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八、守护者目犍连经(Gopakamoggallanasuttam)

79 如是我闻。

一次,在佛陀般涅槃不久,尊者阿难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竹林精舍。当时,因为担心钵殊多王,于是,摩揭陀国王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令人修固王舍城。这天,尊者阿难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准备进入王舍城托钵乞食。这时,尊者阿难陀如下思考:“现在进入王舍城乞食为时尚早,我接近守护者目犍连婆罗门的工作场所,接近守护者目犍连婆罗门如何?”

于是,尊者阿难陀接近守护者目犍连婆罗门的工作场所,接近守护者目犍连婆罗门。守护者目犍连婆罗门看到尊者阿难陀从远处过来。看到以后,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欢迎阿难陀尊者!欢迎阿难陀尊者!阿难陀尊者已经很久没有提供这样的机会来到这里。阿难陀尊者请坐。这里有准备好的坐具。”尊者阿难陀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守护者目犍连婆罗门则取一较低的座位坐于一旁。

坐于一旁的守护者目犍连婆罗门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尊者,是否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从各个方面,以各种形式全部具足该法,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乔达摩尊者就是该法的具足者?”

“婆罗门,没有一位比丘从各个方面,以各种形式全部具足该法,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就是该法的具足者。因为,婆罗门,彼世尊是未形成的道路的创造者,是未生起的道路的令生者,是未被告知的道路的告知者,是知道者、明道者、善巧道者,弟子众现在随顺道路而住,未来具足。”

此为尊者阿难陀与守护者目犍连婆罗门之间中断的谈话。

此时,在王舍城检查工作场所的摩揭陀国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接近守护者目犍连婆罗门的工作场所,接近尊者阿难陀,靠近以后与尊者阿难陀互致问候,互致令人欢喜、值得铭记之言以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摩揭陀国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尊者,你们现在为了什么话题共坐一起?你们中断的话题是什么?”

“婆罗门,在此,守护者目犍连婆罗门如下说道:‘阿难陀尊者,是否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从各个方面,以各种形式全部具足该法,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乔达摩尊者就是该法的具足者?’听闻此言,婆罗门,我对守护者目犍连婆罗门如下回答道:‘婆罗门,没有一位比丘从各个方面,以各种形式全部具足该法,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就是该法的具足者。因为,婆罗门,彼世尊是未形成的道路的创造者,是未生起的道路的令生者,是未被告知的道路的告知者,是知道者、明道者、善巧道者,弟子众现在随顺道路而住,未来具足。’婆罗门,这就是我们中断的话题。此时,你到达。”

80 “那么,阿难陀尊者,是否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为彼乔达摩尊者所指定:‘在我死后,此将是你们的皈依所。’你们现在对其依止?”

“婆罗门,没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为彼世尊所指定:‘在我死后,此将是你们的皈依所。’我们现在对其依止。”

“那么,阿难陀尊者,是否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为僧团所选出,为众多长老比丘所指定:‘在世尊离世后,此将是我们的皈依所。’你们现在对其依止?”

“婆罗门,没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为僧团所选出,为众多长老比丘所指定:‘在世尊离世后,此将是我们的皈依所。’我们现在对其依止。”

“阿难陀尊者,既然像这样没有皈依所,那么,是什么原因而和合?”

“婆罗门,我们不是没有皈依所。婆罗门,我们有皈依所。法是皈依所。”

“阿难陀尊者,当被问到‘那么,阿难陀尊者,是否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为彼乔达摩尊者所指定:“在我死后,此将是你们的皈依所。”你们现在对其依止?’时,您回答:‘婆罗门,没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为彼世尊所指定:“在我死后,此将是你们的皈依所。”我们现在对其依止。’当被问到‘那么,阿难陀尊者,是否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为僧团所选出,为众多长老比丘所指定:“在世尊离世后,此将是我们的皈依所。”你们现在对其依止?’时,您回答:‘婆罗门,没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为僧团所选出,为众多长老比丘所指定:“在世尊离世后,此将是我们的皈依所。”我们现在对其依止。’当被问到‘阿难陀尊者,既然像这样没有皈依所,那么,是什么原因而和合?’时,您回答:‘婆罗门,我们不是没有皈依所。婆罗门,我们有皈依所。法是皈依所。’那么,阿难陀尊者,应该如何理解此所言的含义?”

81 “婆罗门,有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设立的学处,所制定的波罗提木叉。在彼布萨日,我们只要是依止一个村子附近而住的人,大家全部会集中在一起,集中以后请求对其加以读诵。读诵时,如果有比丘有罪,犯了罪,我们则按照教诫,如法地对其加以处置。‘并不是诸尊者对你加以处置,是法对你加以处置。’”

“阿难陀尊者,是否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你们现在对其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并依止而住?”

“婆罗门,没有哪怕是一位比丘,我们现在对其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并依止而住。”

阿难陀尊者,当被问到‘那么,阿难陀尊者,是否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为彼乔达摩尊者所指定:“在我死后,此将是你们的皈依所。”你们现在对其依止?’时,您回答:‘婆罗门,没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为彼世尊所指定:“在我死后,此将是你们的皈依所。”我们现在对其依止。’当被问到“那么,阿难陀尊者,是否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为僧团所选出,为众多长老比丘所指定:“在世尊离世后,此将是我们的皈依所。”你们现在对其依止?’时,您回答:‘婆罗门,没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为僧团所选出,为众多长老比丘所指定:“在世尊离世后,此将是我们的皈依所。”我们现在对其依止。’当被问到‘阿难陀尊者,是否有哪怕是一位比丘,你们现在对其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并依止而住?’时,您回答:‘婆罗门,没有哪怕是一位比丘,我们现在对其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并依止而住。’那么,阿难陀尊者,应该如何理解此所言的含义?”

82 “婆罗门,有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令净心生起的十法。当此法在我们中存在时,我们现在对其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并依止而住。哪十法?

在此,婆罗门,比丘成为戒的具足者,在波罗提木叉的保护下获得保护,具足正行与行处,于微罪中见恐怖,受持、修习诸学处而住。

是多闻者,是持闻者,是集闻者。对于初善、中善、后善、有内容、有形式、完整圆满、清净、令梵行明晰的彼法,是这样的法的多闻者、受持者、语言熟知者、以意观察者、以正见贯通者。

对于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等资具是知足者。

对于增上心、现世乐住的四禅定,是获得满足者,是易获得者,是轻松获得者。

体验种种神通,变成一、变成多,变成多、变成一,无障碍地出现、隐藏、穿墙、穿越城墙、穿越山脉,恰似在虚空中。在地面上下沉浮,恰似在水里。在水中不沉没,恰似在地上。在空中结跏趺而行,恰似有翅膀的飞鸟。即使是具有大神力、大威力的月亮和太阳,也可以用手触摸,还可以用身体在梵天界行使自在力。

依清净、非凡的天耳听到天和人的两种声音,或远或近。

以心熟知、了知其他有情、其他人的心。有贪之心则知此是有贪之心,离贪之心则知此是离贪之心;有嗔之心则知此是有嗔之心,离嗔之心则知此是离嗔之心;有痴之心则知此是有痴之心,离痴之心则知此是离痴之心;统一之心则知此是统一之心,散乱之心则知此是散乱之心;大心则知此是大心,非大心则知此是非大心;有上心则知此是有上心,无上心则知此是无上心;已入定之心则知此是已入定之心,尚未入定之心则知此是尚未入定之心;解脱之心则知此是解脱之心,尚未解脱之心则知此是尚未解脱之心。

随念种种宿住。例如,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一百生、一千生、十万生,多个坏劫生、多个成劫生、多个坏成劫生。‘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那里。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这里。’像这样,随念着具有行相、具有境况的多种宿住。

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

由于诸烦恼的灭尽而于现世自我证知、证得、成就无烦恼的心解脱、慧解脱而住。

婆罗门,此就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令净心生起的十法。当此法在我们中存在时,我们现在对其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并依止而住。”

83 听闻此言,摩揭陀国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招呼优波难陀将军,说道:“尊敬的将军,对此如何思考?此诸尊者尊敬应尊敬者,尊重应尊重者,恭敬应恭敬者,供养应供养者吗?”

“此诸尊者的确是尊敬应尊敬者,尊重应尊重者,恭敬应恭敬者,供养应供养者。因为彼诸尊者如果对其不尊敬、不尊重、不恭敬、不供养,那么,彼诸尊者对谁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并依止而住?”

于是,摩揭陀国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尊者现在住在哪里?”

“婆罗门,我现在住在竹林。”

“阿难陀尊者,竹林是否愉悦、寂静、安静、人迹罕至、适合独住之人独坐?”

“婆罗门,竹林的确愉悦、寂静、安静、人迹罕至、适合独住之人独坐,由于有你们这样的守护者、看护者。”

“阿难陀尊者,竹林的确愉悦、寂静、安静、人迹罕至、适合独住之人独坐,由于有尊者这样的禅定者、常行禅者。尊者是禅定者,是常行禅者。

阿难陀尊者,一次,彼乔达摩尊者住在毗舍离附近大林中的重阁讲堂。阿难陀尊者,当时,我接近彼乔达摩尊者所在的地方。于是,彼乔达摩尊者以多种方法讲述了禅。彼乔达摩尊者是禅定者,是常行禅者。彼乔达摩尊者对所有禅都加以称赞。”

84 “婆罗门,彼世尊不是对所有禅都加以称赞,彼世尊也不是对所有禅都不加以称赞。婆罗门,彼世尊对什么样的禅不加以称赞?

婆罗门,在此,某些人败给贪欲,依为贪欲所纠缠之心而住,不如实地了知对于所生起的贪欲的出离,其将贪欲置于其中,静虑、静思、深思、沉思贪欲;

败给嗔恚,依为嗔恚所纠缠之心而住,不如实地了知对于所生起的嗔恚的出离,其将嗔恚置于其中,静虑、静思、深思、沉思嗔恚;

败给昏沉、睡眠,依为昏沉、睡眠所纠缠之心而住,不如实地了知对于所生起的昏沉、睡眠的出离,其将昏沉、睡眠置于其中,静虑、静思、深思、沉思昏沉、睡眠;

败给掉举、后悔,依为掉举、后悔所纠缠之心而住,不如实地了知对于所生起的掉举、后悔的出离,其将掉举、后悔置于其中,静虑、静思、深思、沉思掉举、后悔;

败给疑惑,依为疑惑所纠缠之心而住,不如实地了知对于所生起的疑惑的出离,其将疑惑置于其中,静虑、静思、深思、沉思疑惑。

婆罗门,彼世尊对这样的禅不加以称赞。

那么,婆罗门,彼世尊对什么样的禅加以称赞?在此,比丘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比丘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

婆罗门,彼世尊对这样的禅加以称赞。”

“阿难陀尊者,实际上针对禅,彼乔达摩尊者呵责应呵责者,称赞应称赞者。阿难陀尊者,现在我们要回去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婆罗门,请随意。”

摩揭陀国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欢喜、随喜尊者阿难陀所说,从座位站起,顶礼尊者阿难陀,右转而出。

在摩揭陀国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离开不久,守护者目犍连婆罗门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我们向阿难陀尊者提出了该问题,阿难陀尊者还没有为我们进行解答。”

“婆罗门,我不是已经对你说过吗?‘婆罗门,没有一位比丘从各个方面,以各种形式全部具足该法,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就是该法的具足者。因为,婆罗门,彼世尊是未形成的道路的创造者,是未生起的道路的令生者,是未被告知的道路的告知者,是知道者、明道者、善巧道者,弟子众现在随顺道路而住,未来具足。’”

(守护者目犍连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