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五、商伽经(Cankisuttam)

422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与大比丘僧众一起在拘萨罗国游化,进入拘萨罗国一个名叫奥帕萨达的婆罗门村。实际上,佛陀住在奥帕萨达附近的即位于奥帕萨达北侧的天林之娑罗树林。此时,婆罗门商伽住在拘萨罗国王波斯匿所赐的奥帕萨达,那是一片人丁兴旺、地肥水美、物产丰富、属于国王所有的净施地。

奥帕萨达的婆罗门、居家者们听说:“朋友,实际上释迦族出家的释迦子弟乔达摩尊者与大比丘僧众一起在拘萨罗国游化,进入奥帕萨达,现住在奥帕萨达附近的即位于奥帕萨达北侧的天林之娑罗树林。而且,彼乔达摩尊者拥有如下赞誉之声:‘据此,彼佛陀乃是阿罗汉、正等觉者、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其自我证知、证得、阐述了包含天、魔、梵、沙门、婆罗门、人天众在内的此世界。其教导了初善、中善、后善、有内容、有形式、完整圆满、清净的法,令梵行明晰。’得见这样的阿罗汉实乃幸事。”

423 于是,奥帕萨达的婆罗门、居家者们离开奥帕萨达,向北,成群结队地向天林之娑罗树林走去。

此时,婆罗门商伽正在高楼上午休。婆罗门商伽看到奥帕萨达的婆罗门、居家者们离开奥帕萨达,向北,成群结队地向天林之娑罗树林走去。看到以后,招呼管家说:“管家,为何奥帕萨达的婆罗门、居家者们离开奥帕萨达,向北,成群结队地向天林之娑罗树林走去?”

“尊者,因为释迦族出家的释迦子弟沙门乔达摩尊者与大比丘僧众一起在拘萨罗国游化,已到达奥帕萨达,现住在奥帕萨达附近的即位于奥帕萨达北侧的天林之娑罗树林。而且,彼乔达摩尊者拥有如下赞誉之声:‘据此,彼佛陀乃是阿罗汉、正等觉者、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其自我证知、证得、阐述了包含天、魔、梵、沙门、婆罗门、人天众在内的此世界。其教导了初善、中善、后善、有内容、有形式、完整圆满、清净的法,令梵行明晰。’得见这样的阿罗汉实乃幸事。他们走去是为了见乔达摩尊者。”

“那么,管家,你去走到奥帕萨达的婆罗门、居家者们身边,走近以后对奥帕萨达的婆罗门、居家者们如下说道:‘尊者们,商伽婆罗门说:“尊者们,请稍候。商伽婆罗门也想去见乔达摩尊者。”’”

“遵命,尊者。”管家应诺婆罗门商伽以后,向奥帕萨达的婆罗门、居家者们走去,走近以后对奥帕萨达的婆罗门、居家者们如下说道:“尊者们,商伽婆罗门说:‘尊者们,请稍候。商伽婆罗门也想去见乔达摩尊者。’”

424 当时,有五百左右从其他各国过来的婆罗门因为某些应做之事而住在奥帕萨达。这些婆罗门听说:“据说商伽婆罗门要去见沙门乔达摩。”于是,这些婆罗门接近婆罗门商伽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婆罗门商伽如下说道:“听说商伽尊者要去见沙门乔达摩,这是真的吗?”

“诸尊者,是真的。我也要去见沙门乔达摩。”

“商伽尊者不要去见沙门乔达摩。商伽尊者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是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商伽尊者。

因为商伽尊者是从父母双方善生之人,血统清净,上至第七代祖父都没有混乱,根据身世论也不会被责难。正是因为商伽尊者是从父母双方善生之人,血统清净,上至第七代祖父都没有混乱,根据身世论也不会被责难,所以商伽尊者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是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商伽尊者。

因为商伽尊者富有,是大财富者,是大财产者。正是因为商伽尊者富有,是大财富者,是大财产者,所以商伽尊者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是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商伽尊者。

因为商伽尊者精通三吠陀,详熟词汇、规则、音韵、词源和第五的史传,通晓词法和句法,充分掌握顺世论、大人相论。正是因为商伽尊者精通三吠陀,详熟词汇、规则、音韵、词源和第五的史传,通晓词法和句法,充分掌握顺世论、大人相论,所以商伽尊者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是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商伽尊者。

因为商伽尊者相貌端庄,仪表堂堂,容颜美丽,具足莲花般靓丽的外貌,具有清净的容色、清净的威容,没有丝毫瑕疵。正是因为商伽尊者相貌端庄,仪表堂堂,容颜美丽,具足莲花般靓丽的外貌,具有清净的容色、清净的威容,没有丝毫瑕疵,所以商伽尊者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是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商伽尊者。

因为商伽尊者是具戒者,是戒德增上者,是戒德增上具足者。正是因为商伽尊者是具戒者,是戒德增上者,是戒德增上具足者,所以商伽尊者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是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商伽尊者。

因为商伽尊者是语善者、语音善者,语言优雅,具足玲珑、柔和,是意义的教授者。正是因为商伽尊者是语善者、语音善者,语言优雅,具足玲珑、柔和,是意义的教授者,所以商伽尊者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是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商伽尊者。

因为商伽尊者拥有众多弟子,是老师的老师,向三百青年婆罗门教授咒语。来自各个方向、各个地方的青年婆罗门到商伽尊者面前想要学习咒语,想要习得咒语。正是因为商伽尊者拥有众多弟子,是老师的老师,向三百青年婆罗门教授咒语。来自各个方向、各个地方的青年婆罗门到商伽尊者面前想要学习咒语,想要习得咒语,所以商伽尊者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是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商伽尊者。

因为商伽尊者受到拘萨罗国王波斯匿的尊敬、崇敬、敬爱、供养、敬重。正是因为商伽尊者受到拘萨罗国王波斯匿的尊敬、崇敬、敬爱、供养、敬重,所以商伽尊者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是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商伽尊者。

因为商伽尊者受到婆卡罗萨提婆罗门的尊敬、崇敬、敬爱、供养、敬重。正是因为商伽尊者受到婆卡罗萨提婆罗门的尊敬、崇敬、敬爱、供养、敬重,所以商伽尊者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是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商伽尊者。

因为商伽尊者住在拘萨罗国王波斯匿所赐的奥帕萨达,那是一片人丁兴旺、地肥水美、物产丰富、属于国王所有的净施地。正是因为商伽尊者住在拘萨罗国王波斯匿所赐的奥帕萨达,那是一片人丁兴旺、地肥水美、物产丰富、属于国王所有的净施地,所以商伽尊者不应该去见沙门乔达摩,而是沙门乔达摩应该来见商伽尊者。”

425 听闻此言,婆罗门商伽对众婆罗门如下说道:“那么,诸尊者,亦请听我言。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而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是从父母双方善生之人,血统清净,上至第七代祖父那里都没有混乱,根据身世论也不会被责难。诸尊者,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是从父母双方善生之人,血统清净,上至第七代祖父都没有混乱,根据身世论也不会被责难,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是舍弃了空中、地上巨大财富的出家者。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是舍弃了空中、地上巨大财富的出家者,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尽管还很年轻,还是风华正茂、朝气蓬勃的青年,却在人生的第一阶段舍家出家。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尽管还很年轻,还是风华正茂、朝气蓬勃的青年,却在人生的第一阶段舍家出家,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虽然父母不同意,泪流满面,然而沙门乔达摩却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而舍家出家。正是因为虽然父母不同意,泪流满面,然而沙门乔达摩却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而舍家出家,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相貌端庄,仪表堂堂,容颜美丽,具足莲花般靓丽的外貌,具有清净的容色、清净的威容,没有丝毫瑕疵。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相貌端庄,仪表堂堂,容颜美丽,具足莲花般靓丽的外貌,具有清净的容色、清净的威容,没有丝毫瑕疵,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是持戒者、圣戒者、善戒者,是善戒的具足者。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是持戒者、圣戒者、善戒者,是善戒的具足者,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是语善者、语音善者,语言优雅,具足玲珑、柔和,是意义的教授者。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是语善者、语音善者,语言优雅,具足玲珑、柔和,是意义的教授者,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是众多人的老师,是老师的老师。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是众多人的老师,是老师的老师,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已灭欲贪,已离浅薄。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已灭欲贪,已离浅薄,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是语业者,是行为论者,是为了众多婆罗门而尊重非恶者。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是语业者,是行为论者,是为了众多婆罗门而尊重非恶者,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是从纯粹、高贵的刹帝利家庭而出家。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是从纯粹、高贵的刹帝利家庭而出家,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是从大财产、大财富的富裕家庭出家。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是从大财产、大财富的富裕家庭出家,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很多人从其他国家、从外国来向沙门乔达摩请教问题。正是因为很多人从其他国家、从外国来向沙门乔达摩请教问题,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有数千天神、有情皈依沙门乔达摩。正是因为有数千天神、有情皈依沙门乔达摩,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具有以下赞誉之声:‘据此,彼佛陀乃是阿罗汉、正等觉者、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具有以下赞誉之声:‘据此,彼佛陀乃是阿罗汉、正等觉者、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具足三十二大人相。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具足三十二大人相,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对来者表示欢迎,亲切和蔼,面无难色,是明快阐述者、率先发话者。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对来者表示欢迎,亲切和蔼,面无难色,是明快阐述者,是率先发话者,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受到四众的尊敬、崇敬、敬爱、供养、敬重。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受到四众的尊敬、崇敬、敬爱、供养、敬重,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众多天众、人众于沙门乔达摩处获得极大欢喜。正是因为众多天众、人众于沙门乔达摩处获得极大欢喜,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住在哪个村子或城镇,那个村子或城镇里,鬼神异类不害人类。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住在哪个村子或城镇,那个村子或城镇里,鬼神异类不害人类,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领导僧团,拥有僧众,是众人师,在众多异教师中居第一。诸尊者,有些沙门、婆罗门有这样、那样的名声,沙门乔达摩没有这样、那样的名声。然而,因为无上的明行具足,沙门乔达摩名声具足。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领导僧团,拥有僧众,是众人师,在众多异教师中居第一。因为无上的明行具足,沙门乔达摩名声具足,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摩揭陀国王斯尼耶·频毘沙罗携王子、妻子尽形寿皈依沙门乔达摩。正是因为摩揭陀国王斯尼耶·频毘沙罗携王子、妻子尽形寿皈依沙门乔达摩,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拘萨罗国王波斯匿携王子、妻子尽形寿皈依沙门乔达摩。正是因为拘萨罗国王波斯匿携王子、妻子尽形寿皈依沙门乔达摩,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婆卡罗萨提婆罗门携儿子、妻子尽形寿皈依沙门乔达摩。正是因为婆卡罗萨提婆罗门携儿子、妻子尽形寿皈依沙门乔达摩,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诸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已到达奥帕萨达,现住在奥帕萨达附近的即位于奥帕萨达北侧的天林之娑罗树林。诸尊者,无论是哪些沙门或婆罗门,来到我们村子的土地上,他们就是我们的客人。客人应该受到我们的尊敬、崇敬、敬爱、供养、敬重。诸尊者,沙门乔达摩已到达奥帕萨达,现住在奥帕萨达附近的即位于奥帕萨达北侧的天林之娑罗树林。正是因为沙门乔达摩是我们的客人,客人应该受到我们的尊敬、崇敬、敬爱、供养、敬重,所以,彼乔达摩尊者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诸尊者,对于彼乔达摩尊者的赞颂,我仅仅能够做到以上这些,实际上对彼乔达摩尊者的赞颂远不止如此,因为对彼乔达摩尊者的赞颂无可计量。根据其中的任何一条,彼乔达摩尊者都不应该来见我们,而是我们应该去见彼乔达摩尊者。诸尊者,更何况所有这些,所以我们要去见彼乔达摩尊者。”

426 于是,婆罗门商伽与婆罗门大众一起向佛陀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与佛陀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当时,佛陀坐在那里与各婆罗门长老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就在此时,有位名为迦婆提加的青年婆罗门坐在彼大众中,其年轻,刚刚剃头,年十六岁,精通三吠陀,详熟词汇、规则、音韵、词源和第五的史传,通晓词法和句法,充分掌握顺世论、大人相论。当佛陀与各婆罗门长老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时,其不时地打断交谈。于是,佛陀呵责青年婆罗门迦婆提加:“巴罗德瓦迦尊者,婆罗门长老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的时候不要打断。请巴罗德瓦迦尊者等到交谈结束。”

听闻此言,婆罗门商伽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不要呵责迦婆提加青年婆罗门。迦婆提加青年婆罗门是善家之子,迦婆提加青年婆罗门是多闻者,迦婆提加青年婆罗门是贤者,迦婆提加青年婆罗门是善语者。迦婆提加青年婆罗门可以与乔达摩尊者针对此言进行对论。”

佛陀如下思考:“的确迦婆提加青年婆罗门掌握三明经典的言语,因此,婆罗门对其感到同样满意。”

青年婆罗门迦婆提加如下思考:“如果沙门乔达摩把目光转向我,这时,我就向沙门乔达摩提出问题。”

佛陀以心知道青年婆罗门迦婆提加的心,于是将目光转向青年婆罗门迦婆提加。

427 这时,青年婆罗门迦婆提加如下思考:“沙门乔达摩把目光转向我,那么,我向沙门乔达摩提出问题如何?”于是,青年婆罗门迦婆提加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此是婆罗门古圣相续传承、经藏记载的咒文,因此,婆罗门必然得出结论:‘此才是真实,其他为虚妄。’对此,乔达摩尊者如何说?”

“那么,巴罗德瓦迦,在婆罗门中有没有一位婆罗门这样说过:‘我知道此。我见到此。此才是真实,其他为虚妄’?”

“没有,乔达摩尊者。”

“那么,巴罗德瓦迦,在婆罗门的阿奢梨师中,或阿奢梨师的阿奢梨师中,以及在婆罗门七世前的阿奢梨师中有没有一位阿奢梨师这样说过:‘我知道此。我见到此。此才是真实,其他为虚妄’?”

“没有,乔达摩尊者。”

“那么,巴罗德瓦迦,彼婆罗门往昔的仙人如何?例如,阿达卡、婆摩卡、婆摩得跋、毗舍靡塔、耶摩塔吉、鸯耆罗萨巴罗德瓦迦、婆塞达、卡萨帕、跋古,他们是圣典的制造者、圣典的宣说者,今日的婆罗门随说、随诵他们歌唱、歌咏、收集的古老圣典,按照所说而随说,按照所诵而随诵,他们有没有这样说过:‘我知道此。我见到此。此才是真实,其他为虚妄’?”

“没有,乔达摩尊者。”

“那么,巴罗德瓦迦,从以上来看,在婆罗门中没有一位婆罗门这样说过:‘我知道此。我见到此。此才是真实,其他为虚妄’。在婆罗门的阿奢梨师中,或阿奢梨师的阿奢梨师中,以及在婆罗门七世前的阿奢梨师中也没有一位阿奢梨师这样说过:‘我知道此。我见到此。此才是真实,其他为虚妄’。彼婆罗门往昔的仙人,例如,阿达卡、婆摩卡、婆摩得跋、毗舍靡塔、耶摩塔吉、鸯耆罗萨、巴罗德瓦迦、婆塞达、卡萨帕、跋古,他们是圣典的制造者、圣典的宣说者,今日的婆罗门随说、随诵他们歌唱、歌咏、收集的古老圣典,按照所说而随说,按照所诵而随诵,他们也没有这样说过:‘我知道此。我见到此。此才是真实,其他为虚妄’。”

428 “巴罗德瓦迦,恰似一群盲人,前后排着队,前面的人也看不见,中间的人也看不见,后面的人也看不见。巴罗德瓦迦,婆罗门之所说正像这个盲人列队的比喻一样,前面的人也看不见,中间的人也看不见,后面的人也看不见。巴罗德瓦迦,对此如何思考?婆罗门之所说难道不就是毫无根据吗?”

“乔达摩尊者,对此,婆罗门并不是仅仅尊重信,对此,婆罗门更尊重传说。”

“巴罗德瓦迦,你之前依据信,现在却说传说。巴罗德瓦迦,此五种法在现世具有两种果报。哪五种?信、喜欢、传说、行相遍察和理解堪忍。巴罗德瓦迦,此五种法在现世具有两种果报。进而,巴罗德瓦迦,只具有信,其就是空谈,就是空无,就是虚无。不具有信,其就是真实,就是真如,就是不异。

进而,巴罗德瓦迦,只具有喜欢,其就是空谈,就是空无,就是虚无。不具有喜欢,其就是真实,就是真如,就是不异。

进而,巴罗德瓦迦,只具有传说,其就是空谈,就是空无,就是虚无。不具有传说,其就是真实,就是真如,就是不异。

进而,巴罗德瓦迦,只具有遍察,其就是空谈,就是空无,就是虚无。不具有遍察,其就是真实,就是真如,就是不异。

进而,巴罗德瓦迦,只具有理解,其就是空谈,就是空无,就是虚无。不具有理解,其就是真实,就是真如,就是不异。

巴罗德瓦迦,守护真谛的有智之人不会于此得出偏重一方的结论:‘此才是真实,其他为虚妄’。”

429 “那么,乔达摩尊者,如何才是真谛的守护?怎样才是守护真谛?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真谛的守护。”

“巴罗德瓦迦,具有信之人如下称:‘像这样我信。’这样说就是真谛的守护,而不是得出结论:‘此才是真实,其他为虚妄’。

同样,巴罗德瓦迦,具有喜欢之人如下称:‘像这样我喜欢。’这样说就是真谛的守护,而不是得出结论:‘此才是真实,其他为虚妄’。

同样,巴罗德瓦迦,具有传说之人如下称:‘像这样我传说。’这样说就是真谛的守护,而不是得出结论:‘此才是真实,其他为虚妄’。

同样,巴罗德瓦迦,具有行相遍察之人如下称:‘像这样我行相遍察。’这样说就是真谛的守护,而不是得出结论:‘此才是真实,其他为虚妄’。

同样,巴罗德瓦迦,具有理解堪忍之人如下称:‘像这样我理解堪忍。’这样说就是真谛的守护,而不是得出结论:‘此才是真实,其他为虚妄’。巴罗德瓦迦,仅仅像这样就是真谛的守护,仅仅像这样才是守护真谛,我们像这样解释真谛的守护,但不是真谛的了悟。”

430 “乔达摩尊者,仅仅像这样就是真谛的守护,仅仅像这样才是守护真谛。仅仅像这样我们看到真谛的守护。那么,乔达摩尊者,如何才是真谛的了悟?怎样才是了悟真谛?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真谛的了悟。”

“巴罗德瓦迦,在此,比丘依某一村庄或城镇而住。某居家者或其孩子接近他,从三法方面加以考察:贪法、嗔法、痴法。如果此尊者的心为贪法所完全占据,不知道却说‘我知道’,没有看见却说‘我看见’,或教诫他人,此对他人将会具有长久的不利和痛苦吗?对其考察者如此了知:‘该尊者并不是这样的人,即心为贪法所完全占据,不知道却说“我知道”,没有看见却说“我看见”,或教诫他人,此对他人将会具有长久的不利和痛苦。’该尊者的如此身行、如此语行,此是不贪求者所具有。该尊者教授法,甚深、难见、难解、寂静、殊妙、深奥、微妙,唯智者可感受。其所善教导之法不能通过贪欲获得。”

431 “考察者看到其于贪法清净时,此时,于嗔法对其进一步考察。如果此尊者的心为嗔法所完全占据,不知道却说‘我知道’,没有看见却说‘我看见’,或教诫他人,此对他人将会具有长久的不利和痛苦吗?对其考察者如此了知:‘该尊者并不是这样的人,即心为嗔法所完全占据,不知道却说“我知道”,没有看见却说“我看见”,或教诫他人,此对他人将会具有长久的不利和痛苦。’该尊者的如此身行、如此语行,此是不嗔恚者所具有。该尊者教授法,甚深、难见、难解、寂静、殊妙、深奥、微妙,唯智者可感受。其所善教导之法不能通过嗔恚获得。”

432 “考察者看到其于嗔法清净时,此时,于痴法对其进一步考察。如果此尊者的心为痴法所完全占据,不知道却说‘我知道’,没有看见却说‘我看见’,或教诫他人,此对他人将会具有长久的不利和痛苦吗?对其考察者如此了知:‘该尊者并不是这样的人,即心为痴法所完全占据,不知道却说“我知道”,没有看见却说“我看见”,或教诫他人,此对他人将会具有长久的不利和痛苦。’该尊者的如此身行、如此语行,此是不愚痴者所具有。该尊者教授法,甚深、难见、难解、寂静、殊妙、深奥、微妙,唯智者可感受。其所善教导之法不能通过愚痴获得。

考察者看到其于痴法清净时,于是,对其确立信,信生起以后则靠近;靠近以后则恭敬,恭敬以后则倾听;倾听以后则闻法,闻以后则受持法。考察所受持法的含义,考察含义以后则能够理解法。能够理解法以后则意欲的念生起,意欲生起以后则努力,努力以后则加以考察,加以考察以后则勤精进,勤精进以后则以自身证得最胜谛,对其以慧贯通而作观。巴罗德瓦迦,仅仅像这样就是真谛的了悟,仅仅像这样才是了悟真谛,我们像这样解释真谛的了悟,但不是真谛的到达。”

433 “乔达摩尊者,仅仅像这样就是真谛的了悟,仅仅像这样才是了悟真谛。仅仅像这样我们看到真谛的了悟。那么,乔达摩尊者,如何才是真谛的到达?怎样才是到达真谛?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真谛的到达。”

“巴罗德瓦迦,对于这些法的学习、修行、多作就是真谛的到达。巴罗德瓦迦,仅仅像这样就是真谛的到达,仅仅像这样才是到达真谛,我们像这样解释真谛的到达。”

434 “乔达摩尊者,仅仅像这样就是真谛的到达,仅仅像这样才是到达真谛。仅仅像这样我们看到真谛的到达。那么,乔达摩尊者,为了真谛的到达,什么法具有利益?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为了真谛的到达而具有利益的法。”

“为了真谛的到达,巴罗德瓦迦,勤精进具有利益。如果不勤精进,则不可能到达真谛。只有勤精进,由此到达真谛。因此,为了真谛的到达,勤精进具有利益。”

“那么,乔达摩尊者,为了勤精进,什么法具有利益?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为了勤精进而具有利益的法。”

“为了勤精进,巴罗德瓦迦,思量具有利益。如果不思量,则不可能勤精进。只有思量,由此勤精进。因此,为了勤精进,思量具有利益。”

“那么,乔达摩尊者,为了思量,什么法具有利益?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为了思量而具有利益的法。”

“为了思量,巴罗德瓦迦,勇猛具有利益。如果不勇猛,则不可能思量。只有勇猛,由此思量。因此,为了思量,勇猛具有利益。”

“那么,乔达摩尊者,为了勇猛,什么法具有利益?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为了勇猛而具有利益的法。”

“为了勇猛,巴罗德瓦迦,意欲具有利益。如果不生起意欲,则不可能勇猛。只有生起意欲,由此勇猛。因此,为了勇猛,意欲具有利益。”

“那么,乔达摩尊者,为了意欲,什么法具有利益?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为了意欲而具有利益的法。”

“为了意欲,巴罗德瓦迦,法的理解堪忍具有利益。如果不堪忍法的理解,则不可能生起意欲。只有法的理解堪忍,由此生起意欲。因此,为了意欲,法的理解堪忍具有利益。”

“那么,乔达摩尊者,为了法的理解堪忍,什么法具有利益?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为了法的理解堪忍而具有利益的法。”

“为了法的理解堪忍,巴罗德瓦迦,意义的探究具有利益。如果不探究意义,则不可能堪忍法的理解。只有探究其意义,由此堪忍法的理解。因此,为了法的理解堪忍,意义的探究具有利益。”

“那么,乔达摩尊者,为了意义的探究,什么法具有利益?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为了意义的探究而具有利益的法。”

“为了意义的探究,巴罗德瓦迦,法的忆持具有利益。如果不忆持法,则不可能探究意义。只有忆持法,由此探究意义。因此,为了意义的探究,法的忆持具有利益。”

“那么,乔达摩尊者,为了法的忆持,什么法具有利益?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为了法的忆持而具有利益的法。”

“为了法的忆持,巴罗德瓦迦,法的听闻具有利益。如果不听闻法,则不可能忆持法。只有听闻法,由此忆持法。因此,为了忆持法,法的听闻具有利益。”

“那么,乔达摩尊者,为了法的听闻,什么法具有利益?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为了法的听闻而具有利益的法。”

“为了法的听闻,巴罗德瓦迦,法的倾听具有利益。如果不倾听法,则不可能听闻法。只有倾听法,由此听闻法。因此,为了法的听闻,法的倾听具有利益。”

“那么,乔达摩尊者,为了法的倾听,什么法具有利益?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为了法的倾听而具有利益的法。”

“为了法的倾听,巴罗德瓦迦,恭敬具有利益。如果不恭敬,则不可能倾听法。只有恭敬,由此倾听法。因此,为了倾听法,恭敬具有利益。”

“那么,乔达摩尊者,为了恭敬,什么法具有利益?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为了恭敬而具有利益的法。”

“为了恭敬,巴罗德瓦迦,接近具有利益。如果不接近,则不可能恭敬。只有接近,由此恭敬。因此,为了恭敬,接近具有利益。”

“那么,乔达摩尊者,为了接近,什么法具有利益?我们询问乔达摩尊者为了接近而具有利益的法。”

“为了接近,巴罗德瓦迦,信具有利益。如果不生起信,则不可能接近。只有生起信,由此接近。因此,为了接近,信具有利益。”

435 “我们向乔达摩尊者询问真谛的守护,于是,乔达摩尊者解释了真谛的守护,其令我们欢喜,堪忍,其亦令我们适意。

我们向乔达摩尊者询问真谛的了悟,于是,乔达摩尊者解释了真谛的了悟,其令我们欢喜,堪忍,其亦令我们适意。

我们向乔达摩尊者询问真谛的到达,于是,乔达摩尊者解释了真谛的到达,其令我们欢喜,堪忍,其亦令我们适意。

我们向乔达摩尊者询问为了真谛的到达具有利益之法,于是,乔达摩尊者解释了为了真谛的到达具有利益之法,其令我们欢喜,堪忍,其亦令我们适意。

我们向乔达摩尊者询问的问题,乔达摩尊者都进行了解释,其令我们欢喜,堪忍,其亦令我们适意。

乔达摩尊者,我们曾经这样说过:‘卑贱、黑色、卑俗的秃头沙门是谁?谁是法的了知者?’乔达摩尊者令我对沙门生起沙门爱意,对沙门生起沙门信仰,对沙门生起沙门尊重。乔达摩尊者,实在是殊胜!乔达摩尊者,实在是殊胜!乔达摩尊者,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乔达摩尊者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在此,乔达摩尊者,我皈依乔达摩尊者,皈依法,皈依比丘僧团。从今以后,请乔达摩尊者接受我成为优婆塞,做我一生的皈依处。”

(商伽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