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七、爱生经(Piyajatikasuttam)

353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当时,有位居家者可爱、可意的独子死亡。因为独子的死亡,他搁置家业不顾,也没有食欲。他来到墓地哭泣:“我的独子在哪啊?我的独子在哪啊?”

该居家者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佛陀对坐于一旁的彼居家者如下说道:“居家者,你的诸根没有了意识,你的诸根已经坏掉。”

“尊师,我的诸根怎么能不坏掉?因为,尊师,我的可爱、可意的独子死了。因为他的死亡,我搁置家业不顾,也没有食欲。我来到墓地哭泣:‘我的独子在哪啊?我的独子在哪啊?’”

“居家者,其的确如此。居家者,其的确如此。居家者,因为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尊师,其怎么会是那样:‘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因为,尊师,欢喜、悦意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于是,彼居家者并没有欢喜佛陀所说,而是加以责难,然后,从座位站起,离开。

354 正当此时,有很多赌徒在距离佛陀不远的地方赌博。该居家者接近彼赌徒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赌徒如下说道:“诸位,我接近沙门乔达摩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沙门乔达摩,然后坐于一旁。诸位,于是,沙门乔达摩对坐于一旁的我如下说道:‘居家者,你的诸根没有了意识,你的诸根已经坏掉。’

听闻此言,诸位,我对沙门乔达摩如下问道:‘尊师,我的诸根怎么能不坏掉?因为,尊师,我的可爱、可意的独子死了。因为他的死亡,我搁置家业不顾,也没有食欲。我来到墓地哭泣:“我的独子在哪啊?我的独子在哪啊?”’

‘居家者,其的确如此。居家者,其的确如此。居家者,因为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尊师,其怎么会是那样:“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因为,尊师,欢喜、悦意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于是,诸位,我并没有欢喜沙门乔达摩所说,而是加以责难,然后,从座位站起,离开。”

“居家者,其的确如此。居家者,其的确如此。居家者,因为欢喜、悦意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于是,该居家者感觉“赌徒与我一致”,然后离开。此事逐渐传到了王宫。

355 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末利王妃说道:“末利,此是彼沙门乔达摩对其所说‘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陛下,如果此为世尊所说,那么其的确如此。”

“末利竟然如此极大随喜沙门乔达摩对其所说:‘陛下,如果此为世尊所说,那么其的确如此。’恰似弟子极大随喜老师对弟子所说:‘老师,其的确如此。老师,其的确如此。’像这样,末利,你竟然如此极大随喜沙门乔达摩对其所说。”

“陛下,如果此为世尊所说,那么其的确如此。”

“末利,你走!走开!”

于是,末利王妃对那利健葛婆罗门说道:“婆罗门,你去前往世尊那里,到了以后以我之言用头顶礼世尊双足,问候世尊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尊师,末利王妃用头顶礼世尊双足,问候世尊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再如下说:‘尊师,世尊是否说了此言,即“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你要仔细聆听佛陀的解答,你要充分理解,然后将其告诉我。因为佛陀不讲虚言。”

“好的,殿下。”那利健葛婆罗门应答末利王妃以后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与佛陀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那利健葛婆罗门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末利王妃用头顶礼乔达摩尊者双足,问候乔达摩尊者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并如下说道:“尊师,世尊是否说了此言,即“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356 “婆罗门,其的确如此。婆罗门,其的确如此。婆罗门,因为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婆罗门,依据这些根据可以得知,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婆罗门,往昔,在此舍卫城有一位女性,她的母亲去世。因为她的去世,其神志不清,变得疯癫,从马路到马路,从十字街头到十字街头,靠近路人如下说道:‘你看到我的母亲了吗?你看到我的母亲了吗?’婆罗门,依据这个根据也可以得知,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婆罗门,往昔,在此舍卫城有一位女性,她的父亲去世。因为他的去世,其神志不清,变得疯癫,从马路到马路,从十字街头到十字街头,靠近路人如下说道:‘你看到我的父亲了吗?你看到我的父亲了吗?’婆罗门,依据这个根据也可以得知,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婆罗门,往昔,在此舍卫城有一位女性,她的兄弟或姊妹或儿子或女儿或丈夫去世。因为他们的去世,其神志不清,变得疯癫,从马路到马路,从十字街头到十字街头,靠近路人如下说道:‘你看到我的兄弟或姊妹或儿子或女儿或丈夫了吗?你看到我的兄弟或姊妹或儿子或女儿或丈夫了吗?’婆罗门,依据这个根据也可以得知,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婆罗门,往昔,在此舍卫城有一位男性,他的母亲去世。因为她的去世,其神志不清,变得疯癫,从马路到马路,从十字街头到十字街头,靠近路人如下说道:‘你看到我的母亲了吗?你看到我的母亲了吗?’婆罗门,依据这个根据也可以得知,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婆罗门,往昔,在此舍卫城有一位男性,他的父亲去世。因为他的去世,其神志不清,变得疯癫,从马路到马路,从十字街头到十字街头,靠近路人如下说道:‘你看到我的父亲了吗?你看到我的父亲了吗?’婆罗门,依据这个根据也可以得知,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婆罗门,往昔,在此舍卫城有一位男性,他的兄弟或姊妹或儿子或女儿或妻子去世。因为他们的去世,其神志不清,变得疯癫,从马路到马路,从十字街头到十字街头,靠近路人如下说道:‘你看到我的兄弟或姊妹或儿子或女儿或妻子了吗?你看到我的兄弟或姊妹或儿子或女儿或妻子了吗?’婆罗门,依据这个根据也可以得知,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婆罗门,往昔,在此舍卫城有一位女性去亲戚家。她的彼亲戚想让她离开她的丈夫嫁给其他人。她不愿意。于是该女性对丈夫如下说道:‘夫君,我的这些亲戚想让我离开你嫁给其他人,我不愿意。’于是,其丈夫想‘我们死后在一起’,便杀死该女性,然后自己也自杀。婆罗门,依据这个根据也可以得知,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357 于是,那利健葛婆罗门欢喜、随喜佛陀所说以后,从座位站起,向末利王妃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将与佛陀之间的对话全部讲给末利王妃。

末利王妃向拘萨罗国波斯匿王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对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如下说道:“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婆夷利公主是您的所爱吗?”

“末利,当然,婆夷利公主是我的所爱。”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如果婆夷利公主发生了变异、变化,您是不是会生起愁、悲、苦、忧、恼?”

“末利,如果婆夷利公主发生了变异、变化,我的生活都会受到影响,怎么能不生起愁、悲、苦、忧、恼?”

“陛下,此就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依此而宣说的‘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婆萨婆刹帝利女是您的所爱吗?”

“末利,当然,婆萨婆刹帝利女是我的所爱。”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如果婆萨婆刹帝利女发生了变异、变化,您是不是会生起愁、悲、苦、忧、恼?”

“末利,如果婆萨婆刹帝利女发生了变异、变化,我的生活都会受到影响,怎么能不生起愁、悲、苦、忧、恼?”

“陛下,此就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依此而宣说的‘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琉璃王将军是您的所爱吗?”

“末利,当然,琉璃王将军是我的所爱。”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如果琉璃王将军发生了变异、变化,您是不是会生起愁、悲、苦、忧、恼?”

“末利,如果琉璃王将军发生了变异、变化,我的生活都会受到影响,怎么能不生起愁、悲、苦、忧、恼?”

“陛下,此就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依此而宣说的‘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我是您的所爱吗?”

“末利,当然,你是我的所爱。”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如果我发生了变异、变化,您是不是会生起愁、悲、苦、忧、恼?”

“末利,如果你发生了变异、变化,我的生活都会受到影响,怎么能不生起愁、悲、苦、忧、恼?”

“陛下,此就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依此而宣说的‘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迦尸国、拘萨罗国是您的所爱吗?”

“末利,当然,迦尸国、拘萨罗国是我的所爱。因为迦尸国、拘萨罗国的威力,我们受用着迦尸产的栴檀,使用着花、香、油。”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如果迦尸国、拘萨罗国发生了变异、变化,您是不是会生起愁、悲、苦、忧、恼?”

“末利,如果迦尸国、拘萨罗国发生了变异、变化,我的生活都会受到影响,怎么能不生起愁、悲、苦、忧、恼?”

“陛下,此就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依此而宣说的‘愁、悲、苦、忧、恼是从爱生起,是从爱产生’。”

“末利,实在是稀有!末利,实在是未曾有!正如彼世尊以智慧洞察,如思所见。去,末利,去打扮吧。”于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从座位站起,一肩搭衣,朝着佛陀所在的方向合掌,三次发出感叹之言:“南无彼佛陀、阿罗汉、正等觉者!南无彼佛陀、阿罗汉、正等觉者!南无彼佛陀、阿罗汉、正等觉者!”

(爱生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