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六、不动相应经(Anenjasappayasuttam)

66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俱卢国一个叫做勘摩萨单摩的俱卢人的城市附近。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

“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诸比丘,诸欲无常、虚伪、虚妄,是虚幻之法。诸比丘,其均是诳惑、愚痴夸口。无论现在的诸欲、将来的诸欲,还是现在的诸欲想、将来的诸欲想,其二者都是魔的领域,此是魔的境地,此是魔的食饵,此是魔的范畴。在此,诸邪不善之心既会作为贪求,也会作为嗔恚,也会作为激愤转起。其就成为圣弟子于此随学的障碍。

于是,诸比丘,圣弟子如此深刻思考:‘无论现在的诸欲、将来的诸欲,还是现在的诸欲想、将来的诸欲想,其二者都是魔的领域,此是魔的境地,此是魔的食饵,此是魔的范畴。在此,诸邪不善之心既会作为贪求,也会作为嗔恚,也会作为激愤转起。这些就成为在此随学的圣弟子的障碍。我以广大之心而住,征服世界,以意确立如何?因为我以广大之心而住,征服世界,以意确立,诸邪不善之心就不会作为贪求,也不会作为嗔恚,也不会作为激愤转起。将这些舍弃,我的心就会广大、无量、善修行。’由于其如此不断向道而住,心于处清净。现在,念于净信到达不动或倾向慧。必有此理,身体破灭,死后,那样转起的识到达不动。诸比丘,此被称为第一不动相应行道。”

67 “进而,诸比丘,圣弟子如此深刻思考:‘无论现在的诸欲、将来的诸欲,还是现在的诸欲想、将来的诸欲想,任何色都是四大要素,是四大要素所取色。’由于其如此不断向道而住,心于处清净。现在,念于净信到达不动或倾向慧。必有此理,身体破灭,死后,那样转起的识到达不动。诸比丘,此被称为第二不动相应行道。

进而,诸比丘,圣弟子如此深刻思考:‘无论现在的诸欲、将来的诸欲,还是现在的诸欲想、将来的诸欲想,无论现在的色、将来的色,还是现在的色想、将来的色想,其二者都是无常,对于彼无常者不应欢喜,不应欢迎,不应取著。’由于其如此不断向道而住,心于处清净。现在,念于净信到达不动或倾向慧。必有此理,身体破灭,死后,那样转起的识到达不动。诸比丘,此被称为第三不动相应行道。”

68 “进而,诸比丘,圣弟子如此深刻思考:‘无论现在的诸欲、将来的诸欲,还是现在的诸欲想、将来的诸欲想,无论现在的色、将来的色,还是现在的色想、将来的色想,还是不动想,所有想,当这些无余灭尽,其就是寂静,其就是殊胜,即无所有处。’由于其如此不断向道而住,心于处清净。现在,念于净信到达无所有处或倾向慧。必有此理,身体破灭,死后,那样转起的识到达无所有处。诸比丘,此被称为第一无所有处相应行道。”

69 “进而,诸比丘,圣弟子去到阿兰若或去到树下或去到空弃房屋,如此深刻思考:‘因为我或因为我所,此为空。’由于其如此不断向道而住,心于处清净。现在,念于净信到达无所有处或倾向慧。必有此理,身体破灭,死后,那样转起的识到达无所有处。诸比丘,此被称为第二无所有处相应行道。”

70 “进而,诸比丘,圣弟子如此深刻思考:‘我不存在于什么中或是什么中的什么,我也不是存在于我的什么中或是我的什么中的什么。’由于其如此不断向道而住,心于处清净。现在,念于净信到达无所有处或倾向慧。必有此理,身体破灭,死后,那样转起的识到达无所有处。诸比丘,此被称为第三无所有处相应行道。

进而,诸比丘,圣弟子如此深刻思考:‘无论现在的诸欲、将来的诸欲,还是现在的诸欲想、将来的诸欲想,无论现在的色、将来的色,还是现在的色想、将来的色想,还是不动想,还是无所有处想,所有想,当这些无余灭尽,其就是寂静,其就是殊胜,即非想非非想处。’由于其如此不断向道而住,心于处清净。现在,念于净信到达非想非非想处或倾向慧。必有此理,身体破灭,死后,那样转起的识到达非想非非想处。诸比丘,此被称为非想非非想处相应行道。”

71 听闻此言,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在此,比丘成为如此行道者:‘如果不存在,则于我不存在。如果将不存在,则于我也将不存在。存在者、生存者,我将其舍弃。’像这样获得舍。尊师,其是能般涅槃,还是不能般涅槃?”

“阿难陀,有一些比丘能般涅槃,有一些比丘不能般涅槃。”

“尊师,是何因何缘而有一些比丘能般涅槃,有一些比丘不能般涅槃?”

阿难陀,在此,比丘成为如此行道者:‘如果不存在,则于我不存在。如果将不存在,则于我也将不存在。存在者、生存者,我将其舍弃。’像这样获得舍。其欢喜、欢迎、取著该舍而住。对于该舍欢喜、欢迎、取著而住者,识对其依存、取著。阿难陀,有取著的比丘就不能般涅槃。”

“尊师,彼取著的比丘是取著何处?”

“阿难陀,非想非非想处。”

“尊师,彼取著的比丘是最高取著的取著吗?”

“阿难陀,彼取著的比丘是最高取著的取著。阿难陀,因为其最高取著就是非想非非想处。”

72 “阿难陀,在此,比丘成为如此行道者:‘如果不存在,则于我不存在。如果将不存在,则于我也将不存在。存在者、生存者,我将其舍弃。’像这样获得舍。其不欢喜、不欢迎、不取著该舍而住。对于该舍不欢喜、不欢迎、不取著而住者,识对其不依存、不取著。阿难陀,不取著的比丘就能般涅槃。”

73 “尊师,实在是稀有!尊师,实在是不可思议!尊师,为了我们,世尊一层一层地教诫了对激流的渡过。那么,尊师,什么是圣解脱?”

“阿难陀,在此,圣弟子的比丘如此深刻思考:‘无论现在的诸欲、将来的诸欲,还是现在的诸欲想、将来的诸欲想,无论现在的色、将来的色,还是现在的色想、将来的色想,还是不动想,还是无所有处想,还是非想非非想处想,只要是有身,其就是有身。无取著的心解脱,其就是不死。’

阿难陀,以上就是我所教导的不动相应行道,所教导的无所有处相应行道,所教导的非想非非想处相应行道,所教导的一层一层地对激流的渡过,所教导的圣解脱。阿难陀,作为导师,为了弟子的利益以慈悲行慈悲,所做之事已毕。阿难陀,有这些树下,有这些空弃房屋。阿难陀,去行禅定,不要放逸,不要将来后悔。这是我们对你们的教诫。”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阿难陀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不动相应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