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五、素纳卡陀经(Sunakkhattasuttam)

55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毗舍离附近大林中的重阁讲堂。当时,很多比丘在佛陀面前以“我们知道: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解说完全智。

离车族子弟素纳卡陀听说:“很多比丘在佛陀面前以‘我们知道: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解说完全智。”

于是,离车族子弟素纳卡陀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离车族子弟素纳卡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我听说:‘很多比丘在佛陀面前以“我们知道: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解说完全智。’尊师,在世尊面前以‘我们知道: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解说完全智的彼比丘众中,尊师,彼比丘众是正确地解说了完全智,还是其中有一部分比丘众依增上慢而解说完全智?”

56 “素纳卡陀,在我面前以‘我们知道: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解说完全智的彼比丘众中,有一部分比丘众是正确地解说完全智,有一部分比丘众是依增上慢而解说完全智。因此,素纳卡陀,那些正确地解说完全智的一部分比丘众,他们所言真实。那些依增上慢而解说完全智的一部分比丘众,此时,素纳卡陀,如来如下思考:‘为他们教导法。’像这样,素纳卡陀,如来如下思考:‘为他们教导法。’然而,还是有些愚痴之人想方设法地准备问题,然后靠近如来提问。素纳卡陀,此时,如来如下思考:‘为他们教导法。’其也发生了变化。”

“尊师,现在正是时候。尊师,现在正是时候。请世尊教导法。听闻世尊的教导,比丘众将加以受持。”

“那么,素纳卡陀,你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离车族子弟素纳卡陀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

57 “素纳卡陀,此是五种妙欲。哪五种?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眼所识色。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耳所识声。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鼻所识香。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舌所识味。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身所识触。素纳卡陀,此就是五种妙欲。”

58 “素纳卡陀,必有此理,在此人众中有志向世间财者。素纳卡陀,志向世间财之人就会关注与其相应的话题,亦思维、思索与其相关的法,亦亲近此类人,因此而获得欢喜,然而对于所谈论的与不动相关的话题不欲闻、不倾听,对于完全智生不起心,亦不亲近此类人,亦没有因此而获得欢喜。

例如,素纳卡陀,有人长久离开自己的村庄或城镇而住。其看到从该村庄或城镇离开不久的其他人。其向那个人询问该村庄或城镇是否安稳、富裕、无灾难,那个人为其讲述了该村庄或城镇安稳、富裕、无灾难。素纳卡陀,对此如何思考?这个人对于那个人是否欲闻、倾听,生起想了知之心,亲近那个人,因此而获得欢喜?”

“是的,尊师。”

“正像这样,素纳卡陀,必有此理,在此人众中有志向世间财者。素纳卡陀,志向世间财之人就会关注与其相应的话题,亦思维、思索与其相关的法,亦亲近此类人,因此而获得欢喜,然而对于所谈论的与不动相关的话题不欲闻、不倾听,智心不生起,亦不亲近此类人,亦没有因此而获得欢喜。其应该如此被了知:‘是离开与不动相关者,是志向世间财之人。’”

59 “素纳卡陀,必有此理,在此人众中有志向不动者。素纳卡陀,志向不动之人就会关注与其相应的话题,亦思维、思索与其相关的法,亦亲近此类人,因此而获得欢喜,然而对于所谈论的与世间财相关的话题不欲闻、不倾听,智心不生起,亦不亲近此类人,亦没有因此而获得欢喜。

例如,素纳卡陀,脱离树枝的枯叶不可能具有绿色。正像这样,素纳卡陀,对于志向不动者,其是已经与世间财相关者脱落之人。其应该如此被了知:‘是离开与世间财相关者,是志向不动之人。’”

60 “素纳卡陀,必有此理,在此人众中有志向无所有处者。素纳卡陀,志向无所有处之人就会关注与其相应的话题,亦思维、思索与其相关的法,亦亲近此类人,因此而获得欢喜,然而对于所谈论的与不动相关的话题不欲闻、不倾听,智心不生起,亦不亲近此类人,亦没有因此而获得欢喜。

例如,素纳卡陀,被断裂为二的大石头不可能再结合。正像这样,素纳卡陀,对于志向无所有处者,其是已经与不动相关者断裂之人。其应该如此被了知:‘是离开与不动相关者,是志向无所有处之人。’”

61 “素纳卡陀,必有此理,在此人众中有志向非想非非想处者。素纳卡陀,志向非想非非想处之人就会关注与其相应的话题,亦思维、思索与其相关的法,亦亲近此类人,因此而获得欢喜,然而对于所谈论的与无所有处相关的话题不欲闻、不倾听,智心不生起,亦不亲近此类人,亦没有因此而获得欢喜。

例如,素纳卡陀,有人把吃下的美食呕吐出来。素纳卡陀,对此如何思考?该人是否会把那些呕吐物吃下?”

“此不能,尊师。”

“此为何故?”

“尊师,因为那些食物令人厌恶。”

“正像这样,素纳卡陀,对于志向非想非非想处者来说,与无所有处相关者就是呕吐物。其应该如此被了知:‘是离开与无所有处相关者,是志向非想非非想处之人。’”

62 “素纳卡陀,必有此理,在此人众中有志向涅槃者。素纳卡陀,正确志向涅槃之人就会关注与其相应的话题,亦思维、思索与其相关的法,亦亲近此类人,因此而获得欢喜,然而对于所谈论的与非想非非想处相关的话题不欲闻、不倾听,智心不生起,亦不亲近此类人,亦没有因此而获得欢喜。

例如,素纳卡陀,恰似被斩断顶部的多罗树不可能再生长,像这样,素纳卡陀,对于正确志向涅槃之人,与非想非非想处相关者,于其就是被从根部切断的多罗树已经不存在,将来不会再生。其应该如此被了知:‘是离开与非想非非想处相关者,是正确志向涅槃之人。’”

63 “素纳卡陀,必有此理,在此有比丘如下思考:‘沙门说渴爱是箭,无明是毒,因此而为欲贪、嗔害所恼害。于我,此渴爱之箭已被舍断,无明之毒已被拔除,我是正确志向涅槃之人。’如此慢心者就会有不实,其就会沉湎于与志向涅槃者不适合的实践。眼沉湎于不适合的色见,耳沉湎于不适合的声,鼻沉湎于不适合的香,舌沉湎于不适合的味,身沉湎于不适合的触,意沉湎于不适合的法。由于眼沉湎于不适合的色见、耳沉湎于不适合的声、鼻沉湎于不适合的香、舌沉湎于不适合的味、身沉湎于不适合的触、意沉湎于不适合的法,贪令心堕落。因为贪令心堕落,其遭遇死或濒死般的痛苦。

例如,素纳卡陀,有人被涂有剧毒的箭所射。亲朋好友、亲戚眷属为了他而请外科医生治疗。彼外科医生为了他而用刀切开伤口。用刀切开伤口以后用探针查找箭头。用探针找到箭头以后拔出箭头,清除毒素,但还有剩余。其知道毒素还有剩余,故如下说道:‘朋友,箭头已经为你取出,毒素已经清除,但是还有剩余,然而不会往你内部深入。你要吃恰当的食物,你不要吃不恰当的食物而令伤口化脓。要按时清洗伤口,按时给伤口涂药。你如果不按时清洗伤口,不按时涂药,脓血就会将伤口覆盖。不要暴露在风、热中。暴露在风、热中,灰尘就会令伤口感染。朋友,要呵护、治疗伤口而住。’

其如下思考:‘箭头已经为我取出,毒素已经全部清除,不会往我内部深入。’其吃不恰当的食物。由于吃不恰当的食物而令伤口化脓。不按时清洗伤口,不按时给伤口涂药。由于其不按时清洗伤口,不按时涂药,脓血将伤口覆盖。暴露在风、热中。由于暴露在风、热中,灰尘令伤口感染,没有呵护、治疗伤口而住。由于其从事这些不恰当的行为,不净的毒素也没有完全清除,因为此二者,伤口发生变化。由于伤口发生变化,其遭遇死或濒死般的痛苦。

正像这样,素纳卡陀,必有此理,在此有比丘如下思考:‘沙门说渴爱是箭,无明是毒,因此而为欲贪、嗔害所恼害。于我,此渴爱之箭已被舍断,无明之毒已被拔除,我是正确志向涅槃之人。’如此慢心者就会有不实。其就会沉湎于与志向涅槃者不适合的实践。眼沉湎于不适合的色见,耳沉湎于不适合的声,鼻沉湎于不适合的香,舌沉湎于不适合的味,身沉湎于不适合的触,意沉湎于不适合的法。由于眼沉湎于不适合的色见、耳沉湎于不适合的声、鼻沉湎于不适合的香、舌沉湎于不适合的味、身沉湎于不适合的触、意沉湎于不适合的法,贪令心堕落。因为贪令心堕落,其遭遇死或濒死般的痛苦。素纳卡陀,因为弃学还俗者,于圣人律,其就是死亡。素纳卡陀,因为其他杂染罪,其就是濒死般的痛苦。”

64 “素纳卡陀,必有此理,在此有比丘如下思考:‘沙门说渴爱是箭,无明是毒,因此而为欲贪、嗔害所恼害。于我,此渴爱之箭已被舍断,无明之毒已被拔除,我是正确志向涅槃之人。’其正确志向涅槃。因为正确志向涅槃而不沉湎于不适合的实践。眼不沉湎于不适合的色见,耳不沉湎于不适合的声,鼻不沉湎于不适合的香,舌不沉湎于不适合的味,身不沉湎于不适合的触,意不沉湎于不适合的法。由于眼不沉湎于不适合的色见、耳不沉湎于不适合的声、鼻不沉湎于不适合的香、舌不沉湎于不适合的味、身不沉湎于不适合的触、意不沉湎于不适合的法,贪不令心堕落。因为贪不令心堕落,其没有遭遇死或濒死般的痛苦。

例如,素纳卡陀,有人被涂有剧毒的箭所射。亲朋好友、亲戚眷属为了他而请外科医生治疗。彼外科医生为了他而用刀切开伤口。用刀切开伤口以后用探针查找箭头。用探针找到箭头以后拔出箭头,将毒素全部清除。其知道毒素全部清除,故如下说道:‘朋友,箭头已经为你取出,毒素已经全部清除,不会往你内部深入。你要吃恰当的食物,你不要吃不恰当的食物令伤口化脓。要按时清洗伤口,按时给伤口涂药。你如果不按时清洗伤口,不按时涂药,脓血就会将伤口覆盖。不要暴露在风、热中。暴露在风、热中,灰尘就会令伤口感染。朋友,要呵护、治疗伤口而住。’

其如下思考:‘箭头已经为我取出,毒素全部清除,不会往我内部深入。’其吃恰当的食物。因为其吃恰当的食物,故伤口没有化脓。按时清洗伤口,按时给伤口涂药。由于其按时清洗伤口,按时涂药,脓血没有将伤口覆盖。没有暴露在风、热中。由于没有暴露在风、热中,灰尘没有令伤口感染,呵护、治疗伤口而住。由于其从事这些恰当的行为,毒素又完全清除,因为此二者,伤口愈合。因为伤口愈合,长出新的皮肤,没有遭遇死或濒死般的痛苦。

正像这样,素纳卡陀,必有此理,在此有比丘如下思考:沙门说渴爱是箭,无明是毒,因此而为欲贪、嗔害所恼害。于我,此渴爱之箭已被舍断,无明之毒已被拔除,我是正确志向涅槃之人。’其正确志向涅槃。因为正确志向涅槃而不沉湎于不适合的实践。眼不沉湎于不适合的色见,耳不沉湎于不适合的声,鼻不沉湎于不适合的香,舌不沉湎于不适合的味,身不沉湎于不适合的触,意不沉湎于不适合的法。由于眼不沉湎于不适合的色见、耳不沉湎于不适合的声、鼻不沉湎于不适合的香、舌不沉湎于不适合的味、身不沉湎于不适合的触、意不沉湎于不适合的法,贪不令心堕落。因为贪不令心堕落,其没有遭遇死或濒死般的痛苦。”

65 “素纳卡陀,我举此比喻是为了令含义知晓。这就是此处的含义:素纳卡陀,伤口,此就是六内处的同义语。素纳卡陀,毒素,此就是无明的同义语。素纳卡陀,箭,此就是渴爱的同义语。素纳卡陀,探针,此就是念的同义语。素纳卡陀,刀,此就是圣慧的同义语。素纳卡陀,外科医生,此就是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同义语。

素纳卡陀,不存在这样的道理,即实际上于六触处防护的彼比丘知‘生存所依是苦的根本’,离生存所依,灭尽生存所依而解脱,却将身体集中于生存所依,生起心。

素纳卡陀,例如,有一铜杯里装着色具足、香具足、味具足的饮品。其混入了毒药。这时来了一位想要活命,不想死,想要乐,厌恶苦之人。素纳卡陀,对此如何思考?此人是否会饮用杯中饮品,即使知道‘我饮用后将遭遇死或濒死般的痛苦’?”

“此不会,尊师。”

“正像这样,素纳卡陀,不存在这样的道理,实际上于六触处防护的彼比丘知‘生存所依是苦的根本’,离生存所依,灭尽生存所依而解脱,却将身体集中于生存所依,生起心。

素纳卡陀,例如,有一条剧毒之蛇。这时来了一位想要活命,不想死,想要乐,厌恶苦之人。素纳卡陀,对此如何思考?此人是否会将手掌或手指伸向剧毒之蛇,即使知道‘我伸出去后将遭遇死或濒死般的痛苦’?”

“此不会,尊师。”

“正像这样,素纳卡陀,不存在这样的道理,实际上于六触处防护的彼比丘知‘生存所依是苦的根本’,离生存所依,灭尽生存所依而解脱,却将身体集中于生存所依,生起心。”

此为佛陀所说。离车族子弟素纳卡陀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素纳卡陀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