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九、法庄严经(Dhammacetiyasuttam)

364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释迦国一个名为弥娄离的释迦族城镇附近。当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为了某些应做之事而到达小城纳葛罗迦。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底戈·卡罗亚纳说道:“朋友卡罗亚纳,请准备吉祥车乘,我们去庭园看清净之地。”

“遵命,陛下。”底戈·卡罗亚纳回答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以后命人备好吉祥车乘,然后禀报拘萨罗国波斯匿王:“陛下,吉祥车乘已经备好,等待您的出发命令。”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登上吉祥车乘,坐着吉祥车乘,以大王之威光,向庭园进发。车乘可以通行的地方,他们乘车前行,然后下车,步行进入庭园。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在庭园里散步,漫步,信步而行,看到树下清净、宁静、无声、寂然、无人影、适合独住、适合独坐。看到以后,生起对佛陀的思念:“这些树下清净、宁静、无声、寂然、无人影、适合独住、适合独坐。在这样的地方,我非常想去拜访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

365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底戈·卡罗亚纳说道:“朋友卡罗亚纳,这些树下清净、宁静、无声、寂然、无人影、适合独住、适合独坐。在这样的地方,我非常想去拜访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朋友卡罗亚纳,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现在住在何处?”

“陛下,有个名为弥娄离的释迦族城镇。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现在住在那里。”

“朋友卡罗亚纳,名为弥娄离的释迦族城镇距离小城纳葛罗迦有多远?”

“陛下,不远,大约三由旬,中午就能到达。”

“那么,朋友卡罗亚纳,请准备吉祥车乘,我们去拜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

“遵命,陛下。”底戈·卡罗亚纳回答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以后命人备好吉祥车乘,然后禀报拘萨罗国波斯匿王:“陛下,吉祥车乘已经备好,等待您的出发命令。”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登上吉祥车乘,坐着吉祥车乘,从小城纳葛罗迦出发,向名为弥娄离的释迦族城镇的方向进发。当天到达名为弥娄离的释迦族城镇。然后向阿兰若进发。车乘可以通行的地方,他们乘车前行,然后下车,步行进入阿兰若。

366 当时,恰逢很多比丘正在空地上经行。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走近彼比丘众,向他们问道:“尊者,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现在何处?我们想拜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

“陛下,那有一间房门关闭的精舍。你轻轻靠近那里,慢慢进入玄关,在那里轻咳一声,然后拍打门闩,世尊就会为你打开门。”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将宝剑和王冠递给底戈·卡罗亚纳。底戈·卡罗亚纳如下思考:“大王现在是独自一人,我应该在此候立。”

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轻轻走近房门紧闭的精舍,慢慢进入玄关,在那里轻咳一声,然后拍打门闩。佛陀打开房门。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进入房间,向佛陀行头面礼足礼,将脸贴在佛陀双足上,用手抚摩,然后通报姓名:“尊师,我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尊师,我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

367 “陛下,你是出于什么理由,才对此身体行如此最高礼拜,表现出如此友谊之情?”

“尊师,我于世尊具有法的类推:‘佛陀是正等觉者,法为佛陀所善阐述,佛陀的弟子众是善行者。’

尊师,在此,我看到某些沙门、婆罗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修行特定的梵行。后来,他们沐浴,涂油,梳理头发、胡须,获得、具足、自娱五种妙欲。然而,尊师,我看到比丘众一生,直至生命的结束都行圆满、清净的梵行。尊师,我没有在其他处看到如此圆满、清净的梵行。尊师,此是我对世尊所进行的法的类推:‘佛陀是正等觉者,法为佛陀所善阐述,佛陀的弟子众是善行者。’”

368 “进而,尊师,国王与国王争论,刹帝利与刹帝利争论,婆罗门与婆罗门争论,居家者与居家者争论,母亲与孩子争论,孩子与母亲争论,父亲与孩子争论,孩子与父亲争论,兄弟与兄弟争论,兄弟与姊妹争论,姊妹与兄弟争论,朋友与朋友争论。然而,尊师,我看到比丘众和合、友好、无诤、融洽,以欢喜之眼互相看待而住。尊师,我没有在其他处看到如此的和合众。尊师,此亦是我对世尊所进行的法的类推:‘佛陀是正等觉者,法为佛陀所善阐述,佛陀的弟子众是善行者。’”

369 “进而,尊师,我从阿兰若到阿兰若,从庭园到庭园散步,漫步。彼我在那里看到某些沙门、婆罗门憔悴、难看、面黄肌瘦、血管暴突,看到的人都不肯直视。尊师,针对他们,我如下思考:‘这些尊者一定在行不快乐的梵行,或者他们一定有什么曾经做过的被覆藏起来的恶业。因为这些尊者憔悴、难看、面黄肌瘦、血管暴突,看到的人都不肯直视。我靠近他们如下问道:‘诸尊者为何憔悴、难看、面黄肌瘦、血管暴露,看到的人都不肯直视?’

他们如下回答:‘陛下,我们是疾病一族。’

然而,尊师,我看到比丘众极其欢喜、极其满意、极大欢喜、诸根满足、无有挂碍、心安、接受布施、住于警觉心。于是,尊师,我如下思考:‘此诸尊者一定于世尊的教导中看到了伟大的空前绝后的特质,因为此诸尊者极其欢喜、极其满意、极大欢喜、诸根满足、无有挂碍、心安、接受布施、住于警觉心。’尊师,此亦是我对世尊所进行的法的类推:‘佛陀是正等觉者,法为佛陀所善阐述,佛陀的弟子众是善行者。’”

370 “进而,尊师,我是刹帝利灌顶王,我能够杀掉该杀者,我能够没收该没收者,我能够流放该流放者。然而,尊师,我坐在那里处理事务的时候,说话经常被打断。我做不到‘诸位不要打断说话,诸位等我把话说完’。尊师,我在说话时经常被打断。

然而,尊师,我看到诸比丘,当世尊对数百众人说法时,此时,世尊的弟子众没有发出咳嗽声或打哈欠声。尊师,世尊曾经对数百众人说法。这时,世尊的某一弟子咳嗽。于是,另一位同修行者用膝盖制止他:‘朋友,请安静!朋友,请不要出声!导师世尊在为我们说法。’于是,尊师,我如下思考:‘啊,实在是稀有!啊,实在是未曾有!存在着如此不为棍棒、不为刀剑所善加调伏的大众。’然而,尊师,我没有在其他处看到如此善加调伏的大众。尊师,此亦是我对世尊所进行的法的类推:‘佛陀是正等觉者,法为佛陀所善阐述,佛陀的弟子众是善行者。’”

371 “进而,尊师,我看到某些刹帝利贤者,聪明,善于论辩,语言犀利,他们依据所具有的慧为了打破诸邪见而游走。他们听说:‘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将要进入某某村庄、某某城镇。’他们寻找问题:‘我们接近沙门乔达摩提出这个问题。其对于我们的提问如果这样解答,我们则这样论破他。其对于我们的提问如果那样解答,我们则那样论破他。’他们听说:‘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已经进入某某村庄、某某城镇。’他们接近世尊所在的地方。世尊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他们,令他们欢喜。得到世尊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获得欢喜的他们没有向世尊提出问题,更不要说论破,他们必定成为世尊的弟子。尊师,此亦是我对世尊所进行的法的类推:‘佛陀是正等觉者,法为佛陀所善阐述,佛陀的弟子众是善行者。’

进而,尊师,我看到某些婆罗门贤者,聪明,善于论辩,语言犀利,他们依据所具有的慧为了打破诸邪见而游走。他们听说:‘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将要进入某某村庄、某某城镇。’他们寻找问题:‘我们接近沙门乔达摩提出这个问题。其对于我们的提问如果这样解答,我们则这样论破他。其对于我们的提问如果那样解答,我们则那样论破他。’他们听说:‘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已经进入某某村庄、某某城镇。’他们接近世尊所在的地方。世尊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他们,令他们欢喜。得到世尊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获得欢喜的他们没有向世尊提出问题,更不要说论破,他们必定成为世尊的弟子。尊师,此亦是我对世尊所进行的法的类推:‘佛陀是正等觉者,法为佛陀所善阐述,佛陀的弟子众是善行者。’

进而,尊师,我看到某些居家贤者,聪明,善于论辩,语言犀利,他们依据所具有的慧为了打破诸邪见而游走。他们听说:‘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将要进入某某村庄、某某城镇。’他们寻找问题:‘我们接近沙门乔达摩提出这个问题。其对于我们的提问如果这样解答,我们则这样论破他。其对于我们的提问如果那样解答,我们则那样论破他。’他们听说:‘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已经进入某某村庄、某某城镇。’他们接近世尊所在的地方。世尊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他们,令他们欢喜。得到世尊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获得欢喜的他们没有向世尊提出问题,更不要说论破,他们必定成为世尊的弟子。尊师,此亦是我对世尊所进行的法的类推:佛陀是正等觉者,法为佛陀所善阐述,佛陀的弟子众是善行者。’

进而,尊师,我看到某些沙门贤者,聪明,善于论辩,语言犀利,他们依据所具有的慧为了打破诸邪见而游走。他们听说:‘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将要进入某某村庄、某某城镇。’他们寻找问题:‘我们接近沙门乔达摩提出这个问题。其对于我们的提问如果这样解答,我们则这样论破他。其对于我们的提问如果那样解答,我们则那样论破他。’他们听说:‘尊者,实际上沙门乔达摩已经进入某某村庄、某某城镇。’他们接近世尊所在的地方。世尊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他们,令他们欢喜。得到世尊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获得欢喜的他们没有向世尊提出问题,更不要说论破,他们必定向世尊乞求舍家出家的机会。世尊让他们得以出家。他们出家以后,远离,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恰如为了该目的而正确舍家出家的善家子弟,不久就会达到其顶端,于现世自我证知、证得、成就梵行的终结而住。他们如下宣称:尊者,实际上我们险些灭亡。尊者,实际上我们险些毁灭。因为以前的我们不是沙门却自称是沙门,不是婆罗门却自称是婆罗门,不是阿罗汉却自称是阿罗汉。然而,现在我们是沙门,我们是婆罗门,我们是阿罗汉。’尊师,此亦是我对世尊所进行的法的类推:‘佛陀是正等觉者,法为佛陀所善阐述,佛陀的弟子众是善行者。’”

373 “进而,尊师,木匠逸戏达陀、富楼那食用我的食物,乘坐我的车乘,我是他们活命的施与者,是名誉的给与者。然而他们对我却不像对待世尊那样行五体投地礼。尊师,往昔,我在行军途中思考这些木匠逸戏达陀、富楼那,其以狭小的地方为住所。尊师,这些木匠逸戏达陀、富楼那夜里的大部分时间住于法谈。当休息时,他们头朝着世尊,脚朝着我而卧。对此,尊师,我如下思考:‘啊,实在是稀有!啊,实在是未曾有!木匠逸戏达陀、富楼那食用我的食物,乘坐我的车乘,我是他们活命的施与者,是名誉的给与者。然而他们对我却不像对待世尊那样行五体投地礼。此诸尊者一定于世尊的教导中看到了伟大的空前绝后的特质。’尊师,此亦是我对世尊所进行的法的类推:‘佛陀是正等觉者,法为佛陀所善阐述,佛陀的弟子众是善行者。’”

374 “进而,尊师,世尊是刹帝利,我也是刹帝利。世尊是拘萨罗人,我也是拘萨罗人。世尊是八十岁,我也是八十岁。尊师,世尊是刹帝利,我也是刹帝利。世尊是拘萨罗人,我也是拘萨罗人。世尊是八十岁,我也是八十岁。尊师,这样的我适合对世尊行五体投地礼,表达友谊之情。尊师,我们现在要告辞,我们还有很多应做之事。”

“陛下,请随意。”

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从座位站起,顶礼佛陀,右转离开。

在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离开后不久,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此拘萨罗国波斯匿王阐述了法庄严以后从座位站起,离开。诸比丘,你们要学习法庄严。诸比丘,你们要牢记法庄严。诸比丘,你们要受持法庄严。诸比丘,法庄严具有意义,是初梵行。”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法庄严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