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十、一切知性经(Karmakatthalasuttam)

375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郁伦若城附近的金槃鹿野。当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为了某些应做之事而到达郁伦若城。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某人说道:“朋友,你去前往世尊那里,到了以后以我之言用头顶礼世尊双足,问候世尊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尊师,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用头顶礼世尊双足,问候世尊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再如下说:‘尊师,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今天吃过早饭,饭后想来拜见世尊。’”

“遵命,陛下。”该人应答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以后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该人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用头顶礼世尊双足,问候世尊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并如下说道:‘尊师,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今天吃过早饭,饭后想来拜见世尊。’”

王妃素玛和王妃萨库莱听说:“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今天吃过早饭,饭后想去拜见世尊。”于是,王妃素玛和王妃萨库莱在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吃饭的时候靠近,并如下说道:“陛下,那么,请以我们之言用头顶礼世尊双足,问候世尊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尊师,素玛王妃和萨库莱王妃亦用头顶礼世尊双足,问候世尊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

376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吃过早饭,饭后向佛陀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佛陀如下说道:“素玛王妃和萨库莱王妃亦用头顶礼世尊双足,问候世尊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

“陛下,为何素玛王妃和萨库莱王妃没有派其他的使者?”

“尊师,素玛王妃和萨库莱王妃听说:‘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今天吃过早饭,饭后想去拜见世尊。’于是,尊师,素玛王妃和萨库莱王妃在我吃饭的时候靠近,并如下说道:‘陛下,那么,请以我们之言用头顶礼世尊双足,问候世尊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尊师,素玛王妃和萨库莱王妃亦用头顶礼世尊双足,问候世尊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

“陛下,愿彼素玛王妃和萨库莱王妃获得幸福。”

377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我如是听闻,沙门乔达摩如下说过:‘没有自称无余智见之一切知者、一切见者的彼沙门、婆罗门,这样的道理不存在。’尊师,有人这样说:‘沙门乔达摩如下说过:“没有自称无余智见之一切知者、一切见者的彼沙门、婆罗门,这样的道理不存在。”’尊师,他们是否是世尊所说的阐述者?没有以不实诽谤世尊吧?针对法进行了随法阐述吧?具有根据的说和随说不存在应受到呵责的地方吧?”

“陛下,有人这样说:‘沙门乔达摩如下说过:“没有自称无余智见之一切知者、一切见者的彼沙门、婆罗门,这样的道理不存在。”’他们不是我所说的阐述者,是以不真、不实诽谤我。”

378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琉璃王将军说道:“将军,是谁在王宫中开始了此话题?”

“陛下,是阿迦萨姓的桑觉因婆罗门。”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某人说道:“朋友,你去,以我之言对阿迦萨姓的桑觉因婆罗门说:‘尊者,拘萨罗国波斯匿王有话对你说。’”

“遵命,陛下。”该人应诺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以后接近阿迦萨姓的桑觉因婆罗门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阿迦萨姓的桑觉因婆罗门如下说道:“尊者,拘萨罗国波斯匿王有话对你说。”

与此同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如果世尊针对其它什么加以阐述,但是人们用其它形式加以理解,那么,尊师,世尊以什么方法证明所阐述的言词?”

“陛下,我如此阐述:‘不存在瞬间了知一切、看到一切的彼沙门、婆罗门,这样的道理不存在。’”

“尊师,世尊讲述了因相。尊师,世尊所讲具有因相:‘不存在瞬间了知一切、看到一切的彼沙门、婆罗门,这样的道理不存在。’尊师,有此四种姓:刹帝利、婆罗门、吠舍、首陀罗。尊师,此四种姓有差别吗?有不同特性吗?”

“陛下,有此四种姓:刹帝利、婆罗门、吠舍、首陀罗。陛下,此四种姓中以两个种姓为顶点,即刹帝利、婆罗门,对其应礼敬,起身迎接,行合掌礼,表示恭敬。”

“尊师,我没有向世尊询问现世。尊师,我向世尊询问来世。尊师,有此四种姓:刹帝利、婆罗门、吠舍、首陀罗。尊师,此四种姓有差别吗?有不同特性吗?”

379 “陛下,有此五精进支。哪五支?

陛下,在此,比丘是具信者,确信如来的菩提:‘据此,彼佛陀乃是阿罗汉、正等觉者、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

少病、少恼,具有消化功能良好的消化器官,不过冷,不过热,堪忍中等精进;

无谄、无诳,对于导师、智慧的同修行者如实地表明自己;

勤精进而住,舍弃诸不善法,具足诸善法,具足强大力量和顽强努力,于诸善法不放弃责任;

是具慧者,具足令到达生灭尽、圣抉择、令苦完全灭尽的慧。

陛下,这些就是五精进支。陛下,此四种姓,即刹帝利、婆罗门、吠舍、首陀罗,他们具足此五精进支,此时,此会成为他们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尊师,此四种姓,即刹帝利、婆罗门、吠舍、首陀罗,他们具足此五精进支,尊师,此时,他们有差别吗?有不同特性吗?”

“陛下,我说他们的努力存在不同。例如,陛下,有两头需要调教的大象或需要调教的马或需要调教的牛得到调驯、调伏。有两头需要调教的大象或需要调教的马或需要调教的牛没有得到调驯、调伏。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彼两头需要调教的大象或需要调教的马或需要调教的牛得到调驯、调伏,它们是否依调教而行所调教,依调教而到达所调教之境?”

“是的,尊师。”

“那么,陛下,彼两头需要调教的大象或需要调教的马或需要调教的牛没有得到调驯、调伏,他们是否依调教而行所调教,依调教而到达所调教之境?”

“此不是,尊师。”

“陛下,正像这样,具信、少病少恼、无谄无诳、勤精进、具慧者所获得的,彼无信、多病、狡猾诳惑、懈怠、无慧者也获得,这样的道理不存在。”

380 “尊师,世尊讲述了因相。尊师,世尊所讲具有因相。尊师,此四种姓,即刹帝利、婆罗门、吠舍、首陀罗。他们具足此五精进支,他们精勤努力,那么,此时,尊师,他们有差别吗?有不同特性吗?”

“陛下,在此,我说他们不存在任何不同,此即从解脱到解脱。例如,陛下,有人拿着干燥的草制的薪材点火,火燃起。其他人拿着干燥的娑罗树制的薪材点火,火燃起。其他人拿着干燥的芒果树制的薪材点火,火燃起。其他人拿着干燥的优昙花制的薪材点火,火燃起。陛下,对此如何思考?从火焰到火焰、从色到色、从光到光,有什么不同吗?”

“没有,尊师。”

“正像这样,陛下,彼火由于精进而被破坏,由于精勤而生起,我说他们不存在任何不同,此即从解脱到解脱。”

“尊师,世尊讲述了因相。尊师,世尊所讲具有因相。尊师,那么天神存在吗?”

“陛下,你为何问‘尊师,那么天神存在吗?’”

“尊师,彼天神是回到这里,还是不回到这里?”

“陛下,某些天神有嗔,该天神回到这里。某些天神无嗔,该天神不回到这里。”

381 听闻此言,琉璃王将军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某些天神有嗔,该天神回到这里。某些天神无嗔,该天神不回到这里,那么,他们是在那里死去还是被放逐?”

这时,尊者阿难陀如下思考:“此琉璃王将军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之子,我是世尊之弟子。现在应该是孩子与孩子之间的对话。”于是,尊者阿难陀对琉璃王将军说道:“将军,那么,我来向你提问,你按照自己的意愿回答。将军,对此如何思考?在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的领土范围内,在此范围内,在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自主统治、施行王政之地,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能够对沙门、婆罗门,有福德者或无福德者,有梵行者或无梵行者,在此范围内杀死或放逐他们吗?”

“尊者,在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的领土范围内,在此范围内,在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自主统治、施行王政之地,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能够对沙门、婆罗门,有福德者或无福德者,有梵行者或无梵行者,在此范围内杀死或放逐他们。”

“那么,将军,对此如何思考?在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的领土范围外,在此范围外,拘萨罗国波斯匿王没有自主统治、施行王政之地,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能够对沙门、婆罗门,有福德者或无福德者,有梵行者或无梵行者,在那里杀死或放逐他们吗?”

“尊者,在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的领土范围外,在此范围外,拘萨罗国波斯匿王没有自主统治、施行王政之地,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不能够对沙门、婆罗门,有福德者或无福德者,有梵行者或无梵行者,在那里杀死或放逐他们。”

“那么,将军,对此如何思考?你听说过三十三天神吗?”

“是的,尊者,我听说过三十三天神。此尊敬的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也听说过三十三天神。”

“将军,对此如何思考?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能够在那里杀死或放逐三十三天神吗?”

“尊者,拘萨罗国波斯匿王都不可能见到三十三天神,怎么可能在那里杀死或放逐三十三天神?”

“正像这样,将军,某些天神有嗔,该天神回到这里。该天神不可能看到无嗔的不回到这里的彼天神,怎么可能杀死或放逐他们?”

382 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佛陀问道:“尊师,此比丘叫什么名字?”

“陛下,叫阿难陀。”

“尊者,阿难陀尊者讲了因相。尊者,阿难陀尊者所讲具有因相。尊师,阿难陀尊者讲了因相。尊师,阿难陀尊者所讲具有因相。尊师,那么梵天存在吗?”

“陛下,你为何问‘尊师,那么梵天存在吗?’”

“尊师,梵天是回到这里,还是梵天不回到这里?”

“陛下,某些梵天有嗔,该梵天回到这里。某些梵天无嗔,该梵天不回到这里。”

这时,有人对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如下说道:“陛下,阿迦萨姓的桑觉因婆罗门已到。”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阿迦萨姓的桑觉因婆罗门如下说道:“婆罗门,是谁在王宫中开始了此话题?”

“陛下,是琉璃王将军。”

琉璃王将军如下说道:“陛下,是阿迦萨姓的桑觉因婆罗门。”

另一人对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如下说道:“陛下,乘车的时间到了。”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我向世尊询问一切知性,世尊解释了一切知性,我对此欢喜、接受,因此而感到适意。尊师,我向世尊询问四种姓的清净,世尊解释了四种姓的清净,我对此欢喜、接受,因此而感到适意。尊师,我向世尊询问上等天,世尊解释了上等天,我对此欢喜、接受,因此而感到适意。尊师,我向世尊询问上等梵,世尊解释了上等梵,我对此欢喜、接受,因此而感到适意。尊师,我向世尊所询问的问题,世尊都进行了解释,我对此欢喜、接受,因此而感到适意。尊师,我们现在要告辞,我们还有很多应做之事。”

“陛下,请随意。”

拘萨罗国波斯匿王欢喜、随喜佛陀所说以后,从座位站起,顶礼佛陀,右转离开。

(一切知性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