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三、善人经(Sappurisasuttam)

105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

“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诸比丘,我为你们说善人法和非善人法。你们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

“诸比丘,何为非善人法?在此,诸比丘,非善人是豪贵家庭的出家者。其如下思考:‘我是豪贵家庭的出家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豪贵家庭的出家者。’其因为该豪贵家庭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就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并不是因为豪贵家庭而贪法灭尽、嗔法灭尽、痴法灭尽。尽管不是豪贵家庭的出家者,但是,其是法随法行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其因此就是应获供养者,其因此就是应获称赞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该豪贵家庭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就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是大户人家或大财富家的出家者。其如下思考:‘我是大户人家或大财富家的出家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大户人家或大财富家的出家者。’其因为该大户人家或大财富家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并不是因为大户人家或大财富家而贪法灭尽、嗔法灭尽、痴法灭尽。尽管不是大户人家或大财富家的出家者,但是,其是法随法行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其因此就是应获供养者,其因此就是应获称赞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该大户人家或大财富家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是富裕家庭的出家者。其如下思考:‘我是富裕家庭的出家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富裕家庭的出家者。’其因为该富裕家庭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并不是因为富裕而贪法灭尽、嗔法灭尽、痴法灭尽。尽管不是富裕家庭的出家者,但是,其是法随法行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其因此就是应获供养者,其因此就是应获称赞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该富裕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106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有名、出名。其如下思考:‘我有名、出名,然而其他这些比丘没名、无名。’其因为该名声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并不是因为有名而贪法灭尽、嗔法灭尽、痴法灭尽。尽管没名、无名,但是,其是法随法行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其因此就是应获供养者,其因此就是应获称赞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该有名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是衣、托钵食或坐卧处、医药资具的利得者。其如下思考:‘我是衣、托钵食或坐卧处、医药资具的利得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衣、托钵食或坐卧处、医药资具的利得者。’其因为该利得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并不是因为利得而贪法灭尽、嗔法灭尽、痴法灭尽。尽管不是衣、托钵食或坐卧处、医药资具的利得者,但是,其是法随法行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其因此就是应获供养者,其因此就是应获称赞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利得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是多闻者。其如下思考:‘我是多闻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多闻者。’其因为该多闻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并不是因为多闻而贪法灭尽、嗔法灭尽、痴法灭尽。尽管不是多闻者,但是,其是法随法行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其因此就是应获供养者,其因此就是应获称赞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多闻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是持律者。其如下思考:‘我是持律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持律者。’其因为该持律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并不是因为持律而贪法灭尽、嗔法灭尽、痴法灭尽。尽管不是持律者,但是,其是法随法行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其因此就是应获供养者,其因此就是应获称赞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持律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是说法者。其如下思考:‘我是说法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说法者。’其因为该说法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并不是因为说法而贪法灭尽、嗔法灭尽、痴法灭尽。尽管不是说法者,但是,其是法随法行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其因此就是应获供养者,其因此就是应获称赞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说法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107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是阿兰若住者。其如下思考:‘我是阿兰若住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阿兰若住者。’其因为该阿兰若住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并不是因为阿兰若住而贪法灭尽、嗔法灭尽、痴法灭尽。尽管不是阿兰若住者,但是,其是法随法行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其因此就是应阿兰若住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是粪扫衣者。其如下思考:‘我是粪扫衣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粪扫衣者。’其因为该粪扫衣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并不是因为粪扫衣而贪法灭尽、嗔法灭尽、痴法灭尽。尽管不是粪扫衣者,但是,其是法随法行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其因此就是应获供养者,其因此就是应获称赞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粪扫衣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是常乞食者。其如下思考:‘我是常乞食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常乞食者。’其因为该常乞食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并不是因为常乞食而贪法灭尽、嗔法灭尽、痴法灭尽。尽管不是常乞食者,但是,其是法随法行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其因此就是应获供养者,其因此就是应获称赞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常乞食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是树下住者。其如下思考:‘我是树下住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树下住者。’其因为该树下住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并不是因为树下住而贪法灭尽、嗔法灭尽、痴法灭尽。尽管不是树下住者,但是,其是法随法行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其因此就是应获供养者,其因此就是应获称赞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树下住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是冢间住者。其如下思考:‘我是冢间住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冢间住者。’其因为该冢间住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并不是因为冢间住而贪法灭尽、嗔法灭尽、痴法灭尽。尽管不是冢间住者,但是,其是法随法行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其因此就是应获供养者,其因此就是应获称赞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冢间住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108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由于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其如下思考:‘我是初禅等至的获得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初禅等至的获得者。’其因为该初禅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世尊说过于初禅等至也不应爱著,因为随着思考还会有与其不同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初禅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其如下思考:‘我是二禅等至的获得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二禅等至的获得者。’其因为该二禅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世尊说过于二禅等至也不应爱著,因为随着思考还会有与其不同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二禅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其如下思考:‘我是三禅等至的获得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三禅等至的获得者。’其因为该三禅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世尊说过于三禅等至也不应爱著,因为随着思考还会有与其不同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三禅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其如下思考:‘我是四禅等至的获得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四禅等至的获得者。’其因为该四禅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世尊说过于四禅等至也不应爱著,因为随着思考还会有与其不同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四禅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因为超越所有色想,有对想灭尽,不作意种种想,故而到达并住立于‘虚空乃无边’的空无边处。其如下思考:‘我是空无边处等至的获得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空无边处等至的获得者。’其因为该空无边处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世尊说过于空无边处等至也不应爱著,因为随着思考还会有与其不同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空无边处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因为超越所有空无边处,故而到达并住立于‘识乃无边’的识无边处。其如下思考:‘我是识无边处等至的获得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识无边处等至的获得者。’其因为该识无边处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世尊说过于识无边处等至也不应爱著,因为随着思考还会有与其不同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识无边处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因为超越所有识无边处,故而到达并住立于‘乃无所有’的无所有处。其如下思考:‘我是无所有处等至的获得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无所有处等至的获得者。’其因为该无所有处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世尊说过于无所有处等至也不应爱著,因为随着思考还会有与其不同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无所有处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非善人因为完全超越无所有处,故而到达并住立于非想非非想处。其如下思考:‘我是非想非非想处等至的获得者,然而其他这些比丘不是非想非非想处等至的获得者。’其因为该非想非非想处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非善人法。然而,诸比丘,善人如下深刻思考:‘世尊说过于非想非非想处等至也不应爱著,因为随着思考还会有与其不同者。’其只有行道,没有因为非想非非想处等至而自赞毁他。诸比丘,此也是善人法。

进而,诸比丘,善人完全超越非想非非想处,到达并住立于想受灭,以慧见诸烦恼的灭尽。诸比丘,此比丘没有任何思考,不于任何地方思考,不因任何东西而思考。”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善人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