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二、赖吒帕罗经(Ratthapalasuttam)

293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与大比丘僧众一起在俱卢国游化,进入名为吐罗廓提迦的俱卢人的城镇。吐罗廓提迦的婆罗门居家者们听说:“朋友,实际上释迦族出家的释迦子弟沙门乔达摩与大比丘僧众在俱卢国游化,已经到达吐罗廓提迦。而且,彼乔达摩尊者拥有如下赞誉之声:‘据此,彼佛陀乃是阿罗汉、正等觉者、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其自我证知、证得、阐述了包含天、魔、梵、沙门、婆罗门、人天众在内的此世界。其教导了初善、中善、后善、有内容、有形式、完整圆满、清净的法,令梵行明晰。’得见这样的阿罗汉实乃幸事。”

于是,吐罗廓提迦的婆罗门居家者们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有些人顶礼佛陀以后坐于一旁。有些人与佛陀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有些人向佛陀行合掌礼以后坐于一旁。有些人向佛陀通报姓名以后坐于一旁。有些人默然坐于一旁。佛陀以法语对坐于一旁的吐罗廓提迦的婆罗门居家者们进行教示、训诫、鼓励,令其欢喜。

294 当时,有位善家子弟名为赖吒帕罗,是吐罗廓提迦首富之子,正坐在该众人之中。于是,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如下思考:“我越来越明白世尊所讲之法。居家生活很难像贝磨珍珠般进行完全圆满、完全遍净的梵行。我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如何?”得到佛陀以法语教示、训诫、鼓励,获得欢喜的吐罗廓提迦的婆罗门居家者们欢喜、随喜佛陀所说以后,从座位站起,顶礼佛陀,右转离开。

在吐罗廓提迦的婆罗门居家者们离开不久,善家子弟赖吒帕罗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我越来越明白世尊所讲之法。居家生活很难像贝磨珍珠般进行完全圆满、完全遍净的梵行。尊师,我想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尊师,请允许我在世尊面前出家,获得具足戒。”

“赖吒帕罗,你要舍家出家,得到父母的允许了吗?”

“尊师,我要舍家出家,但是还没有得到父母的允许。”

“赖吒帕罗,如来是不会度未得到父母允许之人出家的。”

“那么,尊师,我去请求父母允许我舍家出家。”

295 于是,善家子弟赖吒帕罗从座位站起,顶礼佛陀,右转向父母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对父母如下说道:“尊敬的父亲、母亲,我越来越明白世尊所讲之法。居家生活很难像贝磨珍珠般进行完全圆满、完全遍净的梵行。我想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请允许我舍家出家。”

听闻此言,善家子弟赖吒帕罗的父母对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如下说道:“亲爱的赖吒帕罗,你是我们唯一的儿子,可爱、可意,拥有快乐,获得快乐。亲爱的赖吒帕罗,你没有受过任何苦。如果你死了,我们就会失去希望。我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

第二次,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对父母如下说道:“尊敬的父亲、母亲,我越来越明白世尊所讲之法。居家生活很难像贝磨珍珠般进行完全圆满、完全遍净的梵行。我想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请允许我舍家出家。”

第二次,善家子弟赖吒帕罗的父母对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如下说道:“亲爱的赖吒帕罗,你是我们唯一的儿子,可爱、可意,拥有快乐,获得快乐。亲爱的赖吒帕罗,你没有受过任何苦。如果你死了,我们就会失去希望。我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

第三次,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对父母如下说道:“尊敬的父亲、母亲,我越来越明白世尊所讲之法。居家生活很难像贝磨珍珠般进行完全圆满、完全遍净的梵行。我想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请允许我舍家出家。”

第三次,善家子弟赖吒帕罗的父母对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如下说道:“亲爱的赖吒帕罗,你是我们唯一的儿子,可爱、可意,拥有快乐,获得快乐。亲爱的赖吒帕罗,你没有受过任何苦。如果你死了,我们就会失去希望。我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

296 当知道“父母不允许我舍家出家”时,于是,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就地倒在地上,说道:“我要么死在这里,要么出家。”

善家子弟赖吒帕罗一顿不吃饭,两顿不吃饭,三顿不吃饭,四顿不吃饭,五顿不吃饭,六顿不吃饭,七顿不吃饭。于是,善家子弟赖吒帕罗的父母对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如下说道:“亲爱的赖吒帕罗,你是我们唯一的儿子,可爱、可意,拥有快乐,获得快乐。亲爱的赖吒帕罗,你没有受过任何苦。如果你死了,我们就会失去希望。我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亲爱的赖吒帕罗,起来吧!吃喝玩乐吧!吃喝玩乐,一边享受诸欲,一边做功德,纵情享乐。我们不允许你舍家出家。如果你死了,我们就会失去希望。我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听闻此言,善家子弟赖吒帕罗沉默不语。

第二次,善家子弟赖吒帕罗的父母对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如下说道:“亲爱的赖吒帕罗,你是我们唯一的儿子,可爱、可意,拥有快乐,获得快乐。亲爱的赖吒帕罗,你没有受过任何苦。如果你死了,我们就会失去希望。我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亲爱的赖吒帕罗,起来吧!吃喝玩乐吧!吃喝玩乐,一边享受诸欲,一边做功德,纵情享乐。我们不允许你舍家出家。如果你死了,我们就会失去希望。我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第二次,善家子弟赖吒帕罗还是沉默不语。

第三次,善家子弟赖吒帕罗的父母对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如下说道:“亲爱的赖吒帕罗,你是我们唯一的儿子,可爱、可意,拥有快乐,获得快乐。亲爱的赖吒帕罗,你没有受过任何苦。如果你死了,我们就会失去希望。我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亲爱的赖吒帕罗,起来吧!吃喝玩乐吧!吃喝玩乐,一边享受诸欲,一边做功德,纵情享乐。我们不允许你舍家出家。如果你死了,我们就会失去希望。我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第三次,善家子弟赖吒帕罗仍然沉默不语。

297 于是,善家子弟赖吒帕罗的朋友接近善家子弟赖吒帕罗,靠近以后对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如下说道:“朋友赖吒帕罗,你的父母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可爱、可意,拥有快乐,获得快乐。朋友赖吒帕罗,你没有受过任何苦。如果你死了,他们就会失去希望。他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朋友赖吒帕罗,起来吧!吃喝玩乐吧!吃喝玩乐,一边享受诸欲,一边做功德,纵情享乐。你的父母不允许你舍家出家。如果你死了,他们就会失去希望。他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听闻此言,善家子弟赖吒帕罗沉默不语。

第二次,善家子弟赖吒帕罗的朋友对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如下说道:“朋友赖吒帕罗,你的父母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可爱、可意,拥有快乐,获得快乐。朋友赖吒帕罗,你没有受过任何苦。如果你死了,他们就会失去希望。他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朋友赖吒帕罗,起来吧!吃喝玩乐吧!吃喝玩乐,一边享受诸欲,一边做功德,纵情享乐。你的父母不允许你舍家出家。如果你死了,他们就会失去希望。他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第二次,善家子弟赖吒帕罗还是沉默不语。

第三次,善家子弟赖吒帕罗的朋友对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如下说道:“朋友赖吒帕罗,你的父母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可爱、可意,拥有快乐,获得快乐。朋友赖吒帕罗,你没有受过任何苦。如果你死了,他们就会失去希望。他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朋友赖吒帕罗,起来吧!吃喝玩乐吧!吃喝玩乐,一边享受诸欲,一边做功德,纵情享乐。你的父母不允许你舍家出家。如果你死了,他们就会失去希望。他们怎么能够同意你活着的时候舍家出家?”第三次,善家子弟赖吒帕罗仍然沉默不语。

298 于是,善家子弟赖吒帕罗的朋友接近善家子弟赖吒帕罗的父母,靠近以后对善家子弟赖吒帕罗的父母如下说道:“老人家,彼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就地倒在地上,说道:‘我要么死在这里,要么出家。’如果你们不允许善家子弟赖吒帕罗舍家出家,那么他就会死去。如果你们允许善家子弟赖吒帕罗舍家出家,那么,即使他出家了,也能够见到他。如果善家子弟赖吒帕罗不欢喜舍家出家,他还能去哪里呢?一定会返回到这里还俗的。所以,请允许善家子弟赖吒帕罗舍家出家。”

“那么,朋友,我们允许善家子弟赖吒帕罗舍家出家,然而,即使出家也要教导父母。”

于是,善家子弟赖吒帕罗的朋友接近善家子弟赖吒帕罗,靠近以后对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如下说道:“朋友赖吒帕罗,起来,你的父母已经允许善家子弟赖吒帕罗舍家出家,然而,即使出家也要教导父母。”

299 于是,善家子弟赖吒帕罗起身,恢复体力以后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我已经得到父母舍家出家的允许。尊师,请世尊度我出家。”善家子弟赖吒帕罗在佛陀面前出家,获得具足戒。

佛陀在尊者赖吒帕罗出家不久,获得具足戒半个月的时候,在吐罗廓提迦随意而居,然后出发,朝着舍卫城的方向游化而行。次第游化,逐渐到达舍卫城。实际上,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尊者赖吒帕罗一个人住于远离,不放逸、正勤、精进,如善家子弟正确出家,不久便于现世自我证知、证得、成就无上梵行而住,了知“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尊者赖吒帕罗成为一位阿罗汉。

于是,尊者赖吒帕罗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赖吒帕罗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我想去见父母。请世尊允许我。”

佛陀以心作意尊者赖吒帕罗的心。于是,佛陀知道:“善家子弟赖吒帕罗不可能弃学还俗。”于是,佛陀对尊者赖吒帕罗如下说道:“赖吒帕罗,你现在随时都可以出发。”

于是,尊者赖吒帕罗从座位站起,顶礼佛陀,右转,收拾坐卧具,持衣钵,朝着吐罗廓提迦的方向游化而行。次第游走,进入吐罗廓提迦。实际上,尊者赖吒帕罗住在位于吐罗廓提迦的国王廓洛维亚的奇洛鹿苑。

尊者赖吒帕罗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吐罗廓提迦托钵乞食。在吐罗廓提迦次第游化乞食,逐渐向自己父母的家宅接近。此时,尊者赖吒帕罗的父亲正在中间的门房由他人给自己梳理头发。尊者赖吒帕罗的父亲看到尊者赖吒帕罗从远处走来,看到以后如下说道:“就是因为这些秃头沙门,我可爱、可意的独生儿子才出家了。”于是,尊者赖吒帕罗在自己父母的家宅没有获得布施,也没有被拒绝,仅仅获得了谩骂。

这时,尊者赖吒帕罗的亲缘婢女准备丢弃昨夜的粥。尊者赖吒帕罗便对该亲缘婢女如下说道:“女士,既然这些要丢弃,那么请放到我的钵里。”于是,当尊者赖吒帕罗的亲缘婢女将昨夜的粥倒弃到尊者赖吒帕罗的钵里时,发现了其手、足、声音上的特征。

300 于是,尊者赖吒帕罗的亲缘婢女接近尊者赖吒帕罗的母亲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尊者赖吒帕罗的母亲如下说道:“夫人,请您知道,赖吒帕罗公子回来了。”

“真的?如果你说的是事实,那么就解除你的奴隶身份。”

于是,尊者赖吒帕罗的母亲接近尊者赖吒帕罗的父亲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尊者赖吒帕罗的父亲如下说道:“主人,请您知道,我们的儿子赖吒帕罗回来了。”

此时,尊者赖吒帕罗正在某一墙根处吃着那些昨夜的粥。于是,尊者赖吒帕罗的父亲接近尊者赖吒帕罗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尊者赖吒帕罗如下说道:“亲爱的赖吒帕罗,你怎么会吃昨夜的粥?亲爱的赖吒帕罗,你为何不进到自己的家宅?”

“居家者,我们是舍家出家之人,哪里有家?居家者,我们是无家之人。居家者,我们去了你们的家宅却没有获得布施,也没有被拒绝,仅仅获得了谩骂。”

“来,亲爱的赖吒帕罗,我们回到家里。”

“居家者,不必了。我已经完成了今天的饭食。”

“那么,亲爱的赖吒帕罗,请接受我明天的供斋。”尊者赖吒帕罗默然应允。

尊者赖吒帕罗的父亲得知尊者赖吒帕罗应允后便接近自己的住所,靠近以后命人将金币、黄金堆成山,然后用毯子盖上,随后对尊者赖吒帕罗曾经的妻子说道:“你们要用首饰把自己打扮好,打扮成赖吒帕罗原来喜欢、可意的样子。”

301 于是,过了当天夜晚,尊者赖吒帕罗的父亲在自己的住所里令人准备了殊胜的硬食、软食以后,命人向尊者赖吒帕罗禀报时间:“亲爱的赖吒帕罗,时间已到。斋饭已经准备就绪。”

于是,尊者赖吒帕罗于上午,着衣,持衣钵,向自己父母的住所走去,走到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

这时,尊者赖吒帕罗的父亲命人打开堆起的金币、黄金山,对尊者赖吒帕罗如下说道:“亲爱的赖吒帕罗,这些是你母亲的母亲的财产,那些是父亲的,那些是父亲的父亲的财产。亲爱的赖吒帕罗,你可以受用着财产,并做功德。来,亲爱的赖吒帕罗,还俗吧,受用着财产,并做功德。”

“居家者,如果你按照我所说的去做,那么就把这些金币、黄金山装在车上,运到外面,沉到恒河水流中央。此为何故?居家者,因为正是由于此原因,所以才有愁、悲、苦、忧、恼的生起。”

这时,尊者赖吒帕罗曾经的妻子各抓住尊者赖吒帕罗的一只脚对其如下说道:“夫君,您究竟是为了什么样的天女才修梵行?”

“诸位女士,我们不是为了天女而修梵行。”

她们觉得“夫君赖吒帕罗竟然称我们为女士”,遂昏倒在地。

于是,尊者赖吒帕罗对父亲如下说道:“居家者,如果你想供养食物,那么供养吧,不要为难我。”

“亲爱的赖吒帕罗,请用餐,斋饭已经备好。”于是,尊者赖吒帕罗的父亲亲手为尊者赖吒帕罗供养令人满意的殊胜硬食、软食。

302 当尊者赖吒帕罗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站在那里说出以下诗偈:

“看此装饰之身,乃污秽合成体;

有病且多思虑,没有恒常住立。

看此装饰之色,摩尼耳环点缀;

不过皮包骨头,依靠华服发光。

足趾染成美甲,脸上涂满香粉;

于愚痴满足者,不是求彼岸者。

头发精心梳理,眼睛涂上黛墨;

于愚痴满足者,不是求彼岸者。

纵使妖娆美丽,死时依然腐臭;

于愚痴满足者,不是求彼岸者。

猎人设下圈套,鹿群不落圈套;

吃过饵食离去,设圈套者哭泣。”

当尊者赖吒帕罗站在那里说出此诗偈以后,走向国王廓洛维亚的奇洛鹿苑,到达以后在一棵树下就座午休。

303 国王廓洛维亚对守苑人命令道:“守苑人朋友,你去清理整个奇洛鹿苑,我们要去看清净之地。”

“遵命,陛下。”

守苑人应答国王廓洛维亚以后清理整个奇洛鹿苑,发现了在一棵树下就座午休的尊者赖吒帕罗。看到以后,返回到国王廓洛维亚所在的地方,返回以后对国王廓洛维亚如下说道:“陛下,奇洛鹿苑已经清理。有位吐罗廓提迦首富之子,名为赖吒帕罗的善家子弟,陛下经常称赞他,他在一棵树下就座午休。”

“守苑人朋友,既然那样,那么,今天游苑暂停,我们现在去拜访赖吒帕罗尊者。”

于是,国王廓洛维亚令人把准备好的殊胜硬食、软食,全部送给他人,然后令人备好吉祥车乘,登上吉祥车乘,坐着吉祥车乘,以大王之威光,向尊者赖吒帕罗所在的地方进发。车乘可以通行的地方,他们乘车前行,然后下车,和众位高之人一起步行接近尊者赖吒帕罗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与尊者赖吒帕罗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国王廓洛维亚对尊者赖吒帕罗如下说道:“请赖吒帕罗尊者坐在此大象的铺垫上。”

“陛下,你坐吧,我坐在自己的坐具上。”于是,国王廓洛维亚坐在准备好的坐垫上。坐下以后,国王廓洛维亚对尊者赖吒帕罗如下说道:

304 “朋友赖吒帕罗,有此四种衰亡,由于具足这些衰亡,有些人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哪四种?老的衰亡、病的衰亡、财产的衰亡、亲属的衰亡。

朋友赖吒帕罗,何为老的衰亡?朋友赖吒帕罗,在此,有人年老、耆宿、高龄、人到晚年、已经衰老。于是,他如此深刻思考:“我现在年老、耆宿、高龄、人到晚年、已经衰老,未获得的财富难以获得,已获得的财富难以增大。我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如何?”其因为具足此老的衰亡,故而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朋友赖吒帕罗,此就是所谓的老的衰亡。然而,赖吒帕罗尊者现在还很年轻,还是风华正茂、朝气蓬勃的青年,还处于人生的第一阶段。对于赖吒帕罗尊者并不存在老的衰亡。赖吒帕罗尊者是因为了解到、看到、听到了什么而舍家出家的?

朋友赖吒帕罗,何为病的衰亡?朋友赖吒帕罗,在此,有人得了病,痛苦,是重患。于是,他如此深刻思考:“我现在得了病,痛苦,是重患,未获得的财富难以获得,已获得的财富难以增大。我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如何?”其因为具足此病的衰亡,故而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朋友赖吒帕罗,此就是所谓的病的衰亡。然而,赖吒帕罗尊者现在少病、少恼,具有消化功能良好的消化器官,不过冷、不过热。对于赖吒帕罗尊者并不存在病的衰亡。赖吒帕罗尊者是因为了解到、看到、听到了什么而舍家出家的?

朋友赖吒帕罗,何为财产的衰亡?朋友赖吒帕罗,在此,有人富有,是大财富者,是大财产者。然而,那些财产逐渐丧失殆尽。于是,他如此深刻思考:“我曾经富有,是大财富者,是大财产者,然而现在那些财产逐渐丧失殆尽,未获得的财富难以获得,已获得的财富难以增大。我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如何?”其因为具足此财产的衰亡,故而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朋友赖吒帕罗,此就是所谓的财产的衰亡。然而,赖吒帕罗尊者现在是此吐罗廓提迦首富之子。对于赖吒帕罗尊者并不存在财产的衰亡。赖吒帕罗尊者是因为了解到、看到、听到了什么而舍家出家的?

朋友赖吒帕罗,何为亲属的衰亡?朋友赖吒帕罗,在此,有人拥有很多朋友、友人、亲属、亲戚。然而,那些朋友、友人、亲属、亲戚逐渐丧失殆尽。于是,他如此深刻思考:“我曾经拥有很多朋友、友人、亲属、亲戚,然而现在那些朋友、友人、亲属、亲戚逐渐丧失殆尽,未获得的财富难以获得,已获得的财富难以增大。我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如何?”其因为具足此亲属的衰亡,故而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朋友赖吒帕罗,此就是所谓的亲属的衰亡。然而,赖吒帕罗尊者现在在此吐罗廓提迦拥有众多朋友、友人、亲属、亲戚。对于赖吒帕罗尊者并不存在亲属的衰亡。赖吒帕罗尊者是因为了解到、看到、听到了什么而舍家出家的?

朋友赖吒帕罗,此就是四种衰亡,由于具足这些衰亡,有些人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然而,对于赖吒帕罗尊者并不存在这些。赖吒帕罗尊者是因为了解到、看到、听到了什么而舍家出家的?”

305 “陛下,有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四概述法,我是因为了解到、看到、听到这些以后而舍家出家。哪四法?‘世界导向不坚固。’陛下,此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第一概述法,我了解到、看到、听到此法以后而舍家出家。

‘世界非依靠者,无庇护所。’陛下,此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第二概述法,我了解到、看到、听到此法以后而舍家出家。

‘世界非所有,最终都要全部舍弃。’陛下,此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第三概述法,我了解到、看到、听到此法以后而舍家出家。

‘世界是不满足,没有满足,是渴爱的奴隶。’陛下,此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第四概述法,我了解到、看到、听到此法以后而舍家出家。

陛下,这些就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四概述法,我是因为了解到、看到、听到这些以后而舍家出家。”

306 “赖吒帕罗尊者说‘世界导向不坚固。’朋友赖吒帕罗,此言说中包含着什么含义?”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你在二十岁或二十五岁的时候,是否掌握象军,掌握马军,掌握车军,掌握步兵,掌握弓箭,掌握刀剑,腿有力,臂有力,自由自在,驰骋疆场?”

“朋友赖吒帕罗,我在二十岁或二十五岁的时候,掌握象军,掌握马军,掌握车军,掌握步兵,掌握弓箭,掌握刀剑,腿有力,臂有力,自由自在,驰骋疆场。朋友赖吒帕罗,我有时候甚至会觉得自己具有神通,没有见过与自己力量等同之人。”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现在的你是否仍然是腿有力,臂有力,自由自在,驰骋疆场?”

“朋友赖吒帕罗,此不是。我现在就是老人,年老、耆宿、高龄,人到晚年,已生存八十年。朋友赖吒帕罗,我有时候想这样移动一步,却那样移动了一步。”

“陛下,此就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世界导向不坚固。’我了解到、看到、听到此法以后而舍家出家。”

“朋友赖吒帕罗,实在是稀有。朋友赖吒帕罗,实在是未曾有。此正如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世界导向不坚固。’因为,朋友赖吒帕罗,世界的确导向不坚固。

朋友赖吒帕罗,此王者之家中有象军、马军、车军、步兵,在我们遭遇灾难时予以保护。赖吒帕罗尊者说‘世界非依靠者,无庇护所。’朋友赖吒帕罗,此言说中包含着什么含义?”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你有什么不治之症吗?”

“朋友赖吒帕罗,我有不治之症。朋友赖吒帕罗,有时候,我的朋友、友人、亲属、亲戚围绕着我而立:‘国王廓洛维亚马上要死了。国王廓洛维亚马上要死了。’”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你能要求朋友、友人、亲属、亲戚:‘朋友、友人、亲属、亲戚靠近我,分担我所有的这些感受,从而我可以减轻我的痛苦’,还是只有你感受这些痛苦?”

“朋友赖吒帕罗,我不能要求朋友、友人、亲属、亲戚:‘朋友、友人、亲属、亲戚靠近我,分担我所有的这些感受,从而我可以减轻我的痛苦’,只有我感受这些痛苦。”

“陛下,此就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世界非依靠者,无庇护所。’我了解到、看到、听到此法以后而舍家出家。”

“朋友赖吒帕罗,实在是稀有。朋友赖吒帕罗,实在是未曾有。此正如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世界非依靠者,无庇护所。’因为,朋友赖吒帕罗,世界的确非依靠者,无庇护所。

朋友赖吒帕罗,此王者之家的空中、地下都有大量的黄金、珍宝。赖吒帕罗尊者说‘世界非所有,最终都要全部舍弃。’朋友赖吒帕罗,此言说中包含着什么含义?”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你现在获得、具足、享受着五欲,你在彼世也获得:‘像这样,我获得、具足、享受着五欲’,还是其他人继承这些财产,你却随业而行?”

“朋友赖吒帕罗,我现在获得、具足、享受着五欲。我在彼世不能获得:‘像这样,我获得、具足、享受着五欲’,而是其他人继承这些财产,我却随业而行。”

“陛下,此就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世界非所有,最终都要全部舍弃。’我了解到、看到、听到此法以后而舍家出家。”

“朋友赖吒帕罗,实在是稀有。朋友赖吒帕罗,实在是未曾有。此正如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世界非所有,最终都要全部舍弃。’因为,朋友赖吒帕罗,世界的确非所有,最终都要全部舍弃。

赖吒帕罗尊者说‘世界是不满足,没有满足,是渴爱的奴隶。’朋友赖吒帕罗,此言说中包含着什么含义?”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你住在富裕的俱卢国?”

“是的,朋友赖吒帕罗,我住在富裕的俱卢国。”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位可信任、可信赖之人从东方而来。他接近你以后如下说道:‘陛下,请您知道我是来自东方。在那里有广阔的国土,富裕、繁荣、富饶、人口众多。那里有众多的象军、马军、车军、步兵。那里有众多的财物、谷物。那里有众多的天然和已加工的金矿、黄金。那里有众多的女子、女性。以您现在的一己之力就可以征服。陛下,去征服吧!’你会怎么做?”

“朋友赖吒帕罗,我们也会将其征服而住。”

“陛下,对此如何思考?在此,有位可信任、可信赖之人从西方或北方或南方或大海彼岸而来。他接近你以后如下说道:‘陛下,请您知道我是来自西方或北方或南方或大海彼岸。在那里有广阔的国土,富裕、繁荣、富饶、人口众多。那里有众多的象军、马军、车军、步兵。那里有众多的财物、谷物。那里有众多的天然和已加工的金矿、黄金。那里有众多的女子、女性。以您现在的一己之力就可以征服。陛下,去征服吧!’你会怎么做?”

“朋友赖吒帕罗,我们也会将其征服而住。”

“陛下,此就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世界是不满足,没有满足,是渴爱的奴隶。’我了解到、看到、听到此法以后而舍家出家。”

“朋友赖吒帕罗,实在是稀有。朋友赖吒帕罗,实在是未曾有。此正如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世界是不满足,没有满足,是渴爱的奴隶。’因为,朋友赖吒帕罗,世界的确是不满足,没有满足,是渴爱的奴隶。”

此为尊者赖吒帕罗所说。说完以后进而如下说道:

307 “我见世上财富者,已获大利更欲求;

因为愚痴不布施,因为悭贪更积集。

王者胜利征服地,住于海洋环绕地;

却不满足海此岸,更加欲求海彼岸。

王者以及普通人,未离渴爱直至死;

心愿未了而弃身,世俗欲望无满足。

亲族乱发嚎啕哭,哀叹此人是否死;

为其着衣并搬出,堆积薪柴将荼毗。

被叉插身并焚烧,财产尽舍剩一衣;

死后无人能庇护,无论亲戚或朋友。

后继之人得财产,有情皆依业流转;

财富不伴随死者,儿女王国及财宝。

依靠财富不长寿,依靠财富无不老;

贤者告诫人生短,无有恒常必变异。

富人穷人接触触,愚者贤者体会触;

愚者无知被击溃,贤者不为触所动。

因此智慧是上财,能于此世证终结;

于有非有无自我,愚者制造诸恶业。

靠近母胎及来世,遭遇轮回常不断;

无智者对其信赖,靠近母胎及来世。

如盗于入口被捉,作恶者自取灭亡;

如此死后于彼世,作恶者复取灭亡。

欲乐斑斓妙适意,心灵为色所迷惑;

于诸欲中见过患,陛下因此我出家。

如树上果实落地,年轻年长身终坏;

无碍沙门法殊胜,陛下因此我出家。”

(赖吒帕罗经完)