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八、外衣经(Bahitikasuttam)

358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当时,尊者阿难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舍卫城托钵乞食。在舍卫城次第游化乞食,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收拾坐卧具,去东园的鹿母讲堂午休。这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乘坐一白莲象,于正午离开舍卫城。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看到尊者阿难陀从远处过来,看到以后对大臣室利阿荼如下说道:“尊敬的室利阿荼,那位是阿难陀尊者吗?”

“陛下,的确,那位是阿难陀尊者。”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另一个人说道:“喂,你去到阿难陀尊者那里,到了以后以我之言用头顶礼阿难陀尊者双足,问候阿难陀尊者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尊者,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用头顶礼阿难陀尊者双足,问候阿难陀尊者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再如下说:‘尊者,如果阿难陀尊者没有急需要做的事情,那么,尊者,请阿难陀尊者慈悲,稍候片刻。’”

“遵命,陛下。”该人应诺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以后接近尊者阿难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尊者阿难陀,然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该人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尊者,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用头顶礼阿难陀尊者双足,问候阿难陀尊者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并如下说道:‘尊者,如果阿难陀尊者没有急需要做的事情,那么,尊者,请阿难陀尊者慈悲,稍候片刻。’”尊者阿难陀默然应允。

于是,象可以通行的地方,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乘象前行,象无法通行的地方,则下车步行,向尊者阿难陀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顶礼尊者阿难陀,然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尊者,如果阿难陀尊者没有急需要做的事情,那么,尊者,请阿难陀尊者慈悲,暂且去阿致罗筏底河岸边。”尊者阿难陀默然应允。

359 于是,尊者阿难陀向阿致罗筏底河岸边走去,走到以后,在一棵树下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乘象前行,象无法通行的地方,则下车步行,向尊者阿难陀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顶礼尊者阿难陀,然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请阿难陀尊者坐在此大象的铺垫上。”

“陛下,你坐吧,我坐在自己的坐具上。”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坐在准备好的铺垫上。坐下以后,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尊者,彼世尊是否进行那样的身践行,其身践行为沙门、婆罗门所责难?”

“陛下,彼世尊不进行那样的身践行,该身践行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责难。”

“那么,阿难陀尊者,彼世尊是否进行那样的语践行,其语践行为沙门、婆罗门所责难?”

“陛下,彼世尊不进行那样的语践行,该语践行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责难。”

“那么,阿难陀尊者,彼世尊是否进行那样的意践行,其意践行为沙门、婆罗门所责难?”

“陛下,彼世尊不进行那样的意践行,该意践行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责难。”

“尊者,实在是稀有!尊者,实在是未曾有!因为我们没有完善地加以提问,尊者,阿难陀尊者通过对提问的回答进行了完善。尊者,彼愚痴、无能者不了知、不深入理解而称赞或谴责他人,我们不能将其作为真实。然而,尊者,彼贤达、聪明者了知、深入理解以后称赞或谴责他人,我们将其作为真实。”

360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谴责的身践行?”

“陛下,是不善身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不善身践行?”

“陛下,是有罪身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有罪身践行?”

“陛下,是有嗔害身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有嗔害身践行?”

“陛下,是有苦果身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有苦果身践行?”

“陛下,身践行为恼害自我而行,为恼害他者而行,为恼害双方而行,因其之故,诸不善法增大,诸善法减损。像这样,陛下,就是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谴责的身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谴责的语践行?”

“陛下,是不善语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不善语践行?”

“陛下,是有罪语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有罪语践行?”

“陛下,是有嗔害语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有嗔害语践行?”

“陛下,是有苦果语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有苦果语践行?”

“陛下,语践行为恼害自我而行,为恼害他者而行,为恼害双方而行,因其之故,诸不善法增大,诸善法减损。像这样,陛下,就是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谴责的语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谴责的意践行?”

“陛下,是不善意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不善意践行?”

“陛下,是有罪意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有罪意践行?”

“陛下,是有嗔害意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有嗔害意践行?”

“陛下,是有苦果意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有苦果意践行?”

“陛下,意践行为恼害自我而行,为恼害他者而行,为恼害双方而行,因其之故,诸不善法增大,诸善法减损。像这样,陛下,就是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谴责的意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彼世尊就是对所有诸不善法的舍断加以称赞吗?”

“陛下,如来是舍断所有诸不善法、具足诸善法者。”

361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不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谴责的身践行?”

“陛下,是善身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善身践行?”

“陛下,是无罪身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无罪身践行?”

“陛下,是不嗔害身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不嗔害身践行?”

“陛下,是有乐果身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有乐果身践行?”

“陛下,身践行不为恼害自我而行,不为恼害他者而行,不为恼害双方而行,因其之故,诸不善法减损,诸善法增大。像这样,陛下,就是不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谴责的身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不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谴责的语践行?”

“陛下,是善语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善语践行?”

“陛下,是无罪语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无罪语践行?”

“陛下,是不嗔害语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不嗔害语践行?”

“陛下,是有乐果语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有乐果语践行?”

“陛下,语践行不为恼害自我而行,不为恼害他者而行,不为恼害双方而行,因其之故,诸不善法减损,诸善法增大。像这样,陛下,就是不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谴责的语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不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谴责的意践行?”

“陛下,是善意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善意践行?”

“陛下,是无罪意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无罪意践行?”

“陛下,是不嗔害意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不嗔害意践行?”

“陛下,是有乐果意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什么是乐果意践行?”

“陛下,意践行不为恼害自我而行,不为恼害他者而行,不为恼害双方而行,因其之故,诸不善法减损,诸善法增大。像这样,陛下,就是不为智慧的沙门、婆罗门所谴责的意践行。”

“那么,阿难陀尊者,彼世尊就是对所有诸善法的具足加以称赞吗?”

“陛下,如来是舍断所有诸不善法、具足诸善法者。”

362 “尊者,实在是稀有!尊者,实在是未曾有!因为此为阿难陀尊者充分阐述。尊者,阿难陀尊者所作的这些充分阐述契合我意。像这样,尊者,因为阿难陀尊者所作的此充分阐述,我们心意满足。尊者,如果阿难陀尊者需要象宝,那么我们会为阿难陀尊者供养象宝。尊者,如果阿难陀尊者需要马宝,那么我们会为阿难陀尊者供养马宝。尊者,如果阿难陀尊者需要村落,那么我们会为阿难陀尊者供养村落。然而,尊者,我们知道:‘阿难陀尊者不需要这些’。尊者,此是摩揭陀国的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王送给我的长十六尺、宽八尺,装在衣箧里的外衣。尊者,请阿难陀尊者以慈悲接收此外衣。”

“谢谢,陛下,我的三衣已经足够。”

“尊者,阿难陀尊者和我们都看到此阿致罗筏底河。当山上乌云密布,天降大雨时,此阿致罗筏底河的水就会漫延到两岸。像这样,尊者,阿难陀尊者将此外衣作为自己的三衣。阿难陀尊者将原来的三衣分给其他同修行者。像这样,我们的布施就会漫延。尊者,请阿难陀尊者接收此外衣。”

尊者阿难陀接收了外衣。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尊者,我们现在要告辞,我们还有很多应做之事。”

“陛下,请随意。”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欢喜、随喜尊者阿难陀所说以后,从座位站起,顶礼尊者阿难陀,右转离开。

363 在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离开不久,尊者阿难陀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阿难陀将与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之间的该对话全部讲述给佛陀,亦将该外衣供养给佛陀。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拘萨罗国波斯匿王是利得者。诸比丘,拘萨罗国波斯匿王是善利得者。因为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见到了阿难陀,因为恭敬而获得。”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外衣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