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三、阿摄拉雅经(Assalayanasuttam)

401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当时,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五百位婆罗门为某些应做之事而住在舍卫城。那些婆罗门如下听说:“此沙门乔达摩声称四种姓清净。那么,谁能够针对此论说与沙门乔达摩进行对论?”当时,有位名为阿摄拉雅的青年婆罗门住在舍卫城,其年轻,刚刚剃头,年十六岁,精通三吠陀,详熟词汇、规则、音韵、词源和第五的史传,通晓词法和句法,充分掌握顺世论、大人相论。于是,那些婆罗门如下思考:“此阿摄拉雅青年婆罗门住在舍卫城,其年轻,刚刚剃头,年十六岁,精通三吠陀,详熟词汇、规则、音韵、词源和第五的史传,通晓词法和句法,充分掌握顺世论、大人相论。他能够针对此论说与沙门乔达摩进行对论。”

于是,那些婆罗门接近青年婆罗门阿摄拉雅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青年婆罗门阿摄拉雅如下说道:“阿摄拉雅尊者,此沙门乔达摩声称四种姓清净。那么,阿摄拉雅尊者,你去,针对此论说与沙门乔达摩进行对论。”

听闻此言,青年婆罗门阿摄拉雅对那些婆罗门如下说道:“诸尊者,沙门乔达摩是讲法语者。与讲法语者难以进行对论。我不能针对此论说与沙门乔达摩进行对论。”

第二次,那些婆罗门对青年婆罗门阿摄拉雅如下说道:“阿摄拉雅尊者,此沙门乔达摩声称四种姓清净。阿摄拉雅尊者,你去,针对此论说与沙门乔达摩进行对论。阿摄拉雅尊者已行遍历行。”

第二次,青年婆罗门阿摄拉雅对那些婆罗门如下说道:“诸尊者,沙门乔达摩是讲法语者。与讲法语者难以进行对论。我不能针对此论说与沙门乔达摩进行对论。”

第三次,那些婆罗门对青年婆罗门阿摄拉雅如下说道:“阿摄拉雅尊者,此沙门乔达摩声称四种姓清净。阿摄拉雅尊者,你去,针对此论说与沙门乔达摩进行对论。阿摄拉雅尊者已行遍历行。阿摄拉雅尊者不要不战而败。”

听闻此言,青年婆罗门阿摄拉雅对那些婆罗门如下说道:“诸尊者,看来我是不得不答应。诸尊者,沙门乔达摩是讲法语者。与讲法语者难以进行对论。我不能针对此论说与沙门乔达摩进行对论。那么,我就依照诸尊者之言去进行对论。”

402 于是,青年婆罗门阿摄拉雅和婆罗门大众一起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与佛陀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青年婆罗门阿摄拉雅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诸婆罗门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对此,乔达摩尊者如何说?”

“然而,阿摄拉雅,众所周知,婆罗门的婆罗门女性也有经期,也怀孕,也生产,也哺乳。他们为婆罗门女性所生却如此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即使乔达摩尊者这样说,在此,诸婆罗门仍然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403 “阿摄拉雅,对此如何思考?你听说过在臾那国、剑浮阇国等边远国家的居民中只有两种阶层,即主人和奴隶。或成为主人,或成为奴隶;或成为奴隶,或成为主人?”

“乔达摩尊者,我听说过在臾那国、剑浮阇国等边远国家的居民中只有两种阶层,即主人和奴隶。或成为主人,或成为奴隶;或成为奴隶,或成为主人。”

“阿摄拉雅,在这里,婆罗门有什么力量,有什么根据,诸婆罗门仍然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即使乔达摩尊者这样说,在此,诸婆罗门仍然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404 “阿摄拉雅,对此如何思考?只有刹帝利才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然而,婆罗门不是?只有吠舍才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然而,婆罗门不是?只有首陀罗才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然而,婆罗门不是?”

“此不是,乔达摩尊者。乔达摩尊者,因为刹帝利中也有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也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乔达摩尊者,因为婆罗门中也有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也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乔达摩尊者,因为吠舍中也有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也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乔达摩尊者,因为首陀罗中也有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也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乔达摩尊者,因为所有四种姓中都有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都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阿摄拉雅,在这里,婆罗门有什么力量,有什么根据,诸婆罗门仍然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即使乔达摩尊者这样说,在此,诸婆罗门仍然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405 “阿摄拉雅,对此如何思考?只有婆罗门才是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然而,刹帝利不是?吠舍不是?首陀罗不是?”

“此不是,乔达摩尊者。乔达摩尊者,因为刹帝利中也有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也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乔达摩尊者,因为婆罗门中也有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也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乔达摩尊者,因为吠舍中也有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也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乔达摩尊者,因为首陀罗中也有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也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乔达摩尊者,因为所有四种姓中都有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都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阿摄拉雅,在这里,婆罗门有什么力量,有什么根据,诸婆罗门仍然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即使乔达摩尊者这样说,在此,诸婆罗门仍然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406 “阿摄拉雅,对此如何思考?只有婆罗门可以在此处修习无怨恨、无嗔恚的慈心,然而,刹帝利不可以?吠舍不可以?首陀罗不可以?”

“此不是,乔达摩尊者。乔达摩尊者,因为刹帝利也可以在此处修习无怨恨、无嗔恚的慈心。乔达摩尊者,因为婆罗门也可以在此处修习无怨恨、无嗔恚的慈心。乔达摩尊者,因为吠舍也可以在此处修习无怨恨、无嗔恚的慈心。乔达摩尊者,因为首陀罗也可以在此处修习无怨恨、无嗔恚的慈心。乔达摩尊者,因为所有四种姓都可以在此处修习无怨恨、无嗔恚的慈心。”

“阿摄拉雅,在这里,婆罗门有什么力量,有什么根据,诸婆罗门仍然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即使乔达摩尊者这样说,在此,诸婆罗门仍然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407 “阿摄拉雅,对此如何思考?在此,只有婆罗门可以带上洗浴用具和沐浴粉去河里洗涤尘垢,然而,刹帝利不可以?吠舍不可以?首陀罗不可以?”

“此不是,乔达摩尊者。乔达摩尊者,因为刹帝利也可以带上洗浴用具和沐浴粉去河里洗涤尘垢。乔达摩尊者,因为婆罗门也可以带上洗浴用具和沐浴粉去河里洗涤尘垢。乔达摩尊者,因为吠舍也可以带上洗浴用具和沐浴粉去河里洗涤尘垢。乔达摩尊者,因为首陀罗也可以带上洗浴用具和沐浴粉去河里洗涤尘垢。乔达摩尊者,因为所有四种姓都可以带上洗浴用具和沐浴粉去河里洗涤尘垢。”

“阿摄拉雅,在这里,婆罗门有什么力量,有什么根据,诸婆罗门仍然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即使乔达摩尊者这样说,在此,诸婆罗门仍然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408 “阿摄拉雅,对此如何思考?在此,刹帝利灌顶王召集百位不同出身的人:‘诸位,过来。尊敬的再生于刹帝利家、婆罗门家、皇亲国戚家者,握着沙迦树、娑罗树、沙罗罗树、旃檀树、钵昙摩树做成的钻木的上半截生起火,点燃火。诸位,过来。尊敬的再生于旃陀罗家、猎人家、竹匠家、车匠家、屠户家者,握着狗食槽、猪食槽、洗衣盆、蓖麻木片做成的钻木的上半截生起火,点燃火。’

阿摄拉雅,对此如何思考?再生于刹帝利家、婆罗门家、皇亲国戚家者,握着沙迦树、娑罗树、沙罗罗树、旃檀树、钵昙摩树做成的钻木的上半截生起火,点燃火,该火具有火焰,具有火光,具有光辉,可以用该火做需要用火来做的事情。然而,再生于旃陀罗家、猎人家、竹匠家、车匠家、屠户家者,握着狗食槽、猪食槽、洗衣盆、蓖麻木片做成的钻木的上半截生起火,点燃火,该火不具有火焰,不具有火光,不具有光辉,不可以用该火做需要用火来做的事情吗?”

“此不是,乔达摩尊者。乔达摩尊者,再生于刹帝利家、婆罗门家、皇亲国戚家者,握着沙迦树、娑罗树、沙罗罗树、旃檀树、钵昙摩树做成的钻木的上半截生起火,点燃火,该火具有火焰,具有火光,具有光辉,可以用该火做需要用火来做的事情。再生于旃陀罗家、猎人家、竹匠家、车匠家、屠户家者,握着狗食槽、猪食槽、洗衣盆、蓖麻木片做成的钻木的上半截生起火,点燃火,该火也具有火焰,也具有火光,也具有光辉,也可以用该火做需要用火来做的事情。乔达摩尊者,因为所有火都具有火焰,具有火光,具有光辉,都可以用该火做需要用火来做的事情。”

“阿摄拉雅,在这里,婆罗门有什么力量,有什么根据,诸婆罗门仍然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即使乔达摩尊者这样说,在此,诸婆罗门仍然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409 “阿摄拉雅,对此如何思考?在此,如果一个刹帝利男子和一个婆罗门女子结婚,结婚后生了小孩,那么,这个刹帝利男子和婆罗门女子所生的孩子,其既与母亲相同,也与父亲相同,既被称为是刹帝利,又被称为是婆罗门吗?”

“乔达摩尊者,这个刹帝利男子和婆罗门女子所生的孩子,其既与母亲相同,也与父亲相同,既被称为是刹帝利,又被称为是婆罗门。”

“阿摄拉雅,对此如何思考?在此,如果一个婆罗门男子和一个刹帝利女子结婚,结婚后生了小孩,那么,这个婆罗门男子和刹帝利女子所生的孩子,其既与母亲相同,也与父亲相同,既被称为是刹帝利,又被称为是婆罗门吗?”

“乔达摩尊者,这个婆罗门男子和刹帝利女子所生的孩子,其既与母亲相同,也与父亲相同,既被称为是刹帝利,又被称为是婆罗门。”

“阿摄拉雅,对此如何思考?在此,如果一匹马和一头驴交配,交配后生了小崽,那么,这个马和驴所生的小崽,其既与母亲相同,也与父亲相同,既被称为是马,又被称为是驴吗?”

“乔达摩尊者,其因杂交而被称为骡马。乔达摩尊者,在此,我看到了其中的差异,但是在其他地方我并没有看出其中的差异。”

“阿摄拉雅,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两位同母异父的青年婆罗门,一位是读诵圣典、精通圣典者,一位是不读诵圣典、不精通圣典者。那么,在祭祖或在祭祀或在祭奠或在盛宴上,婆罗门让谁首先进食?”

“乔达摩尊者,彼读诵圣典、精通圣典的青年婆罗门,在祭祖或在祭祀或在祭奠或在盛宴上,婆罗门让其首先进食。乔达摩尊者,施与不读诵圣典、不精通圣典者会有什么大果报?”

“阿摄拉雅,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两位同母异父的青年婆罗门,一位是读诵圣典、精通圣典者,却是破戒的邪法者,一位是不读诵圣典、不精通圣典者,却是持戒的正法者。那么,在祭祖或在祭祀或在祭奠或在盛宴上,婆罗门让谁首先进食?”

“乔达摩尊者,彼不读诵圣典、不精通圣典者,却是持戒的正法者,在祭祖或在祭祀或在祭奠或在盛宴上,婆罗门让其首先进食。乔达摩尊者,施与破戒的邪法者会有什么大果报?”

“阿摄拉雅,你先前执持出身,执持出身以后,执持圣典。执持圣典以后,执持苦行。执持苦行以后,回归到我告诉你的四种姓清净。”听闻此言,青年婆罗门阿摄拉雅坐在那里沉默,面红,落魄,低头,悲忧,无法应答。

410 佛陀知道青年婆罗门阿摄拉雅沉默,面红,落魄,低头,悲忧,无法应答,便对青年婆罗门阿摄拉雅如下说道:“阿摄拉雅,往昔,有七位在阿兰若住处结草庵共住的婆罗门仙人生起如下邪见:‘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阿摄拉雅,阿私陀·德瓦拉仙人听说:‘有七位在阿兰若住处结草庵共住的婆罗门仙人生起如下邪见:“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于是,阿摄拉雅,阿私陀·德瓦拉仙人整理须发,身穿深红色衣袍,脚穿靴子式的鞋子,手持金手杖,出现在七婆罗门仙人的仙人住处。阿摄拉雅,在七婆罗门仙人的仙人住处信步的阿私陀·德瓦拉仙人如下说道:‘喂,彼尊敬的婆罗门仙人去哪里了?喂,彼尊敬的婆罗门仙人去哪里了?’

阿摄拉雅,七婆罗门仙人如下思考:“这个像牧牛者似的在七婆罗门仙人的仙人住处信步的人是谁?说着:“喂,尊敬的彼婆罗门仙人去哪里了?喂,尊敬的彼婆罗门仙人去哪里了?”来,我们给他施咒。

于是,阿摄拉雅,七婆罗门仙人对阿私陀·德瓦拉仙人施咒:‘跋斯麻,瓦萨勒,吼息!跋斯麻,瓦萨勒,吼息!’

然而,阿摄拉雅,七婆罗门仙人越是对阿私陀·德瓦拉仙人施咒,阿私陀·德瓦拉仙人变得越加端庄,越加美丽,越加清净。于是,阿摄拉雅,七婆罗门仙人如下感叹:‘我们的苦行空无!梵行无果!因为我们以前施咒:“跋斯麻,瓦萨勒,吼息!跋斯麻,瓦萨勒,吼息!”有些人就会化为灰烬。然而现在,我们越是施咒,其却变得越加端庄,越加美丽,越加清净。’

‘诸位的苦行并不空无,梵行并非无果。诸位,你们要舍弃对我的嗔恚。’

‘我们对尊者舍弃嗔恚。尊者是谁?’

‘诸位没有听说过阿私陀·德瓦拉仙人吗?’

‘听说过,尊者。’

‘诸位,我就是阿私陀·德瓦拉仙人。’

阿摄拉雅,于是,七婆罗门仙人顶礼、靠近阿私陀·德瓦拉仙人。”

411 “于是,阿摄拉雅,阿私陀·德瓦拉仙人对七婆罗门仙人如下说道:‘诸位,我听说七位在阿兰若住处结草庵共住的婆罗门仙人生起如下邪见:“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

‘是的,尊者。’

‘那么,诸位知道自己的生母只与婆罗门交往,不与非婆罗门吗?’

‘尊者,不知道。’

‘那么,诸位知道自己生母的母亲乃至七世的母亲只与婆罗门交往,不与非婆罗门吗?’

‘尊者,不知道。’

‘那么,诸位知道自己的生父只与婆罗门交往,不与非婆罗门吗?’

‘尊者,不知道。’

‘那么,诸位知道自己生父的父亲乃至七世的父亲只与婆罗门交往,不与非婆罗门吗?’

‘尊者,不知道。’

‘那么,诸位知道受孕的形成吗?’

‘尊者,我们知道受孕的形成。当父母结合,母亲处于受孕期,神识现起时,像这样三者和合才能形成受孕。’

‘那么,诸位知道这个神识是刹帝利,还是婆罗门,还是吠舍,还是首陀罗吗?’

‘尊者,我们不知道这个神识是刹帝利,还是婆罗门,还是吠舍,还是首陀罗。’

‘既然这样,那么,诸位知道你们成为什么吗?’

‘尊者,我们不知道我们成为什么。’

阿摄拉雅,实际上,彼七婆罗门仙人被阿私陀·德瓦拉仙人针对自己的出生论进行难诘、追问、劝谏,都无法加以解答,现在你针对自己的出生论被难诘、被追问、被劝谏,怎么能加以解答?你的老师连给仙人们持勺子的侍者富楼那都不如。”

听闻此言,青年婆罗门阿摄拉雅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实在是殊胜!乔达摩尊者,实在是殊胜!乔达摩尊者,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乔达摩尊者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在此,乔达摩尊者,我皈依乔达摩尊者,皈依法,皈依比丘僧团。从今以后,请乔达摩尊者接受我成为优婆塞,做我一生的皈依处。”

(阿摄拉雅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