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七、会计师目犍连经(Ganakamoggallanasuttam)

74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东园里的鹿母讲堂。在此,会计师目犍连婆罗门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向佛陀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会计师目犍连婆罗门对佛陀如下说道:

“乔达摩尊者,例如,即使从楼梯的最后一阶台阶也可以看出此鹿母讲堂得到了次第训练、次第操作、次第行道。乔达摩尊者,即从学习亦可以看出此诸婆罗门得到了次第训练、次第操作、次第行道。乔达摩尊者,即从弓箭术亦可以看出此诸弓箭手得到了次第训练、次第操作、次第行道。乔达摩尊者,即从计算亦可以看出我们诸会计师得到了次第训练、次第操作、次第行道。乔达摩尊者,我们得到弟子以后首先这样教授计数:‘1的1倍、2的2倍、3的3倍、4的4倍、5的5倍、6的6倍、7的7倍、8的8倍、9的9倍、10的10倍。’乔达摩尊者,我们也教授百,也教授百以上的数字。那么,乔达摩尊者,在此法和律中也可以教授这样的次第训练、次第操作、次第行道吗?”

75 “婆罗门,在此法和律中也可以教授这样的次第训练、次第操作、次第行道。婆罗门,例如,娴熟的驯马师得到一匹吉祥骏马以后,首先套上马嚼子加以调驯,然后再顺次地进一步调驯。正像这样,婆罗门,如来得到需调御的人时首先这样教导:‘来,比丘,你要成为戒的具足者!你要在波罗提木叉的保护下获得保护,具足正行与行处,于微罪中见恐怖,受持、修习诸学处而住!’

婆罗门,当比丘成为戒的具足者,在波罗提木叉的保护下获得保护,具足正行与行处,于微罪中见恐怖,受持、修习诸学处而住时,如来对其进一步教导:‘来,比丘,你要成为守护诸根门者!以眼观色时,不取相,不取随相。如果不守护眼根而住,其结果,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因此,要为了其摄护而行,守护眼根,对眼根加以防护!

以耳闻声时,不取相,不取随相。如果不守护耳根而住,其结果,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因此,要为了其摄护而行,守护耳根,对耳根加以防护!

以鼻嗅香时,不取相,不取随相。如果不守护鼻根而住,其结果,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因此,要为了其摄护而行,守护鼻根,对鼻根加以防护!

以舌品味时,不取相,不取随相。如果不守护舌根而住,其结果,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因此,要为了其摄护而行,守护舌根,对舌根加以防护!

以身接触所触时,不取相,不取随相。如果不守护身根而住,其结果,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因此,要为了其摄护而行,守护身根,对身根加以防护!

以意知法时,不取相,不取随相。如果不守护意根而住,其结果,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因此,要为了其摄护而行,守护意根,对意根加以防护!’

婆罗门,当比丘成为守护诸根门者时,如来对其进一步教导:‘来,比丘,你要成为饮食知量者!如理观察,食用食物,不是为了嬉戏,不是为了慢心,不是为了养颜,不是为了庄严,其仅仅是为了此身体的存续和存活,为了止息恼害,为了资益梵行,如此这样,击退旧的苦受,不再生起新的苦受,将会无罪、安乐而住!’

婆罗门,当比丘成为饮食知量者时,如来对其进一步教导:‘来,比丘,你要策励不眠而住!白天通过经行和禅坐从诸障碍法中净心。初夜分通过经行和禅坐从诸障碍法中净心。中夜分右胁如狮子卧,一只脚放在另一只脚上,具念,具正知,作意起身之念。后夜分起身,通过经行和禅坐从诸障碍法中净心!’

婆罗门,当比丘成为策励不眠者时,如来对其进一步教导:‘来,比丘,你要成为圣念和正知的具足者!前进、后退时,是正知行者。前视、后视时,是正知行者。曲臂、伸臂时,是正知行者。受持僧伽梨衣、钵、衣时,是正知行者。吃、喝、咀嚼、品尝时,是正知行者。行大便、小便时,是正知行者。行走、站立、就座、睡眠、清醒、言语、沉默时,是正知行者!’

婆罗门,当比丘成为圣念和正知的具足者时,如来对其进一步教导:‘来,比丘,你要亲近阿兰若、树下、山岳、溪谷、洞窟、冢间、丛林、野外、草堆等远离的坐卧处!’其亲近阿兰若、树下、山岳、溪谷、洞窟、冢间、丛林、野外、草堆等远离的坐卧处。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其结跏趺而坐,保持身体正直,于面前起念。

其舍弃对世界的贪欲,住于无贪欲之心。因为无贪欲,故心得到净化。其舍弃嗔恚,住于无嗔恚之心,哀愍一切有情,因为无嗔恚,故心得到净化。其舍弃昏沉、睡眠,远离昏沉、睡眠而住,是具有光明想者,是具有正念者,心从昏沉、睡眠得到净化。其舍弃掉举、后悔,平静而住,内心寂静,舍弃掉举、后悔,心得到净化。其舍弃疑惑,超越疑惑而住,对善法无疑,舍弃疑惑,心得到净化。”

76 “其舍弃此五蓋,了知削弱自心的随烦恼,由于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

婆罗门,那些意尚未到达欲求无上的无碍安稳而住的有学比丘,对于他们,此是我的教导。那些阿罗汉、烦恼灭尽、修行圆满、应作已作、重负已卸、已达己利、有结漏尽、完全了知的解脱者而住的比丘,对于他们,此法为了现世的乐住,亦为了念和正知而转起。”

听闻此言,会计师目犍连婆罗门对佛陀如下说道:“那么,乔达摩尊者,得到乔达摩尊者如此教导、如此教诫的乔达摩尊者的弟子众,是全部都到达最终目的的涅槃,还是有一部分没有到达?”

“婆罗门,得到我如此教导、如此教诫的我的弟子众,有部分到达最终目的的涅槃,有一部分没有到达。”

“那么,乔达摩尊者,究竟是何因何缘,涅槃是确定的,前往涅槃的道路是确定的,乔达摩尊者作为督导者是确定的,然而得到乔达摩尊者如此教导、如此教诫的乔达摩尊者的弟子众,有一部分到达最终目的的涅槃,有一部分没有到达?”

77 “那么,婆罗门,据此,我来反问,你如果愿意,那么请回答。婆罗门,对此如何思考?你熟悉通往王舍城的道路吗?”

“是的,乔达摩尊者,我熟悉通往王舍城的道路。”“婆罗门,对此如何思考?有人想去王舍城。其接近你,如此询问:‘尊者,我想去王舍城,请告诉我通往王舍城的道路。’

你对其如下告知:‘朋友,来,此路通往王舍城。你沿此走,不久就会看到叫做某某的村庄。再继续走,不久就会看到叫做某某的城镇。再继续走,不久就会看到王舍城愉悦的园林、愉悦的树林、愉悦的大地、愉悦的莲池。’

其得到你如此教导、如此教诫却选择旁路,走向朝西的方向。

第二个人想去王舍城。其接近你,如此询问:‘尊者,我想去王舍城,请告诉我通往王舍城的道路。’

你对其如下告知:‘朋友,来,此路通往王舍城。你沿此走,不久就会看到叫做某某的村庄。再继续走,不久就会看到叫做某某的城镇。再继续走,不久就会看到王舍城愉悦的园林、愉悦的树林、愉悦的大地、愉悦的莲池。’

其得到你如此教导、如此教诫,平安地到达王舍城。

婆罗门,究竟是何因何缘,王舍城是确定的,前往王舍城的道路是确定的,你作为督导者是确定的,然而得到你如此教导、如此教诫,一个人选择旁路,走向朝西的方向,另一个人平安地到达王舍城?”

乔达摩尊者,在此,我能做什么?乔达摩尊者,我是道路的告知者。”

“正像这样,婆罗门,虽然涅槃是确定的,前往涅槃的道路是确定的,我作为督导者是确定的,然而得到我如此教导、如此教诫的我的弟子众,有一部分到达最终目的的涅槃,有一部分没有到达。在此,我能做什么?婆罗门,如来是道路的告知者。”

78 听闻此言,会计师目犍连婆罗门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那些非出于信,而是因为生活而舍家出家之人,其狡猾、狡诈、欺瞒、掉举、骄慢、浮躁、饶舌、碎嘴、于根不守门、于食不知量、不勤觉醒、不志求沙门果、不尊重学、奢侈、放逸,于堕落成为先行者,于远离成为放弃责任者,懈怠、不精进、失念、无正知、未入定、心散乱、无慧、蒙昧,乔达摩尊者不与他们共住。

然而,那些出于信而舍家出家的善家子弟,其不狡猾、不狡诈、不欺瞒、不掉举、不骄慢、不浮躁、不饶舌、不碎嘴、于根守门、于食知量、勤觉醒、志求沙门果、尊重学、不奢侈、不放逸,于堕落成为放弃责任者,于远离成为先行者,勤精进、自我努力、念现前、具正知、入定、心一境性、有慧、不蒙昧,乔达摩尊者与他们共住。

乔达摩尊者,例如,在任何根香中,沉香被认为是最上;在任何树心香中,赤檀被认为是最上;在任何花香中,茉莉被认为是最上,正像这样,乔达摩尊者的教诫在现世法中为最上。

乔达摩尊者,实在是殊胜!乔达摩尊者,实在是殊胜!乔达摩尊者,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乔达摩尊者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在此,乔达摩尊者,我皈依乔达摩尊者,皈依法,皈依比丘僧团。从今以后,请乔达摩尊者接受我成为优婆塞,做我一生的皈依处。”

(会计师目犍连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