者融合,令和合者满足,意乐和合,欢喜和合,愉悦和合,讲述带来和合的话语。

舍弃粗恶语,是远离粗恶语者。讲述悦耳、柔和、充满爱意、令人愉快、高雅、众所喜闻、众所欢喜之言。

舍弃杂秽语,是远离杂秽语者。适时发话,讲述真实,表达意义,讲法说律,适时发表合理有度、令人铭记、意味深长的话语。舍利弗,亲近这样的语行,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语行,其是彼此不同的语行。’其就是依此而说。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意行,其是彼此不同的意行。’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意行,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意行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意行,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意行应亲近。

舍利弗,亲近什么样的意行,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舍利弗,有人成为贪求者,对于他人的财产、资具,其成为贪求者:‘啊,愿他人的所有为我所有’。成为嗔心者,是恶意思维者:‘让这些有情被杀掉!被杀死!被灭绝!消失!不存在’。舍利弗,亲近这样的意行,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舍利弗,亲近什么样的意行,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在此,舍利弗,有人成为无贪求者。对于他人的财产、资具,其不成为贪求者:‘啊,愿他人的所有为我所有’;成为无嗔心者,不是恶意思维者,愿‘这些有情无怨、无嗔、安稳、安乐,保护自我’。舍利弗,亲近这样的意行,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意行,其是彼此不同的意行。’其就是依此而说。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心生起,其是彼此不同的心生起。’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心生起,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心生起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心生起,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心生起应亲近。

舍利弗,亲近什么样的心生起,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舍利弗,有人是有贪欲者,依贪俱在之心而住;是有嗔恚者,依嗔俱在之心而住;是有害意者,依害俱在之心而住。舍利弗,亲近这样的心生起,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舍利弗,亲近什么样的心生起,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在此,舍利弗,有人是无贪欲者,依无贪俱在之心而住;是无嗔恚者,依无嗔俱在之心而住;是无害意者,依无害俱在之心而住。舍利弗,亲近这样的心生起,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心生起,其是彼此不同的心生起。’其就是依此而说。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想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想获得。’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想获得,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想获得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想获得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想获得应亲近。

舍利弗,亲近什么样的想获得,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舍利弗,有人是有贪欲者,依贪俱在之想而住;是有嗔恚者,依嗔俱在之想而住;是有害意者,依害俱在之想而住。舍利弗,亲近这样的想获得,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舍利弗,亲近什么样的想获得,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在此,舍利弗,有人是无贪欲者,依无贪俱在之想而住;是无嗔恚者,依无嗔俱在之想而住;是无害意者,依无害俱在之想而住。舍利弗,亲近这样的想获得,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想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想获得。’其就是依此而说。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见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见获得。’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见获得,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见获得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见获得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见获得应亲近。

舍利弗,亲近什么样的见获得,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舍利弗,有人是如此说者、如此见者:‘没有布施,没有供养,没有祭品,没有善恶行的业果报异熟,没有此世,没有彼世,没有母亲,没有父亲,没有化生有情。世上没有正行、正实践的沙门和婆罗门自我证知、证得、阐述此世和彼世。’舍利弗,亲近这样的见获得,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舍利弗,亲近什么样的见获得,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在此,舍利弗,有人是如此说者、如此见者:‘有布施,有供养,有祭品,有善恶行的业果报异熟,有此世,有彼世,有母亲,有父亲,有化生有情。世上有正行、正实践的沙门和婆罗门自我证知、证得、阐述此世和彼世。’舍利弗,亲近这样的见获得,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见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见获得。’其就是依此而说。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自性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自性获得。’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自性获得,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自性获得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自性获得,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自性获得应亲近。

舍利弗,亲近什么样的自性获得,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在此,舍利弗,对于有嗔害的自性获得者,由于引导至生的性未完结,则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

舍利弗,对于无嗔害的自性获得者,由于引导至生的性已完结,则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

我如此说道:‘诸比丘,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自性获得,其是彼此不同的自性获得。’其就是依此而说。

舍利弗,应该把我简略地教授并像这样详细解释的含义加以理解。”

119 “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眼所识色。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耳所识声。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鼻所识香。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舌所识味。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身所识触。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意所识法。”

听闻此言,尊者舍利弗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世尊为我们简略教授但是没有详细解释含义,我是这样详细地理解含义。

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眼所识色。’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眼所识色,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眼所识色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眼所识色,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眼所识色应亲近。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眼所识色。’其就是依此而说。

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耳所识声。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鼻所识香。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舌所识味。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身所识触。’其依何而说?

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耳所识声或鼻所识香或舌所识味或身所识触,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耳所识声或鼻所识香或舌所识味或身所识触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耳所识声或鼻所识香或舌所识味或身所识触,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耳所识声或鼻所识香或舌所识味或身所识触应亲近。

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耳所识声。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鼻所识香。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舌所识味。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身所识触。’其就是依此而说。

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意所识法。’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意所识法,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意所识法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意所识法,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意所识法应亲近。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意所识法。’其就是依此而说。

尊师,世尊为我们简略教授但是没有详细解释含义,我就是这样详细地理解含义。”

120 “很好,很好,舍利弗!舍利弗,你很好地把我简略教授但是没有详细解释的含义,像这样详细地理解含义。

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眼所识色。’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眼所识色,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眼所识色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眼所识色,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眼所识色应亲近。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眼所识色。’其就是依此而说。

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耳所识声。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鼻所识香。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舌所识味。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身所识触。’其依何而说?

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耳所识声或鼻所识香或舌所识味或身所识触,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耳所识声或鼻所识香或舌所识味或身所识触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耳所识声或鼻所识香或舌所识味或身所识触,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耳所识声或鼻所识香或舌所识味或身所识触应亲近。

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耳所识声。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鼻所识香。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舌所识味。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身所识触。’其就是依此而说。

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意所识法。’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意所识法,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意所识法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意所识法,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意所识法应亲近。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意所识法。’其就是依此而说。

舍利弗,应该把我简略地教授并像这样详细解释的含义加以理解。”

121 “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衣。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托钵食。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坐卧处。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医药资具。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村子或城镇或城市或地区。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人众。”

听闻此言,尊者舍利弗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世尊为我们简略教授但是没有详细解释含义,我是这样详细地理解含义。

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衣。’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衣,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衣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衣,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衣应亲近。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衣。’其就是依此而说。

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托钵食。’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托钵食,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托钵食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托钵食,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托钵食应亲近。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托钵食。’其就是依此而说。

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坐卧处。’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坐卧处,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坐卧处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坐卧处,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坐卧处应亲近。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坐卧处。’其就是依此而说。

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医药资具处。’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医药资具,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医药资具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医药资具,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医药资具应亲近。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医药资具。’其就是依此而说。

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村子或城镇或城市或地区。’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村子或城镇或城市或地区,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村子或城镇或城市或地区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村子或城镇或城市或地区,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村子或城镇或城市或地区应亲近。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村子或城镇或城市或地区。’其就是依此而说。

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人众。’其依何而说?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人众,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人众不应亲近。尊师,如果亲近如此的人众,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人众应亲近。世尊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人众。’其就是依此而说。

尊师,世尊为我们简略教授但是没有详细解释含义,我就是这样详细地理解含义。”

122 “很好,很好,舍利弗!舍利弗,你很好地把我简略教授但是没有详细解释的含义,像这样详细地理解含义。

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衣。’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衣,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衣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衣,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衣应亲近。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衣。’其就是依此而说。

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托钵食。’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托钵食,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托钵食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托钵食,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托钵食应亲近。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托钵食。’其就是依此而说。

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坐卧处。’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坐卧处,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坐卧处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坐卧处,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坐卧处应亲近。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坐卧处。’其就是依此而说。

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医药资具。’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医药资具,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医药资具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医药资具,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医药资具应亲近。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医药资具。’其就是依此而说。

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村子或城镇或城市或地区。’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村子或城镇或城市或地区,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村子或城镇或城市或地区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村子或城镇或城市或地区,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村子或城镇或城市或地区应亲近。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村子或城镇或城市或地区。’其就是依此而说。

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人众。’其依何而说?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人众不善法增大,善法减损,那么,这样的人众不应亲近。舍利弗,如果亲近如此的人众,不善法减损,善法增大,那么,这样的人众应亲近。我如此说道:‘舍利弗,我亦依两种即应亲近者和不应亲近者,教授人众。’其就是依此而说。

舍利弗,应该把我简略地教授并像这样详细解释的含义加以理解。”

123 “舍利弗,所有的刹帝利如果把我简略教授并像这样详细解释的含义加以了知,那么,对于所有的刹帝利都将是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舍利弗,所有的婆罗门如果把我简略教授并像这样详细解释的含义加以了知,那么,对于所有的婆罗门都将是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舍利弗,所有的吠舍如果把我简略教授并像这样详细解释的含义加以了知,那么,对于所有的吠舍都将是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舍利弗,所有的首陀罗如果把我简略教授并像这样详细解释的含义加以了知,那么,对于所有的首陀罗都将是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舍利弗,包含天、魔、梵、沙门、婆罗门、人天众在内的此世界如果把我简略教授并像这样详细解释的含义加以了知,那么,对于所有的包含天、魔、梵、沙门、婆罗门、人天众在内的此世界都将是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舍利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亲近不亲近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