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四、摩杜罗经(Madhuravasuttam)

317 如是我闻。

一次,尊者摩诃迦旃延住在摩杜罗城附近的稠林。国王阿槃提子·默度罗听说:“实际上,沙门摩诃迦旃延住在摩杜罗附近的稠林。而且,彼摩诃迦旃延尊者拥有如下赞誉之声:‘贤达、聪明、智慧、多闻、善巧言说、善巧论辩,是长老阿罗汉。’得见这样的阿罗汉实乃幸事。”

于是,国王阿槃提子·默度罗命人准备各种吉祥车乘,然后登上吉祥车乘,坐着吉祥车乘,以大王之威光,离开摩杜罗城去见尊者摩诃迦旃延。车乘可以通行的地方,乘车前行,车乘无法通行的地方,则下车步行,向尊者摩诃迦旃延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与尊者摩诃迦旃延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

坐于一旁的国王阿槃提子·默度罗对尊者摩诃迦旃延如下说道:“迦旃延尊者,诸婆罗门如下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对此,迦旃延尊者如何说?”

“陛下,所谓‘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此仅仅是世间的言说。陛下,应该通过这些方法对世间的此言说即‘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进行理解。”

318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如果有刹帝利依财物、谷物、金、银获得成功,那么刹帝利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婆罗门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吠舍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首陀罗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

“迦旃延尊者,如果有刹帝利依财物、谷物、金、银获得成功,那么刹帝利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婆罗门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吠舍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首陀罗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如果有婆罗门依财物、谷物、金、银获得成功,那么婆罗门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吠舍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首陀罗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刹帝利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

“迦旃延尊者,如果有婆罗门依财物、谷物、金、银获得成功,那么婆罗门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吠舍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首陀罗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刹帝利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如果有吠舍依财物、谷物、金、银获得成功,那么吠舍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首陀罗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刹帝利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婆罗门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

“迦旃延尊者,如果有吠舍依财物、谷物、金、银获得成功,那么吠舍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首陀罗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刹帝利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婆罗门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如果有首陀罗依财物、谷物、金、银获得成功,那么首陀罗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刹帝利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婆罗门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吠舍中是否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

“迦旃延尊者,如果有首陀罗依财物、谷物、金、银获得成功,那么首陀罗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刹帝利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婆罗门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吠舍中就有人为其先起床,后就寝,凡事顺从,行动可意,言语欢喜。”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既然如此,那么,此四个种姓是同等,还是不同等?对此你如何认为?”

“迦旃延尊者,既然如此,那么,此四个种姓的确是同等。我在它们之间没有看到什么不同的特性。”

“陛下,应该通过这些方法进行理解。所谓‘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此仅仅是世间的言说。”

319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刹帝利中也有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或者不是这样?对此你如何认为?”

“迦旃延尊者,刹帝利中也有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对此我是这样认为,我也从阿罗汉那里如此听闻。”

“很好!很好,陛下!很好,你是这样认为!很好,你从阿罗汉那里如此听闻!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婆罗门中也有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或者不是这样?对此你如何认为?”

“迦旃延尊者,婆罗门中也有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对此我是这样认为,我也从阿罗汉那里如此听闻。”

“很好!很好,陛下!很好,你是这样认为!很好,你从阿罗汉那里如此听闻!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吠舍中也有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或者不是这样?对此你如何认为?”

“迦旃延尊者,吠舍中也有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对此我是这样认为,我也从阿罗汉那里如此听闻。”

“很好!很好,陛下!很好,你是这样认为!很好,你从阿罗汉那里如此听闻!陛下,对此如何思考?首陀罗中也有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或者不是这样?对此你如何认为?”

“迦旃延尊者,首陀罗中也有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心者、邪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对此我是这样认为,我也从阿罗汉那里如此听闻。”

“很好!很好,陛下!很好,你是这样认为!很好,你从阿罗汉那里如此听闻!陛下,对此如何思考?既然如此,那么,此四个种姓是同等,还是不同等?对此你如何认为?”

“迦旃延尊者,既然如此,那么,此四个种姓的确是同等。我在它们之间没有看到什么不同的特性。”

“陛下,应该通过这些方法进行理解。所谓‘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此仅仅是世间的言说。”

320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刹帝利中也有人是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或者不是这样?对此你如何认为?”

“迦旃延尊者,刹帝利中也有人是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对此我是这样认为,我也从阿罗汉那里如此听闻。”

“很好!很好,陛下!很好,你是这样认为!很好,你从阿罗汉那里如此听闻!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婆罗门中也有人、吠舍中也有人、首陀罗中也有人是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或者不是这样?对此你如何认为?”

“迦旃延尊者,婆罗门中也有人、吠舍中也有人、首陀罗中也有人是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心者、正见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对此我是这样认为,我也从阿罗汉那里如此听闻。”

“很好!很好,陛下!很好,你是这样认为!很好,你从阿罗汉那里如此听闻!陛下,对此如何思考?既然如此,那么,此四个种姓是同等,还是不同等?对此你如何认为?”

“迦旃延尊者,既然如此,那么,此四个种姓的确是同等。我在它们之间没有看到什么不同的特性。”

“陛下,应该通过这些方法进行理解。所谓‘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此仅仅是世间的言说。”

321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在此,如果有刹帝利入室盗窃、掠夺、抢夺、路上打劫、与他人妻私通,人们抓到后将其押送给你看:‘陛下,这是恶行的强盗。您如果希望,那么,请刑罚他。’你会怎样对待他?”

“迦旃延尊者,我们会判死刑,或没收财产并流放,或流放,或量罪定刑。此为何故?旃延尊者,因为对于他,以前的‘刹帝利’的称呼已经消失,现在被称为‘强盗’。”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在此,如果有婆罗门或吠舍或首陀罗入室盗窃、掠夺、抢夺、路上打劫、与他人妻私通,人们抓到后将其押送给你看:‘陛下,这是恶行的强盗。您如果希望,那么,请刑罚他。’你会怎样对待他?”

“迦旃延尊者,我们会判死刑,或没收财产并流放,或流放,或量罪定刑。此为何故?迦旃延尊者,因为对于他,以前的‘婆罗门’或‘吠舍’或‘首陀罗’的称呼已经消失,现在被称为‘强盗’。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既然如此,那么,此四个种姓是同等,还是不同等?对此你如何认为?”

“迦旃延尊者,既然如此,那么,此四个种姓的确是同等。我在它们之间没有看到什么不同的特性。”

“陛下,应该通过这些方法进行理解。所谓‘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此仅仅是世间的言说。”

322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在此,如果有刹帝利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是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妄语者,不吃夜食,是一食者,是梵行者、具戒者、善法者。你会怎样对待他?”

“迦旃延尊者,我们会礼敬,或起身迎接,或敬献坐具,或提供衣、食、卧具、医药等资具,或如法守护和防范。此为何故?迦旃延尊者,因为对于他,以前的‘刹帝利’的称呼已经消失,现在被称为‘沙门’。”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在此,如果有婆罗门或吠舍或首陀罗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是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妄语者,不吃夜食,是一食者,是梵行者、具戒者、善法者。你会怎样对待他?”

“迦旃延尊者,我们会礼敬,或起身迎接,或敬献坐具,或提供衣、食、卧具、医药等资具,或如法守护和防范。此为何故?迦旃延尊者,因为对于他,以前的‘婆罗门’或‘吠舍’或‘首陀罗’的称呼已经消失,现在被称为‘沙门’。”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既然如此,那么,此四个种姓是同等,还是不同等?对此你如何认为?”

“迦旃延尊者,既然如此,那么,此四个种姓的确是同等。我在它们之间没有看到什么不同的特性。”

“陛下,应该通过这些方法进行理解。所谓‘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此仅仅是世间的言说。”

323 听闻此言,国王阿槃提子·默度罗对尊者摩诃迦旃延如下说道:“迦旃延尊者,实在是殊胜!迦旃延尊者,实在是殊胜!迦旃延尊者,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迦旃延尊者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在此,迦旃延尊者,我皈依迦旃延尊者,皈依法,皈依比丘僧团。请迦旃延尊者接受我成为优婆塞,做我一生的皈依处。”

“陛下,你不要皈依我。你要皈依我所皈依的彼世尊。”

“那么,迦旃延尊者,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现在住于哪里?”

“陛下,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现在已经般涅槃。”

“迦旃延尊者,即使在十由旬以外听闻到彼世尊,我们也要走十由旬去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迦旃延尊者,即使在二十由旬以外、三十由旬以外、四十由旬以外、五十由旬以外听闻到彼世尊,我们也要走二十由旬、三十由旬、四十由旬、五十由旬去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迦旃延尊者,即使在百由旬以外听闻到彼世尊,我们也要走百由旬去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迦旃延尊者,既然彼世尊已经般涅槃,那么我们皈依般涅槃的彼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团。请迦旃延尊者接受我成为优婆塞,做我一生的皈依处。”

(摩杜罗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