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七、陀南迦尼经(Dhananjanisuttam)

445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竹林精舍。当时,尊者舍利弗与大比丘僧众一起在南山游化。有位在王舍城过完安居的比丘,向南山,向尊者舍利弗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与尊者舍利弗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

于是,尊者舍利弗向坐于一旁的该比丘如下说道:“朋友,世尊是否无病,身体有力?”

“尊者,世尊无病,身体有力。”

“那么,朋友,比丘僧众是否无病,身体有力?”

“尊者,比丘僧众亦无病,身体有力。”

“那么,朋友,在米袋门那里有位名叫陀南迦尼的婆罗门。朋友,陀南迦尼婆罗门是否无病,身体有力?”

“尊者,陀南迦尼婆罗门亦无病,身体有力。”

“那么,朋友,陀南迦尼婆罗门是否不放逸?”

“尊者,陀南迦尼婆罗门怎么是不放逸呢?尊者,陀南迦尼婆罗门倚仗着国王搜刮婆罗门、居家者,倚仗着婆罗门、居家者搜刮国王。从有信仰的家庭迎娶的有信仰的妻子,她也过世了,其又从没有信仰的家庭迎娶无信仰的妻子。”

“朋友,我们的确听到了恶讯息。朋友,我们的确听到了不好的东西。我们听到了陀南迦尼婆罗门放逸。如果某个时候我们能够见到陀南迦尼婆罗门该有多好!如果能够进行交谈该有多好!”

446 尊者舍利弗在南山随意而居,然后离开,向王舍城游走。次第游走,进入王舍城。实际上,尊者舍利弗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竹林精舍。尊者舍利弗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王舍城托钵乞食。当时,婆罗门陀南迦尼正在城外的牛舍挤牛奶。尊者舍利弗在王舍城次第乞食,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向婆罗门陀南迦尼所在的地方接近。婆罗门陀南迦尼看到尊者舍利弗从远处走来,看到以后向尊者舍利弗接近,靠近以后对尊者舍利弗如下说道:“舍利弗尊者,请喝牛奶。马上就到吃饭的时间了。”

“婆罗门,不必了。我已经完成了今天的饭食。我要在那边的树下午休。你过来。”

“好的,尊者。”婆罗门陀南迦尼应诺尊者舍利弗。于是,婆罗门陀南迦尼吃早饭,吃完饭以后,向尊者舍利弗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与尊者舍利弗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

于是,尊者舍利弗向坐于一旁的婆罗门陀南迦尼如下说道:“陀南迦尼,你是否不放逸?”

“舍利弗尊者,我怎么是不放逸呢?因为我要养活父母,养活妻儿,养活奴隶、工人,要对朋友、友人尽对朋友、友人该尽的义务,要对亲属、亲戚尽对亲属、亲戚该尽的义务,要对客人尽对客人该尽的义务,要对祖先尽对祖先该尽的义务,要对天神尽对天神该尽的义务,要对国王尽对国王该尽的义务,这个身体还需要满足、滋养。”

447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父母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因为非法行、非正行,于是,地狱的狱卒要将该人拖入地狱。该人是否可以说‘我是因为父母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我拖入地狱’?其父母是否可以为了他说‘其是因为我们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他拖入地狱’?”

“舍利弗尊者,此不可能,即使其哭喊也会被地狱的狱卒拖入地狱。”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妻儿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因为非法行、非正行,于是,地狱的狱卒要将该人拖入地狱。该人是否可以说‘我是因为妻儿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我拖入地狱’?其妻儿是否可以为了他说‘其是因为我们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他拖入地狱’?”

“舍利弗尊者,此不可能,即使其哭喊也会被地狱的狱卒拖入地狱。”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奴隶、工人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因为非法行、非正行,于是,地狱的狱卒要将该人拖入地狱。该人是否可以说‘我是因为奴隶、工人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我拖入地狱’?其奴隶、工人是否可以为了他说‘其是因为我们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他拖入地狱’?”

“舍利弗尊者,此不可能,即使其哭喊也会被地狱的狱卒拖入地狱。”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朋友、友人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因为非法行、非正行,于是,地狱的狱卒要将该人拖入地狱。该人是否可以说‘我是因为朋友、友人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我拖入地狱’?其朋友、友人是否可以为了他说‘其是因为我们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他拖入地狱’?”

“舍利弗尊者,此不可能,即使其哭喊也会被地狱的狱卒拖入地狱。”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亲属、亲戚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因为非法行、非正行,于是,地狱的狱卒要将该人拖入地狱。该人是否可以说‘我是因为亲属、亲戚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我拖入地狱’?其亲属、亲戚是否可以为了他说‘其是因为我们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他拖入地狱’?”

“舍利弗尊者,此不可能,即使其哭喊也会被地狱的狱卒拖入地狱。”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客人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因为非法行、非正行,于是,地狱的狱卒要将该人拖入地狱。该人是否可以说‘我是因为客人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我拖入地狱’?其客人是否可以为了他说‘其是因为我们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他拖入地狱’?”

“舍利弗尊者,此不可能,即使其哭喊也会被地狱的狱卒拖入地狱。”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祖先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因为非法行、非正行,于是,地狱的狱卒要将该人拖入地狱。该人是否可以说‘我是因为祖先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我拖入地狱’?其祖先是否可以为了他说‘其是因为我们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他拖入地狱’?”

“舍利弗尊者,此不可能,即使其哭喊也会被地狱的狱卒拖入地狱。”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天神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因为非法行、非正行,于是,地狱的狱卒要将该人拖入地狱。该人是否可以说‘我是因为天神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我拖入地狱’?其天神是否可以为了他说‘其是因为我们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他拖入地狱’?”

“舍利弗尊者,此不可能,即使其哭喊也会被地狱的狱卒拖入地狱。”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国王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因为非法行、非正行,于是,地狱的狱卒要将该人拖入地狱。该人是否可以说‘我是因为国王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我拖入地狱’?其国王是否可以为了他说‘其是因为我们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他拖入地狱’?”

“舍利弗尊者,此不可能,即使其哭喊也会被地狱的狱卒拖入地狱。”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身体需要满足、滋养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因为非法行、非正行,于是,地狱的狱卒要将该人拖入地狱。该人是否可以说‘我是因为身体需要满足、滋养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我拖入地狱’?其他人是否可以为了他说‘其是因为身体需要满足、滋养的原因而成为了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地狱的狱卒不要把他拖入地狱’?”

“舍利弗尊者,此不可能,即使其哭喊也会被地狱的狱卒拖入地狱。”

448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有人因为父母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有人因为父母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哪个更好?”

“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父母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这个不好。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父母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这个更好。舍利弗尊者,法行者、正行者比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好。”

“陀南迦尼,有其它具因、如法的事业,据此可以养活父母。不造恶业,应为了功德而行道。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妻儿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有人因为妻儿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哪个更好?”

“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妻儿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这个不好。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妻儿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这个更好。舍利弗尊者,法行者、正行者比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好。”

“陀南迦尼,有其它具因、如法的事业,据此可以养活妻儿。不造恶业,应为了功德而行道。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奴隶、工人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有人因为奴隶、工人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哪个更好?”

“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奴隶、工人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这个不好。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奴隶、工人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这个更好。舍利弗尊者,法行者、正行者比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好。”

“陀南迦尼,有其它具因、如法的事业,据此可以养活奴隶、工人。不造恶业,应为了功德而行道。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朋友、友人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有人因为朋友、友人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哪个更好?”

“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朋友、友人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这个不好。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朋友、友人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这个更好。舍利弗尊者,法行者、正行者比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好。”

“陀南迦尼,有其它具因、如法的事业,据此可以对朋友、友人尽对朋友、友人该尽的义务。不造恶业,应为了功德而行道。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亲属、亲戚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有人因为亲属、亲戚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哪个更好?”

“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亲属、亲戚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这个不好。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亲属、亲戚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这个更好。舍利弗尊者,法行者、正行者比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好。”

“陀南迦尼,有其它具因、如法的事业,据此可以对亲属、亲戚尽对亲属、亲戚该尽的义务。不造恶业,应为了功德而行道。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客人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有人因为客人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哪个更好?”

“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客人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这个不好。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客人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这个更好。舍利弗尊者,法行者、正行者比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好。”

“陀南迦尼,有其它具因、如法的事业,据此可以对客人尽对客人该尽的义务。不造恶业,应为了功德而行道。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祖先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有人因为祖先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哪个更好?”

“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祖先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这个不好。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祖先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这个更好。舍利弗尊者,法行者、正行者比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好。”

“陀南迦尼,有其它具因、如法的事业,据此可以对祖先尽对祖先该尽的义务。不造恶业,应为了功德而行道。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天神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有人因为天神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哪个更好?”

“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天神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这个不好。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天神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这个更好。舍利弗尊者,法行者、正行者比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好。”

“陀南迦尼,有其它具因、如法的事业,据此可以对天神尽对天神该尽的义务。不造恶业,应为了功德而行道。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国王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有人因为国王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哪个更好?”

“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国王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这个不好。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国王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这个更好。舍利弗尊者,法行者、正行者比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好。”

“陀南迦尼,有其它具因、如法的事业,据此可以对国王尽对国王该尽的义务。不造恶业,应为了功德而行道。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人因为身体需要满足、滋养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有人因为身体需要满足、滋养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哪个更好?”

“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身体需要满足、滋养的原因而成为非法行者、非正行者,这个不好。舍利弗尊者,有人因为身体需要满足、滋养的原因而成为法行者、正行者,这个更好。舍利弗尊者,法行者、正行者比非法行者、非正行者好。”

“陀南迦尼,有其它具因、如法的事业,据此可以满足、滋养身体。不造恶业,应为了功德而行道。”

449 婆罗门陀南迦尼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所说,然后从座位站起,离开。后来,婆罗门陀南迦尼患病,是苦于疾病的重患病人。于是,婆罗门陀南迦尼对某人说道:“你去前往世尊那里,到了以后以我之言用头顶礼世尊双足,说道:‘尊师,陀南迦尼婆罗门患病,是苦于疾病的重患病人。其用头顶礼世尊双足。’然后,前往舍利弗尊者那里,到了以后以我之言用头顶礼舍利弗尊者双足,说道:‘尊者,陀南迦尼婆罗门患病,是苦于疾病的重患病人。其用头顶礼舍利弗尊者双足。’再如下说:‘尊者,请舍利弗尊者慈悲前往陀南迦尼婆罗门的住处。’”

“好的,尊者。”该人应答婆罗门陀南迦尼以后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该人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陀南迦尼婆罗门患病,是苦于疾病的重患病人。其用头顶礼世尊双足。”然后,接近尊者舍利弗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尊者舍利弗,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该人对尊者舍利弗如下说道:“尊者,陀南迦尼婆罗门患病,是苦于疾病的重患病人。其用头顶礼舍利弗尊者双足,并如下说道:‘尊者,请舍利弗尊者慈悲前往陀南迦尼婆罗门的住处。’”尊者舍利弗默然应允。

450 于是,尊者舍利弗着衣,持衣钵,走向婆罗门陀南迦尼的住处。走到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坐下以后,尊者舍利弗对婆罗门陀南迦尼如下说道:“陀南迦尼,你还好吗?还能撑下去吗?痛苦的感受是否已经减轻,没有加重?感觉到有所减轻,没有加重吧?”

“舍利弗尊者,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舍利弗尊者,恰似强有力之人用锐利的刀刃割开头颅。像这样,舍利弗尊者,巨大的风从头顶涌出。舍利弗尊者,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

舍利弗尊者,恰似强有力之人用坚硬的皮带把头紧紧勒住。像这样,舍利弗尊者,头部剧烈疼痛。舍利弗尊者,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

舍利弗尊者,恰似娴熟的屠牛夫或屠牛夫的徒弟用锐利的牛刀切开腹部。像这样,舍利弗尊者,巨大的风穿过腹部。舍利弗尊者,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

舍利弗尊者,恰似两个强有力之人分别抓住无力之人的手臂在火坑上加热、烧烤。像这样,舍利弗尊者,身上生起巨大的热量。舍利弗尊者,我不好,撑不下去了。痛苦的感受已经加重,没有减轻。感受到极大加重,没有减轻。”

451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地狱和畜生道,哪个相对更好?”

“舍利弗尊者,与地狱相比,畜生道相对更好。”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畜生道和饿鬼道,哪个相对更好?”

“舍利弗尊者,与畜生道相比,饿鬼道相对更好。”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饿鬼道和人,哪个相对更好?”

“舍利弗尊者,与饿鬼道相比,人相对更好。”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人和四大天王神众,哪个相对更好?”

“舍利弗尊者,与人相比,四大天王神众相对更好。”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四大天王神众和三十三天神众,哪个相对更好?”

“舍利弗尊者,与四大天王神众相比,三十三天神众相对更好。”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三十三天神众和耶摩天神众,哪个相对更好?”

“舍利弗尊者,与三十三天神众相比,耶摩天神众相对更好。”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耶摩天神众和兜率天神众,哪个相对更好?”

“舍利弗尊者,与耶摩天神众相比,兜率天神众相对更好。”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兜率天神众和乐化天神众,哪个相对更好?”

“舍利弗尊者,与兜率天神众相比,乐化天神众相对更好。”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乐化天神众和他化自在天神众,哪个相对更好?”

“舍利弗尊者,与乐化天神众相比,他化自在天神众相对更好。”

“陀南迦尼,对此如何思考?他化自在天神众和梵天界,哪个相对更好?”

“舍利弗尊者说了梵天界。舍利弗尊者说了梵天界。”

于是,尊者舍利弗如下思考:“这些婆罗门心念系于梵天界。我为陀南迦尼婆罗门教导与梵天共住的道路如何?”便说道:“陀南迦尼,我为你教导与梵天共住的道路。你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好,尊者。”婆罗门陀南迦尼应诺尊者舍利弗。

尊者舍利弗如下说道:“陀南迦尼,如何才是通往与梵天共住的道路?在此,陀南迦尼,比丘以慈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慈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452 “进而,陀南迦尼,比丘以悲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悲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喜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喜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舍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舍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陀南迦尼,这就是通往与梵天共住的道路。”

“舍利弗尊者,那么,请以我之言用头顶礼世尊双足,说道:‘尊师,陀南迦尼婆罗门患病,是苦于疾病的重患病人。其用头顶礼世尊双足。’”

虽然还有更进一步者,然而,尊者舍利弗令婆罗门陀南迦尼将心念系于相对低劣的梵天界以后从座位站起而出。在尊者舍利弗离开后不久,婆罗门陀南迦尼过世,再生于梵天界。

453 于是,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虽然还有更进一步者,然而,彼舍利弗令陀南迦尼婆罗门将心念系于相对低劣的梵天界以后从座位站起而出。”

这时,尊者舍利弗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舍利弗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陀南迦尼婆罗门患病,是苦于疾病的重患病人。其用头顶礼世尊双足。”

“舍利弗,还有更进一步者,然而,你为何令陀南迦尼婆罗门将心念系于相对低劣的梵天界以后从座位站起而出?”

“尊师,因为我如下思考:‘这些婆罗门心念系于梵天界。我为陀南迦尼婆罗门教导与梵天共住的道路如何?’”

“舍利弗,陀南迦尼婆罗门死后再生到了梵天界。”

(陀南迦尼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